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疑有“大鳄”渗透!全球抢银 WSB网民警告小心有鬼

白银市场的规模远较GameStop(GME)庞大,GME股价在1月中爆升前,市值仅约14亿美元,之后才暴涨16倍;反观,单是在伦敦的库存已有约值480亿美元的白银。再者,部分WSB网民已质疑挟高银价,并提到著名对冲基金经理格芬领军的Citadel是SLV的最大持有者。

由视像游戏零售商GameStop(GME)挟淡仓事件所引发的“占领华尔街2.0”浪潮不断发酵,炒风有从股市蔓延至其他资产之势!散户大军在网上讨论区推波助澜下,国际银价周一自2013年以来首次升穿每安士30美元大关,白银相关股份全线爆升,由澳洲至美国各地纷见“抢银”的投资异象。新加坡有交易平台透过,客户正沽金买银;市场估计银价短期内癫见每安士40至50美元并非不可能。不过,有散户质疑是对冲基金“内鬼”作为。

白银素有“穷人黄金”之称,价格去年8月跟随金价冲上多年高位后反覆整固,上周才打破闷局,始于网上讨论区Reddit的投资群组“押注华尔街”(WallStreetBets,WSB)贴文,鼓动进行“挟淡仓”行动,目标更是挟爆华尔街大行。

受炒风带挈,银矿股备受追捧,澳洲大型矿业公司South32周一(1日)股价涨5.1%;Silver Mines Ltd.更飙49%。在香港上市的中国白银集团(00815)及金猫银猫(01815)收市分别狂升62.6%及80%。 大陆建设银行(00939)提醒投资者,近期贵金属价格波动加剧,要小心控制仓位,理性投资。

事实上,在资金追捧下,贝莱德的全球最大白银交易所买卖基金──iShares Silver Trust(SLV)上周五(1月29日)破纪录吸资9.44亿美元。据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数字,截至1月26日止一周,白银好仓合约数目升至3周高位。

散户大军过去一个周末亦瞄准实银市场,令银币和银条需求突告急增,美国鹰扬银币的溢价由正常2美元,过去3日弹升至接近5美元。多家美国银币商均表示,网站于亚洲周一开市前无法处理订单。在北美洲有“贵金属沃尔玛”之称的银币商Apmex透露,上周六新客户数目相当于过去一周的水平。其行政总裁Ken Lewis形容暂停售银是公司历史上前所未见,正评估市况,相信未来一日甚至数周的银价和需求难以估计,并会锁定市场上任何白银供应。

另一银币商SD Bullion行政总裁Tyler Wall表示,几乎所有银的库存已清空;Zaner Group高级副总裁Peter Thomas指出,散户继续揸银条,没有趁高获利,情况“可怕”。至于悉尼金库Guardian Vaults业务发展经理John Feeney则形容抢银情况“疯狂”。

国际金价周一亦受惠银价攀升,未受中国黄金协会公布去年 大陆黄金实际消费量减少18.13%至820.98吨的消息拖累。纽约期金于美国早段升0.82%至1,865.4美元;现货金价亦涨0.79%至1,862.26美元。

其实,银价过去一年累涨50%,主要受惠弱美元及憧憬疫情结束,带动白银的工业用需求。白银最近亦获华尔街大行唱好,高盛在上周报告中形容白银是“贵金属的首选”,目标价30美元。想不到一周内到价。

然而,有分析认为,白银市场与GME本质上有颇大分别,质疑白银被挟淡仓的空间较小,据CFTC资料显示,基金经理自2019年中以来一直持有白银净好仓,本质上与GME不同。此外,白银市场的规模远较GME庞大,GME股价在1月中爆升前,市值仅约14亿美元,之后才暴涨16倍;反观,单是在伦敦的库存已有约值480亿美元的白银。再者,部分WSB网民已质疑挟高银价,并提到著名对冲基金经理格芬领军的Citadel是SLV的最大持有者。

华侨银行经济师Howie Lee指出,上周事件显示对散户购买力提出质疑实属不智,他们的力量亦已反映在白银上,惟于该市场挟淡仓较GME困难,因白银规模和流通量均远远较大。Saxo资本市场策略员Kay Van-Petersen在一份报告中更提到,虽然白银当今吸引极大的关注和兴趣,惟一旦其他市场出现更大规模的去杠杆行动,黄金、白银有可能双双陷入去年3月时的跌市困境。

【上世纪70、80年代亨特兄弟炒银12个月飙8倍】

散户炒起银价,令人联想到白银市场以往的投机现象。上世纪70、80年代的亨特兄弟(Hunt Brothers)炒银在商品期货和现货史上可谓赫赫有名,他们凭着强大的财力和关系,近乎垄断了白银市场,促使银价飞涨,最终引发监管机构干预,惨淡收场。

70年代初,当白银价格还在每安士2美元左右徘徊的时候,亨特兄弟已看好白银在工业上用途广泛,企图通过操纵白银市场获利。1973年12月,亨特兄弟已经购买了价值2,000万美元的白银现货,并以每安士2.9美元的成本购买了3,500万安士的白银期货,成为全球最大的白银市场玩家之一。

没想到的是,当时墨西哥政府也囤积了5,000万安士的白银,购入成本均在2美元以下,并认为以当时6.7美元的价格利润已相当可观,遂沽货获利,导致银价跌回4美元左右。亨特家族虽然没有亏本,但帐面利润大减,意识到有需要借助外来的战略投资者帮忙,并游说沙特阿拉伯政府和皇室支持。

亨特兄弟继续大量吸纳白银现货和期货,到了1970年代末期,直接控制的白银现货可能达到几亿安士。与此同时,全球通胀和政治局势不稳定已经持续了几年,黄金的价格涨到每安士500美元,而白银的价格涨幅较小,只涨到了11美元左右。

1979年夏天,亨特兄弟发动攻势,向纽约和芝加哥的期货交易所下达了累计逾4,000万安士的买入指令。人们发现市场上出现了巨额买盘,银价很快从6美元上升到11美元。有趣的是,当亨特兄弟正在操纵白银的消息传开之后,白银价格反而继续上涨,许多小投机者涌进了市场,白银的价格日趋疯狂,到1979年年底突破40美元。

1980年1月,白银涨至历史盘中高位的50.35美元。在短短12个月内,银价上涨了8倍;从此前10年前算起,银价更涨了25倍。

面对银价急涨,联储局、纽约商品期交所(COMEX)和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终于出招,迫使亨特兄弟平仓,银价亦在短时间内从高峰急泻。银市崩溃,亨特兄弟最终于1988年9月宣布破产,二人其后被控操纵白银市场,被罚款及禁止再涉足商品市场交易。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东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02/1552299.html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