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两个孩子的故事:中共如何操弄媒体与网络巨头

作者:
自从川普2016年当选美国总统以来,包括美国大选期间以及1月6日冲击国会事件发生后,美国主流媒体背弃行业道德的假新闻报导,与网络科技巨头近期对川普总统和他的支持者的封杀,极大震惊了美国人民,令世界各国瞠目结舌。

image.png

自从川普2016年当选美国总统以来,包括美国大选期间以及1月6日冲击国会事件发生后,美国主流媒体背弃行业道德的假新闻报导,与网络科技巨头近期对川普总统和他的支持者的封杀,极大震惊了美国人民,令世界各国瞠目结舌。

美国媒体与网络科技巨头何以堕落到如此地步?与中共的渗透有怎样的关系?中共是如何能够异化和把控媒体的?资深自媒体人、时政分析评论家江峰先生在他的最新节目里分享了他的独到分析解读。

从储安平和他的《观察》看中共如何把控利用媒体

反右历史上有一位大右派叫储安平。上世纪四十年代,他在上海办了半月刊杂志《观察》,还算中正客观,骂蒋介石也骂共产党骂蒋介石什么呢?贪污、经济政策无能。骂共产党什么呢?《观察》杂志里面关于中国宪法治国文章系列里面是这样评价中共的:老实说,宪法不宪法共产党并无太大的兴趣,共产党真正的兴趣就是两条:军队和地盘。这是不是说得很透彻?

尽管如此,中共对储安平这样的中立媒体还是支持的,为什么?因为他骂中共就具有了欺骗性,老百姓觉得他很客观,而他的言论对中共没有影响,中共就是流氓党,就是要抢地盘的。更重要的是储安平言论在共产党控制的解放区是看不到的,能影响到的只是当时的国统区,那是尊重宪法也受宪法制约的国民政府所在地。因此也就成了帮中共给蒋介石添乱。所以当时中共挺高兴,还要团结储安平,通过在上海地下党偶尔给储安平送个茶叶、山东解放区的大枣什么的。

1948年,中共赢得了东北战役,随着夺取城市步伐的加快,舆论导向作用日益受到中共重视,因为原来面对的都是山沟里的农民,分了土地就可以欺骗他们卖命了。现在要进城市了,就要面对市民与知识份子了,需要强调新闻内容的统一性了。这段时间立场中立的《观察》杂志也受到重视,不能像原来那么说话了。到了1948年底,毛泽东推出全国胜利的时间表了,凡是要求和平的论调都跟中共武力推翻国民政权的战略不相吻合了。这个时候《观察》杂志推出了一篇文章:《呼吁和平》。对这个谁高兴?蒋介石高兴。

但是蒋介石犯了一个错误,因《观察》骂他骂得太厉害,他把编辑抓起来还封了报馆。于是中共赶紧让上海地下党找到储安平,还是带着山东大枣,边吃边聊,三条:第一,跟中共一个调门,不说和平了,全面谴责国民党;第二,我们找关系放人;第三,中共建政后你继续自由发表言论。储安平同意了。中共找到七君子之一的王造时去疏通,然后宋庆龄在里面运作。于是储安平守信诺,不再骂中共了。蒋介石把人放了,还背了一个镇压中国言论自由的骂名到了台湾

中共建政后也遵守诺言重开《观察》杂志,但不到一年就永远停刊了。储安平本人在1957年,被毛泽东“引蛇出洞”,发表了批评党天下的文章,说国务院12位副总理全是共产党干部。很快,毛泽东开始反击,亲自执笔《这是为什么》,开始了反右。残酷打击下,储安平自杀后尸首都找不到。

中共如何借力他方媒体营造自己所需的政治氛围

中共建政前后对媒体的整合是迅速而坚决的。在解放区,中共报纸表现形式上就是苏联的一份报纸,关心苏联的政治外交和民众疾苦,同时却利用国统区有限的新闻自由,大量攻击当局政策,在民心导向上帮了中共大忙。当时任何一个要了解中国情况的人,看到的都是共产党的清明朝气、追求民主,国民政府的贪污腐败、独裁专制。

