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吴祚来:我看国会山冲突与川普的责任

作者:

一、不可滥用罪名指责和平示威者

一月六日的美国国会山冲突,川普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本文认为,川普没有实质性的责任,有一定的道义责任,没有实质性的责任,是指川普号召大家到华府示威,以和平的爱国的方式,现场只是号召示威者向国会挺进,以夺回属于自已的选票。但没有明确号召示威者,冲击国会,通过占领国会,来达到自已的目的。所以川普没有实质性的责任,而道义责任是指,整个活动是为挺川普连任,尽管更多的人是为了选举公正,但作为现任总统,没有提前预计到可能出现激烈的冲突事件,所以在道义上应该受到批评。

据多家媒体报道美国联邦政府已对数十名参与者提出起诉,其中包括因扛走佩洛西讲话台的示威者亚当·约翰逊(Adam Johnson),他已于11日下午以2.5万美元保释出狱。

至今我们看到最严重的事端,可能就是扛走了佩洛西的讲台,这完全是象征性的恶作剧,或者是一种行为艺术,要剥夺众议院议长的说话权。

有人居然说这些人要暴动,要置议员们于死地,数十万人的示威,二三百人进入到国会山,这些进入者多是安保或警察放任进去的,视频上看到的场面多是和平的。个别人极端,责任应该自负。川普没有号召暴力,更没有策划与实施攻占国会的行为,无可指责,佩洛西无限上纲,不过是党争的狂热行为。

更为重要的是,对示威抗议者定性为暴徒,没有任何法理依据,示威活动中出现暴力事件,一些是激情发泄导致,任何抗议示威过程中都可能会出现,不能以暴徒名之,个人出现的犯罪,由个人承担责任,由法律予以审判,不能由媒体与党派来远端指责与审判。

对示威者滥用暴徒定性,使人想起的是北京政府对八九民运的污名化,一旦污名化大行其道,对示威者的镇压与打击,就师出有名,极权政治不顾法律,而在宪政民主制度之下,如果祭出暴徒定性,是不是极左思维被引进到了美国?八九民运被定性为暴乱,同时指控赵紫阳为支持民运的党内异已,而国会山冲突,美国一些媒体与党派也如此而为之,将偶发出现的暴力事端,一锅压在川普头上,启动对他的弹劾,也就顺理成章了。

二、川普的动机与合理诉求

一月六日的大型示威活动受到川普鼓励与参与,只有思考川普的动机与要达到的理想结果,就不难判断川普与示威活动之间的合理关联性。

人们都知道,本次选举人最终投票会前,已有多位共和党议员联署挑战部分州的选举人票,国会中可能会出现激烈的辩论,川普胜算仍然有一线希望。正当共和党议员挑战性公示证据,开始发言时,国会山激烈的冲突出现,导致国会辩论被终止,恢复后的国会情势逆转,部分议员不再支持否决有关州的选举人票,这对川普是极为不利的后果。

所以,川普或川普团队,不可能在这一时间点故意制造骚乱,以改变国会应有的议程。

川普的理想状态,应该是百万示威者『威临城下』,而不是冲击国会,制造不可控的骚乱,所以出现突发暴力情况后,川普及时号召示威者回家,这充分说明他无意于制造更激烈的冲突,更无意于颠覆或占领国会。

而对手却在致力于将川普推上第一责任人位置上,对其弹劾,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民主党治下的相关城市,更应该对BLM骚乱产生的严重后果负责,因为他们在精神上支持这场运动,而且没有制止其暴力的有措施与手段。

如同马丁路德金号召示威,他既不会负责安保,更不会对过程中出现的暴力负法律责任,川普一样,他的号召基于合法的公民示威自由而发出,如果每一次示威中出现的问题都有号召者承担,示威自由等于被取消。

三、美国也出现一国两制:同样的暴力,不一样的对待

2011年2月,美国威斯康星州爆发示威活动,民众占领了位于首府麦迪逊的议会大厦,抗议州政府削减财政支出。威斯康辛州州长斯科特·沃克26日表示,自己不会在与州公共部门工会的对抗中退缩,但政府没有视进入议会者为暴徒,更没有动用警察枪击示威者。

2015年三月,2,000位威斯康辛州学生在麦迪逊街上游行,冲进州议会圆形大厅挂起写着"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布条并举起标语,威斯康辛州警长Mike Koval周一立即在部落格上对此事件做出道歉,表示理解与同情,并没有动用政府暴力对待政治抗议者。

谁能指出,州议会是可以示威冲击进入,而联邦议会可以免于示威者闯入?

谁又能通过法理证明,示威者可以在大街上纵火毁坏社会与市民的财产,危害普通人的生命,而不可以到国会山去象征性的出现暴力与破坏财物?

同样是暴力,同样是涉嫌犯罪,为什么国会山的政客们区别对待,稻草落到自已头上,惊呼为暴徒行动,持棍棒者在大街上袭击平民,他们认为这是因为制度中出现了系统性歧视,所以那些人在正常的发泄不满。

民主党的政客的虚伪表现在,区别对待利己的暴力与损他的暴力,BLM运动中出现的暴力,予以声援与支持,尽管造成了百姓生命伤亡与财产损失,均将其归结为种族歧视引发,而对国会山有限的冲突,上升到政治安全最高层次,似乎个别人的激情过错,是蓄谋的暴力骚乱。

现在两党领袖正在众参两院动员,以憲法修正案25條对只有一周时间就要离任的总统进行弹劾,这种无理性的政斗党争,完全不顾国家国民利益,只为发泄政治仇恨,置政敌于死地而后快。这种没有政治绩效、于国于民无益的弹劾,只会激发挺川一方的仇恨,引发可能的冲突与撕裂,理性的政治家应该不耻而为之。

吴祚来独立学者专栏作家八九六四幸存者,1988年9月考入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部,八九年第一批上街,六四早晨最后一批撤离广场。因零八宪章第一批签名事件被撤职,后离开艺术研究院。2012年9月到美国。

责任编辑: 李广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16/1546192.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