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郭树清谈化解金融风险 专家揭中共转嫁危机魔术

周四,中共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就如何化解金融风险撰文,称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影响国内国际经济运转,增加了许多新的金融风险和挑战,并引述习近平的话称,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维护金融安全不得有丝毫疏忽懈怠。近期,中共国有企业连环爆发债务违约,市场分析人士指,违约引发债市动荡,有可能导致系统性风险;而日前包商银行65亿二级资本债全军覆没,投资者血本无归。对此,有分析认为,中共为化解金融危机,正在使用一种转嫁危机的魔术,将风险层层转嫁,中国经济和金融系统的危机被分散给个体投资者,市场上的个体投资者成为中共危机的接盘侠。

中共银保监会主席撰文谈化解金融风险

中共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11月19日发表文章,认为中共病毒疫情对中国经济造成严重冲击,许多前所未有的金融风险和挑战随之出现,对中共的统治安全造成威胁,因此,化解金融危机,维护金融安全,构成中共“六稳”和“六保”的组成部分,不能有“丝毫疏忽懈怠”。

事实上,中共在如何化解危机的问题上,已经有过一次规模很大的预演。

纽约时报》2018年6月15日的报道写道,近年来,北京当局对越来越依赖信贷亦即举债保持经济快速增长的情况感到不安,担心可能会引发金融危机或经济的长期停滞,就像90年代初日本房地产市场崩盘后发生的那样。

不过,控制债务可能会产生更加严重的影响,怎么办?为化解债务快速增长带来的风险,中共采取了一种“定向爆破”的方法,也就是说,将危机限定在一定范围之内,然后引爆,以快速消灭危机,这就是中共在2018年刻意引爆P2P的背景。

2018年6月14日,中共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陆家嘴论坛中发表的主旨演讲说,人民群众应该认识到,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收益率超过6%的就要打问号,超过8%的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

郭树清讲话之后,从2018年6月底开始,中国200多家P2P平台爆雷,造成了几百万的金融难民和1.3万亿的资金损失。可以说,中共用几百万金融难民损失上亿资金,换来中共经济和金融的短期安稳。

中共化解危机的魔术

目前,中共面临的危机比2018年还要严峻。每当危机出现,中共的化解方式无非是“甩锅”和“嫁祸”,将危机像击鼓传花一样转嫁出去,最终由最弱势的中国民众或其他投资者承担。

最近一段时间,中国知名国企包括清华紫光、华晨汽车、河南永煤等发生债券连环违约。市场分析人士分析认为,继北大方正后,另一标杆校企清华旗下的紫光也发生违约,投资者对部分地区城投偿债能力及意愿的担忧也在不断升温,信用债面临着多年来未见的困难局面。需要特别警惕的是,这些AAA级国企债券的无序违约将导致市场信心丧失,企业融资将出现断崖式下滑,导致正常发行人后续再融资资金链断裂,甚至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

在国企信用债连续违约之际,包商银行11月13日披露的消息更加震撼,由于被认定已经发生“无法生存触发事件”,包商银行对已发行的65亿元二级资本债券本金实施全额减记,并对尚未支付的5.86亿元累计应付利息不再支付。所谓“全额减记”,就是说银行所欠债务被一笔勾销,不用还了,全部损失由投资者背负,一分钱也拿不回来。

这里面所包含的正是中共化解危机和风险的新方式,一种比定向引爆P2P更加复杂和令人眼花缭乱的方法,中国财经评论人士“凭栏欲言”称之为“化解的魔术”。

“凭栏欲言”11月15日撰文表示,近期,中共央行一直在推进高危金融机构风险化解,最主要的手段就是多渠道补充中小银行资本。这种化解风险的操作方式,就是将银行风险掰碎,一块一块转给互不相关的个体(资本债投资者等),即使银行暴雷,风险也只是转嫁个体投资者,这将大大降低银行间的风险传染性,达到风险隔离效果。

凭栏指出,补充银行资本的手段有永续债(补充一级资本)和刚刚暴雷的二级资本债等等。其中,二级资本债发行自2013年开始,目前存量约为2.5万亿,期限结构以“5+5”为主,到期时间多在2023年之后,这2.5万亿资本债的持有人,至少三年内睡眠质量会大打折扣。

除此之外,中共央行这两年大力推动永续债发行(补充一及资本,清偿次序排在二级资本债之后),永续债大概有1万亿的存量。

凭栏表示,中共央行用这样的操作,将至少3.5万亿的银行风险转移给了市场投资者。

凭栏说,中国经济面临长期的问题积累,实体自2012年之后就陷入了全面亏损的境地,而2020年在中共病毒疫情的冲击之下,实体经济风险已经到了不得不救的地步。如果想挽救企业,就只能给企业进行风险减负,而风险谁来承担就成了问题。于是,中共监管层推出金融机构让利1.5万亿的政策。

凭栏指出,这种让利使风险加剧向金融机构集中,而金融机构发生风险非常容易扩散,抑制扩散的措施则是提高单家金融机构的资本金用做安全垫,多渠道补充资本金政策(永续债等)就是这么来的。通过炒热市场,来吸引资金(发永续债、发二级资本债,乃至股票等)接盘金融机构风险。

凭栏分析说,这是一个风险化解的“魔术”:金融机构接盘实体风险,让实体轻装上阵;社会资金接盘金融机构风险,让金融机构轻装上阵;最终风险在社会资金手里定向爆破,进行排雷。

凭栏表示,包商二级资本债全军覆没,就是一个定向排雷的试探。然而,当二级资本债都全军覆没,市场将会大幅提升资本债投资的风险意识,以后银行发债补充资本金的发行难度和利率水平,将发生较大的变化,将风险掰碎塞出去的难度会有较大提高。如果银行风险向投资者转移的过程发生阻滞,中国545家高危金融机构将成为第一张倒下的多米诺骨牌。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0/1524993.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