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身处今日美国 托马斯‧潘恩会怎么说?

作者:
一天下午,我在看CNN时睡着了,醒来后,开始看福克斯新闻,然后又睡着了,当我熟睡时,我想起了托马斯‧潘恩。我问自己,如果托马斯‧潘恩今天还活着,他会说些什么或写些什么呢?我猜他可能会撰写出下面的这篇文章。

(英裔美国思想家、政治活动家、理论家、革命家)托马斯‧潘恩撰写的小册子帮助塑造了美国和法国革命,他的作品包括《常识》、《美利坚的危机》、《人的权利》和《理性时代》

“那些看自己生来就是为了统治,把别人看成是为了服从的人,很快就会变得傲慢无礼;从其他人中挑选出来的人,他们的思想很早就受到地位尊崇的毒害;他们所处的世界与整个世界有很大的不同,以至于他们几乎没有机会了解这个世界的真正利益,当他们接管政府的权力时,往往是整个统治区中最无知、最不合适的人。”——美国思想家托马斯‧潘恩(1737-1809),《常识》

一天下午,我在看CNN时睡着了,醒来后,开始看福克斯新闻,然后又睡着了,当我熟睡时,我想起了托马斯‧潘恩。我问自己,如果托马斯‧潘恩今天还活着,他会说些什么或写些什么呢?我猜他可能会撰写出下面的这篇文章。

你是美国人,土生土长,如果不是,那也是一个公民。开国元勋是你的英雄,亚伯拉罕‧林肯和马丁‧路德‧金也是。

但你越来越多地看到警察被削减经费、政客和市长们支持资金充足的暴乱者、你也看到了市、州和联邦层面的财政腐败、你对“多样性”、“多元文化主义”和“平等”这些新暴君的代号感到绝望。

你想要你的国家回归,但你陷入绝望,因为传统政治不能为你做到这一点,那怎么办?

一个答案是,从一系列的制度建议和实验中选取一个例子,西方左倾的“发展专家”曾在“发展中国家”尝试过这些建议和实验以发展、加强和“赋予”当地社区权力,并将它们应用于你所在的当地、可能是郊区和独特的美国情况。

让我来概述一下,这种思考和实践如何帮助户主和社区成员们重新掌控他们的生活,他们周围的机构正在崩溃,甚至他们的基于宪法的价值观和信仰也遭受迫害。

问题或展望

在发展中国家,当人们聚集在一起列出问题及其解决办法时,社区发展并不会取得成功。个人做不到这一点,社区也做不到。问题是无限的,而资源总是有限的。

欣赏式探询(Appreciative Inquiry)方法和运动将人们聚集在一起,以一种开放的、参与性的但又有纪律的方式来憧憬他们想要什么样的未来,以及他们如何获得资源来实现。

(译者注:欣赏式探询主张探究个人或组织中优秀的一面,用发现、梦想、设计和实现愿景的过程,取代批评、否定和教育,从而实现个人和组织自身的共同发展与改进。)

我们说,美国人进行了一次“欣赏式探询”,他们的孩子在学校里,相信宪法、西方文明、法治,相信我们崇尚的那些“死去的白人男性”的“伟大书籍和谈话”,他们要把这种世界观传递给孩子。

比方说,在这个过程的最后,愿景包括教育、安全、健康、银行、社区交流、就业、食品、志愿服务以及治理和法律行动。

我想,这些问题是希望宪法真正有效的美国城镇居民和孩子的父母,在“欣赏式探询”时会提出的。鉴于大多数公共机构已经腐败或者已经被左派渗透,必须从某个地方开始,而且要从一个人们能控制的部门和机构开始,首先是学校。

教育:小学、中学和大学

学校是文化马克思主义者故意让孩子们与父母的价值观和世界观疏远的地方。他们正在赢得课程之战。所以,如果你不控制学校,你已经让孩子输给了政治正确和性别混淆。他们也会被教导去憎恨西方并接受现在的共识,即所有的白人男女,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是“种族主义者”。

因此,家庭必须团结起来开办自己的学校。什么是学校?一个很好的教堂地下室,一些积极的和薪水优渥的教师,以及许多学生家长的志愿者。但是大家会为课程而争吵。不是吗?不是。

成为学校一员的条件(记住,这是私人的)必须是对宪法的认可,以及反映宪法的学校章程。如果你不同意,就不要送孩子去那里,如果你改变主意,学校可以让你带孩子离开。但这不会导致“不公平”吗?

不会。如果成员们相信宪法,他们就会想要开国元勋们所接受的那种教育。哲学家和教育家莫蒂默‧阿德勒(Mortimer Adler)在他的《Paideia》一书中清楚地勾勒出了现代背景下的这一点,这是一个简单但经过深思熟虑的方案,一些学校已经实施了这个项目。

再加上当地大学(你可以自己办学)的基于伟大书籍的三年制本科学位,成本就会降下来,而教育质量就会上升。所有其它选择都是政治正确的形式。

但是,学校也是一个机构,它可以为其成员提供更广泛的社会可能无法提供的商品和服务,或者虽然提供但以认可政治正确为条件。

让我们来探讨一下学校在让国家回归和宪法方面能起到的作用。这里有一些建议,毫无疑问,会有人提出创造性的补充。

每个人都想安全

如果你不相信警察,该怎么办?你必须自己组织起保安,这个模式就是邻里守望小组。也就是说,业主和邻里必须自己组织保安,但如果你的邻居想“削减警察经费”,那就不可行。所以,你可以建立一个学校安保网络,让学生的家长支付额外的保安费用。

