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妖孽横行!中共、伊朗、安提法等7大类推特账号 鼓吹暴力不封号【阿波罗网编译】

作者:
阿波罗网记者李文波编译报道,上周五(1月8日)推特在永久封号川普总统,戏剧性的宣告了技术寡头控制言论的新时代。但是,同样在近期也散布虚假信息,也明确呼吁暴力的一些知名人士和组织,他们的推特账户却依然活跃,其中臭名昭著的账号有7大类。

阿波罗网记者李文波编译,美国媒体【布莱巴特新闻网】1月14日的报道称,上周五(1月8日)推特在永久封号川普总统,戏剧性的宣告了技术寡头控制言论的新时代。但是,在近期散布虚假信息,明确呼吁暴力的一些知名人士和组织,他们的推特账户却依然活跃,其中臭名昭著的账号有7大类。

第一类是中共宣传头目们的推特账户

中国民众在大陆不能用推特,但是中共众多的政府机构和个人却可以自由访问推特,中共也使用推特传播有关武汉病毒(中共病毒)的虚假信息。典型的例子就是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他仍然可以自由使用推特传播阴谋论,说武汉病毒是美军制造的生物武器。2020年11月下旬,他贴出了一张篡改过的宣传照片,画面是一名澳大利亚士兵在纵切阿富汗儿童的喉咙。

Shocked by murder of Afghan civilians & prisoners by Australian soldiers. We strongly condemn such acts, &call for holding them accountable. pic.twitter.com/GYOaucoL5D

— Lijian Zhao 赵立坚 (@zlj517) November 30, 2020

推特甚至没有对这张虚假的图片进行“事实调查”,在澳大利亚政府正式投诉之后,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今天,赵立坚诽谤性推文和虚假的图片仍然挂在网上。

中共的《中国日报(China Daily)》欧洲局局长陈伟华,2020年12月在推特上把美国参议员玛莎·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说成是“母狗”。陈伟华的这条推文现在还在推特上。

China has a 5,000 year history of cheating and stealing. Some things will never change...

— Sen. Marsha Blackburn (@MarshaBlackburn) December 3, 2020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技术流(TechStream)去年10月份指出,中共一如既往的使用推特传播虚假信息,没有受到任何惩罚;中共“战狼”外交人员在推特上的言论也是日趋繁荣,追随者人数迅速增加,对赵立坚的关注人数,从2020年3月以来增加了42%。

中共蓬勃发展的推特帐户正在加强其它散布虚假信息、压迫自己国民和鼓励暴力的境外敌对势力的力量,例如委内瑞拉独裁者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ás Maduro)就是受益者。中共完全未经内容审查、未经事实核查、不受限制的推特帐户网,为中共自身的谎言和诽谤提供了巨大的信号加持。

正如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技术流(TechStream)所指出的那样,赵立坚关于美国制造冠状病毒(中共病毒、武汉病毒)的阴谋论被中共外交官、中共机构和媒体的推特账户用英语和其他多种语言,进行爆炸性的传播。

第二类是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和伊朗众多媒体机构的推特账户

另一个依然能够自由使用推特,散布虚假信息并呼吁暴力的敌对外国势力伊朗。与中共一样,推特对普通伊朗人是封锁的,但是压迫伊朗人民的政府官员,却可以自由使用推特。

特别是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经常使用他的推特帐户,支持恐怖主义,并呼吁对犹太人施以暴力。哈梅内伊对此毫不隐讳,确切地标出了他认为应该杀害的犹太人团体,还主动说明提供武器。

武汉疫情期间,他希望“长期存在”的犹太复国主义会被中共的冠状病毒铲除。推特拒绝对哈梅内伊否认纳粹大屠杀(The Holocaust)的帖子采取行动,包括他去年10月份写的推文。

The next question to ask is: why is it a crime to raise doubts about the Holocaust? Why should anyone who writes about such doubts be imprisoned while insulting the Prophet (pbuh) is allowed?

— Khamenei.ir (@khamenei_ir) October 28, 2020

2020年6月,哈梅内伊在推特上说以色列人是动物,以色列是“癌性肿瘤”,必须“清除并根除”,这是对种族灭绝的明确呼吁。美国国务卿迈克·庞培(Mike Pompeo)谴责了哈梅內伊“令人厌恶和充满仇恨的反犹太言论“,并表示这种言论在推特或任何其它社交媒体平台上都不应该存在。然而哈梅內伊的推文依然挂在网上,没有内容警告,还收获了数千个“点赞”。

哈梅內伊使用推特威胁对以色列和美国进行军事和恐怖袭击之后,推特也没有对哈梅內伊采取任何行动。

The Islamic Republic of Iran will never forget the martyrdom of Hajj Qasem Soleimani and will definitely strike a reciprocal blow to the US.

