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何清涟:美国人权入歧途 成了同性婚姻、变性权、吸大麻权

—从富察的“性别歧视”风波谈美国第四代人权的新方向

作者:

在美国大麻合法化并不是一个边缘问题,而是一个正被美国政界主流所接受的问题。

想写这篇文章的缘由,是因台湾八旗出版社总编富察先生一句“女性历史感整体上不如男性”引来“性别歧视”的声讨,甚至有人表示再也不买八旗的书了。台湾左派这些年跟着美国左派走,万事都将美国左派那套奉为圭臬,因此我觉得有必要写一下这个话题。本文阐述美国左派推行的第四代人权与它的衍生物第四代女权,并附上相关法律连结。我相信台湾人当中大多数具备常识与独立思考能力。

美国第四代人权的吸麻权

先说吸麻权。2020年11月3日大选之夜出现了奇诡的“拜登曲线”之后,美国大麻法律改革组织(NORML)副主任保罗·阿尔门塔诺(Paul Armentano)克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之情,立即在《国会山报》发出早就准备好的文章,声称大选夜这天,有一个无可置疑的赢家,它不是川普也不是拜登,而是大麻。因为就在当晚,2020年11月3日大选之夜,俄勒冈州通过“110法案”,成美国首个将海洛因等“硬性毒品”合法化的州,《今日美国》报导称,新泽西州、南达科他州、蒙大拿州、亚利桑那州都在11月3日当天都通过了成年人使用大麻合法化的法案。(These states legalized recreational marijuana on Election Day,Jay Cannon,USA TODAY)

这里必须谈谈俄勒冈州,这个州是美国放宽毒品管控的先驱。1973年,它是美国首个将持有大麻非刑罪化的州。这个州的Antifa在2020年充分展示了他们大乱天下的能力,波特兰就是他们的基地。

在大选月内,美国民主党掌控的众议院就通过了旨在结束联邦大麻禁令的《大麻机会再投资和删除法》(Marijuana Opportunity Reinvestment and Expungement Act of2020” or the“MORE Act of2020”)进行了投票,该法案将大麻合法化。这是联邦国会首次审议并批准大麻合法化法案。(Cannabis In2021: What Do the Election Wins Mean? Fri/ Jan1st by Cara Wietstock)从几乎所有方面来看,2021年对于不断增长的大麻空间来说都可能是巨大的一年。大麻产业界已经乐观地预言,由于大麻改革得到了两党的广泛支持,新合法化的州有可能成为联邦改革的推动力。

上述情形表明,长达40年的大麻人民战争终于结硕果。须知,1968年反越战时,毒品与性乱交成为反战青年的标配,随着游行队伍漫卷美国50个州,尼克森启动的反毒品战争最后输给了大麻的人民战争。2008年,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赢得大选,他公开声称自己年轻时抽大麻,这种对大麻的亲和力一下让美国各州更肆无忌惮地开始对大麻友好。2012年,华盛顿州和科罗拉多州分别通过《科罗拉多州修正案64》(2012 Colorado Amendment64)和《华盛顿倡议502》法案(Washington Initiative502),在世界范围内率先实施娱乐大麻合法化,更是开启了美国娱乐大麻合法化的新时代。

GALLUP历年民意调查中支持大麻合法化人数占比。(图片由作者提供)

从盖洛普历年民调的曲线变化可看出,据盖洛普(Gallup)调查,2000-2009年间,同意大麻完全合法化的美国人所占比例从31%上升至44%。但从2009年-2011年才两年,猛升了5个点。这与当时的总统奥巴马的支持很有关系。

奥巴马当初在竞选参议员期间,在西北大学一次辩论中,曾发表对尼克森禁毒战争的看法:“禁毒战争彻底失败。我们需要重新考虑关于大麻的法令,令其合法化。”他曾坦承自己青年时曾吸过毒,这种演说肯定让美国不少吸毒者产生共情。

在为大麻合法化奋斗的人民战争中,美国大学生是主力,每年都会排出对大麻友好的大学Top10、Top20。加州伯克利学院以其对大麻友好闻名全美,每年4月10日的大麻节是该校学生的狂欢日。全世界生产的毒品60%以上输往美国,自2002年以来,美国吸毒者占全美人口的8.2%。

密歇根大学的Monitering the Future于2018年9月发布的报告称:

1、41%的学生使用过非法药物。

2、38%的在校大学生尝试过大麻。

拜登让美国迎来一片绿

在美国大麻合法化并不是一个边缘问题,而是一个正被美国政界主流所接受的问题。民主党刻意改造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其中包括一点:为美国迎来一片绿,让全美50个州遍种大麻,成为大麻之国。在美国麻民无数次游行要求大麻合法化时,他们高举的美国国旗是这个模样:

美国多地大麻制品企业更是纷纷推出“疫苗换大麻”计划,从1月初开始,在密歇根州、加利福尼亚州及华盛顿特区等多个允许合法使用大麻制品的地区,陆续有大麻制品企业对外宣布,当地市民可凭借接种新冠疫苗的证明,前往参与本计划的大麻商店领取免费的大麻制品。大张旗鼓地在全美启动其合法化进程。(《新“流量密码”?美国多地大麻商家打广告:打疫苗就免费送大麻》,2021年01月22日)

