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金言:拿赖小民祭旗 金融蛀虫知多少?

作者:
到目前为止,已经落马的80多个“亿元贪官”当中,贪污钱财最多的当数家藏3吨现金的赖小民。网友计算得出:与“庆亲王”同为江西佬表的赖小民,10年受贿17.88亿,3,650天,平均每天受贿489,863元;如果24小时受贿,不睡觉,无节假日,平均每小时受贿20,410元;年均受贿1.788亿元,相当于很多贫困县一年的财政收入和70个美国总统一年的薪水;要是一个人每年存5万块,得从3万5千年前的石器时代攒起!

图为2020年8月11日,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庭审赖小民案。(天津第二中级法院微博图片)

曾看到大陆一篇报导,山东一局级官员最终发现自己的情妇,竟然是自己亲生的女儿;还有一个省级高官晚间搂着情妇,在高级宾馆里看着自己白天在反腐会议上大谈特谈廉正建设的讲话,诸如此类的例子可谓不胜枚举。

这几天,号称拥有“一百多套房产、一百多个关系人和一百多名情妇”的华融集团原董事长赖小民,被“总加速师”以加快的速度处死,其目的无外乎是要杀一儆百。但地球人都知道,中共的腐败是制度性腐败;中共的官员是无官不贪;中共的反腐是越反越腐。即使把天下所有像赖小民一样的金融“蛀虫”都杀光,也不可能堵住早已千疮百孔,满目疮痍的金融黑洞

和珅都汗颜的赖小民,堪称世纪“贪腐一哥”

据不完全统计,中共十八大以来落马的140多万官员中,副省(部)级及以上的高官至少有440个。其中,包括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41人。而周永康级别最高为正国级官员,徐才厚是军委副主席为军中“首虎”,孙政才是继薄熙来之后的第二个“王储”。这些贪官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全部都是世界上罪犯最多的政党成员——共产党员;一律都毕业于世界上犯罪率最高的学府——中共党校。

到目前为止,已经落马的80多个“亿元贪官”当中,贪污钱财最多的当数家藏3吨现金的赖小民。网友计算得出:与“庆亲王”同为江西佬表的赖小民,10年受贿17.88亿,3,650天,平均每天受贿489,863元;如果24小时受贿,不睡觉,无节假日,平均每小时受贿20,410元;年均受贿1.788亿元,相当于很多贫困县一年的财政收入和70个美国总统一年的薪水;要是一个人每年存5万块,得从3万5千年前的石器时代攒起!

号称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贪官”的和珅,其家产也只不过四百多万两白银,与今天涉案17.88亿的金融圈“第一贪”赖小民相比,也可能相形见绌,自愧不如。以清朝中期的一两银子相当于现在二百元左右人民币来计算,如果和大人穿越到今天,其财产大约是八亿多,也仅仅是赖小民的一半。更何况这还只是对外公开的数字,实际上中共官员个人所有贪污受贿的款项大约是官宣的5倍。

更加令人触目惊心,瞠目结舌的是,“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中国古代的皇帝,最多也只不过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而如今一个区区副部级的金融官员,居然把100多个情人安置在一个小区,所有的孩子都喊他爸爸,其中还不乏中国大陆家喻户晓的女明星。

可见,赖小民不仅是中共十八大以来、也是中共窃国以来、更可能是中国上下五千年以来、甚至是人类有史以来被处以极刑的最大贪官。

拔出萝卜带出泥,金融大案要案层出不穷

今年1月7日上午,河北省承德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无期徒刑。据多位知情人士透露,2019年7月胡怀邦被带走时,一家三口包括妻子薛迎娟、儿子胡啸东亦被带走调查。其妻子被放回家后不久就跳楼身亡。2019年6月,原国开行总行市场与投资局处长、挂职甘肃武威市副市长的陈晓波落马;一个月后,国开行山东分行行长钟小龙在北京家中割腕自杀,或卷入曾任职的国开行吉林分行数十亿违规担保案,并牵涉数位在任、不在任官员;16天后,中纪委宣布胡怀邦落马,从此拉开了整肃国开行的大幕。

“他完成了他的使命:拔大旗、结私党,攀附权、提庸人、整异己,摘熟桃、砍老树,埋不良、败行风,害得一个行满目疮痍,最后也害了他自己。”胡怀邦落马后,这样一段话在国开行内部微信群广泛流传。

据悉,在与胡怀邦进行权钱交易的名单中,既有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原副主任委员、甘肃原省委书记王三运,曾任甘肃恩威市委书记的火荣贵等官员,亦有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叶简明等。胡怀邦为了攀附王岐山中共高层,向华信和海航投入数千亿信贷资金,让国开行成其最大贷款行,目前这两家负债累累的企业都已宣布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极其诡异的是,这曾被媒体称为“隐士一般国王”的神秘商人叶简明,与美国现任总统拜登儿子有利益输送关系。而海航则从美国对冲基金大佬索罗斯那里曾拿到2,500万美金。