— Khamenei.ir (@khamenei_ir) July 21, 2020

哈梅內伊并不是唯一使用推特传播虚假信息和煽动暴力的伊朗官员或机构,恐怖组织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在抗议活动后使用推特,追捕政治异议人士,其中许多异议人士都被判刑入狱,或者被杀。

第三类是克里姆林宫领导人和俄罗斯“机器人”的推特账户

俄罗斯使用推特大胆的进行宣传、散布信息、进行政治镇压。虽然较小的垃圾邮件网络和“巨魔”帐户已被推特识别并移除,但是推特却很少针对俄罗斯的国家推特帐户采取行动.

#Russia voted for the @UN #ceasefire across #Syria, then Russia ignored it by bombing civilians in Damascus & #EastGhouta. We call on Russia & the Assad regime to adhere to #UNSC Res. 2401 & allow the delivery of desperately-needed humanitarian aid to 400,000 innocent civilians. pic.twitter.com/2PO6nGOsFP

— Morgan Ortagus (@statedeptspox) March 7, 2018

第四个是美国民权运动家、自由球员,卡佩尼克的推特账号

科林·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是以无视美国国歌而闻名的足球运动员。在比冲击国会规模更大、时间更长、更具破坏性和更致命的“黑命贵暴动期间,他毫不含糊地捍卫和鼓励了暴力。他的推文说,“我们有权反击!”

When civility leads to death, revolting is the only logical reaction.

The cries for peace will rain down, and when they do, they will land on deaf ears, because your violence has brought this resistance.

We have the right to fight back!

Rest in Power George Floyd

— Colin Kaepernick (@Kaepernick7) May 28, 2020

现在,卡佩尼克的这条推文仍然有效,没有任何免责声明或警告消息,而且有超过10万个“点赞”。他的推特帐户完全处于活动状态;他的固定推文要求废除警察,这一立场在左派看来已经过时,但推特并没有谴责他,反而在他背书暴动之后的几天,向他的“认识你的权利阵营(know your rights camp)”发了一笔钱。

第五个是伊斯兰国领导人路易斯·法拉堪的推特账号

法拉堪的帐户在2020年1月暂时被封,但推特说这是个意外,而且迅速恢复了他的账号。2019年7月,经过九个月的审议,推特决定让法拉堪删除一条推文,他在这条推文中称犹太人为“白蚁”,推特并没有封了法拉堪 。

The process for deciding East Precinct conversion must include those involved in CHAZ, black community organizations, restorative justice, faith, anti-racist, renter orgns, land trusts, groups, labor unions that have a proven record of fighting racism.https://t.co/QaQsGHo6fs

— Kshama Sawant (@cmkshama) June 12, 2020

第六类是安提法的账户

 记者安迪·恩戈(Andy Ngo)周五指出, 暴力恐怖组织安提法(Antifa),使用推特进行活动的组织几乎没有什么麻烦。

Twitter still allows these Portland antifa groups to organize, promote and/or incite violence on the platform: pic.twitter.com/D0R7ib1mx2

— Andy Ngô (@MrAndyNgo) January 9, 2021

第七类是极左派萨尔苏的推特帐户

暴力和仇恨的言论为琳达·萨苏尔(Linda Sarsour)等有影响力的左翼人士所沉迷,她的推特贴文丑陋到《纽约时报》都会感到不舒服:

她在2012年写道,“没有什么比犹太复国主义更令人毛骨悚然了“。萨尔苏对反伊斯兰主义的女权主义者阿亚安·希尔西·阿里(Ayaan Hirsi Ali)不屑一顾,用的是最粗暴和最残酷的言辞,萨尔苏坚称阿里女士不是“真正的女人”,阿里女士年幼时,在索马里惨遭生殖器切除,而萨尔苏却坦言,希望阿里女士的阴道是她切除的。

在《纽约时报》提到的有关阿里女士的推文中,萨尔苏还希望黎巴嫩裔美国作家和激进主义者布里吉特·加布里埃尔(Brigitte Gabriel)也被剥夺阴道,声称“她们不配做女人”,并威胁要把她们彻底打败”。

Proud of you guys for being principled and idealistic. But i have to point out that your allignment with @lsarsour is wholly problematic considering her feelings on Jews and Israel. This wonderful gesture is tainted and leaves me with a sour taste in my mouth.

— ARYE DWORKEN (@AryeDworken) October 31, 2018

 这条推文后来被删除了,但是萨尔苏的推特帐户现在已经完全活跃,并且通过了验证。 

https://www.breitbart.com/national-security/2021/01/14/seven-prominent-twitter-accounts-still-active-after-promoting-violence-and-disinformation/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阿波罗网记者李文波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15/1545861.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