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全球暖化”已被左派宗教化 德州大断电引深度质疑

作者:
一场冬季风暴导致德克萨斯州出现罕见的酷寒天气,低温致使徳克萨斯州大面积断电。截至2月15日下午,德州有近400万户停电。德州电网运营商说,德州近一半的风力涡轮机被冻结,伤害了州政府的电力供应。

一场冬季风暴导致德克萨斯州出现罕见的酷寒天气,低温致使徳克萨斯州大面积断电。截至2月15日下午,德州有近400万户停电。德州电网运营商说,德州近一半的风力涡轮机被冻结,伤害了州政府的电力供应。

在德州,风力发电供应了23%的能源,风能也在德州迅速增长。由于拜登政府计划推进绿色能源政策,远离化石燃料,转向风力、太阳能等再生能源发电的全电力系统。但这次德州大停电凸显再生能源发电的弊端,针对绿色能源政策的质疑也越来越多。

著名历史学者、时政分析评论家、自媒体人士章天亮博士针对左派以“全球暖化”为由推进“绿色新政”,从科学、历史和政治角度做出了他全面和独到分析评论。

章天亮:现在这个所谓的“绿色新政”也好,或是所谓的“全球暖化”也好,完全变成了一种像宗教形式的存在。(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不具严谨科学证据支持的“全球暖化”已经变成了一个左派的宗教

德州大停电的事情应该是一个很大的警示,因为我相信“全球暖化”已经变成了左派的宗教,而严谨的科学并没有支持气候变迁的证据,更不用说它的紧迫性。左派提出的“绿色新政”问题,我们看它好像已经变成了一个宗教。

川普在选举辩论的时候,辩论的主持人第一句话就问川普:你是不相信科学呀?你是不是还反对“全球变暖”呀?好像是“全球变暖”变成了一种科学一样。其实根本就不是,这个“全球变暖”(Global Warming)其实现在变成了一个左派的宗教。这次德州冬季风暴导致大停电这个事情其实是很打脸的。

德州它是处在美国最南端,属于阳光带(Sunshine Belt),就跟阿拉巴马、路易斯安那、佛罗里达、加利福尼亚一样,都是阳光灿烂的州,叫做阳光带,温度在冬天一般是比较高的。但是德州突然来了一股寒流,寒流之后德州就有大约400万人遭遇断电。为什么断电呢?是因为德州的风力发电设备被寒流冻住了。

德州大断电正是川普不赞同左派“绿色能源”所预见到的

风力发电川普一直不喜欢,川普认为风力发电是在阳光最灿烂的时候,在你最不需要的时候它给你发电,等冬天你最需要它的时候它就发不出电了。这是川普的理由。川普认为风力发电的风轮在转的时候会把飞鸟打死。所以川普认为风力发电其实说起来好像很好听,是一个“绿色能源”,但其实是不可持续的。

何清涟女士发了一个推文说,拜登“绿色能源”再受挫,德州现在就这样了,完全被冰封了,德州风力发电的风轮上全都被冰给冻起来了,所以不得不派直升飞机去把风轮上的冰给化掉,就等于是烧了很多的汽油。“绿色能源”本来是说风力发电不要烧汽油的,现在等于是额外地要烧很多汽油,才能够把那个风轮上的冰给化掉,然后风轮才能转起来。同时,德州现在等于是冰冻了,很多用电力取暖的家庭在遭受停电的痛苦。

我们还可以看到德国,到冬天最需要太阳发电的时候,太阳能面板却被积雪覆盖。其实即使不被积雪覆盖,这个太阳能面板到冬天的时候起的作用也要差很多。我们都知道到,冬天日照时间短,再加上阳光它不是直射而是斜射,这样的话发电的效率降低很多。所以太阳能面板冬天的发电的效率可能比夏天要降低75%,大概只有夏天时候的四分之一。所以等于是你冬天最需要电力的时候,最需要取暖的时候,太阳能面板不工作了;夏天你无所谓的时候太阳能面板却是高效工作的。这其实就是川普反对风力发电的一个想法。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当时川普提到这个风力发电有问题的时候,美联社竟然做了一个事实检测(fact-check),看川普对于风力发电的评价到底对不对。反正他们就是反川普,只要能反川普他们就开始可以瞎编,说川普怎么怎么极端。结果我们看现在确实发生了川普预见的现象,到了冬天的时候,德州的风力发电就不灵了、大面积断电了。所以我们会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左派它只要能够反川普,它根本就不在意讲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是不是事实,他们可以编造一些东西,就回到了“气候变暖”的问题。

