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蛋壳公寓租户维权无果 中国年轻人难捱寒冬

「我们花了钱但没房子住,来抗议也没用。」中国长租公寓公司蛋壳公寓爆发资金断链后,前来维权的租客8成都是不到30岁的年轻人,这个冬天对他们来说特别难熬。

蛋壳公寓的上海办公室,10日就已将出入大门用木板封死,外头贴上分别对接业主和租客的服务点,这个举动被不满的受害租户形容是为了分散抗争人潮。蛋壳的公告则说,是办公大楼业主要求他们暂时搬离。

位于闵行区的蛋壳租户服务点外,下午聚集了100余人,以年轻人为主,多数是请假前来,几名警察则站在较远边上,防止可能的失控情况。但仍有租客在协调时因冲突被打伤,也有人不耐排队久候,最后发现接待人员根本不在现场,一群人悻悻然说要去附近的官方信访办投诉。

面对大批前来维权的愤怒租客,蛋壳接待维权者的小房间外牆贴出一张告示,强调接待者可能无法解决问题,但会如实上报给北京总部,「如果不能解答,请您谅解!别恐吓我,别伤害我,我压力很大,实在不行请您通过法律渠道或找相关部门提供帮助。」

一名女孩告诉中央社记者,他们以现金或贷款方式预付半年、一年的房租给蛋壳,蛋壳再以季付或月付方式给房东,但现在蛋壳拿不出钱,最近房东已多次打电话要求她搬走。

她已经是第3次前来蛋壳的租户服务点。第一次对方承诺会赔偿,第2、3次接待人员已不见踪影。「我们已经预付这么多房租,再让我们交一次房租(另外租屋),在上海已经生活不下去。」

女孩尝试打过上海地区民众热线12345,但是没有得到后续回应;也曾到派出所反映,警察告诉她这是民事不予立案。

有些房客则是被蛋壳游说签下租金贷款,如今面临征信问题。与蛋壳合作的微众银行已经表示,至少在2021年3月31日前,租客的征信将不受影响;但对租户来说,未来还有太多不确定。

蛋壳定位为「专业的白领合租公寓」。这些大城市里的年轻租户多半才走出大学校门没有几年,他们生气、无奈,却又做不来怒目狰狞或大吼大叫的模样。不少人已有心理准备将会损失已付的房租,因为就算打赢官司,也不见得能拿到补偿。

中国大陆,多数人躲过了今年的武汉肺炎中共病毒)疫情,但生活依然充满挑战。

网路上有人盘点近两年中国的金融事件后写道:「我骑车没碰ofo,饮料不点瑞幸,炒股没踩康美,小投资避开P2P,连麻将都不打,结果简简单单的一次租房,却眼看著自己踏进了雷区。」

蛋壳公司资金断链并非特例,今年初开始,已陆续出现沃客、喔客、青客、巢客、三彩家、城城找房、友客等长租公寓「暴雷」。

蛋壳是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号称在全中国拥有40万以上的房间,服务累计用户超过100万人,与其合作租金贷的微众银行则隶属于腾讯集团。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中央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4/1526448.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