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反共是未来15年世界局势“ 中共胆敢宣战会如何?这个辛丑年,中共为何不敢提?

亚裔反歧视游行不许反共引华人冲突;中共制裁新疆问题博士,全球逾400学者谴责政治审查;美媒:中共统战组织中美交流基金会瞄准美国黑人团体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阿波罗网热点直击中美大事 我是李方,今天是美国时间3月30号星期2。亚洲时间 3月31号星期3。今天的中美大事有共7条 内容:

吞并台湾 如果中共胆敢宣战 会如何?

柯文哲:反共是未来15年世界局势

北京改变特首选举规则 北京日后已无须和香港商界结盟,也可在香港为所欲为。

旧金山亚裔反歧视游行 不许反共引发华人内部起冲突

美媒:中共统战组织瞄准美国黑人团体

北京“反制裁”英国新疆问题博士  全球逾400学者联署谴责政治审查

中共对美国强硬?为何中共宣传少一个辛丑年 


吞并台湾 如果中共胆敢宣战 会如何?

民报发表前报社总编洪博学的专栏文章说,中共如果还把并吞台湾,视为不能改变的目标,那么兵戎相见,就无法避免,从目前的阵势来看,有能力加入战局的也就屈指可数。

如果中共胆敢宣战,美国已经摆出围殴中共的态势,美日澳印台联军,中共则找来俄罗斯助拳,北韩经济恶化,摆个打架样子,放烟火还可以,真的加入开战,等于把南韩卷进战火,北韩饥饿人民肯定造反,俄罗斯同样卡在经济难关,战争本钱不足,最后还是中共孤军上场,中南半岛国家也只有看戏的分。

如果中共内部还有聪明人,一定会劝习大大别闹下去,现代战争不是靠人多,靠的是金钱和科技力量,中共虽然不吃普世价值这一套,但是,想要打败全世界,没有钱还是办不了事,看看历史,没钱的国家先投降,这才是真理。

请系纪念品想清楚了,搞搞义和团,宣布中国睡醒了,让中小学粉红内心沸腾一下,这还可以,若把战争当真了,先被摧毁的就是中共红色政权。

柯文哲:反共是未来15年世界局势

台北市长柯文哲日前表示,中国的人权确实需要改善,反共浪潮将是未来15年的世界趋势。

近日,美国和欧盟27国,还有英国和加大共30国,针对中共对新疆维族的人权迫害,联手制裁4名中共官员和一家实体。中共则煽动国内舆论攻击拒用“新疆血棉”的国际品牌,包括H&M、耐克、阿迪达斯等。“新疆血棉”是指中共当局强迫劳动力采摘的新疆棉花。中共试图要挟这些品牌向国际社会施压。

台湾一些亲共艺人也出来替中共站台,参与抵制洋货运动。针对台湾艺人选边站的现象,台北市长柯文哲3月28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共在人权方面确实需要改善,反共浪潮在未来15年仍会是世界局势。

他坦言,全球化已经成为“半球化”,这是一种国际趋势,讲白了就是选边站。

台湾立法院院长游锡堃则在脸书上评价说,“抵制新疆棉已经不是政治问题,而是人权问题!”

美媒:中共统战组织瞄准美国黑人团体


据美国媒体《每日电报》3月28日报导,美国官员发现,中共统战组织智囊团从2014年起就已经把手伸进了美国传统黑人大学以及国会黑人核心小组,并与其成员建立了密切的联系。

希望之声编译报导,是指美国1964年前专为黑人而设的高等教育机构。美国现有105所(历史上的黑人学院和大学,HBCU)此类大学。

报导说,中情局局长伯恩斯(William Burns)2月份在参议院确认听证会上作证说,在他领导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期间,就对中美交流基金会(CUSEF)的活动表示怀疑。出于对“中共影响力行动”的担忧,他曾断绝与中美交流基金会的联系,因为该基金会与中共组织有关系。

