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童大焕:总统封号 权力监督还是1984 一文洞察民主倒塌前因后果

作者:
前CIA情报官巴克·塞克斯顿:主流媒体告诉我们,国会山的暴动是“被煽动的”,但试图烧毁波特兰的联邦法院、烧毁明尼阿波利斯的警察局、用激光对准联邦警官的眼睛使他们失明的行为——却“大部分为和平的抗议”。美国右翼保守派作家Candace Owens:“在过去1年里,左派将这些东西都变为了常态:强行关闭商业、强行关闭教堂、逼民众戴口罩、强行审查每个公民——甚至现在他们连世界领导人都要审查了。这可不是为了什么你的安全,蠢货们。快醒来吧,否则一切就太晚了”。

【1】引言

现任总统自媒体被全面封杀,无论如何是人类社会一件重大的标志性事件。

但是能把这个事件说清楚的并不多,本文将从身份确认、言行、目的与效果、是否双标、是监督总统还是侵害自由、总统权力大还是平台权力大、警惕科技霸权等几个方面全面分析,让我的读者一篇文章洞察前因后果。

日本媒体前辈、战后曾任日本首相的石桥湛山在1931年的一篇文章《真正的爱国之道——保障言论自由》中写道:

言论既死,国家即亡。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但光喊口号是没用的,一切文明始于边界,言论自由亦然。如果言论自由和舆论监督的边界模糊不清,注定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最后就是拳头和野蛮人说话,使言论自由归于幻灭,舆论监督归于幻觉。

【2】事件

发生冲击国会事件后,美东时间1月8日下午6:30左右,社交媒体推特宣布,永久冻结川普标注为美国第45届总统的个人账号。

晚8点29分,川普改换标注为美国政府的总统账号再次刊登推文,但两则推文很快被推特删除。

在此前一天,脸书公司CEO扎克伯格称,该公司将无限期封禁川普总统在脸书和Instagram上的账号,至少至其任期结束。

【3】封杀的只是总统吗?

不是。

“推特这次封掉的是@realdonaldtrump这个账号,就是大家平时看的那个账号,这是川普的私人账号。总统官方账号是@POTUS,推特没有封禁,那个账号会被拜登继承。”寰宇大观察2021年1月19日《关于推特封禁川普账号,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写自己刚注册推特时的遭遇:

“我当时搜了一些保守派的人来关注,推特又自动帮我关注了一些民主党人,比如奥巴马希拉里等,却没有推荐川普的账号,也没有推荐别的共和党人的账号。所以当时我就疑惑,发了个牢骚,在2017年6月26日,发了人生第一条推文(牢骚),然后继续找资料写论文。在事实上,推特成为了言论的审查者,这家公司决定了什么内容可以发,什么可以不发。这涉及到言论自由吗?”

他继续写道:

当然,我并不是在说推特就不应该封禁任何人的账号,有些账号发布违法信息,比如发出生命威胁等,是应该封禁。但是川普的账号不一样,况且,川普作为总统,推特公司是不是也应该恪守政治中立的职业道德呢?但是推特没有,推特沦为了民主党的打手。

推特这次封禁川普个人账号的理由,也站不住脚。

民主党人佩洛西说她担心川普精神不稳,会按动核按钮发射核武器,这明显是乱说,因为佩洛西作为众议院议长,肯定是知道美国核武器的发射流程的。退一步讲,如果民主党人真担心川普精神不稳定,那么推特封禁川普账号,不就是在刺激川普吗?不就是在刺激川普的支持者吗?他们的这个逻辑也不能自洽。

这个过程中,川普的盟友们的号也纷纷被封禁……国会众议员,共和党人麦迪逊·考托恩(Madison Cawthorn)在说,已经有6万个保守派人士的推特账号被封禁。他稍后又评论说:"当你撕掉那些反对你的人的舌头时,你并不是在证明他们是骗子。相反,你是在压迫的祭坛上宣布,你因为害怕他们可能说的话而变得残缺不全。"

