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钟原:世卫调查新证据 中共或再被孤立

作者:
拜登与习近平的通话中,似乎略过了疫情追责,中共高层也马上得寸进尺,称世卫组织不能任由美国“想来就来、说走就走”,俨然摆出了一副主管世卫组织的架势。中共高层可能急于改善美中关系,还想顺势压过美国,并继续四面出击,但中共高层没有清醒地看到,很可能正在面对一个更大的抗共联盟。“天灭中共”,可能还有一些人不大相信,中共高层自然也不愿意相信,但该来的总会来,谁又能挡得住呢?中共病毒到底为何而来,也差不多要水落石出了。

2月9日下午,世卫组织与中共联合专家组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表明这次所谓的调查是中共主导的联合研究,不是独立调查。(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正体简体

被称作世卫组织赴中国的调查组2月9日召开发布会后,这次所谓的调查也画上了句号,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最激烈地反驳了这次调查的结论,各国媒体更是议论纷纷。

这次所谓的调查一直备受关注,中共试图保持低调却无法如愿,世界各国的反应似乎比1年前更激烈,中共当然会继续狡辩,而且开始歇斯底里,很可能导致新一轮的国际孤立,甚至催生抗共联盟的形成,美国可能只是其中的角色之一。

不是独立调查而是联合研究

大多数人可能认为,这次调查是在落实2020年5月世界卫生大会一致通过的决议,即对病毒来源进行独立调查,包括世卫组织应对疫情是否得当。但按照2月9日所谓调查组发布会的说法,这不是一次独立调查(Independent Investigation),而只是一次联合研究(Joint Study)。

在长达2个多小时的发布会上,主持者是中共国家卫生委员会发言人米峰,第一个宣布报告结论的是中方小组组长梁万年,他也回答了大部分的记者问题;被介绍为世卫组织食品安全专家的恩巴瑞克(Peter Ben Embarek)和分子、流行病学研究组的组长库普曼斯(Marion Koopmans)实际仅做了一些补充。

这次所谓的调查活动,被中共称为联合研究,世卫组织的专家也并未在发布会现场提出异议,发布会完全由中共官员、专家主导。因此不难想像,这既不是调查,更谈不上独立,令外界失望也理所当然。

即使像这样的联合研究,都曾一度无法成行。1月份,世卫组织的几位专家本已经准备飞往中国,却还没有得到中共颁发的签证,在各国的压力下,中共一拖再拖,最终才不得不放行。很显然,中共主导了这次所谓的联合研究,去哪里、看什么资料、见什么人都由中共一手操控,最后的结论当然也由中共定调。

这样的联合研究,却被外界视为调查,其结论最多只能参考,实际的价值很有限。

病毒起源成争议焦点

此次所谓调查被各界关注,最大的焦点在于病毒是否从实验室流出,以及中共到底隐瞒疫情多久,和疫情被隐瞒了多大。

世界上应该没有人相信,中共会让世卫组织专家看到实验室的证据,不仅如此,世卫专家若称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估计将无法从中国大陆离开。中共的专家必然否认类似的可能,世卫组织的专家也不敢这样说,实际上在中共逼迫下,世卫的首席专家恩布雷克说,“这种病毒从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极小,而且不需要进一步研究。”

也就是说,这次联合研究根本就没有包括类似的内容。当然,他的潜台词可能还包括,中共根本没有出示类似的资料,所以也谈不上这方面的调查或研究。

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但对中国以外的人来说,自然难以理解。白宫马上就有了反应,称需要自己独立调查;美国国务院也回应称,“显然至少从现在开始,中国人(中共)还没有提供给我们所需要的必要的透明度”,“不急于得出除科学之外的任何其它结论,我们要看看提供给我们的数据,并在此基础上得出一个结论”。

2月9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马上改口,表示关于病毒起源的所有假设仍在考虑之列。美国新政府已经表示准备重回世卫组织,谭德塞自然不敢得罪。

即便如此,世卫组织的几名专家应该也算没白跑一趟,仍然了解到了一些新的事实,对中共的宣传相当不利。

201912月份的新证据令中共难堪

参加此次联合研究的世卫组织首席专家恩巴雷克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共展示了2019年12月在武汉及周边地区发现的174个病例,其中100例通过实验室检测证实感染,另外74例通过对患者症状的临床诊断证实。这些病例很可能仅是被中国医生注意到的重症病例,这意味着该病在那年12月时,可能在武汉已感染了一千多人。