从几乎所有方面来看,2021年对于不断增长的大麻空间来说都可能是巨大的一年。(汤森路透

大麻在美国已经产业化,丹佛大学这类名校已经纷纷开设大麻课程,从生产、制作到销售,植物学(农学)、商学院等火力全开,说要为美国培养新一代大麻企业家,这事儿,得等我专门写篇文章,这里只提个梗儿。而且,美国消费全世界60%以上的毒品,大麻全国铺开,少数州的冰毒、海洛因解禁跟上,将重塑世界毒品产供销生产链,是件很大的事儿。

白宫在大麻合法化上的矛盾举措

3月19日,白宫解雇5位吸食大麻的职员,将其余数十名调整到边远岗位。全美大麻产业协会首席执行官Aaron Smith表示,白宫“最后五位总统中的三位,包括现任总统的前任老板,都承认食用大麻。因此,这一解雇行动的想法是可笑的”。这位执行官提到是的三位是小布希、克林顿、奥巴马,执行官没提到的还是现任副总统贺锦丽,这一声称表明一点:在美国大麻合法化并不是一个边缘问题,而是一个正被美国政界主流所接受的问题。

白宫将一些吸大麻的职员解雇或者调离,其实是承认大麻存在副作用,影响工作。在此情况下,却放任全美人民自由吸麻,这种结果会导致吸麻高发区将无合格的劳动力。

第四代女权失去方向,正被其他人权排挤

从近现代以来,人权与女权是同步发展:第一代女权要的是政治权利,主要是投票权与参政议政的权利;第二代要求的是经济权利,就业平等、同工同酬。第三代人权是性多元化权利,同一代女权则以性解放诉求为主。第四代人权中,美国纳入了同性婚姻、变性权、吸大麻权,BLM(黑人在教育、就业方面优先,还可获得巨额经济赔偿),个别宗教不能被批评,有关黑人与穆斯林的人涉及犯罪的报导要隐去种族、宗教等等;第四代女权当然与人权的进步同等,这些都未将女性排斥在外,女性们总得要求为女性增加点什么,于是任何事情都能扯上性别歧视,极端者主张进入婚姻不尽传统妻责,包括生儿育女这种生理特点决定的责任,男性也应该同样,西方社会非常开通,政府与企业为男性放生育假,但无法让男性怀孕。在性满足随处可得、女性排斥家庭责任的情况下,男性不少选择不婚,这也导致婚龄女性错过婚姻。不少人在40多岁以后失去婚姻机会,成为社会原因产生的同性恋,然后与同性伴侣结婚,有的还收养孩子,扮演家庭。好在以美国为代表的一些国家已经将同婚合法化,第四代女权造成不少女性失婚后可以组织同婚家庭。

第四代女权与穆斯林信仰之间的冲突,在西方(包括美国)因为女权主义者自觉退让,遵从该宗教对女性地位的规定,到了当地更是穿上罩袍,倒也相安无事。3月17日,拜登的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丁(Lloyd Austiinis)公开表示,美军的优先事项就是在其决策过程中优先考虑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和双性人的职务晋升等权利,这点也没将女权拉下。

在第四代人权中,美国纳入了同性婚姻、变性权、吸大麻权等等。

但有件事情让女权人士当中的部分人感到不妙:拜登入主白宫的第一天就签发了一项总统令,美国的学校应该允许学生按照其选择的性别的身份来参加体育运动。这在奥巴马第二任期已经发生,不少变性人与心理自我认同为女性的生理男性参加了女性运动会,摘走金牌,让许多准备了多年的女运动员就此与金牌无缘。爱达荷州曾出现过自认为女性的男子参加女性运动会拿走金牌之事,在2020年曾通过一部《女性运动会公平法》(Idaho Fairness in Women’s Sports Act)。2021年3月11日,密西西比州共和党州长泰特‧里夫斯(Tate Reeves)签署了一项《密西西比州公平法》(Mississippi Fairness Act),禁止变性人参加密西西比州的女子运动比赛,从而保护女子体育运动的公平性。该州议会随后以81对28票通过法案。但这只是两个州,全国女子运动会尚无法律禁止自认女性的男子参加女子运动会。

美国的第四代女权主义还将面临许多新问题,比如麻塞诸塞州已经有剑桥(Cambrige,哈佛大学所在地)与索马维尔(Somerville),两地通过多配偶制家庭合法化,即一个家实行开放婚姻,可以有多个丈夫与妻子;一个人可以在多个家庭中担任丈夫或妻子。按照以往的经典说法,一夫一妻制是保护女性在家庭中的权益而产生的进步的家庭形式,第四代女权主义者在支持这种女性权益时,是否该考虑女性在这种婚姻中是得到的更多还是失去的更多?

2019年我到台湾时,曾明言台湾民进党在意识形态上亲美国民主党与左派,这当然是台湾左派的自由。但是,美国如今这第四代人权出来后,法国、德国舆论上都有微词,希望一些进步的台湾青年在追随之前多想想,何者可效法,何者不可效法。

※作者为中国湖南邵阳人、作家、中国经济社会学者。现今流亡美国,曾任职于湖南财经学院、暨南大学和《深圳法制报》报社。长期从事中国当代经济社会问题研究。著有《中国:溃而不崩》、《中国的陷阱》、《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控制媒体大揭密》等书。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27/1573618.html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