【4】是否双标

前CIA情报官巴克·塞克斯顿:主流媒体告诉我们,国会山的暴动是“被煽动的”,但试图烧毁波特兰的联邦法院、烧毁明尼阿波利斯的警察局、用激光对准联邦警官的眼睛使他们失明的行为——却“大部分为和平的抗议”

共和党参议员、司法委员会主席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发推文说:“现在是国会废除第230条的时候了,应让大科技公司与美国其他公司接受同样的法律地位。(同样的)法律责任。”“推特可能会因此禁止我(的账号),但我愿意接受这种命运:你们决定永久禁止川普总统账号的决定是一个严重的错误。”格雷厄姆表示,“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可以发推文,但川普不能。这说明了管理推特的人有很多问题。”

共和党参议员里奇.斯科特(Rich Scott)发推文说:“推特再一次显示出公然的偏见。委内瑞拉独裁者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是一个暴徒,他监禁和噤声对他持不同政见的人,他控制司法部门和让人民饿肚子。马杜罗犯下了种族灭绝罪,但却被允许使用推特传播宣传,却没有任何后果。(推特)可耻。”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共和党议员官方账号直接推文给推特CEO杰克.多西(Jack Dorsey)。他们嘲讽说:“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和m都还能发推文。(永久封锁美国总统账号)绝对是个笑话。也是一种耻辱。@jack”

【5】目的与效果

谷歌苹果两家大公司表示,他们正在采取必要的联合行动,以确保他们的平台上不会出现暴力言论。

但众所周知,川普的最后几则推特其实都是期望他的粉丝能杜绝暴力、遵守法治的呼吁。白宫发言人在国会受冲击后的发言也谴责暴力、呼吁法治与和平。

而单方控制信息,效果适得其反。这是在刺激川普和他的支持者,也引发全美更深的对立、仇恨与抵抗。

耿直哥《“这是对言论自由的恶毒侵犯!这是奥威尔的1984!”》(环球时报2021年1月9日)写到了美国社会的负面反应:

这一幕幕也极大地刺激了川普大量的支持者,纷纷表示这是对言论自由的恶毒侵犯。

其中,下面这则由川普的儿子小川普发布的控诉美国社交网络公司封杀他父亲账号的贴文,目前就已经获得超过8万个点赞,并被大量的川普支持者所转发:“我们已经生活在乔治·奥威尔所描述的1984年的末日之中了”,他写道,“美国已经没有言论自由了…这太疯狂了!”

一位支持川普、且自身拥有280万粉丝的美国保守派网络公知Mark R. Levin在一则获得了2.3万个点赞的贴文中称:推特等社交网站封杀川普的行为是“法西斯主义”:“推特在搞法西斯主义,而为了抗议这种行为,我将关闭我的推特账号,转战其他平台。”

还有一些自称并“不喜欢川普”,但政治立场与川普相同的英美右翼保守派网络公知也对封杀川普一事表示反对,称即便你痛恨川普,推特等大型网络科技公司可以随意封杀美国总统账号的行为都开启了一个“危险的先例”,应该引起人们的担忧和抵制。

耿直哥进一步观察发现,川普的支持者不满的其实并不只是川普被“剥夺言论自由”这么简单。

美国右翼保守派作家Candace Owens最新发布的一段文字,就相当清楚地展现了他们的不满到底是什么:

“在过去1年里,左派将这些东西都变为了常态:强行关闭商业、强行关闭教堂、逼民众戴口罩、强行审查每个公民——甚至现在他们连世界领导人都要审查了。这可不是为了什么你的安全,蠢货们。快醒来吧,否则一切就太晚了”。

难怪此时此刻,一些川普的支持者会说出这样的话了:“等着瞧吧,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和几天里还会发生会改变人们一生的事情呢”、“爱国者的革命就要来了”、“即便没有了社交网络,我们爱国者也能在革命时能组织起来反抗暴政”。

【6】何以迫不及待?

