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严纯钩:邓小平绕小道请回与中共有杀父血仇的金庸

—权力的亢奋

作者:
中国知识分子往往不怕政治压力,但却经不起政权的恩宠,受压迫时讲气节,受恩宠时讲报效,进退都有理由。“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是中国传统文人的情意结。所谓天下,即是社稷,即是国家,即是政权,一旦政权有三顾茅庐之诚意,自己有报效社稷的良机,一般士人就头脑发热。

在网上看到吴霭仪博士在周保松沙龙上讲金庸与查良镛,看得津津有味。我看金庸的武侠小说不多,因为工作的关系看了不少梁羽生的作品。金庸大气磅礴,奇诡通透,梁羽生典雅本色,正邪分明,梁羽生一定写不出韦小宝这种人物。

整晚沙龙最引人入胜的话题,是查良镛为什么会从反共立场转而为中共所用,吴霭仪认为查良镛是受制于政权的“魅力”,这一点我也非常赞同。

当年江湖传闻,说邓小平是绕过香港新华社,直接请查良镛上京的。新华社与左报向来当查良镛是敌人,长期声讨批判,邓小平别出心裁,抄小路邀请查良镛,查良镛受宠若惊,欣然赴约。

当年中共日子难过,收回香港难题很多,要拉拢一切可以利用的人,查良镛有明报和大量读者,价值无人可及。本来,由廖承志出面也可以,但那不够轰动,邓小平亲自出马,表示足够大的诚意,给查良镛足够大的面子,显示中共改革开放的决心和处理香港问题的灵活性。

只有邓小平能破格,只有邓小平能说服查良镛,其中当然有国家大义,也有彼此建立私交的引诱。中国知识分子往往不怕政治压力,但却经不起政权的恩宠,受压迫时讲气节,受恩宠时讲报效,进退都有理由。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是中国传统文人的情意结。所谓天下,即是社稷,即是国家,即是政权,一旦政权有三顾茅庐之诚意,自己有报效社稷的良机,一般士人就头脑发热。

问题是,社稷是谁人的社稷?国家是谁人的国家?

查良镛与中共有杀父之仇,为帮中共收回香港一笑泯恩仇,其中也难免有点民族主义的因素,爱国始终是中国人的文化基因。中共一定也想收买林行止,只是林行止唔受沟,同样是知识分子,对政权的取态还是不同。

知识分子要保持独立性,一定要与政权保持距离,接近权力的亢奋类似服食迷幻药,一旦染上就很难戒除。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22/1560117.html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