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副舍长: 拜登没领盒饭 川总仍在加油

作者:

前天推特勒上就有人在传败灯进医院,准备领剧终盒饭。出于谨慎特意找朋友核实,结果不是那么回事。然而世事就是如此讽刺,同样的路边信息昨天下午轮到微博在传,还坚守热搜榜长达十余小时,单凭点赞人数就超过十万,人山人海里面,简直都神化了普京曾怼败灯的那句——祝你身体健康。

我犯贱再次去核实,最后发现又掉沟里。哎,真是大意了。

其实事情是真又能怎样。咕咕鸡早晚将替代败灯、奥巴黑背后有伙更大的提线财团,早已成为世界共识。换谁也就那么回事。要说惟一不同之处,恐怕只是为白宫写稿人减轻负担,从此无需担心败灯僵硬的大脑识别不出长句,对着提词器一阵哆哆嗦嗦,而咕咕鸡上去填几百个哈哈哈就能搞定。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关心败灯是否真的隐退呢。大概是想从中辨别那伙沼泽大怪到底恶到什么程度吧。虽说败灯裤裆里有翔,上它们的钩容易得紧,但他毕竟在沼泽深耕近五十年,好歹也是有根基的,年龄与健康度从本质上看不成问题。这点看他自被美媒官宣开始,各种表演的一连串小跑就可以佐证。那意思是幕后大佬和观众都来看,本人愿意配合各方质疑;当然喽,在上飞机时连摔三跤纯属用力过度,终究还是稳得一批,没有人仰马翻不是。

顺着这个方向,事情就多出若干枝丫可能,也烧脑得多。按照败灯自身利益最大化来论,他能保住当下位置肯定是他们涉腐家族乐于见到的。适当时候以健康或政见相左为由让位给咕咕鸡,就算是迫于影政压力,同时又何尝不是在试探对手的反应。起码最大的作弊锅他一直在背着,功劳苦劳都有,没栽川总脚下却栽小伙伴手上,真惹急眼可得呲牙咬人。再说同上贼船,谁还蠢得不会来份私约以保周全。

于是乎,就算败灯顺着剧情得领场外盒饭,一伙鼠辈也得找个合适机会,确定瓜果成熟,耗尽川总追查下去的精力,才方便台前易主。再讲真,咕咕鸡除了皮肤符合震志正确之外,实在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初选才百分之二的支持率,终归是个凑数的货色。这样也就形成三方拉锯的势态:败灯借川总不停发难能赖著就赖著,风险里求收益,因此连装样子地指责诽谤的言辞都没有,;咕咕鸡自然奈何不得,不就一张黑皮,能推上去自然也能扯下来,何况给了幕后分红的肥缺,暂且听话也就理所当然;至于川总,反正法理占着,人气在弹劾风浪过后不降反升,底盘坚如磐石,以他的倔强脾性肯定加满油门死磕到底,直让影政大佬们头疼。

也难怪,但凡人都是有目标的,辛苦四年财富缩水,那只能用利之外的名来弥补,就像川总竞选演说时秀的,除了耶稣,美地最有名非他莫属。实际上这样描述还保守太多,要说全世界也不为过,任谁也不能否认,从白宫失去川总开始,媒介与观众过得都是非常寂寞。

可是人心总是不容易满足,尤其是在曾经拥有再失去之后,根本不会反过来想,四年前川总意外上来,已经是个惊喜。加上大选被作弊乌云罩着,以正义之名,更没有理由不去盼着他早点归来——至少挺川派抱着如此心思。就算对于中立瓜众来说,川总比起败灯有趣得多,好莱坞大戏越来越难看,可川总算借现实大剧多少做出了补偿,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空剩下那帮窃贼最难堪也最难受,如鲠在喉却无计可施。要说彻底让步决无可能,胃口再大也吞不下窃国重罪;稍稍让步,用恢复脸书账号来试风向、默许蓝州往选举规则上修漏、暂缓税单发难,都不行,几番较量下来,发现他软硬不吃,就是时刻叫着要拯救美地。

说到这里,甚至可以认为川败相爱相杀,川总揪著不放,败灯暗地寄望他能坚持下去,反正联高法笼络到一批护法,要查真相几无可能,拖下去就能赢得空档时间,宝座放心坐着多舒坦。川总这边,尽力总是好的,绝不放弃,每天进一步,希望肯定有,这也是他至始至终鼓励票民共同努力的原因。

表面来看,已有四十七州在往大选上修漏,一百多项调查作弊的立案在推进,完全称得上形势喜人。大怪们背地里慌得真切。浪尖上的乔州州务卿,就是被林大律曝吃多猫腻回扣的那个杂碎伪像为此已不顾吃相,打死都要护短,说只允许调查电子扫描单,实票不让碰,规则修补上同样推三阻四。川总为此特意发公告骂,大意是从你这下刀的,想忽悠对付过去,没门。调查不能停,补漏也必须老老实实,不能只核实票民身份资格,还得保证大选日不能沦落成大选周或大选月,否则美地还是堕落得不如香蕉国。

