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政党 > 正文

苏晓康:慈禧太后向十一国宣战始末 再看今天何其相似

—苏晓康:百年回看水晶球——慈禧太后向十一国宣战始末

作者:

苏晓康:百年回看水晶球——慈禧太后向十一国宣战始末

【按:可怜中国在一个“小学生”领导下,周围又被当代的“大学士刚毅、庄王、端王、荣禄”等包围着,正兴致勃勃地重演晚清那一幕。要说也是奇了,怎么中共领袖都想学慈禧邓小平仿西太后“垂帘听政”在先,这会儿习近平又要学她招惹“八国联军”,拦都拦不住。唐德刚脍炙人口的《晚清七十年》,惟妙惟肖地描写一幕幕大戏,他也有一句妙语:“百年回看水晶球”,干脆摘那一段历史贴出,大伙儿不妨重温一番,这一段是《义和团与八国联军第3章》。至于他的另一句妙语“"政治家"退化成"女人家"”,在当下应该是“"加速师"原本是个"小学生"”。】

一九〇〇年庚子,六月中旬,当北京城被十万义和团小将和他们的主使人庄王、端王,烧得烈焰蔽天,杀得血肉满地之时,慈禧老太后对义和团的抚剿政策还是摸棱两可,没个明确的抉择。她对那日夜逼她在和战之间表态的西方列强,更不知如何是好。老太后并不是个胡涂人。她知道义和团那套魔术既不能扶清,更不能灭洋。虽然她自己也在日夜"念咒"。

于洋人的凶狠,她在做姨太太时代就已领教过了。一八六〇年(咸丰十年)秋九月,那时年方二十五岁的懿贵妃,就被英法联军赶出圆明园。据当年西方的传说,她逃得如此惊恐和仓卒,连她最爱的一只北京狮子小狗,都做了英军的俘虏。小狗不知亡国恨,当它们被奉命前来放火的夷兵发现时,小贵族们还在追逐为乐呢!

此一故事或为西方媒体的渲染。但是"狮子狗"这个可爱的小宠物(现在纽约市价至少每只五百美元),和许多东方的珍禽异兽,后为西人所宠爱者,每多是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时末被烧死的"烈士遗族"。笔者早年留美,在纽约动物园中,就见过源出圆明园的"四不像"。

那时矫贵的懿贵妃,在战火中随夫秋猎北狩。青年丈夫一气殉国。读者们看过大陆演员刘晓庆扮演的美丽的小寡妇吗?她多么可怜。夫仇国恨未报,守节抚孤四十年,到如今还要受老仇人的鸟气。老太后其恨可知;但是其内心的畏葸,也就不难想象了。不幸的是她现在已堕入她自己一手培植起来的亲贵四人帮的包围圈中,而谋主无人。更不幸的则是正当她在歇斯底里,方寸已乱的情况之下,忽然晴空霹雳,收到一封"蒋干"偷来的绝密情报,说洋人要逼她"归政",痛哭之余,老太后自觉反正是死,就不如干脆"拼"掉算了——这是一记《三国演义》上"蒋干偷书"的假戏真演。才使老太后决心攻打使馆区,杀尽在中国所有的洋人。欲知其详,还得从她于六月九日自颐和园还宫说起。

3.1甘军惨杀日本书记

慈禧在颐和园长住时期,她本人原有一支数百人的贴身卫队。他们使用的也是当时最新式的后膛钢枪。但是这几百个青年士兵既然在美女如云的后宫和御园之内,担任警卫,他们如是生理无亏的健壮青年,那就太危险了(后来毛主席在中南海,显然也有相同的苦恼)。所以这支卫队是由太监组成的。太监怎能持枪作战呢?因此慈禧一旦还宫,她就把董福祥的甘军调入北京内城,作为她内城的宫廷警卫。

这时担任北京九门城防的禁卫军和在街头日夜巡逻的义和团大刀队,均在端王、庄王的掌握之中。纵是太后想制止"幸匪"在北京一带烧杀抢劫,已渐觉力下从心。——虽然"拳匪"一辞,仍随时见于"上谕"(用皇帝名义)和"懿旨"(用太后名义)。