1月19日的中共外交部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为了抵赖而主动爆料,“从2019年12月31日到2020年1月1日,在当时仅发现40多个病例的情况下,中方做出元旦关闭华南海鲜市场的决定”。

如今,恩巴雷克却说中共出示了174个病例。他还说,“在感染人群中,大约15%的人最终成为重症病例,而绝大多数是轻症病例”,他担忧中共病毒很可能早在12月中旬之前,就已经在中国传播了。

恩巴雷克还表示,通过他们获得的基因样本,发现在2019年12月武汉当地已出现13种不同的病毒株,发现这么多不同的变种,可能表明它已传播了更长的时间。

他还希望几个月内返回武汉调查,并希望取得本次调查无法获得的样本,特别是武汉献血者库的样本,部分可追溯到两年前,可能有“大约有20万份样本”。不过他也知道,只有得到中共许可,才能接触这些样本。

恩巴雷克还称接触了第一个病例,“他与(华南海鲜)市场没有联系”。

恩巴雷克虽然试图回避病毒来源于实验室,但却给出了12月份的疫情新证据。近期,在中共外交部的多次记者会上,中共外交部发言人为了向外甩锅,屡次称在2019年12月份之前,中国以外就已经出现了病例。

如今,世卫组织专家也证实了,疫情很可能在2019年12月前就已经传播,12月份武汉地区就至少有174个重症案例,还推测可能至少有1000多名感染者,并认为已经传播了更长的时间。这基本可以证实,中共病毒早在2019年底就可能开始向世界各地扩散,目前还难以确认发生的真正时间点,但至少2019年12月在武汉已经出现大量人传人。

中共隐瞒疫情的时间点,至少被再次提前到2019年12月份,应该是此次世卫组织专家的最大收获,从某种意义上讲,也算是对世界的贡献,但对中共却是当头一大棒。习近平自称1月7日就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疫情防控,这下又对不上号了。

中共抵赖恐导致国际关系进一步恶化

由于新年假期,中共外交部记者会暂停,中共少了公开抵赖、甩锅的渠道,眼看世界各国不断发声明,中共党媒只好先承担了外交部的一些责任。

2月14日、15日,中共党媒新华社连续发表文章,极力否认拒绝分享数据,还痛骂西方媒体炒作,试图引用世卫组织专家的话辟谣。之前,中共党媒对世卫组织专家在中国的活动十分低调,甚至回避报导2月8日的专家发布会,如今各国纷纷质疑,中共不得不有所回应,但除了谩骂、混淆视听外,自然拿不出什么证据和说辞。

中共外交部的记者会应该2月18日才恢复,中共党媒还得再独自硬撑几天。中共不愿意承认隐瞒疫情的事实,也不愿意承认病毒起源于武汉,更不敢承认病毒来自实验室。

中共外交部一再称,1月初就分享了病毒基因序列,但却没有透露,12月份至少已经有13种不同的病毒株。中共称1月3日就向美国通报,却拒绝美国专家入境。川普当时不相信中共的说法,1月底就顶着内外压力,对中国封关,实际还是晚了,他应该怎么也想不到,病毒可能在1个多月前就传播到了美国和世界各地。

中共继续抵赖,世卫组织再次帮中共开脱,自然引起了更大的公愤。世界各国的第二波疫情还没有过去,此次联合研究虽然不是真正的调查,却再次聚焦中共隐瞒疫情的真相,英国和澳大利亚很快站了出来,预计即将召开的G7国家领导人会议应该讨论这一重要议题。

这一次,美国应该不再是单打独斗,更多国家追责中共的联盟或许会很快形成,中共抵赖的越疯狂,新一轮的国际孤立越可能更早来临。

拜登与习近平的通话中,似乎略过了疫情追责,中共高层也马上得寸进尺,称世卫组织不能任由美国“想来就来、说走就走”,俨然摆出了一副主管世卫组织的架势。

中共高层可能急于改善美中关系,还想顺势压过美国,并继续四面出击,但中共高层没有清醒地看到,很可能正在面对一个更大的抗共联盟。

天灭中共”,可能还有一些人不大相信,中共高层自然也不愿意相信,但该来的总会来,谁又能挡得住呢?中共病毒到底为何而来,也差不多要水落石出了。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16/1557890.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