中美交流基金会被认为是中共智囊团组织,总部设在香港,也被怀疑是中共前线组织。它对黑人社区的宣传计划是其大计划中的一部分。

报导说,该基金会与传统黑人大学及国会黑人核心小组(CBC)成员的大多数联系是由位于华盛顿特区的通讯公司威尔逊全球通讯公司(Wilson Global Communications)安排的。

根据该公司在3月22日提交的最新《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文件,中美交流基金会在过去六个月中向该公司支付了89,844美元,以便与传统黑人大学的领导和学生举行虚拟会议。

自2017年1月以来,中美交流基金会已向威尔逊公司支付了667,641美元,让该公司向中美交流基金会提供“沟通和公共关系服务,其中包括与美国民选官员的联系”。该公司还负责协调由中美交流基金会资助的大学生和传统黑人大学领导前往中国的旅行,安排中美交流基金会与国会黑人核心小组成员之间的联系。

根据美国司法部提交的文件,联邦调查局在传统黑人大学的负责人出访中国之前就向其提供了安全简报。

伯恩斯说,中共部署这类组织与美国机构联系,作为“整个政府方案的一部分……以试图影响美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给中共带来利益。”

旧金山亚裔反歧视游行 不许反共引发华人内部起冲突

支持亚裔平权的反共人士所举的标语和旗帜。(怀亚特·白提供)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旧金山亚裔在3月27日举行了大规模反歧视游行。其中来自大陆、香港的反共人士与亲共的集会者发生了口角及肢体冲撞,反映出游行队伍存在的政见差异。

上午11时活动参加者之间发生的一次冲突。

反共人士与集会者近距离口角的情形。(孙诚拍摄,RFA独家首发)


当时,有数名大陆、香港的反共人士手举“停止亚裔仇恨”(Stop Asian Hate)、“自由维吾尔”(Free Uyghurs)字样标语及“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旗帜出现在广场上。其他一些集会者对这些反共人士变现出反感,大声辱骂,要求反共人士“滚出去”(get out),双方发生了近距离口角,甚至肢体冲突。

在冲突中,有反共人士遭到了对方的冲撞。湾区民运人士胡金炜说,当他在现场举起“停止亚裔仇恨”标语和“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旗时,集会者反应激烈:“他们一直推我,把我推到了马路外面,非常想要揍我的样子, 但是因为有警察在场,警察也调解,说我们可以站在马路对面。”

另一位活动参加者吴先生说:“我举起了牌子,牌子的一面写着‘停止亚裔仇恨’,另一面写着‘中共是真正的种族主义者’(CCP is real racist),就有一个年轻人过来,要扯掉我的牌子。”

“福建人在湾区”的伊森·刘灯光人要求反共人士离场。据公开信息显示,现任“福建人在湾区”会长杨宝海及副会长杨晓川,曾于2019年8月20日在旧金山发起和组织反对香港抗争的集会。

中共对美国强硬?为何中共宣传少一个辛丑年 

 alt=

美中阿拉斯加会晤后,《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随即发起“两个辛丑年的对比”话题标签,在中国大陆网络上掀起一波讨论热度,而且连日登上微博热搜榜。中共官方宣传,提出的是120年,指的是从1901辛丑年到今年的辛丑年。

评论员石山在大纪元发表评论文章说,其实120年中,应该有三个辛丑年,而不是两个。中共跳过的第三个辛丑年尤为惨烈。

1961年,是中共在中国大陆建立政权的第12年,1961年也是中共三年大饥荒的最后一年。从1959年到1961年,中国大陆上千万人非正常死亡。

这三年死了多少人?发现最保守的估算之一,居然是美国中央情报局,该局1962年的一份报告说,中国大陆发生大饥荒,最少饿死了500万人。到了上世纪末,中共内部各种官方和半官方数字出来后,大家基本认知是,包括1961年辛丑年在内的之前三年,中国大陆死亡人数最少2500万,最多4500万。