有私人保安公司可以帮助你,他们也可以和学校合作,但学校要付一定的金额。他们可以由学校成员承包。最好的情况是,他们还可以代表已注册的家庭与当地警方联系,这样就有了一个三方沟通和参与的渠道——从公民到他们的安保服务提供商,然后再到警方。

毋庸置疑,公民必须组织起来,监督他们所在地区的犯罪,监督逮捕嫌犯,并确保公平的判决,确保罪犯在监禁后不会回到他们的社区——这是一个难题,是一个更具挑战性的问题,但并非不可逾越。

每日健康

美国健康保险制度的设计是让受保人成为风险的持有者。你被诊断出患有某种疾病,需要重要的医疗干预,你付了高昂的价格。然后,保险公司会想方设法不把钱还给你。

你破产了。是的,破产支付医疗费是美国家庭经济崩溃的主要因素之一。还有“达特茅斯报告”(Dartmouth Report),证明了医疗干预的数量随着一个地区医生的密度而增加,这意味着医生推荐的程序是为了赚钱,而不是为了帮助人们过上健康的生活。

所以,你需要一个当地的诊所(或者更好的是一个“健康中心”,一个直接来自左派剧本的术语)。它需要你们学校的资助,需要一些护士,一些医生,一些实验室和测试设备来应对我们这个时代学生和他们家庭的常见病。

这必须得到团体资金的支持,但不需要成为传统保险的一部分。团体保险可以追溯到它的原始起源。你买保险,当有人真的生病了,保险就会帮助他们。

健康中心可为你提供有关健康饮食和生活的资讯和讲座!多美妙。

安全的资金

银行不可信。所以,你们要自己开一家银行。这种模式不应该商业化,它应该为投资于它的人服务。信用合作社是一种久经考验的银行业务方式,帮助人们储蓄,而不是设立惩罚性抵押贷款。仅在安大略省,信用合作社每年就有数十亿美元流动。每个人都知道,银行和大政府联手对消费者不利,只要想想2007-2008年的危机,证据确凿。

甚至可以将信用社与持有的黄金挂钩,这是一种局部回归金本位的做法。

通讯和社区

这种由学生家长和家庭自愿组成的网络社区,可以有自己的网站和自己的广播电台,提供志同道合的成员及其家庭的互动交流。它是你的数字市政厅/PTA,它应该提供健康的评论,包括音乐、电影、电视、书籍、杂志,以及看什么和不看什么,以及为什么。

就业

是的,结果的不平等总是会存在的,但是对于那些失业的人来说,他们需要学校协会的所有网络和帮助,让他们重新走上正轨,因为对于那些只是入不敷出或者有特殊需求的家庭来说,他们需要自己的社工。

如果你失业或未充分就业,和你的孩子上同一所学校的孩子的父母会有更好的动力来帮助你,这样做符合他们的利益。

食品合作社

这是一个久经考验的左派运动,有时会取得成功,但需要应用于一种新的社区发展形式。它大大降低了成本。这是一个不需要动脑筋的问题,所有有孩子在学校的家庭都应该有这个机会和做志愿者。

各级志愿服务

上述“机构”应该为成人志愿者提供大量的机会,而学校应该为青少年提供非政治化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去政治化”的志愿服务机会。人们需要重新与自然接触,童子军和女童军(你可以自己起名字)需要根据这些组织被政治正确取代之前的价值观来重新组建。这可以在当地完成。

据我所知,在美国,没有一个地方的这类举措是由家长来捆绑和管理的,就像这里提议的那样,把私立学校作为一个机构,让美国的价值观回归。

监督和治理:必须与“现实”世界做斗争

我们周围的机构本应帮助我们──警察、学校董事会、地方政府、银行等——但它们破碎了。必须对它们进行监督,一旦发现不足,就起诉它们。为此需要建立一个法律基金。是的,诉讼是美国人生活的一面,这才是它的所在。

与此同时,如果有这样的机构或它们的代表来找你,以“制度化的种族主义”或“缺乏公平”起诉你的学校,也不要感到惊讶。就像50年代护林熊(Smokey the Bear)常说的那样:“做好准备!”我们生活在一个恶意诉讼的时代。你不会孤立无援,需要一个辩护基金或公益律师为你代理。

结论

这里描述的目标很简单:通过建立一所学校,一个社区,从社区层面重建美国。左派摧毁了这个国家的大多数机构,罄竹难书。

右派过于专注于指出左派的错误,左派在嘲笑他们(从银行到政府资助的项目),因为左派从人们入学的第一天,到大学,再到研究生院,都在废除我们的父母和宪法的权威。难道现在不是“右派”采用左派成功的手段,并将其应用于我们迫切需要的时候吗?

下面是潘恩不得不说的话:“如果一定会有麻烦,让它发生在我的时代,这样,我的孩子可以得到安宁。”

我建议大家听一听。

原文What Would Thomas Paine Have Said Today?刊登于英文于《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杰弗里‧克拉菲尔德(Geoffrey Clarfield)是一位人类学家,他在东非、中东和亚洲旅行、生活和工作了20年。

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23/1560550.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