生态马克思主义理论劫持了整个世界

大家知道这个所谓“全球暖化”,包括什么“生态危机”等等,都是左派编造的一个理论。最早编造这个生态理论的是两个人,一个是英国人叫做蓝凯思特(Ry Lancaster),另一个人叫做泰斯勒(Arthur Tessley),这两个人其实都是马克思主义者,他们是费边社的成员。其中这个蓝凯思特跟马克思关系非常密切,经常到马克思家里去坐一坐,而且他是马克思死后参加马克思葬礼的几个人之一。这个人是最早提出生态概念的。

其实就是这样一批社会主义分子或者是马思主义者,他们提出了一种概念叫做生态马克思主义。什么意思呢?就是马克思认为,资本家和工人之间的矛盾是属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这种矛盾是资本主义要灭亡的一个原因;他们在这种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之上,再加上了一个资本主义和生态之间的矛盾,变成了第二个矛盾。第一个矛盾导致的是经济危机,资本主义内生的问题,造成经济会起起伏伏,会有这个经济危机。那么第二个矛盾就是资本主义和生态之间的危机,他们耸人听闻地说,由于人类生产对于生态的破坏,最后会造成人类的灭绝。他们就以这样的一种理论劫持了整个世界,好像是世界上谁要是反对他们的理论,就是在跟全人类作对,制造了这样一种至高无上的绝对感。

左派讲的环境气候理论耸人听闻,它根本不是科学而是意识形态

我记得当时川普决定退出《巴黎气候协议》的时候,CNN的一个报道说川普叛了地球死刑。就感觉好像川普一退出这个协议,这个天就塌了、地球就死掉了这种感觉。包括像极左议员AOC、桑德斯(Bernie Sanders),像高尔、比尔盖茨等很多人,这批人他们都是属于所谓“绿色能源”,什么“可持续发展”类似这样理论的推崇者,其实他们说的那个东西非常耸人听闻,他们其实讲的根本就不是科学,他们讲的是意识形态。

生态马克思主义到2001年的时候又发展出了生态社会主义。当时有一些社会主义分子,包括托洛茨基的“第四国际”的成员等等,他们就成为了一种生态社会主义的倡导者。

讨论和质疑“全球暖化”的都受到压制和打击

我想说,这个“全球暖化”到底是不是一个科学问题?从现在的角度来看,其实根本就不是一个科学问题,它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政治问题。为什么这么讲?因为科学问题它是可以讨论的,你有一个观点,我有一个观点,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我可以把我的证据摆出来。就像比如说经典力学和相对论,相对论它是否定经典力学的,不能因为经典力学是现在科学界的共识,那么只要反对经典力学的就不让发表,就把爱因斯坦关到监狱里面去,就说爱因斯坦是反人类的。不能这样吧?但是现在“全球暖化”这个问题已经变成了一个绝对不能讨论的问题,川普就是因为质疑“全球暖化”被很多左媒嘲笑,说川普“反科学”。

其实现在这个“全球暖化”,我说像一个宗教一样。举个例子,比如说英国皇家气象学会的院士,他也是欧洲中尺度气象预报研究中心主任。所谓中尺度,就是不是近期天气预报也不是远期,是相当于中间这块一定范围之内的天气预报。这个研究中心主任叫博格斯顿,这个人加入了“全球变暖政策论坛”,这个论坛它是反“全球暖化”、“气候变暖”这个理论的。结果他一加入之后,就受到了巨大的压力,相当于那种“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似的打压,他的论文不能发表,他的同事再也不跟他合作,所有跟他合作的人全都退出了他的项目。令人觉得“全球暖化”这个东西不能碰,你谈这个话题一质疑它的话,你的整个信誉,在科学圈子里面的这些人脉就全都没有了,你就变成了一个人人唾弃的对像。所以这位研究中心主任加入论坛两个星期后就不得不辞职了。

可以想象一下,这哪里是一门科学?如果是科学,那应该是你说你的论据,我说我的论据,你发的论文,我发我的论文,这中间是可以讨论的。但是现在所有反对“全球暖化”这个理论的都不给你发表,都受压制和打击。