关于美地堕落的衰样,这是川总亲口说的,并且不同重要场合反复提及多次。因此那些灯塔迷也就不用埋头苦扛。何必呢。美史真票创纪录、赢得最多的郡县、大事上从不含糊的大统领说的不算,那地球没有人能够品头论足。回过头看,美地存在的问题他三十多年前就已察觉,到他准备竞选时已变得千疮百孔。

举个直接的例子:当他合法逃税时就能发现美地命脉患上绝症。国家运行需要钱,谁都知道,但税收失策,只会催促市场转为畸形。这也是当他说是因为奥败无能才使他逃税时,票民并无多少反感。可是毛病总得治啊。败灯延续奥黑风格,也就能理解亚马逊老大跳出来力挺增税法案,归根结底,大企业能逃税的手段多了去,你看叫他公司内部采用邮寄票就遭拒绝,明摆着玩不了猫腻。一句话,资本图利,掌控白宫内阁的犹太人更是将这本性渗进骨子里,搞得在欧洲史上人见人厌。

客观而论,资本重利原本无可厚非的,更积极地评价,没有资本扩充文明世界就难以前进。但得讲武德,除了守规则,不作恶更是前提。这里有太多的华尔街掮客案例,内部专门有人挑事,紧接着再找人指引他人花钱消灾,已被全球多少政客玩熟的套路。里面的门道,我想也就聪明的犹太人才能发明得出来。基辛格够牛资格够老吧,当时向以色列敲钱从不手软,由此可见一斑。

这现象也能很好解释为什么面对美地该届内阁,连伊、朝、白俄这种墙头食腐力量也具备装吸架势,更何况更强的,根本是大家心知肚明,看着一帮围殴,充其量不过高超的扯皮而已。譬如眼下的五加一伊核问题,与奥黑时六方朝核拉扯逻辑是一样的。明明川总见效显著的一对一解决,偏偏改为多方掺合,大蛋糕前谁还没点小心思。

意识形态这种飘渺的东西固然有,但放置契约里面,它立即变得诙谐无比。虽说利益是最终目的有些夸张,但川总当初评价欧洲时就直言不讳:那帮老乞丐,本身富有,却总想着从美地刮油水。——连接他与德国女相谈判军费时的弦外之意,刮去的钱还用不到刀刃上,看那些涌进的难民将欧洲祸祸成什么鸟样。

世界是需要川总的。或者说,越是政客不待见的,普罗大众就越得清醒地认知,相较擅长扯皮的政客,川总的品格是多么稀缺。可惜,从暂时来看,美地不配拥有他,瓜众可能也得受到切肤疼痛,才能在回忆里欣赏他身上罕见的真实不做作之美。

会有三战、大范围热战吗?几年后难说,目前是不可能有的。全球化财团掌控的美地,顶多也就要求潜在对手遵守生意场上的契约,除此想要其他就是奢求。更别说他们缺乏川总的谈判艺术,以及洞穿人性的言谈技巧。譬如:我与长白山世子有着非常好的私人友谊,他是非常杰出的震志家。话说得暖心,不像败灯上前就说,你这不行啊,侵犯这个那个,以致别人幻想着乱棒痛打一顿。不过需要强调一点,言行之中,行才是关键。言语能给台阶下,行为上令人敬畏,核心还是其力量能够化繁为简,不扯皮,真干,这就够任何对手拿他当回事。

话说回来,这种局面这几年是见不到了,稍好的情形只能等败灯屡屡试错,碰一鼻子灰回头,就像最初叫停筑边境墙,只过了三个月就被迫需要重启一样。川总虽在影响美地走向,但也仅此而已。败灯一伙顶着窃选嫌疑,终究也只是嫌疑。只要法律上不能为川总正名,甚至从他本人现有的姿态来看,坚持归坚持,却从未见他放言说要踢走败灯回白宫的话。道德层面上说得通,可是九位大护法中只有两人拥有勇气与智慧,任他个人再强再怎么得人心也奈何不得,毕竟,民主以最坏的面目出现,法理上败灯是经过几层认证的。

夺取中期议院是川总就近切实的选择,更远两年的大选,他还真没有优先放在心上。美地需要他拯救的重要事情太多,他肩上担子也过于沉重。如何破解伪驴的意识正确,如何缷掉大科技平台的言论垄断,如何让他自己的声音不被掩盖,以此唤醒更多只愿啃食福利的票仓蛀虫,如何重置自由边界,如何将美媒拉回中间立场等等,每一项都是可以载入几百年美史的伟绩。但坦率地说,光靠他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实现。

七千五百万(理论上更多)票民以及他们心中的上帝能给予他怎样的支持,将成为决定因素。川总信心能让外界感觉得到,票民表现到底如何,也许惟有时间才可以给出答案。要说做乐观点的预测,不过图个未知即是美的眼前安慰,但愿他们能从二战前后的历史中汲取到足够多的经验。就像丘吉尔说的,人民的战争远比国王的战争可怕。如果他们认识到这是一场存亡之战的话。当真输给伪驴,他们将永失精神家园,最终与别处的待割之菜无异。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有间诉舍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08/1578415.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