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灵魂之战:2020美国大选

一、决战美利坚

一点声明:我能做到叙述中立,但价值观无法中立;我支持川普,但反对狂热的崇拜和明显有漏洞的言论,我不排斥反川,但说话要讲理,缺乏依据的胡搅蛮缠者不用留言。

我要说我跟美国的开国者之一、“美国独立的巨人”、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一样有先见之明、一样富有洞见,我确信自己会遭到无情的嘲笑。

而我也不会无知狂妄到这种程度,但我确实有个观点和亚当斯总统不谋而合,当然,他比我说的更准确、更睿智。

那是很多年前了,学校举行的一次辩论会引起了我的思考:制度和人性,到底哪个重要?这个问题无论放在哪个国家,答案都是显而易见的:当然是制度重要。

相信人性的话,人类又何必制订法律?又怎么会有道德谴责和“社会性死亡”的严重后果?

但那次辩论也引起了我的思考,这种思考延续了很多年,终于在一次微信辩论中我形成了自己的观点,起因依然是制度和人性到底到达那个重要,我的观点如下:

在有些国家,比如古代帝王制,制度和人性同等重要——良好的制度是国家良性运转的基石,而帝王的道德水准决定了制度的好坏和好制度能否得以很好地贯彻。

我这样说是基于我在这个国家多年的生活经历,多年的观察体验以及对历史的阅读理解:

制度对普通人的约束力最大,随着人财富地位、社会地位以及权势的增加,地位越高的人,制度对他的约束力就越小,到了皇帝那里,已经没人能约束他了,而皇帝对祖宗之法、现行之制的遵守程度,取决于皇帝的自我约束能力。

而皇帝的自我约束能力当然和皇帝个人的道德修为、治国能力乃至性格都有极大关系。

以上说的是历史上的中国,历经两次世界大战之后,在全球大部分地区人类逐渐进入和平发展的年代,这种情况下,想要努力建设一个文明的国家和社会,人们则必须借助制度的力量、法治的力量,而我们所说的法治国家,当然是指从执政者到公民,在依法享有权益的同时也该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包括权力和义务的对等。

人们因为享有自由,所以应该遵守法律,这个前提不应该被改变。

那么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美国本次总统大选中出现的种种问题。

我先说个自己的观点:不管美国国内怎么折腾,对其他国家来说,事实怎样并不重要,而拜登是否作弊,是由美国的媒体说了算。

Capture.PNG

我为什么会说这句话?现在我引出约翰·亚当斯的那句话:

我们的制度只适合有信仰、有道德的人,它完全不适合治理其他类型的人。

这个“其他类型的人”,我认为用来指代在本次大选中的民主党是准确的,尤其看到贺锦丽公开宣称自己是瘾君子并努力促使在拜登任期内大麻合法化,我更赞同亚当斯这句话了。而用这句话解读目前美国大选中正在发生的很多事情,我觉得讲得过去。

Capture.PNG

Capture.PNG

我们先看本次大选川普的得票情况:拜登约7500万票,川普约7100万票,几乎是旗鼓相当,但川普四年来经历了什么?川普的“美国优先”让他得罪了国内资本、得罪了国外盟友,加上民主党不停地给他找麻烦,而拜登什么都不用做——他只需等待那些反对川普的、讨厌川普的给他投票就行了。

什么叫令行禁止?我确信美国人不知道这个汉语词语的意思,而美国总统也不可能体会到这种好处。

如果川普政府能做到令行禁止,那么在他的很多抗疫举措应该能在第一时间得到贯彻,但实际上呢?

1、一月份川普宣布禁飞疫区航班,被拜登指为“歧视”、“种族主义”、“反应过度”,与此同时WHO的谭书记也批评川普。

2、二月份,纽约州长、民主党人士Bill de Blasio(比尔·德·白思豪)在法拉盛(Northern Blvd Flushing)餐厅用手抓食物,并对公众讲话指责川普防疫过当,大家应该外出聚餐,此后的2月24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建议大家以外出聚餐的方式抗疫川普政府的“防疫过度”。

3、在已经进入紧急状态的前提下,民主党治下的洛杉矶于3月8日改地进行,有2.7万名选手和数十万观众参与此次赛事。

4、3月13日民主党人士纽约州长白思豪发表评论认为川普发布紧急状态是防疫过度,号召市民游行抗疫,拒绝学校停课,3月18日,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否决了纽约居民的隔离防疫计划。

……  ……

类似的例子我不举了,我并不是想为川普开脱,毕竟他又不是我的总统,而且他在防疫过程中的一些大嘴巴言论也确实让自己失分不少,我想说的是:

长期以来我们对川普防疫不力的印象是怎么形成的?

是不是通过媒介传播的?只能是这一条路,毕竟你我都不是川普身边人,那么媒介的传播有没有走样?

信息时代的好处是信息非常多,信息时代的坏处也是信息非常多,但对那种有着强大的信息对比搜集能力、高度概括能力和逻辑思考能力的人来说,在信息的海洋梳理出相对清晰的脉络而言,也还是有迹可循的。

所以我个人认为我们得出“川普抗疫不力”这个结论的原因是多数人走进了信息茧房。

至于这茧房是自己织的还是被人给你织的还是你们共同打造的,我就不评论了,因为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茧房一旦形成,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的沟通并不见得一定比信息匮乏时代更加顺畅和有效。

Capture.PNG

以上这种信息,只要去搜,很多,但是注意求证和分辨。

我上面举的例子,尽管主流媒体罕有报道,但请相信我,互联网最可怕的一点正是:凡你来过,必留痕迹,无论如何、多多少少总有蛛丝马迹,清理不干净的——无论是龌龊的言论还是善良而微弱的呼喊,只要你找,或多或少总能找到,没办法,历史自带记忆功能,并不是强者就能把持所有的声音。

截止到8月份,美国疫情大概的数据是:

全美疫情最严重的州排名前十的,除了佛罗里达和马萨诸塞是共和党执政,其他八个州都是民主党执政,而纽约州最严重。

那些“主流媒体”对共和党执政州的疫情展开猛烈攻击,指责川普政府在疫情面前的无能和不负责任,而面对民主党执政州的情况却轻描淡写,双标之明显,连同一阵营的彭博社都看不下去了,撰文批评这一现象,文章开头就说:“病毒可不管你来自哪个党派”,截图如下。

Capture.PNG

对内,民主党和他们背后的硅谷精英以及华尔街资本把疫情造成的民怨沸腾成功转化为拜登的胜选动力,对外,美国的媒体塑造并引导了川普抗疫不力的舆论风暴,刮向全世界,也已经取得全胜战绩。

美国防疫失败我的总结是:1、美国是和全世界联系最密切的国家;2、美国人民是世界上最不好管理的人民;3、美国总统是全世界防疫工作中最没有权威的领导人;4、川普有个处处捣乱搞破坏的民主党对头。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秦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26/1527579.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