而如果担心害怕川普发疯似地启动核按纽,用封杀他和支持者账号的方法,难道不是隔鞋搔痒吗?

反而是在川普任期的最后十余天,发动参众两院弹劾川普、全网封杀川普、企图说服军方剥夺川普三军统帅权,等等,让人怀疑是不是有谁心虚,四年都等了,还怕这十多天?

【7】封杀的到底是总统,还是公民?

中国 大陆很多屡被删帖封号的媒体人、公知,纷纷为川普被封叫好,认为那是对大独裁者的应有监督。正可以一解自己无权监督的心头恨。

但是,推特封掉的是川普的私人账号,他的总统官方账号@POTUS并没有封。如果拜登最终上台,这个官方账号将由拜登继承。

而从大选以来的川普所作所为来看,他一直试图在司法和立法(国会)层面解决纠纷,全面碰壁而无可奈何;自己近水楼台的行政权方面,也始终没有看出有什么作为尤其是暴力作为。

至于“煽动暴乱”云云,且不说还没有调查结果显示到底是谁煽动的1月6日冲击国会,这个事件一出来,舆论和国会直接把责任归于川普,川普立即就尝到了苦果:敢于挑战选举结果的,最后只剩了6位议员。

鉴于在媒体上、司法上、立法上甚至行政权上,现任总统本人处处受到严格的监督与制约这一基本事实,川普的个人自媒体账号代表的是川普个人,而不是以总统之名在发号施令行使总统职权,其自媒体平台也没有滥用任何总统特有的公共资源。其对选举涉嫌舞弊的喊冤和呼吁支持者抗议,亦是总统候选人应有的权利与自由。

【7】总统权大还是媒体权大?

在本案中,是人都看得清楚,媒体权大!媒体可以全面无视总统的诉求,全面封杀总统账号。而总统呼吁取消230条对网络平台的特殊保护,却还一直“在路上”,更无权左右媒体报道,封杀媒体就更是幻想。

不仅“川建国苦心经营的所有媒体平台账号全部覆没。而正当他准备注册别的应用平台账号时,再度传来噩耗:民主党议员们在AOC的牵头下,正在与苹果公司商量,如何严惩任何敢接纳川建国入驻的网络平台。”

很清楚,媒体、科技平台的权力已经大于现任总统,而且不受制约!

【8】看清楚,这不是权力监督而是1984

鉴于总统喊冤的个人身份、科技平台封杀总统及大批支持者的“一视同仁”、封杀的双重标准、川普言行不具有迫在的现实危害性、目的与效果不匹配甚至适得其反、平台权力事实上已经大于现任总统权力等多重原因,这篇文章的结论果断清晰:

科技媒体平台封杀现任总统的言论账号,是不折不扣赤裸祼地侵害言论自由,与舆论对权力的监督完全无关!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大陆媒体人、公知为此叫好,实乃连公民权利和公共权力的楚河汉界都没有分清,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是公知的悲哀也是时代的悲哀。

【9】媒体职责何在?

用中国青年报著名报人李大同的话来说,媒体职责是:

对于主流媒体界而言,对信息是否报道、传播的标准,实际上只有一个,即这个信息是否具有职业公认的新闻价值,就像新闻业的先驱普利策所说,“新闻界要报道一切具有新闻价值的消息。”而一国的总统作为国家最高公务员,握有国家最大权力,有能力左右、改变千百万人的生存状态,因此总统的任何言行,都具有第一等的新闻价值,完全可以说,一国总统享有媒体全面、客观、准确、深入报道他的特权,使总统时刻处在国民的注视和监督、批评之下,这是社会利益最大化的最重要的保障。对社会公众屏蔽总统的信息,是彻头彻尾的反职业、反社会行为。对总统错误的甚至虚假的言行做揭露,批判,同样是媒体的责任,这与对总统的充分报道毫不冲突,并且同样属于传媒界的基本规则:即必须将事实与意见分开。事实必须及时报道,而对事实的评论则是各个不同媒体的权利,尽可以百家争鸣。

