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救国战争 危在咫尺 最高法院拒受理不是坏事?

最高法院拒受理不是坏事? 下周非常关键三件大事。 “川普面对马克思主义叛乱” 民主党人挺川普守护宪法。 女议员爆粗口痛骂拜登亏欠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阿波罗网 新闻焦点,我是李雨函。今天是北美时间12月12号,亚洲时间12月13号。

这是阿波罗网每日大选跟踪今天的第5集,也是最后1集。

美国最高法院7:2拒受理德州诉讼,舆论哗然。网友、专家、政治活动人士分析说,高等法院的这个判决,不是一个坏事。也有说法是,"第二次救国战争已经危在咫尺 美国前途在川普手中"。

华人学者总结,下周是非常关键的一周,三件大事。

前特种部队军官披露:川普正面对一场马克思主义叛乱。加州民主党人支持川普:不分党派守护宪法。新闻普利兹奖得主说:媒体选前拒报拜登儿子硬盘门是历史性犯罪。

密歇根州底特律是此次重灾区。听证会上威胁证人的民主党女议员,近日爆粗口痛骂:拜登贺锦丽亏欠底特律。引发保守派媒体关注。

社会主义就是不好新例证:大企业从左翼加州出走,到右翼德再添一例,甲骨文总部搬家了。

我们的大选视频,每一条都有被删除的危险。您的转发、点赞、订阅和留言可以打破新闻封锁。感謝朋友們對我們的支持和赞助。

前特种部队军官:川普正面对一场马克思主义叛乱

一名前特种部队军官警告说,用来对付外国领导人的颜色革命策略,如今正被反对川普总统的势力利用来罢黜他。

这名要求保持匿名的军官对《大纪元时报》表示:“颜色革命是一种影响政权更替的策略。”“我看到的是一场马克思主义叛乱,它正在利用颜色革命来影响政权更迭。”

据这名军官说,2019年发起的“过渡诚信项目”(Transition Integrity Project)表明,今年总统大选中发生的事件“显然是由民主党内的马克思主义分子及其在外国政府中的马克思主义盟友所精心策划的”。

“过渡诚信项目”旨在识别对今年11月3日大选和过渡程序的诚信度所构成的潜在风险。

该军官说,“这可能并没有像他们曾经希望的那样发生,因为无论什么时候他们进行这样的行动,指川普一方都会得到选票。但他们的计划是不承认败选。这里的目标绝不是总统职位。”

这位军官指出,“反对势力的目标是从根本上改变这个国家。他们正在攻击宪法的效力。”

这位军官说,为了实现他们的目标,反川普势力将主要精力集中在影响选举上。

这名军官表示,反川普势力所使用的策略可以在特种部队推翻政府的指南中找到。这名军官谈论了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如何利用他的8年任期“一直通过各机构培植(seed)其政治盟友”,建立一个由传统(主流)媒体和暴徒所支持的“深层政府”或“影子政府”。“新闻媒体是外部辅助者。我们唯一没有碰上的是一支真正的游击队。”

加州民主党人支持川普:不分党派守护宪法

 

图为12月6日,加州上百位选民在橙县约巴琳达市(Yorba Linda)举行的集会。

11月3日的美国大选日后,全美各地都开始举行反窃选(Stop the Steal)、支持川普总统连任的集会,而加州选民支持川普的浪潮也同样不减反增。在每周的集会上,也不乏有大量爱国的民主党选民,站出来支持川普总统、守护《美国宪法》。

在上周日橙县约巴琳达市(Yorba Linda)的一场挺川普总统的集会上,选民墨菲(Krishna Murphy)说:“我虽是一名登记民主党人,但有一点对我来说非常重要,那便是我出生在美国,我从小就是一名爱国者。”

出现在反窃选、挺川集会上的民主党人选民墨菲(Krishna Murphy)说,他虽是一名登记民主党人,但更是一名爱国者。(新唐人电视台)

他认为今年的选举毫无疑问存在大规模的舞弊,“完全是不合法的,是我一生中所遇见的最不合法的选举。我们需要站出来纠正所有这些不公”。

墨菲提到,他原本并不是一名川普总统的忠实支持者,但十分认同川普总统为美国所作的努力。“而且,最近我越来越欣赏他(川普),我会对他有更多的了解。一开始,我也被一些表象所愚弄,但对于美国来说,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目前正在做的事情,这是不可比拟的。16年中,布什和奥巴马(所做的事情)甚至都不及川普所完成的10%。但你不会发现,你找不到,因为主流媒体不报导,所以我(之前)也不知道。”

通过深入了解,打破左媒的洗脑限制,他发现如今两党中都存在好人和坏人,如果只是因为党派去投票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我不会再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那样去投票了。”因此他表示,他不分党派,只会将票投给真正遵守美国传统、维护《美国宪法》、尊重美国人自由权的总统。而这就是他多次出现在集会上、支持川普总统的原因所在。

住在森林湖市的71岁选民盖洛普(Anita Gallup),近日参加在杭廷顿海滩(Huntington Beach)反窃选的挺川集会上对大纪元记者说:“在过去两个月中,每周我都参加支持川普的集会,我们需要守护我们的国家。”“我是一位前民主党人,直到去年我才脱离了民主党,我现在是一名共和党人。我实在无法再继续忍受民主党,他们已经走上了极左的路,有太多的错误了。左派已经失去理智了,很抱歉这么说,但他们确实疯了。”“在这个国家,大家不想要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我们需要与左派势力做斗争,我们需要拯救我们的自由和权利。”盖洛普说,“这也是我为什么坚持参加挺川集会。”

普利兹得主:媒体选前拒报亨特是历史性犯罪

 

普利兹得主:媒体选前拒报亨特是历史性犯罪

图为2019年6月25日,美国记者、《拦截报》的创始人、编辑格林·格林瓦尔德(Glenn Greenwald)出席众议院人权委员会在巴西巴西利亚举行的听证会。

格林·格林瓦尔德(Glenn Greenwald)曾担任《拦截》联合创始人和主编,曾获普立兹奖。周四17日,他出现在福克斯今晚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 Tonight)节目中,对媒体在选举期间拒绝报导亨特·拜登丑闻所造成的损害权衡一番。

格林瓦尔德说:“我们必须认识到这是历史性罪行,这是可耻的,不仅在新闻界,而且在这些(亨特·拜登)文件被踢爆后,情报界特工CIA(中央情报局)、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前CIA主任)、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前国家情报局局长)、迈克尔·海登(Michael Hayden,前国家安全局局长)——这些地地道道的职业骗子纷纷致函称,这些材料具有俄罗斯虚假信息的特征,尽管他们没有理由这样认为。”“这使媒体得以继续向公众撒谎,也给了硅谷审查这些材料的权力。”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13/1533445.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