国开行内部人士透露,“胡是纪委出身,有反侦查意识,不会明目张胆地收钱,主要是收字画古董,搞关系、搞利益输送,手段了得。”其妻子薛迎娟曾在美容院称“我家的钱,几辈子都用不完了”。其儿子胡啸东曾在建设银行、中信证券任职,后加盟恒丰银行资产管理部担任副总经理一职,曾在恒丰银行中持股。恒丰银行原董事长蔡国华案发后,胡啸东退出股份并离开了恒丰银行。据了解,其与贵州省政府原副省长蒲波受贿案亦有关涉。

近年来不断曝光的在金融领域反腐案件中,“一人贪腐全家倒下”,“一人倒下全行沦陷”的窝案和塌方式腐败现象,比比皆是。此前原保监会主席项俊波案、银保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案亦涉其妻或妻儿,等等等等。

诸不知,国开行原掌门人中共太子党陈元,目空一切,四处插足,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在中国金融界早就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大家只是敢怒不敢言,没人敢动他,也没人动的了他,也就只好拿王益、胡怀邦等人来充当其替罪羊。

蛇鼠一窝,金融秩序的“看门人”沦为“监管内鬼”

2021年的第一个月,在中央一级金融单位落马官员中,至少已经有5个金融“蛀虫”被查处,他们分别是:国开行湖北分行原副行长杨德高、内蒙古银监局原党委委员、副局长陈志涛、内蒙古银监局原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宋建基、内蒙古银监局原党委书记、局长薛纪宁、山西银监局原党委书记、局长张安顺。

内蒙古银监局除薛纪宁、宋建基和陈志涛3人外,还有6名监管干部被查,几乎被“一锅端”。相关通报显示:这些“金融内鬼”落实党中央金融工作决策部署打折扣、搞变通,放弃监守职责,纵容包商银行野蛮扩张和违法经营,助推包商银行严重信用风险,造成恶劣影响,违背中央设立村镇银行政策初衷,违规审批,致使当地村镇银行发展偏离政策定位,出现严重风险。

包商银行成立于1998年12月,在设立之初即引入后来名震资本江湖的肖建华“明天系”资金。2019年5月,肖建华被抓后,人行和银保监会决定对包商银行实行接管。2020年11月,包商银行正式进入破产程序。

十八大以来,随着个体钱庄跑路,中小贷款担保机构破产,P2P暴雷,股市暴跌,存款挤兑,贷款呆账,理财产品逾期,债券违约等等一系列金融风险的大爆发,金融领域也就成了腐败的高发区。从最高层到最低层被查处的金融官员更是多如牛毛,数不胜数。不少省市级分行和监管机构中高层领导,几乎全部沦陷,最后不得不突击从外地数个省市分别调入大量干部来填补空缺。

2018年11月2日,为了避免金融官员由金融风险的防范者沦为金融秩序的破坏者,中纪委决定将向中管金融企业派驻纪检监察组。通过所谓自上而下的党内监督和国家监督,切实防控金融风险;坚决斩断“金融大鳄”和“金融内鬼”关系纽带利益链条。

于是,2019年以来,金融领域每个月都有大案、要案发生。总计有36名金融单位领导干部涉腐被审查调查,其中,中管干部3人,中央一级及省管干部33人。如原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原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中国人保集团原总裁王银成……更具讽刺的是,这些落马的“金融大鳄”几乎都与“反腐沙皇”王岐山有着各种关系。也许正因为如此,王岐山才不好意思出席最近中纪委召开的大会。

2020年银保监会先后接管“明天系”、安邦集团等6家保险、信托机构;处置银行业不良资产3.02万亿元,2017年至2020年处置不良贷款超过之前12年总和;5,000多家P2P网贷机构全部归零;全系统处罚银行保险机构3,178家次,责任人4,554人次,合计罚没22.8亿元。

2020年证监会则先后稽查了20起典型违法案例,包括财务造假、操纵市场、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内幕交易等。比如有涉嫌巨额财务造假的康美、康得新案、扇贝多次“跑路”的獐子岛案,涉嫌多人内幕交易的易见股份案等等。作出行政处罚近300余份,罚没款合计50余亿元。

前不久,中共以反垄断的名义打压民营大佬马云,也是防止私有金融抢走国有金融的饭碗,从而影响金融的稳定,动摇中共的经济根基。

……

“反腐败亡党,不反腐败亡国。”尽管习近平多次强调要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但实际上,中共的金融大厦早就被这些前腐后继的金融“蛀虫”们掏空。只要一有风吹草动,便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轰然倒塌。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02/1552538.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