甘军是有实地战场经验和赫赫战功的劲旅,非义和团和九门禁军所能望其项背的。所以太后曾一再召见董福祥,慰勉有加。董福祥亦向太后保证,他既能"杀外人",也能把义和团镇压下去。——不用说,甘军就是慈禧的一张王牌了。谁知甘军入城的第一天就错杀了(东)洋人而使太后无能为力。原来董福祥的"甘军"也是西北一支纪律最差的土匪军,视杀人放火如儿戏。如今拱街京师,独承天眷,那就更肆无忌惮了。因此当甘军于六月十一日(一阴一历五月十五日)奉命开入永定门时,适值日本驻华使馆书记官杉山彬乘车出门公干。双方相遇于途。董军营官乃喝问:"何人?"杉山自觉是外交官乃据实以报。谁知他碰到的却是一支无知的土匪军。未待他说完,这营官便抽刀向前,直刺其腹,就把杉山彬一下杀掉丫。残酷的士兵一拥上前,不但把杉山尸体支解,并剖腹去其脏腑而实以马矢,弃之道旁。(见柴萼《庚辛纪事》)

杉山之死立刻成了国际新闻。驻北京各国使馆人员和各教堂内的传教士,弄得人心惶惶、个个自危。中国教民一向被拳民呼为"二毛子",其罪仅次于"老毛子"(黄发洋人),当然更自知大祸临头。而一些仇洋反教的群众则颇为积忿得泄而鼓掌称快。

3.2李鸿章袁世凯是关键人物

杉山之死不用说在五大洲都引起震动。世界名都中各大报刊的报导,不是头条也是花边。这消息也引起中国皇宫内廷的不安。很显明的,如今《马关条约》墨汁未干;李鸿章在日本被刺的枪疤犹在,怎能再杀个日本外交官呢?

老太后慌了手脚,她除专派荣禄和启秀向日本使馆道歉之外,并召见董福祥与载漪加以申斥。可是福祥的面奏,和载漪的帮腔,终使慈禧内外交煎也处置不了。福祥说他一人如受罚是罪有应得,但如因此把他麾下的甘军激成兵变,则京城治安就大有可虑了。——聪明的慈禧当然体会到,这时的"八三四一部队"是抓在他二人的手中啊。他二人如联手不听"老佛爷"的话,则释迦牟尼也无计可施啊!为杉山之死而惩凶的谕旨也只好下了了之。

据说福祥与戴漪从陛见退出时,载漪拍福祥之背,并翘起大拇指,大夸福祥是了不起的英雄奸汉。(见《清史?董福祥传》)

时局发展至此,慈禧显然知道,外御洋人,内安反侧,她已渐渐失控了——这时在天津,聂士成为阻止西摩的"联军"入侵北京,双方已打得炮火连天,士成后来终于战败殉国。为抢救此一失控局面,她似乎与荣禄有过密议。二人决定了一个最有效的万全之策!急调李鸿章与袁世凯来京共纾国难。

李鸿章原是荣禄的政敌。李之下放广州就是受荣禄排挤而去的。但是荣禄没有应付洋人的本领。现在夷情紧迫,他与慈禧束手无策,只好又策动老太后速调李鸿章回朝了。

至于袁世凯,他本是荣禄的死党,一向对荣感恩戴德、忠贞不二。如今又手握重兵,诛义和团如杀鸡犬,深为洋人所喜。因此如李、袁二人能联袂返京,则荣禄和慈禧所感棘手的一切内外问题,均可迎刃而解。

这确是最高明的一着。因此六月十五日军机处便传旨,令李鸿章与袁世凯迅速来京。——这时由于义和团拔电杆,北京与外界电讯已断。然荣禄与袁世凯之间,则"百里加急"的传统驿马,仍可照跑无讹;而袁与南方三督,尤其是与广州的李鸿章,则电讯日夜不绝。