美国是个比较少见的政府没有媒体的国家,立宪先贤们对自由的民间媒体充分信任并立法保证之,这种信任同时意味着最高的社会责任。具有垄断性质的民间的公共信息平台,屏蔽总统的信息,会导致社会信息极大的不平衡和倾斜,如果不是一种犯罪,也是一种故意践踏职业规则、职业道德的流氓行为。

民营媒体以自己的好恶来取舍、屏蔽、歪曲一国总统的信息,其结果,必将使政府办媒体具有合法性及合理性。事实上,当公众终于发现自己被选择过的信息洗脑之后,对这些媒体,才会是灭顶之灾。

【10】警惕科技霸权

新闻周刊的编辑乔希·哈默说:到底是谁选举了杰克·多西和马克·扎克伯格这两个大老板来决定我们人类21世纪都市生活的状况?

众议员马特·盖兹说:大科技公司竟然认为,他们的工作是替我们思考啊。

2021年1—2月美国《外交事务》杂志将发表弗朗西斯·福山《从科技中拯救民主,终结大型互联网公司的信息垄断》英文版,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IPP)官方微信平台1周前翻译并刊发了此文。文章说:

大型互联网公司对民主国家构成了独特的威胁,威胁民主而非扭曲市场才是它们真正的危险之处。

自2016年以来,美国人已经意识到大型互联网公司塑造信息的力量。这些平台让骗子得以兜售假新闻,让极端分子得以宣扬阴谋论。由于他们算法的工作方式,用户接收到的信息只能证实他们先前既存的信念,因而创造了“过滤气泡”。在这样的环境中,它们可以放大或掩盖某些特定的声音,进而影响民主政治辩论。最令人担心的是,这些平台积聚了如此多的权力,以至于它们可能有意或无意地左右选举。

如果默多克控制Facebook或谷歌,他可以巧妙地改变排列顺序或搜索算法,进而影响用户看到的页面和阅读的内容,并在用户不知情或不同意的情况下影响其政治观点。这些大型平台的主导地位使人们难以逃脱它们的影响力。如果你是自由派,你可以选择看MSNBC而不是福克斯;而在默多克控制的Facebook下,你可能无法自由地与朋友分享新闻故事或协调政治活动。

此外还要考虑到这些平台,尤其是亚马逊、Facebook和谷歌拥有以前垄断者从未拥有过的个人生活信息。它们知道用户的朋友和家人是谁,知道其收入和财产,以及他们生活中许多最亲密的细节。如果一个平台的执行人员在腐败意图的驱使下利用令人难堪的信息来压迫公共官员采取行动呢?或者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平台滥用私人信息以获取与政府权力的联系,比如Facebook与政治化的司法部门相合作。

数字平台聚集的经济和政治权力就像一把放在桌上有子弹的武器。就目前而言,坐在桌子另一边的人很可能不会拿起枪并且扣动扳机。然而,美国民主面临的问题是,那里随时可能会有别有用心的人过来把枪拿走,因此把枪留在桌上是否安全?没有一个自由民主国家会满足于将集中的政治权力托付给基于善意假设的个人。

更重要的是,当极端组织从互联网的边缘进入主流时,他们首先危害民主。当他们的声音被媒体拾取或被平台放大时,危害民主的情况就会发生。与8chan不同的是,一个占主导地位的平台可以在违背这些人的意愿或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影响大量人群。更广泛地说,即使中间件鼓励分裂,但这种危险与平台集中力量所带来的危险相比也微不足道。对民主而言,最大的持续性威胁不是意见分裂,而是巨型互联网公司掌握的不负责任的权力。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经纬西东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12/1544682.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