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华玉:左派阶级斗争撕裂美国社会 黑人枪杀黑人他们并不在意

作者:
他们一直在推行diversity(多元化),近几年还在大学设立必修课,对年轻人进行灌输,如同中国的政治课。多元化打着宽容的旗号,可是任何说出让他们不喜欢的事实的人,就会成为他们取消的对象。这种洗脑和恐吓,对来自中国的人来说不会陌生。川普是极少数的有勇气反对这一套的人,这也是左派极端仇恨川普的原因。

希尔斯代尔学院(Hillsdale College)助理教授大卫·阿塞拉德(David Azerrad):左派有着明显的马克思主义的特征;攻击右派的信仰右派不会怎样,但如果你触动了左派的信仰,左派就会倾尽全力对付你!(大纪元合成)

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就是阶级斗争,美国的左派仍然在宣扬阶级斗争,近些年更是以种族替代了阶级,推出了一个什么critical race theory(种族判析理论),把任何的结果上的不同都归咎于种族歧视和压迫。还说如果你不是一个反种族主义者,那你就是一个种族主义者,也就是说必须加入他们,不然你就是敌人。

他们一直在推行diversity(多元化),近几年还在大学设立必修课,对年轻人进行灌输,如同中国的政治课。多元化打着宽容的旗号,可是任何说出让他们不喜欢的事实的人,就会成为他们取消的对象。这种洗脑和恐吓,对来自中国的人来说不会陌生。川普是极少数的有勇气反对这一套的人,这也是左派极端仇恨川普的原因。

马克思主义说有压迫就有反抗,造反有理,所以如果有个别警察对于黑人过度执法,左派媒体必然大加炒作,引发打砸抢烧之后,川普进行谴责,要求派兵阻止,那么川普就成了种族主义者、就成了白人至上主义者,就成了法西斯。打砸抢烧的后果则需要社会承担,或者是商家直接承担,这些左派是不在意的。CNN一位主播说:谁说抗议应该是和平的?

不要以为左派是爱黑人的。他们爱黑人的选票,他们爱黑人成为他们新马克思主义叙事中的被压迫者。在1960年代前,民主党和现在恰恰相反。比如1964年3月26日,19位投票反对民权法案的参议员中,有18位是民主党员。之后民主党开始转而拉拢黑人,但他们仍然是打种族牌。他们不是像川普那样为黑人创造工作机会,而是通过福利让黑人依附于自己。他们不去改进黑人区的中小学教育环境,而是在大学录取上实行隐性的种族配额。亚裔孩子是这种隐性配额的最大受害者,他们在长青藤大学被剥夺了20%的席位。这是打着反歧视的幌子进行歧视。

哈佛大学在课外活动之外,还创造了一个“性格”(personality)栏目,给亚裔孩子打低分,这其实是对亚裔孩子的诋毁。在美国长大的亚裔孩子大多性格开朗,服务社区,凭什么诋毁他们性格不好?他们大多来自普通家庭,通过自己的努力和自律,取得好的成绩,凭什么剥夺他们在最好的学校受教育的机会?

加州的左派在此次选举中要公投一个上大学、求职要考虑种族的法案,因为他们觉得他们现在的套路就如同拿勺子铲雪,不过瘾。我不反对对少数族裔的适当照顾,尤其是对来自低收入家庭或者父母没有上过大学的家庭的孩子有一定的照顾。但是目前的做法对亚裔孩子太不公道了。川普政府对大学录取政策的提告,是为了这些孩子讨回公道。亚裔父母们不要忘记川普在帮助你们的孩子。

怜悯之心是人类最高贵的品德。对于目前黑人、尤其黑人孩子的境遇,我们尤其应该有怜悯之心。但是民主党长期统治的黑人社区,黑人枪杀黑人的案例每天都在发生,而这些左派媒体却不去深究。70%的黑人孩子都在单亲家庭长大,对这个问题左派媒体更加视而不见。要帮助黑人,我觉得应该像川普做的,创造就业,把制造业工作移回美国,同时强调法律和秩序,在黑人社区增强以黑人为主体的警察力量,而不是左派说的取消警察。好莱坞的名人们住在有着私人保安的豪宅里,在电视上表演忏悔白人特权也就罢了,但是他们号召取消警察,其实很危险,因为受害者很多会是无辜的普通黑人,或者没有私人保安的普通民众。其实这次投票给川普的黑人和西班牙裔比2016年有提高,说明他们也意识到川普推行的创造就业和法律秩序是对他们是有益的。

左派的可怕之处就是打着怜悯之心的欺骗。上面说到他们对亚裔孩子的伤害就是一个例子。一个更可怕的例子就是堕胎,你要是反堕胎,他就说你仇恨妇女的生育权,难道你保护妇女,就允许一个没出生的孩子被绞成碎片吗?

我不是否定福利,作为一个社会,我们有责任让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左派们表现得很怜悯,但是他们不会把无家可归者或者贫苦的非法移民请到家里暂住。他们的逻辑是,我请客,你花钱;我大方,你受损。

做事情,手段高于目的,如果真的是有一颗怜悯之心,就不应该心存恶毒,就不应该煽动仇恨。左派的身份政治其实是在不同族裔中制造分裂和仇恨,对现在的左派而言,引用马丁‧路德‧金的关于不关注肤色的名言都成了罪过。前一段的打砸抢烧尤其是一次仇恨的大爆发。

我绝对不歧视黑人,我有一位黑人朋友对我和家人非常好,我心存感激。我也相信确实有一些黑人,尤其是年长的黑人,在成长过程中有着被歧视的惨痛经历。但是媒体和政客时刻不忘阶级斗争的做法只能制造更多的仇恨和撕裂,是火上浇油。

左派为什么在种族问题上大做文章呢?因为他们认为资本主义就是种族主义。他们要改变美国的经济制度。他们也仇视西方文明和传统价值,认为这些都是种族主义,并向年轻人灌输这种仇恨。

我指的不是所有的民主党人。我认识的民主党人都是很温和的,对我说的也都同意。他们也担心那些极左的疯子再次让他们失去大选,但他们并不担心这些在媒体上作秀的疯子在国会能有什么成就,能通过什么法案。我觉得他们太天真了。

一百年前中国的所谓左翼进步知识分子,许诺建造人间天堂,却在1949年打造了一个人间地狱,最后是连他们自己也被吞噬,还背负着右派或者反革命的恶名。很多来自前共产国家的人都能很轻易看穿左派的谎言。可是这些左派进步主义人士和被他们欺骗的人,尤其是年轻人,似乎不享受一次共产主义地狱的滋味就绝不罢休的样子,真的是令人长叹。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13/1545033.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