不说别的,就中共宣传的四大家族贪污,当时连杜鲁门政府都信了,都要对后来迁居到美国的孔、宋、陈家族进行税务调查,直到后来查无此事,才明白根本就是中共造谣。可以想像一统媒体对于民众、甚至国际的影响有多大。其实当时的美国驻华使馆向美国政府报告时,已经特别提醒中共搞媒体欺诈,报告说:中国人民无论官员还是平民,对蒋介石政权行政上无能日益厌倦,对支持蒋介石打内战的美国政府痛恨情绪高涨,一方面事实如此,另一方面,共产党的成功宣传大大加强了一种信念,那就是蒋介石把中国引向毁灭和紊乱,如果不是美国政府的支持他是做不到的;政府控制的报纸上找不到这种意见,而那些态度中立的知识份子拥有的报纸,显得更加可观和可信的报纸上,却充满了攻击我们政策的导向。

美国的“第四权力”发生了严重异变

转眼七十年过去,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邪恶,发生在中国人民身上的悲哀,来到了美国。去年八月间,爆发在美国主要大城市的黑命贵安提法的纵火、抢劫、暴力袭击市民,攻击各类政府机构包括集会、市政厅、警察局,为什么所有主流媒体面对活生生的暴力场面却要说是“和平示威”,对警察维护治安的极度克制却大加鞭打,甚至要解散警局?而在这一切制造出来的民心导向中,代表民意的议员们面对罪犯下跪,也就成了符合逻辑的怪异现象。

进入总统大选期间,关于中共与拜登家族、民主党左派、甚至某些共和党建制派的勾兑,渗透并操控大选的行为,媒体也一概不予理睬。美国媒体曾经的那种为民请命,掘地三尺寻找真相的劲头都没有了。为什么?反而一个凌晨四点起来写推文勤政治国,只拿一个美元的总统川普,却受到整个媒体的无尽抹黑?

两个孩子的故事是如何被扭曲来煽动仇恨的

2018年,一名宏都拉斯小女孩与母亲试图偷渡被拦截,《时代》(Time)杂志将小女孩照片与川普照片加工合成,作为杂志封面,包括中共官媒与其它反对川普的各国媒体,也纷纷转载。报导称川普将母女活活拆散,一时间,哭泣小女孩、残暴的川普打进了人们的脑海中,“纳粹”、“种族主义”,于是人们开始愤怒!然而事实是,小女孩的父亲接受媒体访问证实小女孩并没有与妈妈分开;美国边境巡逻队也出面证实小女孩一直与妈妈在一起,并未被拆散。但是这口锅给川普背上了。

另外一个是叫做维尔的小男孩儿有残疾,在白宫接受川普的会见。然而原本充满爱心的会面,却被英国罗琳的一个裁剪了的视频扭曲了,视频里面川普似乎故意错过残疾孩子伸过来的小手。罗琳因为写下《哈利波特》成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作家,所以她的视频有着极大杀伤力。而罗琳早就被各种媒体宣传搞得讨厌川普,人们不会再考虑这个视频的公信力,于是转发,于是有更多人开始埋怨甚至憎恨川普:怎么会那么没有同情心地对待一个残疾孩子!然而第二天小维尔的母亲则发布了完整视频,在那里面高大金发的川普就像他生活中真实的爷爷那样,一进会议厅,首先就与坐轮椅的维尔握手,然后,他一米九二的大个子,全力弯下腰去亲吻孩子的脸颊。

过去四年里,媒体不厌其烦地告诉人们川普是“独裁者”,是“卖国者”,是“种族主义者”,是“白人至上”,是个“贪恋权位的贪婪商人”……尽管你发现川普做的所有事情几乎都与那些污蔑完全相反,但是,你的脑海中已经有了仇恨。