百年回看水晶球,当时如李、袁应召返朝,则我国近代史上最惨痛的"八国联军"这项国耻,或可消灭于无形。不幸的是,西后把召袁之命随即取消,转而重赏义和团,决心攻打使馆,杀尽洋人,并决定与十一国列强"同时宣战"。

她老人家何以一夜之间发起疯来,把原先设计好的万全之策,作了一百八十度的大扭转,而置国家民族于万劫不复的绝境呢?这就出于一个小小的"蒋干偷书"所获得的假情报的刺激了。——历史发展的长江大河,为一点藐小的个人情绪而变了方向,是史不绝害呢!一九三六年冬,张少帅发了一顿小小的少爷脾气,不是把我们五万万同胞,朋友,包括你和我的命运,彻底的改变了方向,以至于今日?

3.3"蒋干偷书"的假戏真演

就在西后决定调回李、袁之翌日(六月十六),由于时局紧张,老太婆便召集了一个包括六部九卿、军机、总署和诸王贝勒的大型"御前会议",以商讨和战大计以及剿抚义和团的决策。这个会显然被端王所领导的激烈分子控制了。会中主和派袁昶、许景澄等偶持邪术不足恃之说,便被端王所呵止。慈禧也认为邪术虽不可用,而人心则可用。可是就在这一天,义和团在大栅栏放火,把前门大街一带数千家商铺烧成灰烬,而大失人心。因此在会议之后,慈禧还是要方从涿州回京而力言拳民可用的刚毅,偕同董福祥"开导"拳民",勒令解散。其有年力精壮者,即行招募成军,严加管束。"(见《义和团档案史料》上册,页一四五。)

谁知这道"勒令解散"的上论颁下不及二十四小时,朝命便反其道而行呢!

原来就在当天的午夜,朝中接到一通绝密的情报,说洋公使已决定合力扶植光绪而赶掉慈禧——这是戊戌以后慈禧最怕的一着,如今这最怕的一着就要成为事实,怎能下令老太婆魂飞天外呢?情报的来源是这样的:

原来就在这天午夜,忽有人私叩荣禄之门,说有机密要事告急。荣禄接见后才知是他的心腹,时任江苏粮道罗嘉杰的儿子,奉乃父之命亲来告密者。这情报透露各国公使已联合决定向清廷提出四项要求;一、指明一地令中国皇帝居住;二、各国代收各省钱粮。三、代掌天下兵权;四、勒令皇太后归政。

荣禄得此情报之后,顿时如雷贯顶。他知道在"戊戌政变"中,他当慈禧鹰犬时所做的好事。如今十一国列强勒令太后归政,拥戴光绪复出。光绪复出,荣禄还有脑袋吗?所以荣禄得报,彷徨终夜,绕室而行,知道是大祸临头。天方亮他就入宫觐见,把情报递给慈禧。太后览报,自然更是热泪横流,悲愤一交一集。

这位老泼妇独裁专制四十年;她谁也不怕,只怕洋人。如今洋人最后真来要她的老命了。在眼睁睁就要投缳自尽之前,她还管得了大清江山,兆民生命?她就放泼,和洋人拼命了。

3.4"政治家"退化成"女人家"

西后显然与荣禄计议之后,便立刻召开第二次"御前会议"。她在会中讲话时首先叫"诸大臣";在激动之下,她又口称"诸公"。在中国两千年专制历史中,皇帝与太后向无称群臣为"诸公"者;骄傲跋扈如叶赫那拉氏者,自然更是前所未有,足见其方寸已乱、手足无措之激动情况。当她连哭带说把"四条情报"宣布时,全场惊愕,不知所措。端王以下最激烈的亲贵二十余人,竟相拥哭成一片。在激动之下,他们咬牙切齿,立誓效忠太后,不惜一切与洋人一拼。太后也说洋人既已决定开战,大清亡在目前。既然战亦亡,不战亦亡,"等亡也,一战而亡不犹愈乎。"(见《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义和一团一》第一册,页四八~四九。《史事要录》所节诸书亦足参考,见页二六八~一七八。)

