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陈思敏:中共对澳洲铁矿“欲罢不能”的背后

作者:
澳洲矿业钜子Clive Palmer去年9月向天空新闻(Sky News)表示:中国完全依赖澳洲的铁矿石和各种矿产资源;要是没有铁矿石,中国绝对会陷入经济崩溃。Palmer甚至建议,澳洲政府应该针对澳洲销往至中国铁矿石开征出口关税,以反制中共对澳洲的经济胁迫。

中澳关系急遽恶化。中国最大的铁矿石供应国是澳洲。图为西澳Pilbara地区一台取料机正在装载铁矿石

3月中下旬,英国风险评估机构Verisk Maplecroft的最新报告指出,中共政府正增强将贸易武器化的能力,只是现实也存在关键领域被卡脖子的窘境。

Maplecroft在最新报告《2021年政治风险展望》(Political Risk Outlook2021)中说,中国是原油和铁矿石等主要大宗商品的消费国,但中国严重依赖进口来满足国内相关需求。报告称,这可谓一项致命弱点,且有一典型例子,即中国最大的铁矿石供应国是澳洲,因此阻碍着中共政府试图复制澳洲煤炭的报复性措施。

其实在今年1月,中共工信部发布钢铁工业发展规划,五年内(到2025年)铁金属(主要就是铁矿石,或称铁矿砂)国内自给率达45%以上、海外权益铁矿占进口矿比重20%以上,“自主可控”的供给合计可达65%。而这个官方目标显然有的放矢。

当前国际铁矿业是巴西1家、澳洲2家矿企巨头三分天下的格局。据日前报导,巴西近两年有10座铁矿场受到自然灾害的影响而产能大减,以及澳洲资源部长皮特(Keith Pitt)透露,作为该国铁矿石最大买家,中国2019~2020财年进口的铁矿石中,有高达62%来自澳大利亚。

以上数据能够说明,至今澳洲铁矿业尚未遭到中共公开抵制的主要原因,同时这也促使澳洲政府未雨绸缪。ABC中文网报导,澳大利亚贸易和投资增长联合常务委员会(Joint Standing Committee on Trade and Investment Growth)3月17日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指出了澳大利亚对某些国家的贸易和投资依赖,可能会给经济增长带来长期挑战,以及战略多样化的必要性。这意味,澳大利亚需要做好减少与中国贸易的准备,免受其随时的经贸要挟。

虽然中共祭出最新政策双管齐下,欲在5年内寻求替代澳洲铁矿砂,但在外界看来可能会事与愿违。

如欲大幅提升国内自给率,却逢中国本地铁矿石产业正在萎缩。海外报导多引用的一个数据,是在北京设有办事处的CRU顾问公司高级铁矿分析师Andrew Gadd指出,中国近年增加进口回收废铁,但在未来好几年内,其规模最多只能增加10%。目前的中国铁矿石供应量仅可满足全中国钢铁厂所需的20%,到了2030年,估计将下跌至14%。显见中国将会持续依赖进口铁矿石。

再如积极投资境外矿源,过去是中共透过中资入股国际矿企3巨头,目前中共摆脱对澳洲铁矿依赖的最大希望,则是寄托于位在西非几内亚、号称“可能改变全球铁矿石供需格局”的西芒杜(Simandou)矿场。

但这个项目风险非常高,早在2003年,澳洲力拓(Rio Tinto)已获当地政府授权开发西芒杜矿区,至今仍未有任何产出,原因是几内亚的政治腐败拖累。

今年1月,以色列钻石大亨Beny Steinmetz被控贪污罪名成立。如法新社报导,本案起诉检察官表示,整起案件可以回溯到2006年,Steinmetz透过行贿几内亚已故总统Lansana Conte的妻子,使他的BSGR能源集团(Beny Steinmetz Resources Group)获得西芒杜铁矿的开采权。外媒并披露,BSGR集团的最大股东就是中国铝业,是中共国务院旗下的一家大型央企。

关于西芒杜开发案值得花些篇幅,部分港媒、陆媒传播信息较片面,这里主要根据多家外媒相关报导,包括但不限于2020年3月MINING.com(涵盖全球采矿业的最大的专业新闻网站)援引彭博通讯社的报导《China-backed JV set to start work at Simandou》,以下是综合梳理要点。

2003年,澳洲力拓获得几内亚政府的授权,独家勘探西芒杜铁矿资源共4个区块(北部1、2号区块与南部3、4号区块),并于2006年取得了采矿权。

2008年,力拓1、2号矿区的开采权却被几内亚政府强制收回,转手卖给了以色列商人的BSGR集团。

2009年2月,中铝一方面提议入股力拓,共同开发3、4号区块,但同年6月宣告破局,澳洲力拓取消中铝投资。

2014年,新上台的几内亚政府宣称BSGR集团是通过贿赂得到的特许权,又撤销了该公司在1、2号区块的采矿权。

2016年11月,在几内亚政府修改矿业法后,要求政府入干股15%,各家企业不得不重新划分股权,彼时,3、4号矿区是力拓与中铝按53%、47%的比例成立的合资公司持有了95%的股份。

2017年,中共政府同意在近20年内向几内亚政府提供200亿美元贷款,以换取矿区的开采权。

2018年10月,力拓宣布由于未能在协议期限内达成最终协议,原协议失效。彼时力拓、中铝、几内亚政府(干股)分别在3、4号区块项目中的股份如下:45.05%,39.95%,15%。

2019年7月,几内亚政府对西芒杜1、2号区块启动了国际公开招标。同年11月,中共商务部官网发布消息,新加坡韦立国际集团(Winning International Group)引领的“赢联盟”(SMB-Winning Consortium)旗下公司中标西芒杜北部1、2号区块。

可以这样说,对中共政府而言,BSGR集团1、2号矿区的采矿权并没有落到外人田。公开信息显示,“赢联盟”由新加坡韦立集团占股45%,为最大股东,山东国企烟台港占股10%,山东民企宏桥集团、几内亚UMS公司所占股份不详。据韦立集团官网,该集团与中铝集团有着长期业务合作。

据称,今年3月中方审批通过,西芒杜北部矿区预期最快可在2025年前投产。

事实上,CRU分析师Andrew Gadd已经指出,即使中国能够将澳洲以外,把全世界所有其他地方的铁矿石通通运到中国,中国还是需要额外3亿公吨的供应量,才能满足需求。

前澳洲驻华大使芮捷锐(Geoff Raby)也指出,中共“一带一路”涉及大量基建项目,需要大量钢铁,因此无法在短期内摆脱依赖澳洲铁矿石。

澳洲矿业钜子Clive Palmer去年9月向天空新闻(Sky News)表示:中国完全依赖澳洲的铁矿石和各种矿产资源;要是没有铁矿石,中国绝对会陷入经济崩溃。Palmer甚至建议,澳洲政府应该针对澳洲销往至中国铁矿石开征出口关税,以反制中共对澳洲的经济胁迫。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05/1577127.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