中共对美国媒体采用着对“国统区”媒体的同样逻辑

那些美国的主流媒体曾经跟中国的异议人士、民主人士一样,去揭露中共政权的黑暗,曾经与中国人的前途并肩前行,中国人在国内是无法轻松浏览到他们的文章的。为什么如今它们却蜕变成了中共的海外宣传喉舌呢?那些著名的科技巨头谷歌推特油管几乎无一例外都被中共拒之门外,中国人要坚信地翻墙出来寻找它们,在那里获得他们认为是可靠可信的信息。然而这一切怎么都变了呢?为什么?

其实,第一点,就如同七十年前的储安平一样,你也许曾经是中立公正的,你也监督民主社会的运营,也揭露独裁社会的黑暗,但是对于中共来说,你就是国统区的报纸,只要你不进入解放区,对于中共来说就是利大于弊,反而因为你对中共的部分揭露,更加强化了你的真实可信,你的那些可以被中共筛选后的信息,就更加可以欺骗中国民众和知识份子。这就是为什么所谓美国主流媒体、所有大科技网路平台、社交媒体被严格地堵在墙外,因为只要不是原始文字,只要不是全面大量真相信息的汇聚,中共有充分自信就像当年在延安办报一样,完全可以有效控制和引导人们去错误解读。

第二点,既然无法对中共的统治形成直接冲击,就像当年的储安平一样,两边骂,骂中共的听不到,骂蒋介石却可以颠倒国统区人民的认知,颠倒那个宪政政权,那不就帮了中共的大忙么?于是,中共还要给你送茶叶送大枣呢!

中共对美国主流媒体的渗透是它们堕落的重要原因

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去一一剖析,但是细心的朋友们会发现,几乎所有美国的所谓主流媒体后面都有中共的影子!随着这二十年来中共经济实力的增加、海外扩张的野心勃勃,这些媒体都找到了中共的影子老板。

先说说所谓新闻自由的两杆旗帜: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最大股东是曾经的全球首富,墨西哥电信老板卡洛斯·艾卢,拥有纽约时报的1/3话语权,他说了算。卡洛斯与中国江淮汽车合资,还有更多的与中共军工国家安全项目的合作,这样的买卖很难让他不主导纽约时报为中共出力,其中培养了多名评论员与写手。以后有机会可以详细展开,朋友们也可以自己去挖掘。

华盛顿邮报,它在八年前已经是亚马逊贝索斯的名下企业,为什么川普在诟病华盛顿邮报假新闻的时候,常常不忘挂上亚马逊呢?那就是看透了它在后面的操控。贝索斯不仅大量与中共合资合作,还通过华邮为它与中共未来的全面合作创造舆论基础。所以我们看到华邮里的中国日报提供的中国观察版面,那就等于是中共的喉舌和声音,但却更具备欺骗性:对美国的知识份子和智库机构,那就成了美国权威媒体的依据;对于中国知识份子来说,那就成了美国知识界看待中国政策的角度了。两头骗。

MSNBC是微软的,微软早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时候就跟波音公司一起,成为美国最大的“自干五”,游说国会放弃对中共人权的所有制约,给予了优惠国待遇。NBC是最早跟新华社签订国际传播协议的,我在《历史的今天》节目里介绍过新华社的来由,是一个中共的准军事战斗部门,和它签合作协议,不就等于是中共党支部建立在NBC了么?

