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理解本次总统选举 有十个重要问题

作者:

一、拜登弱?

有的人说,并不是川普有多强,而是拜登实在太弱了。我马上笑了,这样的神逻辑,叫做本末倒置。

任何强弱,都是对比出来的。拜登再弱,也在华府混了几十年,还当了多年副总统。这次竞选,拜登显得这么弱鸡,毫无存在感,恰恰是因为川普太强太耀眼了。不管你是否承认,在大多数人的潜意识里面,只要拜登出场能站下90分钟,就算完成任务了。

对比一下双方的集会。

川普奔波于一场场大型Rally。根据对他工作量的估算,其强度完全不低于996的工程师。

而拜登呢,在家里躲了大半年,他的集会风格是这样的。

就算这样,还有很多看不到的潜规则,大型提词器、提前确定的问题,哈哈。在全方位的保姆式照顾下,拜登还是闹过很多低级笑话。

在川普的光环之下,前几任总统和他们的管理团队,包括奥巴马、布什、希拉里克林顿佩洛西,都显出来无能或堕落。就算和自己的偶象里根比较,川普依然耀眼。里根时期,内部族群冲突不大,外部敌我态势明确。现在川普大刀阔斧,动了华府官僚集团的奶酪,面临的环境更加复杂和凶险。

顺便说一句,川普夫妇刚刚确诊COVID9阳性,这意味着拜登更危险了。拜登一直躲在家里很少出门,本身免疫力就差。现在越靠近投票关头,就不得不出来。从某种意义上,这也算老天爷对两位候选人的考验吧。

二、主持人为什么这么偏?

华莱士是FOX著名主持人,作为王牌主持人Mike Wallace的儿子,Chris算是新闻世家。

华莱士这次主持辩论搞砸了,既让川普支持者因其拉偏架而不满,更让那些自以为正义化身的川普反对者因为其不够偏而不满。最后的结果,自然就是下课。

美国新闻媒体在数十年左翼思潮的冲击下,政治正确泛滥。新闻媒体人从独立的第三方,从报道事实、提供观点,摇身一变成了社会正义的判决者。就算大名鼎鼎的华莱士,也是随波逐流。

媒体爆出了两张照片,也许可以看到华莱士的政治倾向。被谋杀的性爱大亨爱泼斯坦邀请华莱士登船出游。

华莱士是否在飞行名单内,去了那个著名的性爱岛,我不知道。但那个岛藏着太多的秘密,不知道有多少高官达人想他死。

当恋童案爆发,在举世关注下,爱泼斯坦还是在纽约监狱被公然谋杀。而且,办理他案件的女法官家也被枪手袭击,可见后面的水有多深。

很多媒体在报道爱泼斯坦案件时非常有技巧,把川普和爱泼斯坦的合影一起贴出。但它们不会告诉你,川普并没有去那个岛。以前川普作为娱乐圈大佬,与爱泼斯坦有合影很正常。另外,当川普听说爱泼斯坦的事情后,马上和爱泼斯坦断绝了关系。这事发生在多年前,从一个侧面,可以看出川普有相当强的自律性。

要为辩论找一个合适的主持人,并不容易。我判断下一场主持人将更加偏。

三、很多知识人为什么反川?

9月初,美国81位在化学、物理、医学等领域获得诺贝尔奖的得主宣布背书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理由是“拜登尊重科学,重视科学家意见”。听上去很能唬人,难道这些人代表科学?按照索维尔的看法,搞自然科学研究的人,属于专业技术的范畴,不能算知识分子

