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一个“反川”者的心路历程——公民川普

前传:名人川普

我对川普开始了解是在我读商学院的时期。那时候”学徒“第一季开播,由于牵涉到商业和管理,颇受许多商学院学生的青睐。出于好奇我也看了一两集。但是我实在看不下去。川普的装腔作势,学徒们的矫揉造作让我非常反感。

记得当时我还写了个关于”学徒“的评论。评论里最后一句话是:真是个狂妄自大的人搞出的一个拙劣的节目。“你被解雇了”?什么逻辑?还没有被雇佣怎么解雇?

后来偶尔在晚间娱乐节目里看到主持人拿川普开玩笑。印象最深的是Conan O'Brien经常一上台就摆出川普撅嘴说话的表情,把前额上的头发也缕成川普发型,然后把右手做出小鸡啄米形状,往前突然伸出,同时说“you are fired”,博得观众一笑。让我也不忘记这个被媒体作为笑料的商人,亿万富翁,社会名流。

转眼间到了2016年。我还清楚的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在开车,收音机里NPR节目主持人说到川普要作为共和党参选了。然后和几个嘉宾一顿评论,大概内容就是这个川普真好出风头,真把自己当根葱了,他党内出线的机会是零,但是会让初选多点趣味,大家等着看笑话吧。

我那时开始对美国政治感兴趣。由于我在中国家庭出身是城市贫民,穷亲戚也不少,农民工也认识若干个,我自然比较同情社会的下层,提倡社会公平,于是很支持民主党。不过共和党初选我也看。

记得还是比较靠前的一个初选辩论里,当时狐狸新闻台名媛,Megyn Kelly,质问川普为什么不尊重女性,把女性叫做肥猪,狗,还有其他难看的动物。Kelly话音还未落,老川就回答说我只是对Rosie O’Donnell这样描绘过。我当时就喷饭了。不是因为惊奇,而是觉得好笑。我对川普略有留意,看过不少对他的采访,不觉得他会这样骂女性,觉得Kelly问题不公允。因为有了川普,共和党的初选辩论我就当成半喜剧节目来看,得到了相当的娱乐。同时看老川过五关,斩六将,支持率一直领先,我也逐渐意识到这个人不可小瞧。

对于川普的言论,那时另外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媒体着重报道说他把墨西哥人说成强奸犯。我看了视频,那是川普在说墨西哥非法移民。他说这些人不是最优秀的人,有的携带毒品,有的是强奸犯,但是有些应该也是不错的人。这个话说得比较损,但是大实话,任何国家来的移民都良莠不齐。川普反对非法移民,当然会重视这些人的问题。那时候我还是非常反川,支持希拉里,但对于媒体明显的不公,也开始察觉。

川普初选获胜,我虽然反川,还是几乎看全了共和党大会。一是因为我对政治的兴趣,二是我觉得对自己反对的人也要多了解。大会里,我最讨厌朱利安尼等川普支持者的歇斯底里(现在我对朱市长的看法也转变了),笑话川普对和他初选对抗的参议员克鲁斯的冷落。但让我惊奇的是川普和他大儿子的演讲。

这两个演讲以”美国第一“为中心,让人认识到过去几十年国际路线给美国基层老百姓带来的灾难,唤起了民众积极爱国的情绪。记得看完川普的演讲,我不禁道,政策很好啊,要不是这个人不可靠,我都要支持他了。但那时我觉得相比之下,还是希拉里品质靠谱,政策也没有大问题。

我个人非常崇尚言论自由,对于尺度比较大的话语我也能容忍。当媒体和左派把川普标榜成一个种族分子,我并没有很在意。但当时我也认为,川普的一些话,比如MAGA口号,是狗哨,想挑起美国白人民族主义。我也认为川普上台的话,华人等少数族裔的日子很可能会不好过。注意我是觉得很有可能,那是我当时的判断,除了媒体的渲染其实没有确凿的证据。

那一阵子,我花了好多时间在网上和华人川粉辩论,揭穿他们喜欢传播的攻击民主党的谣言,真心实意的为民主党助选。当Access Hollywood音频传出时,我很兴奋,觉得因为这个川普肯定选不上了。选民怎么会选出一个这么流氓的人。当晚看了川普电视讲话,承认自己行为不当。我觉得,态度还算诚恳,但选总统肯定没有戏了。