这样一哭一闹,老太后也就把前一日的对义和一团一下勒令解散……严加管束"的上谕一笔勾销。主和派的光绪、立山、联元、袁昶、徐用仪、许景澄,同遭申斥,齐靠边站,朝廷就决议重用义和团对十一国列强不惜一战了;主和五大臣,其后也相继被杀。

六月十七日(一阴一历五月二十一日)的"第二次御前会议",因此也就变成了中国的御前动员会议。刚毅、戴勋、载濂、戴漪、戴澜乃奉命统率义和团。载勋旋即代替祟礼出任步军统领九门提督。从此九门大开,四郊义和团乃大批涌入北京。日夜不绝(见《庚于纪事》)。真是无巧不成书,大沽炮台也于此日被七国联军所攻占。(大沽之战时,美国海军拒绝参加,详见下篇。)

3.5德使克林德溅血街头

北京情势既如此紧张,十一国公使自然也日夜开会商讨对策。他们第一目标当然还希望中国政府剿匪睦邻。在六月二十日清晨集会时,德国公使克林德(FreihervonKetteler)乃主张与会公使集体行动,联袂前去总理衙门要求保护。各使不愿偕往,克林德乃单独行动,乘了他那豪华的绿呢大轿,带了一个乘小轿的翻译官柯达士(HerrCordes)前往总署交涉。行至半途他就被载澜麾下神机营霆字枪队章京(小队长)恩海一枪打死了。轿夫大恐乃摔轿而逃。当时坐在小轿中的柯君,也被摔在地上,把屁股捧成重伤。(据《景善日记》所载,克林德的死尸是袁昶收的,而戴澜则要戴漪下令,把死尸斩首,悬于东安门示众。史家或疑《景善日记》为荣禄伪作。然纵系伪作,书中所言故事亦大多可信。参见《庚子大事记》及摩尔斯前书。)

克林德公使一死,北京的东交民巷,就变成慈禧太后的"珍珠港"了。事已至此,一不做二不休,发疯了的老太后索性取出"内帑"(她老人家的私房钱)数十万两,重赏三军和在京津两地念咒打拳的义和团,要他们在天津攻打租界,在北京围攻使馆,务必把在华洋人赶尽杀绝,以泄心头之愤。(见《档案史料续编》页六一五~六一八。)

六月二十一日(一阴一历五月二十五日)她老人家乃用儿皇帝之名,写了十二道绝交书,就和英、美、法、德、义、日、俄、西、比、荷、奥匈十一国列强同时宣战了(多余的一份则送给当时也被围在东交民巷之内的总税务司英人赫德)。——一诏战天下,慈禧老太后就变成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最勇敢的女人了。

有四十年当国经验的慈禧老太后不是这样的人嘛!她原是一个凡事都留有退路的"政治家"嘛!这一次怎么做得这样绝呢?那时在一旁冶眼观察的费正清的老师摩尔斯,对她的评语最是入木三分。摩说:"太后一向作事都是留有退路的,只有这次她这个政治家只剩个女人家了。"(Theempressdowagerhadlonga一voidedcommittingherselftoanypositionfromwhichshecouldnotwithdraw,butnowthestatesmanwaslostinthewoman……见摩著前书,卷三,页二一九。)

【附注】慈禧太后在一夜之间。便从个"政治家",变成个放泼的"女人家",一般的当时和后世的观察家、政谕家和历史家,都认为她在这紧急情况之下,歇斯底理的失去了理智。笔者虽基本上同意此说,但亦另有解释。那便是西后心智十分狡黠,她在这绝望情况之下,以义和团小将为幌子,对十国公使(德公使已死),来个"绑票勒索"。她的"赎金"或"释放条件"便是十一国改变对华政策,不要她"归政"。否则义和团"绑匪",就要"撕票",大家同归于尽!西后不是个糊涂人。相反的,她是个最工于心计的女纵横家。笔者作此"大胆假设",虽难于"小心求证",但在现代心理学和行为科学上,是可以言之成理的。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作者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08/1578390.html

政党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