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横河:中共毁掉了农村的自我恢复能力

农村的自我恢复能力重要的原因就是农村乡绅统治。这种农村结构和秩序的恢复,它是来自于社会自身的活力,它不需要统治者具体指导什么。也就是说中国农村经过战乱以后的恢复,不是统治者做了什么,他根本不需要做,只要不动乱就行。但是中共统治以后,它做了一件事情,就把中国农村繁荣和稳定的基础给彻底毁了。

时事评论员横河在接受希望之声的采访时表示,在英国人传记中的天平天国时期的中国农村风格与英国类似。中共建政后,把中国农村繁荣和稳定的基础给彻底毁了,丧失了“自我恢复能力”的农村便不可避免的衰落。

中国农村的现状触目惊心(网络图片)

中国理想化的乡村真实存在过

现在的问题就是中国理想化的乡村是否存在?我想这个历史上肯定是存在过的。我举两个很简单的例子,一个就是我想有些人可能看过这本书,是一个国人叫呤俐,他写的一本书叫《太平天国革命亲历记》,这个人当年是一个英国海军的军官,后来在中国加入了太平军,这本书里面除了太平革命以外,他提到了很多当时中国农村的生活习惯。其中有一段就提到,他在长江航行的时候,看到沿岸的村庄青砖红瓦在树丛当中,他说给他的感觉就很像英国的乡村,他曾经在那里步行旅行过,在扬州一带曾经在一家小地主家里面作客,还看上了小地主家的一个女儿。

我当时看到这本书,我就觉得非常吃惊,吃惊的原因就是我没想到,清朝鸦片战争结束以后,据我们教科书说的是,中国农村已经是大批破产的情况下。怎么他能够谈到跟英国的乡村风格很相像呢,这是一个例子。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我在江苏老家的时候,村子里面的人都说“旧社会”日子好过,说是那时候是半年辛苦半年闲。那时候城乡差别没有那么大。还是我自己家里的故事,就当年我父亲在上海的时候,帮我的大伯介绍了一份学徒工,就在上海的一家工厂去做钳工,那个时候叫“外国铜匠”,结果他吃不了当学徒的苦,没打招呼,就一个人跑回乡下种地去了,当然这件事情他后来自己后悔了一辈子。

不管怎么说,也就是说当时即使是学徒学出来以后,成为技术工人,他的状况也不见得就比农村种地好多少,如果你家里面有几亩地的话。而当时技术工人在资本家开的工厂里面是非常受重视的。

我另外有一个堂哥,在上海的一家工厂是当共产党支部书记的,他也是从“旧社会”过来的,那时候在资本家的工厂里头,他是技术工人。文革的期间,他很自豪的告诉我说,以前他多受这个资本家的重视。那我说不是工人受剥削吗?不是资本家对工人不好吗?他说有技术的工人,那资本家对你好极了,不管是收入有多高,还是对他有多重视,都是很好的。

中国农村从49年开始崩溃

这些当然就颠覆了我受的教育,但是至少可以说明,至少在共产党统治之前,中国的乡村还没有那么糟糕,这就是我认为中国曾经有过理想化的乡村,而今天的中国农村确实是处于一个非常残酷的现实。

从中共标准的教科书当中,说的是鸦片战争以后,外国资本涌入中国,加速了中国农村的两极分化和破产,所以农村就开始衰败了。但是从我自己的观察和切身体会,和我刚才举的这些例子当中看,我在中国农村待了很久,中国的农村我认为是从1949年中共建政以后开始崩溃的,因为中国传统农村的社会基础,它是乡绅统治,官府的统治是不下县的,乡绅统治至少有两个方面,一个是传统文化的承传,还有一个它保证了社会结构的稳定。

中共毁掉了农村的自我恢复能力

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多次改朝换代,改朝换代的过程当中,它也有过大规模的破坏,有的时候战乱大的时候,受战争影响严重的地区人口减少,最多的时候有的时候,特定的时候,特定的地区可以减少90%。但是一旦战乱结束以后,新王朝一建立,社会很快的在几年,十几年,最多几十年时间就完全恢复。