结果奇迹发生了。2016年11月8日,我看着一个接一个的摇摆州被川普拿下,后来连锈带的蓝墙也倒了,我的心情异常沉重,回想到过去一年为民主党助选的辛苦,除了网上和川粉唇枪舌战,和同事里的右派斗嘴,跑到华盛顿和华人川普支持者辩论,捐钱,扫街,有时还受到一些被扫家庭的冷落甚至敌意,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同时,我也深刻的意思到我自己的认识和判断是否也出现了问题。

高潮:总统川普

川普的就职演说和以往的任何总统的都不同,几乎没有什么平等团结的主旋律,整个基调很暗黑,主要讲美国面临的问题,讲得对以往政府一点面子都不给。和川普80%的讲话一样,很刺激也很有争议。一些容易煽情的人把这个演讲要不看成希特勒式,要不看成救世主式。我当时的总结是,指出问题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这个我反对的新总统,没有继续丢分,而是让我对他的政策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上任伊始,民主党主导的通俄门调查开始上演。看到表情庄重,满头灰发的前FBI领导罗伯特.穆勒来主持通俄的调查,我也和很多人一样感觉比较放心。媒体更是把Mueller描绘成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一样。

从新闻里看到一个关于川普在俄罗斯非常狗血的报道,就是相信大家也听说的老川在俄罗斯宾馆里Golden Shower等等劣迹。虽然我觉得这个报告内容实在过分“精彩”,我也知道老川洁癖,但是我还是没有完全否认其真实的可能。毕竟FBI用这个作为监视川普团队的依据,FBI这样最高执法机构不会这么不谨慎吧。

从2017年5月穆勒上任,到2019年7月穆勒在国会对其调查报告进行听证,通俄门调查跨越了两年多时间。这两年多里通过对通俄门,和其他和川普相关的并行事件的关注,我对川普,对反对他的民主党,对号称美国第四权,无冕之王的媒体,有了很多新的认识。我的观点也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关于通俄门调查的过程,引用一位著名媒体人的说法,就是要把吃瓜老百姓无聊致死(bored to death)。为什么呢?因为没有干货啊。花了三千万美元,传讯了几百个人,除了搞出一个偷税漏税的,两个因为害怕对调查人说假话的,没有任何实质通俄内容。如果把这个拍成电影肯定是历史上最乏味的谍战片。这个谍战片有个比较喜剧的结尾。但介绍这个结尾之前,我要回顾一下这两年内的另外两个让我改变立场的事件。

2018年1月,华尔街时报报道川普私人律师科恩在2016年10月付了A片艳星风暴姐13万美元封口费。哇塞,川普除了通俄,还与艳星瞎搞,这个谍战片又增加了香艳刺激的插曲。大家都知道川普结婚三次,老婆都是模特,还组织过选美比赛,说脏话被录音(Access Hollywood)。说他是守身如玉的圣徒,肯定没有人信。但没有充分证据反驳之前,一个人对自己的辩解也就应该被默认为事实。这是法制的基础,也是我判断案例的原则。

消息出来以后,川普否认和艳星有私通关系,艳星说他们有过一夜情。当时所有媒体,包括支持川普的福克斯,还有几乎所有吃瓜群众,都默认川普和风暴姐有染。虽然那时候我还不是川普的支持者,出于我前面提到的原则,我有不同的看法。艳星说有关系,川普说没有关系,为什么只能信艳星不能信总统?当然我后来也意识到美国在流行着一种只要是女性的话就可信的论调(参见卡瓦诺大法官听证)。

至于那13万封口费,对于我很好理解。一个和川普合影过的艳星,勒索这个正在竞选总统的大亨。为了破财消灾,13万打发了算了。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个假设。具体什么情况大家都不知道事实。但不公平的是媒体已经把又一顶道德败坏的帽子扣到了川普头上。

但后来结果是这个名声其实很不好的艳星对川普和他的律师科恩进行了多项起诉。一个起诉因缺乏证据为由被法院驳回,另外一个被法院要求风暴姐付30万美元的起诉费。当时风暴姐的律师Michael Avenatti,还一度被左派媒体标榜为帮助弱势为正义而战的勇士。他也成为了一个相当的名人,被各大电视台请为座上宾,还扬言要竞选总统。此人于2019年3月因讹诈耐克公司2500万美元被逮捕,如果被判定所有罪名成立,会面临40年牢狱。

风暴姐和她的大律师的下场不是媒体关心的事,把川普的名声搞臭是。但对于我这个反川人士,这恰恰成为我对媒体和川普认识的转折的开始。

2019年1月18号,肯塔基Covington镇天主教高中的学生在华盛顿参加了”支持生命“的游行后在林肯纪念堂广场上等校车。一些学生买了并戴上了印有MAGA(川普竞选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帽子。当时广场上还有各色人等。

