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陈思敏:习近平再提“卡脖子” 2025年“强芯梦”难圆

作者:
今年1月22日,大基金一口气宣布减持三家公司,若以当前收盘价计算,大基金拟套现超过30亿元。大基金成立时宣称,对国内芯片半导体产业的支持是长期的。现在大基金方面表示,减持属于正常操作。舆论质疑这样的减持也太过频繁,而且精准高抛后,造成相关股价下跌。

中国稳居全球最大半导体市场地位,目前超过8成的芯片需求量必须仰赖进口,确实遭到“卡脖子”

日前报导,习近平19日在今年首场“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深改委)会议上再次强调,要加快解决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卡脖子”问题。

以半导体产业而言,“举国之力”加速推进芯片国产化,根据北京当局2015年印发《中国制造2025》的规划,订出2020年及2025年分别达到40%及70%的自制率目标。

今年1月,国际著名的市场调查及研究机构《IC Insights》发布了《The2021 McClean Report》,全面研究了全球的半导体芯片市场,并重点分析和预测了中国的IC市场。而此一报告也为陆媒关注报导。

根据《IC Insights》2021年版的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半导体市场销售金额的1,434亿美元中,中国国内生产部分仅占15.9%,约227亿美元。

而在这227亿美元IC产量当中,中国公司的总产值仅占83亿美元,非中国公司(即在中国建厂生产的外国公司,如台积电、SK海力士、三星等)的产量录得144亿美元。换言之,扣除外国公司在中国生产的这部分贡献,真正“自主可控”的国产化率仅仅5.9%。

又中国公司生产的83亿美元IC中,只有约23亿美元来自IDM厂(整合型半导体厂商)。换言之,超过七成(60亿美元)的产量,是来自中芯国际等纯粹的代工厂。

上述数据可以说明,中国芯片2020年40%的自制率目标不但已经落空,而且距离现实有很大的差距。《IC Insights》报告还认为,即使中国正在大力扶植建立新的IC生产,外国公司的产量在未来一段时间仍然是中国芯片的主要来源。预计到2025年,中国芯片自制率70%的目标无望达成。

中国稳居全球最大半导体市场地位,目前超过8成的芯片需求量必须仰赖进口,确实遭到“卡脖子”,但也不尽然都是被“美国清单”掐住。

中国大陆媒体在去(2020)年以“造芯热引发烂尾潮”为主题的多篇调查报导指出,全国芯片相关企业的数量在2020年上半年增长迅速,仅当年二季度新注册企业,环比增长130%、同比增长207%。

但同时在过去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分布于全国东南沿海、中部、西南、西北等地方,大大小小专案多已人去楼空,包括涉及江苏、四川、湖北、贵州、陕西等5省的6个百亿级半导体大项目先后停摆。

如《瞭望》新闻周刊一篇报导曾披露,这些项目重启难度很高,处置并不顺利,造成国有资产损失,延误芯片产业发展大好机遇。而“灾情”不仅于此。据报导,曾被停摆项目挖走员工的某企业负责人表示:我国半导体产业人才本就十分紧缺,很多被停摆项目挖走的人才经历两三年甚至更久的蹉跎,很难再跟上原有团队技术发展,成为产业的直接损失。同样,这部分损失也是无法以金钱衡量。

造芯热的不只是在地方政府,举国之力的代表之一“大基金”(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在《中国芯片恨铁不成钢,举国之力用错地方》一文中,提到了美国工程院院士、中科院外籍院士马佐平的“爆料”。早在2014年大基金推出时,马佐平以为提建议的好时机到了,于是托朋友约到大基金总经理,建议拿出哪怕5%的资金做基础研发,虽然一时难见收益,但10到20年必有成效。但对方并未听从建议,而是花钱买公司、建厂子,后曾想收购镁光科技,最终以失败告终。

公开信息显示,出身工信部、时任总经理、现任总裁的丁文武手握着大基金的投资权。丁文武令业界印象深刻的一次演讲,是在2019年厦门举行半导体峰会上表示:资本太偏爱赚快钱的设计业。

公开报导显示,目前大基金一期或二期直接持股的A股上市公司共计25家。在2019年大基金一期投资完毕,2019年底,大基金开始了投资退出的首批操作。2020年4月至6月,大基金开始第二轮减持,并在同年7月初A股市场一片火热行情时,大基金7月至9月连续三个月宣布减持。据证券时报不完全统计,2020年来大基金在A股累计减持套现金额近90亿元。

今年1月22日,大基金一口气宣布减持三家公司,若以当前收盘价计算,大基金拟套现超过30亿元。大基金成立时宣称,对国内芯片半导体产业的支持是长期的。现在大基金方面表示,减持属于正常操作。舆论质疑这样的减持也太过频繁,而且精准高抛后,造成相关股价下跌。

网上曾广为流传《中科院教授:举国上下身陷功利漩涡,“核心技术”何来?创新何来!》,该文文末写道:纵观以上历史事实,阻碍科技发展的根本原因是清楚的。自从1949年起,直到现在,一系列政治运动是打击科学家的,扼杀了科学家的(个性化)的创造性。如果再不从源头上彻底整改,“核心技术”也不会凭空产生。试想:没有“独立的思想,自由的精神”,创新何来!

网友的评论也很直白:关键是“独立的思想、自由的精神”,这个在体制内是不可能的,是不允许的。没有“独立的思想、自由的精神”,再多的“大基金”也是白搭。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224/1560991.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