我看过一个说法:当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的时候,这种声音就一定是谎言。想想也很有道理,如果你真理在握,你当然不怕别人去质疑你;只有当你持有谎言的时候你才害怕反对的声音,因为你的谎言可能会被戳穿。所以那些所谓的科学家,他们为了推这样一些“全球暖化”的理论,根本就不是用一种科学研究的方法,他们是选取了一些对他们有利的证据,而对他们不利的证据他们根本就把它从人们的视野中尽量都抹掉。

地球温度变化具周期性;中国史上曾四次出现小冰河期致朝代灭亡

举例来说,比如说俄克拉荷马有一个州立大学,其中有一个科学家,不提他名字了,他就说:我们应该去用北极的冰心来研究北美150年历史的温度。太有道理了,研究一下过去150年历史温度的变迁。为什么大家这么支持他?因为你必须往前研究,如果往前研究你就会发现,其实这个地球的温度变化是周期性的,就像一年有四季春夏秋冬一样。

其实这个地球的温度它在更大尺度看也是有春夏秋冬的变化,它也可能突然间来了一个像寒流一样。不是这个地球上产生的寒流,像宇宙中有寒流,一来之后地球就进入小冰河期。中国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四次小冰河期,商末的时候小冰河期造成了商朝的灭亡;还有一次是三国时期,造成黄巾之乱;再一次是唐末五代十国的小冰河期,造成了唐的灭亡;然后就是在明末的时候也出现小冰河期,造成明朝的灭亡。小冰河期可能持续几十年,持续百年都有可能。

气候变化的很多参数因素人类不完全了解;无确切严谨的模型可以描述

现在美国这几天不是来寒流吗?几天就过去了,这是地球上冬天的寒流。整个宇宙中可能也有像这样季节变化一样,来了一个寒流整个地球都冻住了,完了之后可能过了三五十年就缓过来。所以其实气候它有冷的时候也有暖的时候。

中国有个气象学家叫竺可桢,他就研究这个气候变迁。他说,其实在商代的时候,当时中国的黄河流域是非常暖和的,暖和到什么程度?中原地区是亚热带风光,跟现在广西、云南那儿差不多,有很多大象。我们知道大象是热带生物,当时在商朝的甲骨文中,有很多关于打猎时猎捕大象的记载,这就说明当时中原地区相当热,比现在热多了。还有比如中世纪的时候,像公元950年到公元1150年的时候,当时也是北大西洋地区特别暖,当时建了很多特别高大的教堂。

气候暖化跟人类的活动到底有没有关系?其实是没有一个特别好的模型可以去描述它的,因为气候变化有很多种可能。比如说地球上,比如说植被少了,对太阳光线反光率不一样了,都可能会造成气候变化的;或者是地壳内部发生什么变化,造成土壤岩石的变化,然后那个温度又怎么能够反应到地表,等等,这个事情太多了。就是有很多参数因素是人类完全不知道的。

生态学、气象学、天文学、光化学、海洋学之类的,你完全不知道,各种各样的因素它都可能会影响到地球上的气候。所以你怎么可以把它完全归结到二氧化碳身上呢?也可能你说得是对的,但是至少我觉得你没有定论,你没有一个确实非常严谨的一个模型。因为其中有太多的参数你根本就不知道,你根本就没法去定它的,那么你这个模型当然就不太合适。

左派用“绿色新政”搞坏美国经济,中共就可占据全球主导地位

所以就是说,现在整个气候变化被左派变成了一种宗教,利用来打击保守主义,打击资本主义。他们说,你如果再这样生产很多的产品,燃烧化石燃料,人类就完了,地球就完了,所以说你不能再生产了。美国的经济因此会下滑。

把美国的经济搞坏了,之后怎么样呢?显然中共就可以占据全球的主导地位,共产党那套理论就占据主导地位了。一直到现在他们在《巴黎气候协议》里仍然放纵中共大规模地排放二氧化碳,但却限制美国的排放。所以我觉得现在整个这个所谓的“绿色新政”也好,或是所谓的“全球暖化”也好,完全变成了一种像宗教形式的存在。

我觉得我不是100%反对它,但是我觉得至少我们应该有这样一种科学态度,如果我们真的相信科学,我们应该有一种科学的精神,至少这个事情应该是允许讨论和质疑的。当你不允许质疑的时候,人们就知道它绝不是一个科学问题,它变成了一个政治问题,甚至变成了一个左派的宗教问题。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应该有清醒的认识。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辛吉、杨述之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20/1559328.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