CNN曾经因为报导八九年“六四”一炮而红,现在呢?华纳公司做老板,如果仅仅侷限于生意往来,那只能说是想像力局限。CNN和华纳影业公司实际上已经成了在美国控制好莱坞影星帮助讲“中国好故事”的中共大外宣的一部分了。为什么CNN那么卖力地宣传中共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的抗疫成功故事?帮助控制美国NBA等体育赛事和俱乐部?都是这种私下勾兑的缘由。

我们看到美国主流媒体的堕落,除了这些年全球主义和左翼盛行的思潮涌动的土壤之外,中共的渗透就是这些毒草蔓延的催生剂。

网络巨头是新科技时代中共操弄的“数字武器”

同样原因,推特关闭川普帐号、谷歌下架川普视频,大科技集团公司是新科技时代背景下同样的储安平故事,它们被严格禁止进入中国市场,却在中共利益诱惑甚至操控下,毒害着美国的政治生态。

推特执行董事李飞飞、脸书聘用极权国家员工进行所谓仇恨言论管理,那些被喝着仇恨的奶水长大充满戾气的人去管理仇恨。他们和中共一样,对于川普的获胜感到巨大的挫败,他们要通过人工和演算法来试图改变这一切。他们的愤怒,与国会山被川普夺走家族利益和权势的那些代表们的愤怒,形成了共振。这就是为什么八月份美国各地的熊熊烈火和抢劫与冲击政府机构都是和平的,都是让政客们下跪的高贵行为;而川普要恢复法律与秩序的愿望,却成了分裂和动乱的缘由。

为什么川普至今无法实施总统行政权力?直到国会通过各州选举人团票,川普即便再采取任何行动,都已经失去宪法的程序正义?为什么?八月份时川普就已经尝试过调兵了,军队将领们跳出来、司法、立法都跳出来,那一次,其实川普尝试过了,不行啊!所有的力量都有了中共支持的媒体的统一宣传,似乎都有了民意支持的“正义性”。那是多么极端的测试:活生生发生在眼前的暴力,无视;面对活生生的罪行还要下跪,那就连基本的良知与价值观也一起拿来测试了。他们知道那次的沙盘推演成功了。

image.png

他们都知道低劣的作弊太容易被发现了,为什么还敢干?就因为众口能铄金,因为道德和美国价值观的沦丧,他们知道可以得手。我们看到媒体在国会山事件之后,迅速发动对川普的攻势,尽管小川普以父亲的名义发出声明,强调民众控制情绪,强调一切都要和平并在法律的框架下进行,就是告诉大家,他们真正的政变已经成功了。

只要不辞辛苦地让真相大白于天下,真相最终是会占上风的

我们记得,川普说“捍卫美国宪法”,“一切都还没有结束”。当那些政客与数字媒体巨头们的勾结成功之后,即便拜登上台要做的事情,也是要拆分社交媒体、重组,因为那是一把主人在睡觉的时候也会发出铮铮声响的杀人利器。就连德国总理默克尔都感到了推特封杀川普的恶劣后果。走向社会主义化的美国政权,不可避免地走向中共那条整肃媒体的道路,因为垄断和压制声音可以让他们得逞,也会随时窒息阴谋的制造者。

当年中共可以轻松打倒千百个储安平,今天能轻松削弱谷歌、推特、脸书么?当我们搜寻某个想要购买的商品之后,突然发现网路给我们不断推荐类似产品的时候,你的脊梁骨发凉么?当阴谋者利用网路策划联络、谋划成功的时候,他们知道自己也留下了被清算的罪证。这也许就是川普总统说的“一切还没有结束”的其中一个涵义吧。

正直的人们也不会停下来的。三天前国务卿蓬佩奥美国之音演讲,他说:审查、觉醒和政治正确,都指向一个方向——披着道德正义的威权主义,这与我们当下在推特、脸书和苹果以及太多的大学校园看到的类似。蓬佩奥说:当中共利用弗洛伊德的悲剧死亡来宣称他们的威权体制似乎比我们优越时,我发表了一项声明,其中有这样一段话:“在境况最好的时候,中共也在残酷地推行共产主义。而身处最为困难的挑战之中时,美国依然保障自由。”告诉世界美国是人类文明中最伟大的国家,美国之音播送这样的消息的时候,不是假新闻。

蓬佩奥说到:只要不辞辛苦地让真相大白于天下,真相最终是会占上风的。我想,这也是川普总统最终要的。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17/1546703.html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