新闻 > 军政 > 正文

这件事 习近平罕见认怂 马云问题在这!啥时知道? 蚂蚁走向何方?谁最苦?

官方穷追猛打马云旗下王牌 党媒批特斯拉引关注

蚂蚁上市被突然叫停,留下种种谜团和疑问。阿波罗网在本周三和周四做了连续报导,今天继续就事件的后继发展为大家带来专家分析和解读。阿里巴巴三季度获利大减六成。

蚂蚁暂缓上市,谁的损失最大?蚂蚁未来将走向何方?中共抛出的监管新规,对蚂蚁的打击不言而喻,但有哪些利好呢?

关键的一点,马云上海外滩金融峰会炮轰中共监管部门时,是否已经知悉新的监管新规?

习近平认怂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今年不达标。罕见!中共喉舌批评特斯拉引关注。长城资本系倒塌!旗下3家上市公司股权被拍卖。

习近平认怂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今年不达标

2020年是北京当局所谓的脱贫攻坚战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年,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也不断在不同会议上发表讲话强调此事。

所谓的脱贫攻坚战,是北京当局在2015年底开始进行一项计划,目的是在2020年底前,实现解决中国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问题。

不过,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北京当局11月3日公布了“十四五规划”及“2035年远景目标”全文及说明。

据中国官媒《新华社》报道,习近平在做关于《规划建议》说明时称,“考虑到目前仍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行时,明年上半年党中央将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行系统评估和总结,然后正式宣布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问题在这!马云究竟是演讲之前还是约谈之后才知道这份文件?

11月3日,中共四家监管部门约谈马云当天出台的《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虽然是征求意见稿,但是条文完整逻辑严密,很明显并不是仓促赶工出来的文件,而是早已定稿,只不过有关方面并没有下定决心出台。

大数据权威蛮族勇士表示,现在唯一的疑问是,马云到底是上海外滩峰会演讲之前,还是约谈之后,才知道这份必然早已存在的文件的呢?如果是演讲之前,那就更有意思了。

蚂蚁暂缓上市,香港投资者成最大苦主

德国之声》11月5日报道,蚂蚁集团在上海和香港同步上市被突然叫停,“世纪新股”突然之间变成“世纪退款”,香港投资者成最大苦主。

蚂蚁集团表示,其香港公开发售的申请股款将于11月4日及周五(11月6日)不计利息分两批退回。退回申请股款包含1.0%经纪佣金,0.0027%香港证监会交易征费以及0.005%香港联交所交易费。据一项估计,香港近五分之一的人口申购了蚂蚁股份。

对散户而言,虽然可以退款,但大量认购新股的散户将蒙受利息损失。

31岁的自由业者Winni Cheung投资了20万港元认购蚂蚁新股,她形容蚂蚁上市触礁“是一个国际大笑话”,雪上加霜的是,她另外原本价值10万港元的阿里巴巴股票也受到蚂蚁消息冲击,股价大跌8%。

Winni Cheung不满中共当局临门一脚改变决定。她说,“中国官媒说暂缓上市是为了要保护像我们这样的投资人,但如他们真的想要保护我们,应该要在公司递交审查时就拒绝公开招股。”

另一个投资人Chris Liu则是投资130万港元认购蚂蚁新股,其中90万港元是透过证券保证金融资。他对法新社说,自己看到新闻时第一个想法是“中国(中共)政府真的很不可靠”。

他说:“我从来想不到公开招股会沦落到这样。”

35岁的深圳科技企业家Huang Xiaohu表示,他早些时候以60万港元作为保证金,向券商以20倍杠杆借款,认购了1,200万港元(约合150万美元)的蚂蚁集团股票。

Huang表示,现在他的保证金贷款会让他蒙受少许损失,这让他很难过。

GavekalResearch中国研究部主管Andrew Batson称,中共政府的目的是提醒蚂蚁集团弄清金融系统谁说了算,而不是让其业务经营不下去。

Batson表示,蚂蚁集团几乎肯定会重新推进在上海和香港的上市,但该公司可能不得不对内部结构和业务模式进行重大调整,以符合新的监管要求。蚂蚁集团还必须改变上市招股说明书中列出的披露事宜和风险因素。

监管之夜后,蚂蚁走向何方?

11月2日,蚂蚁集团在上市前夕,被四个金融监管部门同步约谈,这在中国金融资本市场绝无仅有。

事实上,2号当日白天,已有金融界两大重磅监管表态,直指金融科技与金融创新。一则为,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主任刘鹤主持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专题会议对金融创新与金融监管发声,强调“要加强监管,依法将金融活动全面纳入监管”。

另一则是,央行行长易纲亦在香港金融科技周上表示,大型科技公司改变了游戏规则,但商业秘密的保护和消费者隐私的保护,是极大的挑战。

四部委约谈蚂蚁集团的初衷是什么,接近监管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细品金融委会议新闻稿自然明白其中道理,在其看来,马云的“激昂演讲”实则犯了一个低级错误。

不过,亦有资深金融业人士告诉《财经》记者,马云其实是揭开了一些问题的“盖子”,但很可惜他自己是当事人,而很多人聚焦在蚂蚁集团的业务本身。马云所揭示的其实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长期存在的一个严重问题,即金融与实体经济失衡。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告诉《财经》记者,从金融安全维度看,蚂蚁必须接受金融监管。从改革全局看,金融及监管也必须改革。

管清友说,“监管约谈和网络小贷管理办法会改变蚂蚁集团的估值逻辑。”

他认为,一方面,马云可能要抓紧适应现行金融监管框架。互联网电商在监管漏洞和缺位迅速崛起的经验不能用于金融平台了。成也萧何,败也可能萧何。另一方面,蚂蚁集团一定意义上已经具有国家公共平台的功能,影响面甚大。在数据确权与数据收益分配分割的情况下,政府介入可能是个趋势,必然接受系统而严厉的监管。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前中信证券互联网首席分析师张孝荣同样认为,对于蚂蚁集团而言,新网贷办法并非全然都是利空。“一些不满足新网贷条件的小公司,就没法玩了,行业会进一步集中,出现几个寡头。有金融牌照的,资金体量大的,公司实力雄厚的,会存留下来。”

张孝荣表示,未来,蚂蚁们要像银行一样有注册资本,上交存款准备金等等。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06/1520502.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