据资料显示,大饥荒时期,河南信阳饿死了105万人,很多村庄全部死光了,绝户屯就不用说了,成百上千家绝户,绝户的村庄,一个村庄全死完死亡人数就不是小数。

人吃人

古往今来,只要出现人吃人现象,这就说明饥荒已经达到相当严重的程度了。

在三年大饥荒中,人吃人多数是吃死人的尸体。一般分为两类,一是到野外盗取新掩埋的死尸吃,二是在死人没有掩埋之前就地宰割吃了,这种情况多发生在家庭之内或邻居之中。

在人吃人事件中,最惨烈的莫过于把活人特别是自己的亲属弄死充饥。三年大饥荒中,这类案件并不少见。

据梁志远在《大饥荒时安徽亳县人吃人见闻录》一文中披露,据张催粮回忆,1960年春,我家观堂公社集东一里张庄张韩氏,全家4口人,饿死两口之后,身边只有一个瘦弱的女儿,她迫于饥饿,丧失理智,打死了女儿,将其煮吃,之后精神失常,有时呼叫女儿的名字。

中共拒绝救援饥民

据原河南省信阳行署专员张树藩回忆:“当时信阳地区饿死那么多人,并非没有粮食,所属大小粮库都是满满的。”

张树藩的秘书余德鸿后来也证实,当时上面确实不准开仓放粮。他说:“我们当时整个地区还有11亿斤,那是国库的粮食,是不能动的。”

中共还拒绝外援,如美国当时提出向中国提供500万吨小麦的援助,但遭到中共特使王炳南的拒绝,他转达了毛泽东的建议:如果美方需要中方的帮助,中方愿意勒紧裤带援助一些大米和小麦。

另外,中国在大批饿死人的情况下,中共还大搞对外援助、大搞核武器、大建行宫、搞三门峡工程、大搞黄金储备、储粮酿酒等;同时,中共还阻断饥民逃荒,加重了灾难。

北京“反制裁”英国新疆问题博士  全球逾400学者联署谴责政治审查

 alt=

上周一(3月22日),欧美多国在同一天宣布,就新疆人权问题制裁4名中共官员和1个实体。其后中共反制裁,先是对欧盟的10位人士和4家实体进行制裁;上周五,中共又宣布制裁英国的9位人士和4家实体,其中包括英国纽卡斯尔大学(Newcastle University)的新疆问题学者芬利(Joanne Nicola Smith Finley)博士。

芬利博士研究新疆问题已有30年,自2017年以来,她就开始为英、美、加拿大及欧洲各国的律师事务所、难民组织和非政府组织提供相关资讯。

中共对学者的制裁,引发了400多名西方学者的不满,他们在英国《泰晤士报》发表公开信,谴责中共的政治审查制度,是严重危害了全球大学的学术自由。公开信指出,大学不是国家部门,而是致力于追求真理的自治学术机构。

参与联署公开信的英国诺丁汉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傅洛达(Andreas Fulda)指出,中共不懂学术自由,芬利不仅批评中共,她也批评英国政府!这就是学术自由,学者们批评中共是很正常的,美国政府、英国政府、德国政府都遭到过学者批评。难道我们只能批评川普,不能批评习主席吗?中共不接受这样的学术自由,就是因为害怕我们的批评。中共这样的政党,提出的要求都是这么的不合理,我们就是应该说“不”!

傅洛达认为,本次400多名学者联署公开信,就是西方主流学者“拒绝自我审查”的转折点。过去自我审查在西方学术界非常普遍,很多学者怕得罪中共,怕去不了中国、拿不到签证、上黑名单,但现在很多学者越来越意识到,中共对西方学者“自我审查”的要求,是不合理的,是不应该接受的。

法国汉学家侯芷明(Marie Holzman)表示,中共国内很多教授必须服从当局,国外公开提维族人权的学者,也会受到中共的惩罚。中共要控制全世界的教授,这是教授们非常不能接受的。因为对教授来讲,基本的原则就是独立和有良心。

北京改变特首选举规则 北京日后已无须和香港商界结盟,也可在香港为所欲为。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李文波唐宁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331/1575126.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