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方伟: 核爆级新闻发布会或成选举征战分水岭

11月19日,美国东部时间上午9点10分,川普阵营举办了自选举日以来最详尽的一次新闻发布会。川普私人律师、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川普阵营知名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团队成员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向公众呈现了大规模选举欺诈的重要证据,并说明将从9大领域突破法律战,以揭穿拜登团伙的选举欺诈,保卫美国宪法和选举公正。

方伟:大规模全国性中央指挥的欺诈证据已充分呈现,人民需要了解真相。(SOH合成图片)

11月19日,美国东部时间上午9点10分,川普阵营举办了自选举日以来最详尽的一次新闻发布会。川普私人律师、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川普阵营知名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团队成员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向公众呈现了大规模选举欺诈的重要证据,并说明将从9大领域突破法律战,以揭穿拜登团伙的选举欺诈,保卫美国宪法和选举公正。

希望之声TV》跟踪这一新闻大事件并迅速直播,传递新闻发布会资讯,美国常识学者、时政评论人士方伟做出了点评和解读。

超额投票现象是大规模做票的一项证据

朱利安尼说,整个大规模舞弊情形全国各州手段一致。其中还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叫做超额投票,是又一个大规模做票的证据。什么叫超额投票?在几个州都出现了投票率是注册投票选民的2倍,最典型的是1.5倍到3倍。

大家要知道,一般而言,投票率是注册选民的80%,就已经是奇葩了。一个地方的投票率高得惊人,如果达到100%的话,是很不寻常的;那么达到150%、200%、300%,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显然存在不合法的事情。会出现什么事情呢?第一就是有人2次投票,第二就是非法投票,即没有投票权的人跑来投票。这都是严重问题。所以在威斯康星州和密执根州,很多选区的投票率是注册选民的150~300%。甚至在有的地方,它的投票率是人口总数的2倍。荒唐到这个地步!

密执根底特律韦恩县(Wayne County)的那两位共和党人为什么不敢去认证?就是因为“超额投票”太高了,高得太离谱,实在是说不过去。

考虑在乔治亚州和亚利桑那州提起诉讼,发生一模一样的欺诈公式

再一个是乔治亚州,朱利安尼说,明天我们就会上交一个法律诉讼,在亚特兰大也是一样,同样的事情在乔治亚一模一样地发生:共和党的监票人看不到要监的东西;外州的人违宪跑进来投票;恐吓监票员……等等很多很多的事情发生,也是一模一样的公式。

他说,在亚利桑那州我们很可能也会在那里再提诉讼,我们在考虑,但是亚利桑那也是同样的事情发生。还有新墨西哥州,也是大规模地做票,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去追这个东西;在弗吉尼亚州也存在大规模做票。等把所有这些事情更正过来之后,川普在这两个州都有可能会赢的。

川普是压倒性赢得这次选举,但被以同样手法做成了这个样子

朱利安尼说,这次川普是压倒性地赢得了这次选举,但是被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在选举夜当天晚上人们去睡觉的时候,川普在所有州的领先。大家知道,这些州都是民主党主政的州,人们睡一觉早上起来,在所有民主党主政的这些州和大城市,不约而同地采取同样的措施,同时把共和党的监票员全部往后挡,手法都是一样的,他们怎么那么心意相通啊?相距千里的这些民主党主政官员,醒来之后在第二天干一模一样的事情,这可能吗?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民主党的总部叫他们那么做的。这就是为什么希拉里在选举前跟拜登说,无论如何你都不能认输;也包括拜登本人说,他们组成了一个美国历史上最强大的欺诈组织。

Dominion所用Smartmatic软件在委内瑞拉开发,专用于选举舞弊

之后朱利安尼请西德尼·鲍威尔大律师专门讲投票机作弊的事情。关于投票机欺诈我们讲了一周了,我们讲得对不对?很不幸,我们讲得全是对的,包括对在德国服务器的突袭收缴,都是对的,所有我们说了的事情,我们没有最后的证据,我们说有可能是这样,我们会跟进,但很不幸,我们说的全是对的。

这个Dominion投票机里跑的就是Smartmatic软件,这个软件确确实实就是在委内瑞拉开发的,为了帮助那个把委内瑞拉带入社会主义深渊的总统查韦斯而主持开发的。Smartmatic是罪恶之源,主持的人是英国的布朗爵士,是乔治·索罗斯的第二把手。乔治·索罗斯是什么人呢?是民主党最大的金主,安提法黑命贵最大的金主。他的第二把手就是这个布朗爵士,Dominion公司上层人物。

