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精英统治世界 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近来美丽奸国大选,爆出选举舞弊不断!美丽奸主流媒体一律统统不报导,社交媒体更是加强封号删帖,使得一切更加疑云重重。

纸包不住火,但纸可以改写历史,所以我也不知道后事如何。

我童年时,亲眼目睹了爸妈长达7年的宫斗。为了一个小小的科室主任职位,斗法惨烈程度堪比《后宫甄嬛传》,所以你说更高层的宫斗会有刺激?我敢说只会惨烈10000倍。

近来听到一个阴谋论,让我不禁把猪党政策和95年的奶头乐全球策略结合了起来,就是未来人类社会的发展基调。今天和大家818。

1

上次写《左右之战》,说了象党和猪党的不同策略。

象党鼓励给与开放市场和公平的竞争,让大家自食其力,少纳税少福利,政府少事逼。等于我锅改开后的策略。

猪党则是:

1)高税收高福利政府,吸纳大量移民,催生大量食(福)利人群;

2)猪党背后有巨行全球公司资金和行动支持。

食利阶层,由政府和巨型公司提供的廉价产品解决了温饱,因为无所事事,则他们廉价的时间消耗在社交媒体,视频网站,游戏,虚拟世界等巨型科技巨头提供的廉价娱乐当中。

我仔细一想!这不就是《未来简史》中所说的“无用阶层”+布热津斯基的“奶头乐”吗?

总结就是——精英统治世界+平民养猪化

日剧《女王的教室》第一集,霸气女王海天就一刀见血地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把当时的“阴谋论”和现在发生的事实联系起来,就觉得毛骨悚然了。

那是1995年,那是轰轰烈烈全球化运动进行中的关键一年。

9月27日至10月1日,旧金山举行过一次State of the World Forum会议,集合了全球500多位政经精英,包括撒切尔、老布什、各大顶尖企业的董事长等等。

主题是如何应对全球化。

与会者一致认为,全球化会加剧马太效应,贫富差距,使财富集中在全球20%的人手上(资本家、金融家,高科技精英)。

剩下80%的人会被“边缘化”。

这80%多余的loser与20%”搭上全球化快车道”的精英之间的冲突,会成为全球化的主要问题。

日微系统的老板格基(John Gage)说:届时将是一个"要么吃人、要么被吃"的世界(to lunch or be lunch)。

现在看这预测真是神准啊!996文化、职场“内卷”,玩的都是to lunch or be lunch的游戏。

既然全球化带来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那有没有解决办法呢?

当时米国高级智囊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就想到了一个唯一的方法——给这80%的人口塞上一个“奶嘴”。

让他们安于为他们量身订造的娱乐信息中,慢慢丧失热情、抗争欲望和思考的能力。

布热津斯基

他说:“公众们将会在不久的将来,失去自主思考和判断的能力。最终他们会期望媒体为他们进行思考,并作出判断。”

这就是闻名遐迩的“Tittytainment”战略——由Titty(奶嘴)与 Entertainment(娱乐)合成,中文译为奶头乐。

战略具体怎么操作呢?

从国家出发,大力去做这样的事:

一.发展发泄性产业

包括色情、赌博,暴力型影视、游戏,网络暴力、口水战、国际冲突(打砸抢),让大众将多余的情绪发泄出来。

二.是发展满足性产业

报道无聊八卦——新闻娱乐业侧重娱乐新闻、明星花边、家长里短。

例如:网文、偶像剧、网络主播、小鲜肉花美男,嗑CP等都是。

商业则是发展廉价品牌(拼多多),小恩小惠活动(各种剁手节),让大众沉溺于虚假的享乐和安逸中,丧失深度思考能力,娱乐至死。

后来的20,上面的策略的确逐步出现在了我们生活中,各大论坛经常看到“刷微博刷抖音一夜不眠怎么办”的求助帖,而且越来越多。

但一直也觉得这就是一些脑残小年轻,你有娃了病就好了。

现在我有开始怀疑:这些人会有娃么?

放在现在,在猪党的策略上,就是用福利大面积圈养底层、圈养底层移民,让他们成为自己的票猪。

还有极度自由化——比如毒品合法,抢劫不入刑。

多么吻合奶头乐理论?——边缘化的loser们,只需给他们一口饭吃,让他们有东西可看可玩,沉浸在麻木的快乐中,心无旁骛。

在“奶头乐”战略之下,无用阶层在浑然不知中迅速壮大。

但目前的美丽奸还是一个纺锤形的国家,中间阶层还是有一定力量的。

但中间阶层能挺多久,就不知道了。

2

这又让我进一步联系起了之前说过的“两极世界”概念。

几年前,我读《黑天鹅》时,就被“两极世界”这概念震撼到了。

“地球上有两个平行世界:平均世界和极端世界。

平均世界:假设你随机找1000人站体育馆里,按照常理他们平均体重会是65-70公斤。

现在把全世界最重的人米诺克(635公斤)加入到队伍里,他的体重也只不过是平均体重的10倍,在总体重中只占0.9%,微不足道。

极端世界:现在计算体育馆里1000人的净资产。再把世界上最富有的人盖茨的加进来。他的净资产接近800亿美元,而其余人大约几百万美元。

他的净资产占总资产的多少?99.9%?不,实际上,所有其他人的净资产只不过是他的净资产数字四舍五入的误差。

再来看一个例子——图书销量。随机挑选1000名作家,看看他们的作品销量。

然后加上J.K.罗琳,世上拥有读者最多的作家(个人财富已超过英国女王),她的《哈利.波特》系列的销量已达数亿册。

所有作家销量加在一起,只等于罗琳的尾数。短短十年,一本《哈利波特》的影响幅度,超过了1900年来世世代代传道士对《圣经》的苦苦耕耘。”

自从有了极端世界,全球的财富变得有史以来第一次如此高度聚拢。

这样的格局之下,对精英人群来说当然是天堂,但对大部分的无用阶层,则是地狱。

一小批四肢发达、头脑复杂、家世富有、出身名校的超级精英,像圈养肥猪一样统治一大群懒惰肥胖/肢体孱弱,空余时间都沉溺在虚拟世界里空虚度日的麻木躺尸。

只要精英们乐意,随时让大家变炮灰。

变炮灰并不是怂人听闻:08年的金融危机,一小批华尔街精英让多少公司和家庭破产?

国内股灾,一小撮坐庄的,让多少刚富起来的人一夜回到解放前?

在两级世界,精英们的杀伤力也是自带滚雪球式杠杆效应的,聪明勤奋的中产家庭尚且踩坑,何况没有任何自我保护能力的无用阶层?

只是刀子没落到他们头上而已。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英华兰DrBin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5/1526830.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