为什么能够恢复呢?重要的原因就是农村乡绅统治,有一个非常强的自我恢复能力。这种农村结构和秩序的恢复,它是来自于社会自身的活力,它不需要统治者具体指导什么。也就是说中国农村经过战乱以后的恢复,不是统治者做了什么,他根本不需要做,只要不动乱就行。

但是中共统治以后,它做了一件事情,就把中国农村繁荣和稳定的基础给彻底毁了,实际上它是进行了一个运动,得出了两个结果,一个运动是土改运动”,结果是第一消灭了地主阶级,这个包括相当比例的肉体消灭,据统计有200万地主被肉体消灭,乡绅统治的基础被彻底铲除了。中共的统治是一头砸到村,以前统治者不下县,它一直砸到村,建立村支部,这是一个结果。

另外一个结果,就是几千年的土地私有制被消灭了,土地改革当时是私有资金,跟着就来个集体化人民公社,就把私有制给消灭了。这样的话,没有了文化道德的承传以后,中国农村的崩溃就是必然的结果,所以后来能够有个“大跃进”,有个“人民公社”,饿死几千万中国人,这个实际上它的根源是来自土改和集体化,这是不可避免的了。

中共的“土改运动”把中国农村判了死刑,它的死亡是一个很长的过程,判死刑是1949年以后不久就完成的,只是说它的整个过程和后效应还延续了很久。

最后的一击是中共所搞的所谓“改革开放”,因为改革开放它的前提仍然是农民没有自己的土地,和中国没有了乡村的基本结构。

中共欲恢复“乡绅统治”?

而中国农村的衰败过程不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它的过程是中共先摧毁了农村的灵魂,这是一个人为的过程,然后死亡表现是慢慢出现的,这不是一个自然的过程,所以我觉得这个工业化自然的过程,和中共蓄意破坏的过程是不一样的。

现在很多人在讨论这个问题,包括中共自己的了望智库,最近它摘编了一篇《中华读书报》上文章,这篇题目是叫做“乡绅消逝后乡村便不可避免的衰落”。这篇文章它看到了症状,症状是什么呢?乡村的衰落;它找到了病因,病因是什么呢?乡绅消失了;但是它忽略了病根,就是中共摧毁了乡绅;它更开错了药方。它的药方是什么呢?说古代乡绅主要是出去当官的,就是科举考试以后出去当官的这些人,告老还乡带回了儒家的传统文化,把它继承下去了,所以它开了一个药方是让走出农村的菁英,都回乡养老去重振乡村。

它尤其是希望说离退休在城市享受国家医疗保健福利的官员去叶落归根回到农村去,真的没有比这个错得更离谱的了。

以前王朝的官员是传统文化的承传人,他们告老还乡以后,带回家的是儒家的修身、齐家、治国的理念,而今天中共官员他们是破坏中国传统文化的操刀者,也就是说破坏中国乡绅文化的就是这些人,当然他是在中共的政策下,但执行的就是这些人,这些人是在共产党的文化下面教育出来的,满脑子的共产党文化,他怎么可能去恢复乡绅统治?不要说他们没有这个愿望,就是有这个愿望,他也没有这方面的文化,他也没有这方面的基础,可以去恢复乡绅统治。

当然我说我们不能肯定说,中国未来乡村一定是怎么样一个走向,就是未来中国农村的理想结构,也未必就是回到乡绅统治,但是它一定是建立在传统文化和人类普世价值这个基础之上的。它的前提是什么呢,就是反对人类普世价值、破坏传统文化的中国共产党必须退出历史舞台,这才有可能重建中国的传统的乡村。

阿波罗网白梅报道

责任编辑: 白梅   来源:阿波罗网白梅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0/1521734.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