选举夜投票机停摆是因川普赢出太多,超出原始做进去的那个公式

现在东窗事发之后,Dominion公司的人到处逃,在多伦多的公司也搬走了,把他们的东西都下线了,一夜之间赶快逃、全部想隐身。

鲍威尔说,Dominion投票机为什么出现选举当夜的停摆?因为所有的软件都铺好了,做下来拜登本来就可以赢的,但是没想到川普赢得太多,赢出了他们原来做进去的那个公式,因此不得不救场。在这种情况下,在深夜赶紧停下来、赶快做票、运回来投入后再去计算。这就是:既有投票机的作弊,因为投票机是随时在改的,他们本来以为靠投票机作弊就可以搞定这场选举,结果没想到在深夜川普赢太多,做了假都挡不住川普的赢面,才不得不在深夜拉停所有的计票,赶快在外面凌晨做票运进来。这就是川普的律师鲍威尔所说的。

两党议员曾指该软件问题,但仍被放到了30州的2000个选区计票

现在Smartmatic软件公司的所有上层人物包括老板,人都不见了,找不到他们,躲在海外各个地方。在2016年芝加哥的选举他们就已经出来做票了。一路从2014年到2019年,两党的议员曾出来说Smartmatic有问题,没有人管。鲍威尔说: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管。她质疑,中央情报局为什么不管?我只能想到的是,中央情报局把这个软件拿来自己用,去颠覆别的国家的选举,就造成像阿根廷的选举被颠覆。她说,Smartmatic里面的人全都是反川普的人,Dominion投票机被放到了30个州的2000个选区来计票。

不仅几个有争议的州,所有地方都在搞鬼

鲍威尔说,不是仅仅在有争议的那几个州投票机在搞鬼,整个国家都在用,不光是现在川普输掉的州,川普赢的州、所有地方都在搞鬼。

鲍威尔讲了很多具体的证据,在两个完全不同的州,用来输入的六位码本来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结果发现很多都用了完全一模一样的码同时输进去,每20分钟进去一批票,30万给拜登,10万给川普,30万对10万,每20分钟来一把,如此地有规律。这都是这些机器的功能。

她说,这些机器一点儿都不难查,你去Google一下,它在广告中都说它能够做票。当然现在搞不好它可能已经下线了。

这不是街头小报在说话,是川普团队的大律师鲍威尔,在联邦上诉法庭打了一辈子官司、在美国最高法院打官司的,还有川普总统像朱利安尼这样的私人律师,他们讲出来的话;而且他们还说是他们根据证据得出的结论。

通过机器改票的方式很多;我们面临的是大规模犯罪

鲍威尔律师说,这个机器,谁都知道它非常容易被骇客攻破,有这样的例子:一个小孩子拿着一支手机都可以攻进去。在选举当夜,这些操纵机器的人都被培训到如何把投给川普的票扔掉,如何把川普的票拉到拜登名下,如何只计拜登的票,总而言之,什么办法都有,远程操控、当地操控,都能把票改掉。有这样一个证据,通过这个机器,一把可以改掉100万张票。

所以说,现在我们面临的是大规模犯罪行为。司法部一定要介入,这件事还涉及各州和联邦受贿,因为很多州是在最后一分钟花巨资去买这个投票机的。为什么?其中一个地方的候选人就说,他是要「买选举的保险」,买他一定能当选的保险,是为这个出钱的。

软件公司高层主管出具强力证词,证明该系统是如何做假的

德州,2019年三次拒绝购买这个机器,但是在很多州都使用了这个机器。它是委内瑞拉生产的软件,鲍威尔拿到了知晓内情的软件高层主管的证词,当时独裁者查韦斯是如何向他们描述他要什么样的功能、如何不露痕迹,如何能够赢下他的选举……所以查韦斯在委内瑞拉一直掌权,也跟这个系统有关系。这位高管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川普团队,这个系统是如何做假的,以及在委内瑞拉也出现做票做不及深夜停止,然后再进行补票的这种做法。这个软件也出口到阿根廷,因为像阿根廷的独裁者,为了掌握权力花高价买个软件是不在乎的。

鲍威尔非常气愤,连连说简直是“震惊!震惊!”“心都碎了!”而且是“愤怒!”她质问干这些事情的人:在美国,我们美国人会干这样的事情吗?!你们是美国的爱国者吗?你们居然干这样的事情!但是对于我们这些人,我们决不会害怕的,我们已经受够了,从联邦到地方,所有这些事情我们都要追责,我们绝对不会放弃!川普总统是压倒性地赢得了这次选举。我们现在维护我们的选举系统,就是保卫我们的自由。

