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现代话版的逃亡之路——商鞅之死

—在逃亡的路上——商鞅之死

作者:
你还在找心理安慰,实话告诉你罢,新君登基后杀你立威,正是孝公的遗愿。严刑峻法每过一阶段,都要拿位高权重之人祭祀才能焕发活力,你正是孝公留给儿子的最好礼物。

赢虔(公子虔)给商鞅发了一条信息:你摊上大事了,新君惠文王命我对你实行双规。

商鞅:有没有搞错啊?大秦的刑律都由我亲手制定,我就是秦法的灵魂。一人立法者触犯自己的立的法律,传出去了,会闹出国际笑话,让友邦惊诧的。

虔:具体犯啥事,俺也不清楚。不过总有光天化日下的过失是你不能只手遮天的。比如你受到先王孝公的接见,走的是宠臣景监的后门,而且获得三次接见机会。景监的公关费用向来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的。你要是把你们之间的故事,编织成伯乐和千里马的加强版,估计只能哄哄幼儿园的小朋友了。而且以你出行的豪华等级来推测,你不可能是个一尘不染,两袖清风的圣人。至于其后涉嫌谋反,还尚未坐实,只能等你归案后进一步查证了。

商:一定是你们这些受过肉刑严惩的人,心里阴暗、扭曲,瞅机会在挟私报复,罗织罪名构陷我。

虔:我可以向猫煮希发誓:这事跟我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当然,也可能这只是个误会,你过来对组织把事情说清楚,真相大白后就啥事也没了。作为立法者,你当然会相信大秦法律是公开公平公正的,没人比你更懂得怎么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

商:靠!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啊。落到你们手里,熊猫也得承认自己就是兔子。自从代太子受刑,被割掉鼻子后,一晃十几年了,是这些年的离群索居,把你从学术帅哥变成阴损大叔了吧?

虔:这么说,你是要放弃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了。逃亡是条不归路,大秦是一张密织的天罗地网,受几天颠沛流离的煎熬,还不如在水牢里呆得踏实。

商:既然你们要卸磨杀驴,我也不能束手就擒。不要忘了我是拥有十五封邑的君主,要抓拿我,是要付出代价的。你未必稳操胜券,我咸菜鱼翻身也并非不可能。

虔:按商君法度,忤逆者罪大恶极,诛及三族。你能想到你的商邑遭血洗屠城的惨状吗?你的子民们,有几成能冒造反的大罪,毁家舍业追随于你?

商:我鞠躬尽瘁日理万机,在任十几年,让大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丰功伟业,尽人皆知。难道一时落难,竟无只瓦片檐,给我遮风挡雨吗?

虔:你是不是雅兴大发,要学伍子胥当一回男主角了?好吧,我可以和你订个君子协议来成全你,我的巡捕们只能虚张声势追踪你,决不出手擒拿。只等你走投无路,自投罗网为止。

商:靠!你把我当作垂死挣扎的淘金者,自己想作杰克伦敦笔下的那条饿狼把我吃了吧?不要忘了,这个故事的结局是人把狼搞死了。

虔:我想测试一下你这个绝情寡义的冷血动物究竟能在追杀令中存活多久。我是狼,但不是饿狼,我背后是强大的专政机关。我能从容不迫地跟着你,直到你崩溃为止。

商鞅准备他逃亡生涯的第一步,就遭到了挫折。财务经理拒绝支付他的逃亡资金,这个昔日的忠心马仔,惶恐地说:商总理啊,现在A级通辑令在电视上滚动播放,按你的刑法,我不能把你捆绑送案,已经是死罪了;如果再施以援手,就不只是腰斩大刑了,还要累及三族。你快逃吧——十分钟后,我就得报警,这样才有保命的希望。

电线杆上、十字路口、大城门墙,张贴着画着他图形的通缉令。人们聚集在告示前兴奋地谈论着他的形体特征,憧憬着能撞上大运,捕获他后获得奖赏。此时的他就象政府发出去的一个超级大红包,人人摩拳擦掌,只等待他一露面,就会蜂拥扑上。

幸好他早有准备,学后世的王捕头,化妆为女性,只可惜当时没有万恶的美帝大使馆供他避难。虽然易容术并不高明,但配之以点头哈腰,谁也想不到这个猥琐老太婆就是曾经权倾大秦的商总理。

天暗了,他找了一家客店投宿。店主例行公事地一伸手;请出示身份证、暂住证、外出证明。

他愣了一会,终于想起来了:为了便于征税抽丁,制止流窜作案,他发明了户籍制度,规定不得自由迁徒,确需外出的,必须向所在村镇申请,得到批准,核发了证明才能出行。查获没有身份证明的,一律视为盲流送西北边区劳教或送黑砖窑当苦力、终生为奴。

