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加州和法国 谁先作死?

前言

本来是谈美国的事,之所以联想到法国,因为2016年法国有个民调,超过90%的法国人喜欢民主党奥巴马,还有几万人签名希望奥巴马来到法国当总统,看来奥巴马非常对法国人的口味。

上个月的法国大选,选出来一位政见和奥巴马类似的马克龙,得票率66%;去年底的美国大选,民主党的希拉里虽然输了,但她在加州的得票率是60%。看来加州人民的价值观和思维方式和法国人很接近。

加州在大选结束后,很多人上街游行,表示不承认川普,准备独立搞加利福尼亚共和国。从GDP数据上看,加州已经超过法国成为全球第六大经济体,确实挺牛:

加州
法国
人口
4012
+350万非法移民
6400(本土)
10% 移民 
面积
41km²
54km²(本土)
GDP
2.46万亿美元
2.42万亿美元

除此以外,加州和法国,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很作,先讲一下它们的故事

加州租房管制法案

中国人喜欢投资房地产当收租婆,但到了美国加州,那可得小心。

本来美国各州都有对房屋租赁的管理规定,保护房东和租房者双方的利益。因加州近年来房价飞涨,租客抱怨很大,加州是民主党的大本营,于是以保护租房者权益的名义,出台了各类房租管控法案。

加州AB1506法案,核心是加强房租管制,严格限制房东涨价。即使房客搬走,房东也不能提升租金。

加州圣何塞出台限租规定,要求公寓楼房租年涨幅不得超5%,另外,增加保护租客的反报复措施,旨在保护举报房东有违反房租管制条例行为的租客。如果房东不想租了,那对不起,还有埃利斯法案条例(Ellis Act ordinance)等着你。该条例规定,如果房东不再出租房产,租客可拿到一笔搬迁费。

在各种繁复的管制法案背后,有着虎视眈眈的一群人,包括职能部门、市政府、政府基金、议员、法官等,象秃鹫一样看着房东,随着准备冲下来分而食之。

加州房租市场,可以简单归纳为四点:房租限、规定繁、停租难、诉讼惨。

法国劳工保护法案

作为1789年大革命的发源地,社会平等的理念深入人心,法国的劳工保护在欧洲是非常出名的,其目标是为为劳动者撑起了一把强大的保护伞,最大限度地保护劳动者的权益。

法国规定最低法定工资,大约是税前1500欧。每周法定工作时间为35个小时,平均每天7小时,此外员工每年还有至少5周的带薪假期。老板解雇职工是非常困难的,雇主一旦被罚,企业要支付非常高的赔偿金。员工被解雇后,如果觉得冤枉,找律师把雇主告上劳资法庭,那老板更悲剧了,劳资法庭的重点是考虑职工的利益。因支付不起沉重的罚金,企业被逼关门并不少见。

高管制高福利之下,法国工会形成了强大的利益集团。法国人都知道一个潜规则,如果你成为工会会员,那就相当于进了保险箱,不仅工作上打打酱油即可,而且工资福利待遇优先。

法国劳动力市场,可以简单归纳为四点:工时短、福利高、解雇难、诉讼偏。

共同结局

心有灵犀,加州和法国在市场管制方面取得了共鸣。虽然公共事务的项目不同,但同样的思维模式、同样的机制,注定了类似的结局。

法国企业在无数管制之下生存艰难,很多大型跨国企业纷纷将工厂外迁,中小企业更是尽量减少用工,在1997-2012的15年期间法国流失约50万个工业岗位。

法国人在无数保护之下找不到工作,失业率高达10%远超德国英国,而年轻人的失业率更

高,从1975年的4.4%跃升至2016年的25.7%,申请失业金人数已达到20年最高水平。实际情况更严重,调查显示,毕业一年后的年轻人里只有62%有工作,还包含很多短期合同。

失业人口越多,政府需要多征税来发放失业救济,但增税又会加剧企业的生存压力,于是越发不敢雇佣工人。最后的结果,精力旺盛的年轻人找不到工作,要么无所事事吃福利,要么赖在大学不毕业吃教育福利,社会就象是坐在火药桶上面。

加州房东在越来越多的管制之下心惊胆战,前些天发生在东湾奥克兰的房东Alice一家的悲惨故事,简直让人无法相信这是在美国,房东Alice在无赖租霸、租客联盟、媒体煽动、奥克兰市府和民主党法官的合谋之下,被迫宣告破产,多年的勤劳工作和积蓄化为乌有,后续还面临索赔官司,大家有空可以网上搜索了解一下。

加州租客得益了吗?当然不会,在高管制高福利的游戏中,得益者是积极参与游戏的几方:无赖租霸、管理部门、市政府、律师和民主党议员。输家是谁?除了破产的房东,还有就是广大奥克兰纳税人,和真正需要低价房救助的穷人。奥克兰政府花了2000万美元纳税人资金,投入大笔律师费,无数专业人员费用,最终得到了Alice家的房产。事实上,这都是无谓的行政损耗,本来都可以真正用在帮助穷人解决住房问题方面。(是否想起了凯恩斯主义,名义GDP得到增长,却损耗了真正的社会财富。)

议员们打着保护弱者的口号,却严重侵犯房东权利,一切的管制成本最终去反馈到市场。结果必然减少入市的房源,抬高房租,造成低收入群体租房更加困难。更严重的,这种侵犯了公民私有产权的行为,破坏了市场经济的法治基础。这意味着将来的贫富分化严重、社会冲突加剧,治安水平下降。

加州和法国,都是以保护弱者的名义,破坏了契约双方的对等权利,最终社会承担恶果。法国总统萨科奇面对困境,直言不讳说:“我们混淆了平等与平均主义”。但加州可没有高官敢这么说,在洛杉矶旧金山这些民主党重镇说出不同意见,就有可能被打。这些地区常常只有支持福利/非法移民的“自由”,可没有反对福利/非法移民的“自由”。

在加州,越穷越有理,越弱越要保护。租房法案怎能少了对非法移民的特别保护呢?在AB291保护法案中,“保护非法移民不被虐待,没有人应该因为非法移民身分而生活在恐惧、痛苦或被骚扰之中。”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历史之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2/1522486.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