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荷兰73岁恋童癖约15岁男童被打死 全城竟为他默哀?

上周末,在荷兰东部城市阿纳姆(Arnhem),人们自发上街举行了悼念活动。?

看这场面,是不是还以为是在悼念某个民族英雄,或者是在袭击中遇害的无辜平民呢?甚至阿纳姆市的市长艾哈迈德·马库奇(Ahmed Marcouch)也出席了纪念活动。

其实都不是。

逝者是今年10月28日死于“恋童癖猎人”手下的一位73岁退休教师。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这位教师名叫Jan,曾在Titus Brandsma中学担任院长和导师多年。

10月28日晚他来到了Spijkerstraat这条街赴约,没想到却遭到了一群十来岁的男孩的殴打,最后送医抢救无效死亡。

那么问题来了,Jan为什么要来这里赴约?他来赴的是个什么约呢?

据聊天记录显示,10月底,Jan在同性恋交友网站上加入了一个聊天群。在群里,他撩上了一位15岁的男孩,并在明知对方是未成年人的情况下,约好在10月28日要和男孩见面发生性关系。

然而,在这位15岁男孩的背后,其实是一群十来岁的“恋童癖猎人”。

当天,Jan到达约定地点后,这群猎人们立刻扑上来把他围殴一顿然后跑掉,最后Jan倒地昏迷,抢救无效去世。

案发后,荷兰警方逮捕了这7名“恋童癖猎人”,发现其中6人不满18岁,最小的15岁。

据男孩们说,因“疫情期间无聊”,又刚好“听说了恋童癖猎人的故事”,于是便在网上的同性恋聊天室内,以“15岁男童”为诱饵,开始钓鱼。

Jan就是其中一条。

对于这种“猎人”行为,当地居民和许多Jan的生前好友表示强烈谴责:

“这太可怕了,太荒谬了。无法理解。”

“Jan是一位非常友好,受人爱戴的老师。他是我的导师。”

“这是不可接受的。那些猎人应该选择一条不同的道路。虽然Jan的所作所为也不正确,但是以这种方式解决它是错误的。”

“Jan在这个(同性恋交友)网站上非常活跃,他是一个非常可爱,忠诚的人。前几个月他甚至收留了一个失去屋顶的人。He was there for everyone.”

阿纳姆市的市长艾哈迈德·马库奇(Ahmed Marcouch)也提到,这是“可怕的罪行”。

Jan去世后,他的生前好友和学生们在Facebook上面为他组织了悼念活动:“让我们一起用蜡烛照亮整个Spijkerstraat来纪念Jan。”

于是,上周六,从晚5:30到6:30,人们在阿纳姆举行了一个小时的纪念活动,市长出席。

人们在Jan遇害的Spijkerstraat和Prins Hendrikstraat等街道上摆满鲜花,点燃了蜡烛和灯,并禁止车辆往来和自行车停放。

晚6点钟,大家集体默哀了一分钟。

......

我承认这种暴力行为是不值得提倡的,毕竟是法治社会,这种攻击是违法的,而且人家没有构成犯罪事实......(不过构成事实就晚了不是吗......

但Jan是明知道对方是15岁男童,并且约好了要与对方发生关系才去的诶!!打死一个潜在的恋童癖,不能说普天同庆,也至少是大快人心吧......

结果你们居然来个全城默哀,搞得他有多无辜一样??

对于荷兰人的迷惑行为,下面是网友评论环节:

“荷兰人疯球了吗?快停止你的疯批行为!”

“(复述新闻内容:“上周末,Jan生前的邻里亲友和学生们参加了活动以悼念他”)这给我看傻了。想象一下这要是发生在英国。我真没想到荷兰人对这事这么宽容。”

“(疑惑.gif)”

“如果交给警察,可能要花上20年或者20多年才能抓到这种人。Dark Justice(一个英国恋童癖猎人组织,成立于2014年)之类的组织应该被表扬。”

“如果警察不希望公民‘自己动手’,他们最好主动出击,同时提高他们找到并起诉恋童癖的成功率。”

“我们不是生活在中世纪,我们制定了制度和法律来作用于此。没有人有权杀死另外一个人仅凭他们觉得那个人是有罪的。”

“唯一的问题是,恋童癖在荷兰确实成一个问题了,而且现在大多数的警察也不作为。加上大多数的恋童癖都很快就会被释放,所以人们已经有点受够了。”

我是觉得,“猎人”少年们的行为的确不对,在法治社会,我们无权随意处置他人性命;但同时,这并不能成为洗白恋童癖的理由,他被揍也并没有多委屈就是了。

总的来说,这就是一个恋童癖碰上诈骗集团的故事,全员恶人。

但整件事情里,最让我无法理解的就是荷兰人。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新欧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8/1524591.html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