有几个黑希伯来以色列(一个混合了非洲黑人文化,基督教,和犹太教的小众宗教组织。因语言和行为挑衅闻名)的抗议者开始用非常恶毒的语言骂这些中学生。中学生没有还口,开始唱歌,这些挑衅者只是骂,并没有靠近。这时候几个印第安人示威者看到这种情况,敲着手鼓,哼着印第安人的小曲,走了过来。

他们不是到那几个挑衅的黑人那边劝说制止,而是径直走到中学生这边来。他们也不说什么,只是哼哼唧唧,敲鼓作态,弄得中学生们莫名其妙也觉得好笑。他们走到Nick Sandmann,其中的一名中学生面前,把手鼓几乎要触及到Nick脸上,继续敲鼓,另外一个披头散发,牙齿脱落的Nathan Philipps继续哼他的印第安小曲。这个本来不是什么值得报道的新闻。但中学生和印第安老人对峙的照片和视频传到网上后,媒体立即炸开了锅。

电影明星,文化名流们也爆发了他们充满正义的愤怒。他们愤怒的是戴MAGA帽子的白人学生歧视,欺凌印第安老人。各大媒体痛诉这些被川普带坏的白人至上学生,有的还提出要人肉这些孩子。

当完整的视频显示孩子们原地未动,也没有任何不适当的举动,是那两个印第安人走过来造次。而且媒体很快了解到,这个印第安老者是个职业搞游行等活动的,以前也有很多不良前科。但这些根本都不重要。这些学生是白人,是落后的肯塔基过来的,保守的天主教学校的学生,还戴着MAGA帽子。邪恶的所有选项都被勾兑了。而另一方是印第安人,黑人,当然就是高尚的代表。

我当时一整天都在关心这个新闻的报道,实时地看到了媒体和文化精英们的黑白颠倒,完全不顾事实,以身份来贴标签,扣帽子,恶毒的攻击他们标签为落后,愚昧,种族主义的人,连孩子也不放过。这件事是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从此我认识到,媒体的问题不是公平度,精确度的问题,而往往是完全扭曲的视角,故意的误导和中伤。

通过了风暴姐事件,小红帽中学生事件,我已经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道理:媒体贬低和反对的不一定就是错的;媒体赞扬吹捧的也可能很龌龊。有了这个思想准备,让我们回到通俄门的大结局。

2019年3月,万众期待的穆勒调查报告出炉。这个历时两年,花了纳税人3千多万美元的调查报告洋洋洒洒近500页,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关于通俄调查,几百页总结成一句话,没有证据川普或其团队勾结俄罗斯。法律上说没有证据,改成老百姓大白话,就是没有,因为不这样解释的话,任何一个指控就可以把一个人打倒。这是最危险,最违反法制的。

穆勒报告的第二部分是关于川普阻碍司法公正的调查(一开始可没有说要调查这个)。结论是“不能断定川普犯了阻碍司法公正罪,但也不能完全证明他清白”。“不能证明他清白”,这可是美国这个法制国家破天荒的第一次。法律的任务是用证据和法律来证明一个人是否有罪。证明不了,这个人就是无辜的。法律从来不是用来证明一个人的清白,除非是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香蕉共和国。老穆勒开的什么玩笑?!

为了对穆勒这个无聊加无耻的报告加深理解,我看了7月份他对于其调查和报告的国会听证会。穆勒的表现非常让人失望和尴尬,几乎就是个一问三不知,让人怀疑这个报告不仅不是他亲自写的,他连仔细看过都没有。我唯一的结论就是穆勒团队里那一群恨川普的人写的缺乏法律严谨的攻击文,但最后还是因为没有干货不了了之。

老川没有收到什么损伤,但他竞选团队的人被穆勒调查连带了进去。这其中包括川普前国家安全顾问Mike Flynn作伪证被定罪(司法部今年五月宣布当时对Flynn的判罪是报复行为,会撤销所有罪名)。川普竞选团队经理Paul Manafort被调查出若干年前税务问题而被判刑。川普私人律师科恩被定罪违法竞选财务法(给艳星付封口费),偷税漏税,和银行欺诈。当时科恩认罪时川普推特说他是懦夫,屈从淫威。科恩和川普翻脸,表示会完全配合调查人员,向媒体爆料川普的所有“恶劣行径”。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一涛时评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5/1523548.html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