不禁想起来2016年大选,有370名经济学家,包括多名诺贝尔奖获得者,联名支持希拉里,说川普上台会导致经济崩溃,巴拉巴拉。事后被啦啦打脸。

在COVID9爆发前,川普创造了二战以来的美帝最强劲的经济成长。中小企业生机勃勃,中产阶级数量增加,黑人与拉丁裔的生活大大改善。

网上有一些奥派,讲市场理论是头头是道。但实在可惜,包括一些有名的大咖,因为缺乏历史和社会知识,对经济学的边界缺乏认知。

减税减政,是基本的经济常识。规则对等,是基本的社会常识。疫情封闭期间发点补贴,让大家都渡过难关,导致一些赤字,人之常情。

不少奥派专家,用一把完美的尺子去量川普,却忽视更夸张的驴党补贴方案。其实呢,抛开成见,用脑子简单对比一下,不难判断。

所以我一直有个观点,搞经济学研究的,应当先去开个小店小公司,感受一下真实的经济活动。

下图是波特兰被捕Antifa,亮框中的是公立学校教师

古今中外的很多知识分子有个通病,在读了一些书、有了一些头衔后,有强烈的指导他人幸福的想法。这个问题在美国教育界,特别严重。公立大学和研究机构人员,接触社会比较少,清高点也没问题,但是很多人把自己当成了救世主,对弱势者有种“无限而虚幻”的同理心。事实上,这些人依靠财政拨款(纳税人)养活,天然倾向于大政府管制。

知识人挥舞着道德大棒在指点世界,期望建设一个完美的新世界,哪来的自信呢?历史上,他们不仅把别人带沟里,也把自己带沟里。

对于这些知道分子,我就一句话:认知自己的人性堕落,抛弃莫名的道德优越感,是理解世界的第一步。

四、如何看待CNN等媒体?

第一场辩论后,CNN出的数据,98%认为拜登胜出,只有2%支持川普。

看到如此让人惊诧的数字,还是忍不住笑了,想起了2016年同样的民调。这个新闻机构完全没有底线,通俄门从CNN起步,一点也不奇怪了。

按照戈培尔的经验,说谎一定要说大的,弥天大谎最好,因为小的容易被验证。CNN为什么这么自信,因为他有自己的受众。有的人每天看CNN,自然就会相信这么离谱的数字。

2016年竞选,大部分媒体都一面倒的支持希拉里,结果出乎意料。过了四年,情况依然如此。媒体左倾,这是时代的特征。无论是CNN、纽时、华邮、时代,还是经济学人BBC,都是如此。因为从二战以来,美国教科书的价值观混乱。

有人说,FOX不是右翼吗?并非如此,作为新闻集团下属,FOX里面只有部分支持川普的栏目,还有很多反对川普的栏目,比如前面的华莱士。为什么给人这样的印象呢?因为支持川普(比较靠谱)的栏目受到了民众越来越多的支持,已经成为FOX的王牌,自然就显眼了。

看看“自由派”的政治正确之下,各种社会的扭曲现象,每个头像背后都有神奇故事。

媒体堕落的最新案例,就是6月初《纽约时报》评论部主编詹姆斯·贝奈特,因为刊发共和党观念的文章,引发《纽约时报》大量员工和读者的强烈不满,被迫道歉并辞职。这个事件充分证明了一点,这些所谓“自由派”人士信奉的,是只能按照自己想法说话的自由。

川普的崛起,本来就是依靠新网络媒体的传播力量,这也是他当政后与众多媒体对决的底气。

如果你会思考,这能够理解,媒体只负责提供信息和观点,但并不代表正义。正常的世界,有主流媒体,没有正确媒体。人们需要在众多媒体中,识别出比较可信的媒体。

下图是媒体的可信度报告,象党大多不相信主流媒体,驴党更容易被主流媒体影响。

顺便说一句,网络巨头包括Google和推之类的,他们也已全面左转,把自己当成了正义代言人。以前Google的价值观是“不作恶”,这个边界感很好。现在呢,变成了“做正确的事”。管理层已经越界,有工作人员爆料,Google专门成立了反川小组,调整算法,把那些抹黑川普的信息置顶。怪不得搜索川普,排在前面的都是负面消息。

正如阿克勋所说,任何力量,都会滥用权力,媒体也是。在网络时代,大家更需要擦亮眼睛,提升自己的识别力。而不是依靠单一信息源。大数据被操纵,是更加容易的事情。

下面是很典型的例子

五、关于税表问题

很多小白,不理解《纽约时报》文章的套路。

高级的宣传文章,不是告诉你一个明确的虚假信息,而是以95%的真实信息,加上5%的含糊信息,完成一个刻意的引导。

其实我并不担心川普的税表,对于这个层级的富豪而言,都是委托专业的税务机构完成报税。真有实锤的话,可以举报,国税局有奖励。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历史之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07/1520649.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