他掏出一大叠人民币,对店主说:偶忘记带证明了,请帅哥通融一下,偶愿意出双倍的价。

店主冷冷地望着他:大妈啊,您一个妇道人家也学会钓鱼啦?我一旦容留你,你放下行李,拿上房间号牌和钥匙,扭头就报官。按商君法令,告密着袭占犯法者全部资产。你玩的这套在十年前风靡一时,多少泼皮无赖靠这一手发了家、致了富。现在这一套,跟老旧的易拉罐中奖骗局一样,老早被淘汰、跟不上时代发展了。

商鞅:偶真的不是钓鱼的,偶是卫国人,你从口音能听出来不是秦人。

店主摆摆手:闲着也是闲着,我就免费给你这卫国大妈上堂扫盲课吧。假如我被你老的诉说所感动而大发善心,同意你住一宿。你方便我得钱,双方满意了吧?可最兴奋的是满店顾客和我的服务员,他们正打着精神、竖着耳朵听咱俩对话。等咱买卖一成交,不用掏手机,第一时间一键就拨通了举报电话。回头,旅店就奖给了手脚最麻利的哥们,咱俩今晚说不定就住在同一牢室成狱友了。

商鞅:商君正在被通缉,这法令尺寸应该被放松了吧?

店主:商君是出事了,可他制定的法令并没有废除。大街上依然密布朝阳区培训出来的群众,小巷里小脚侦缉队在拉着家常作潜伏,监控探头不留死角,都满腔热忱地盼着别人出点疏漏,做点违法乱纪的好事,好挣个外块补贴家用。在全民皆兵的大秦,你一不带证的外国人,最理智的出路是到收容所求助。

商鞅还有心试探一下:我在卫国听说,商总理治理国家十多年,领导秦国人民站起来了。综合国力突飞猛进,宇宙一流强国地位稳如泰山。他为大秦人民呕心沥血,无私奉献了光和热,把大秦治理得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市容市貌整洁,人民安居乐业。国际上有崇高的威望,在国内深受子民的爱戴。现在被全国通缉,也应该是被诬害的。如果流难到民间,人们对待他会象受伤的八路军抗日战士,被老百姓们秘密隐藏起来吧?

店主惊愕地张大了嘴:还是你们老外实在,对洗脑宣传没有免疫力。你看到的市容整洁,是因为吐痰、扔烟头、乱倒垃圾的都被砍手剁脚的变成人彘换来的。

您移民到我们大秦,住几天就体会到商君制度的优越性了。这片神奇的国度,是磨练意志,锻炼神经的好战场。你得时时提防你周围亲朋好友有不良倾向,一发现有作案动机的得马上报案,一个不留神就会被连坐。轻的罚金、杖责、黥面、流放,重的砍头,腰斩、剥皮、抽筋。永远保持旺盛的斗志是国人的基本生存技能。晚上睡觉时都得胶带封住嘴,防止梦中说出反动的话,被老婆告发。呆得时间长了,你就变成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有利于秦王的人。

我们大秦人,心口如一,嘴里哼着“唱支山歌给商总理听”,心里同时问候着他老人家的八辈祖宗。现在满大秦都渴望能和商总理亲切会面,那可是名利双收的辉煌时刻,——既得了丰厚奖赏的实惠,又能变成小民心目中的英雄。

这天晚上,商鞅在山洞里凑合了一夜。

黎明时收到了赢虔的微信

你的逃亡已经连累了两个人,一个是知情不报的财务经理,一个是警惕性不高的店主。他们将受到法律的严惩。你的逃亡,坐实了你的罪名,证明指控不是捕风捉影。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是在山洞里呆着吧。别说你身上的现金不多,就是揣着最高档的贵宾金卡,五星级酒店也没胆量收留你。放心吧,我不会下令搜山的,你有大把的时间安排旅程。我有钓鱼者的耐心,期待你厌倦了逃亡生涯后的回心转意。后面是一个翘首以待的表情。

身上的钱花光后,商鞅决定逃往魏国。几天的颠沛流离,让过惯了养尊处优生活的他苦不堪言。他相信凭他的绝世才华,回到魏国,一定会让魏王如获至宝。那时候他会东山再起,卷土重来,报恨雪耻。

理想的丰满超越不了现实的骨感。他现在囊中羞涩,想远渡重洋到魏国,就象一个流浪汉奢望着乘豪华专机到夏威夷海滩度假一样不切实际。但能爬到秦相的位置,本人决不缺少坚强的毅志,钢铁般的神经,只要有一线希望,他就要牢牢抓住。他决定发扬长征精神,用双脚走出一个奇迹,走出崭新的人生。

他认准了行动方向,计划昼伏夜行,既能蔽人耳目,又能从田里摘点瓜果充饥。第一次鼠窃狗盗,他象豚鼠般小心翼翼,他明白法律规定,这种行为一被抓获,就会面部刺字,送往前线当炮灰。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凯迪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2/1522391.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