指斥媒体阻挡人民了解真相,充当了不公正的陪审员

第三位讲话的人是川普法律顾问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律师,她指斥媒体说,你们这些媒体,我知道明白你们肯定不会报道这个发布会,你们能报的一个就是“证据不足”,第二个就说新闻发布会太长了。你们要知道,一件事情发生几分钟而我们要在法庭上打几天的官司才能说得清楚,这都需要时间。我们今天花时间和你们说,我们是要让美国人民了解真相、了解你们这些假媒体藏了什么,你们一直是绕着实质问题在那儿跳舞,从来不去报道真正的东西

她说,我们现在不是想替川普总统翻盘,就跟川普总统自己说的一样,他要的是保护美国的公正选举。我们不是要改结果,每一个美国人都要在美国有公正的选举。今天我们在这里开新闻发布会,就是开一个人民法庭,开一个公众意见的法庭,而你们如果是这个法庭的陪审员的话,你们99%的人我都要赶走,你们根本就不是公正的陪审员,因为你们仇恨川普,你们所有报道的东西都不真实,所以你们根本不配在公众舆论的法庭里坐着。

大规模选务官员欺诈,随意改动法律、撕碎整个系统

埃利斯还说,美国人民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所有这些东西仅仅是在过去两周之内我们把它们收集到一块儿的。美国是一个法律的国家(a country of rules),不是一个独裁者的国家(a country of ruler),现在与其说是选票欺诈,不如准确地叫做选举官员欺诈,大规模的选务官员欺诈,在各州、各县都出现这样的事情,他们觉得不喜欢现在的法律,他们就在最后一分钟随意改动法律,把我们整个系统撕碎。

建国先父早有预见,《联邦文集》68章已阐明应对选举舞弊的办法

她说,有幸的是,美国的先父们在建国的时候已经遇见了这件的事情,在汉密尔顿的《联邦文集》的第68章就已经讲述了选举舞弊出现的时候该怎么办,这就是为什么美国设立选举人团,因为我们的先父已经预料到了这件事情以及如何去应对。对于我们每个美国人来说,我们要感谢我们的建国先父。

她说,我们应该为川普总统骄傲,因为在他当初就任的时候就面对《圣经》宣誓,誓言保卫美国宪法,那么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形,我们不是为了改结果、让川普赢,而是保卫美国公正的选举。如果这次选举不能公正的话,我们将来再也没有公正的选举了,所以我们保卫川普,也是保卫美国人民。

该软件系统伤害了很多国家的选举;多位Dominion雇员揭开做票真相

鲍威尔接着说,从很多外国人和我的联系中知道,这个软件系统伤害了很多国家的选举,多国都存在做票干涉选举的事情发生,这样的犯罪行为一定要遏制掉。她说,Dominion公司的一个高层人物亲自飞到底特律,当场看住这些计票系统,保证拜登能够当选。希望之声曾经报道过一个Dominion公司叫尼克(Nick)的人,恐怕就是该公司的大老板,他跑到底特律现场指挥做票。

鲍威尔最后说,有多位Dominion的雇员现在向我们报告他们做票的真相;所有Dominion的雇员,所有Smartmatic的雇员,你们现在赶紧出来自首,报告隐含的犯罪到底有多少,因为司法部绝对会追查这个事情。

大规模全国性中央指挥的欺诈证据已充分呈现

近100分钟的川普团队新闻发布会的大致内容,还有很多细节我们还没有翻译,所有这些细节,川普的律师说,整个的证据会呈堂供证,今天只是给大家一个概述,因为美国人民要知道都是什么。

方伟最后点评道:大规模的欺诈、大规模选务官员做票、全国性中央指挥的欺诈证据,现在已经是完全充分呈现了,并且通过公众平台展示给了很多很多人。我们这个平台就是传播真相的一个重要环节,所以这个事情我们谈两天、三天都不会完,因为里面存在大量的细节。所以美国面临这样的事情到底该怎么办,除了川普的团队,川普总统的坚持、他的团队,他们真的很棒很棒!但是不能所有的压力都在他们身上,我们有我们自己的责任,大家应该想一想我们能做什么,能给他们什么样的支持,能够发出什么样的声音。

迅速传播真相资讯,当全国人民都知道真相时,事情就搞定了

方伟说,我觉得最快的就是两点:第一点就是给他们捐款;第二点就是大量传递今天新闻发布会的所有内容,尽快传递,在推特脸书、帕拉、YouTubeemail等等所有渠道上传播这些资讯,全国人民都知道这个真相的时候,事情就搞定了,因为真相是最厉害的东西。犯罪只能在大家不知道的情况下才能进行,阳光之下是藏不住罪恶的。所以大家要拼命传递这些消息,拼命传递这个节目和相关的评论。美西时间5点,我们会给大家带来更详细的分析。谢谢大家!神佑美国!

方伟:核爆级新闻发布会或成选举征战分水岭(上)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1/1525420.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