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文学世界 > 正文

红楼梦:贾府过年很麻烦、很费钱、很有年味,好几样今天都不见了

新年,中国人已经过了几千年了。发展到了今天,过年在形式上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今天的人们过年,物质上前所未有的丰富,尤其是各种各样的食物,新年大假期间,各种聚会应酬也成了必不可少的节目,这是人们感情交流的重要方式,它也有副作用,往往伴随着肠胃负担和精神的劳累。也有许多人选择度假式过年,相对轻松也时髦。总之,现在过年个性化了,令人遗憾的是,许多人都认为现在的年也越来越没有年味了。

到底什么是年味呢?

现代人希望的年味基本等同于慢生活节奏,费时可能又费力,在传统和文化框架下,驱动人们去做的主要以满足精神需要看似无实际意义的事。比如贴门神对联,它有什么实际意义呢?但是,大红的对联贴上去,那个年的感觉好像就来了。今天的人们之所以还愿意贴对联,是因为很容易买到,一分钟就能做完。如果仍然需要自己买来红纸、墨汁、毛笔,需要自己题联、自己书写,麻烦到如此,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可能就不愿意去做了,还真不能批评是懒,因为今天生活节奏的紧张,工作压力也太大。

我们的生活的确越来越便捷,比如厨房设备电气化,洗衣不过是几个按钮,社会分工越来越细,无可避免地,我们也就丢失了很多的传统,具体到过年,也就缺少了许多的年味。

二百多年前的《红楼梦》时代,看贾府过大年,年味很浓,要行的规矩和礼仪繁琐而隆重。《红楼梦》五十三回和五十四回非常详细地描述了自从进了腊月一直到正月十五,贾府是如何过春节的。

贾府是勋贵,过年有春祭、朝贺等不少的政治活动;贾府是大家族,不算原籍,在京的也有七八房,家族集体性的活动也少不了,这些在我们今天没有可复制性。更多的传统的东西,比如全府上下要做新衣,统统都有压岁钱,公子们放了学,小姐妹也停了手里的针线,紧张的是除旧迎新的心情,放松的是多了几分平日里的慵懒,吃喝玩乐成了理所当然的存在,于小孩子们当然的快乐的。

已进入腊月,贾府就做过春节的准备了,第一件事是里外的修补翻新和大扫除工作,随后盘点一年的物资和银两的收入和开支,然后是整理和准备祭祀,临到过节,与亲朋故旧开始互赠礼物,到了大年腊月二十九,就全部完成了所有的准备工作,正式进入过年模式,这一天一大早,宁荣两府从大门开始,到仪门、大厅、暖阁、内厅、内三门、内仪门、内塞门、正堂,所有正门大开,所有门阶下,齐齐一色朱红大高烛,点燃的高烛看上去如同两条金龙。这个大红烛要这么一直燃下去,至少需要燃到大年初一过完,七八十个小时连续不断,这个火至少需要考虑风的因素吧,可以想见这蜡烛该有多么的高大。

有红烛,要换门神、联对。还有至少两种准备的东西,在我们今天几乎看不见了,就是换挂牌,油桃符。挂牌和桃符,都是桃木制成的,上面画着门神像,也可能还写着门神名,本质上都属于辟邪驱鬼之物。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渐渐将门神、对联、挂牌、桃符简化了,今天简单到只有对联和“福”字门帘可以看作是这些寓意的浓缩。但不可否认,简化了的不光是形式,内涵同样被简化了,相应的年味自然也就消退了不少。

除了挂牌和桃符看不见了,除夕家宴上更有许多传统的消失,贾府的除夕家宴叫做“合欢宴”,除了山珍海味,各色佳肴,象征性的东西更重要,宴席上必有散着成堆的压岁钱、荷包、金银锞子;吃的必须有屠苏酒、合欢汤、吉祥果、如意糕。这些形式、寓意大于实用的东西摆在那里,就是浓浓的年味。只是在今天,这些太费时间和精力,没有人去做了。一切简化的结果,也是年味的消散。

年三十,贾府的重点工作有三个,一大早进朝朝贺回家后,是隆重的全体家族成员祭祀祖先,随后是晚辈向长辈献茶和向长辈行跪拜大礼,到了晚间就是全族成员集体参加的吃“合欢宴”。宴毕,这一天算是过完了。第二天大年初一,一大早有爵之人进宫朝贺,回家在每餐前总要先祭拜了祖宗,再按辈分行礼受礼,才吃喝玩笑、打牌聊天。从大年初一,贾府天天不断的是戏、是酒席,亲朋之家大约也是如此。所以往来不绝,无非行礼、赠礼,吃席看戏,就这么一直到元宵节。

元宵节同样重要,张灯结彩比春节更甚,晚上的家宴是重头戏,各色吃食、各色戏酒、杂耍、还有女先生为大家说书。总之就是全家的一次豪华团圆饭。吃完了饭,放完了烟花。元宵节算是落下来帷幕。到了十六,再一次告祭祖先,祭完关了祠堂大门,这年算是彻底过完了。

礼节、礼仪和规矩是封建社会大家族过年的第一要义;热闹、奢华在每一处细节中彰显,它的最重要的作用是体现阶级差异;轻松和劳累并行,享受和负担同举,漫长的新年过完,往往人困马乏,人人多长了几斤肉,账面上是惊人的花销。不过没关系,接下来的日子会渐渐恢复常态,这样的繁复明年依旧。

中国人的新年,就这么年年在延续,不变的是人们总抱有美好的期许,变了的只有形式的不同,快节奏的当下,我们只好删繁就简,牺牲一些年味了。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屏山品红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23/1560576.html

文学世界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