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香港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

—【思想领袖】郭君:香港大纪元遭袭击内幕

共这种邪恶的思想体系,它的腐朽没落的意识形态、反人类的这样一个做法,使得它走到哪里,把谎言、恐惧、暴力、欺骗带到哪里,要解决这样的香港问题,解决中国的问题,最关键的一句话,我也非常认同,就是“天灭中共”。 如果全世界民众都能够认清中共的欺骗及邪恶的本质,认清中共,唾弃远离它,中共的本来面目在全世界暴露出来的时候,也就是“天灭中共”的时候

《美国思想领袖》采访郭君女士,《大纪元时报》的联合创办人之一,香港版的负责人。(大纪元合成)

 4月12日凌晨,四名非法闯入者手持大锤,其中一人拿着武器,强行闯入《大纪元时报》香港分社的印刷厂,打砸印刷设备,并且把建筑垃圾倾倒在起清洁作用确保机器正常运行的设备上。

这不是印刷厂第一次遭到袭击,实际上是第五次了,早在2019年11月,就有四人使用燃烧弹在印刷厂纵火,导致超过四万美元的损失。

目前,香港整个环境的自由空间几乎被共产党全面扼杀,郭君说,很多媒体都选择了自我审查,但是大纪元一直在坚持报导真相,不过滤任何新闻,真实报导中国新闻。

大纪元创办之初,就是为了破除中共对法轮功团体的污蔑造谣及疯狂打压。言论自由是人类最基本的文明,面对中共的谎言和打压延伸到其它团体及世界范围,我们没有退路,没有选择。

今天,我们采访郭君女士,《大纪元时报》的联合创办人之一,香港版的负责人。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

香港大纪元遭多次袭击中共持续打压

杨杰凯:郭君,欢迎你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最近《大纪元时报》在香港的印刷厂遭到了袭击,请你说说事件发生的过程。

郭君:谢谢,好的。

香港时间4月12日凌晨,香港大纪元印刷厂遭到中共雇用的暴徒袭击。有四个暴徒闯进印刷厂,砸烂了印刷机的控制台。然后抢走了我们一台电脑的CPU,还在机器旁边用利器、斧头,把设备损坏,所以当时非常意外,整个过程有两分多钟。

随后警察到场,很快把案件设为重案,就是转由香港警方重案组调查。

杨杰凯:我们从视频录像中看到,暴徒们到处乱扔垃圾。这是怎么回事?

郭君:是的,他们有一个暴徒先把这个铁门拦住,然后接着另外几个暴徒冲进来,他们带有那个铁锤,还有一个黑色垃圾袋装的混凝土粉末撒向机器上面,非常恶劣的行为,我看他们的目的就是让我们的印刷机瘫痪,让整个印刷设备停止工作。

杨杰凯:这种事件不是第一次发生,对吧?

郭君:对,这是香港印刷厂第5次受到暴徒的袭击,之前还有4次,我记得去年我在香港的时候,因为我的工作业务关系,每年有一部分时间在香港,一部分时间在美国。恰好就是2019年,香港反送中期间,我记得是11月18日,也是中共雇用的暴徒,穿着黑色衣服闯到印刷厂纵火,当时火很猛,因为员工及时把火扑灭了,没有造成重大损失。那个时候我是在香港做反送中的系列报导,我经历过那种袭击。

之前还有3次袭击香港大纪元,我记得2006年刚刚成立印刷厂的时候,就是发生过暴徒闯进去,砸烂了我们当时刚刚买的印刷机。2006年一次,之后2012年发生过,暴徒企图冲进去,后来我们报警,他们没能冲进去。

2013年还发生过一次,暴徒砸烂了玻璃和大门想冲进去,我们也是及时报警,后来制止了。一共发生过5次这样的暴力袭击,我们都报案了,但是至今没有一次破案。

杨杰凯:警方并没有找到闯入者,那你如何确信闯入者的背后是中共,他们与中共有联系?

郭君:我们非常确信这是中共雇用暴徒对大纪元袭击,因为在之前,发生过多次。大纪元在香港二十多年过程中,不断地受到中共的打压,我们的员工被跟踪,我们的广告客户受到恐吓,跟我们合作的商业伙伴,他们租用的办公室也受到中共施加的压力,就是希望他们不要跟我们来往。

我们员工在中国的家属也收到恐吓,这些年对大纪元的打压从来没有停止过,大纪元在香港没有交恶的人,因为我们既不欠债,也没有商业纠纷(与任何团体或者个人),我们在香港一直受到中共的打压,我们非常确信这是中共干的。

事实上不只是我们,你看关于香港大纪元被袭击的新闻发出去后,下面的留言非常多,非常多的老百姓都说,不用你们告诉我,我们知道这是中共干的。非常多的老百姓都是这样说。

多次报案无果港警或受中共胁迫难独立执法

杨杰凯:这很耐人寻味,那么你怎么看警方的反应?为什么警方还没有找到以前的那些闯入者?现在发生的事情你估计会怎么样?

郭君:对警察能够破案,我们也不太抱有希望,因为过去几次,警方一直没有结果,没有下文,我们也知道目前香港警方已经不能够独立司法,香港警方在很大程度上不作为,我们非常地失望,发生这么多事,我们也是非常失望吧。

这次凶徒进到印刷厂之后,在地下留一张纸,大概意思,欠债要还。当时警方到现场以后,我们的工作人员告诉警方,我们不欠债,印刷厂不欠债,我们也完全没有跟别人有这种债务关系,警方是知道的。

警方很快,就没有把它列为刑事,并一直告诉我们,已经转入了重案组,就是针对黑社会的反黑组来处理。

我们看到有些报导说,这个涉及到因为欠债发生的袭击,我们就致电有关媒体问他们为什么这么说,他们说消息来自警方,我们把情况说明后,香港有些媒体就把这个描述撤下来了。

我们很奇怪警方没有知会我们,也没有告诉我们说因为债务的问题,他们收到任何投诉或者是任何情况。但是他们把这个消息跟媒体这样说,我们非常不理解。

所以我们对于警方能够公正地破案,不抱希望,因为过去发生的事情告诉我们,香港警方在中共的胁迫下,非常难以独立执法。

港媒遭中共威胁自我审查大纪元坚持报真相

杨杰凯: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为什么在这个时间发生?你怎么看?

郭君:整个香港目前的自由空间越来越窄,大家知道在之前,香港逮捕了几十位2019年11月参与立法选举的候选人,4月1日我们也看到了,香港宣布有7位民主派领袖有罪,4月16日他们对7位民主派的领袖量刑,就是宣布对他们的判刑。

这个时候香港整个环境的自由空间几乎被共产党全面扼杀,一国两制实际上已经是不存在了。目前这样一个艰难处境下,很多媒体都选择了自律,自己就过滤新闻。很多媒体这么做了,然后香港政府一直打压香港电台这种政府资助的媒体,所以香港能够自由发声的媒体越来越少了,香港《苹果日报》也是中共打压的对象,也不给他们广告,甚至他们的老板黎智英也被宣布有罪,被判刑。

所以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大纪元一直在坚持报导真相,不过滤任何新闻。大纪元是香港唯一的揭露中共那边造假新闻的媒体,我们任何新闻都不过滤。

香港大纪元一直不接受中共的威胁,同时我们也不自我过滤新闻,也不自我审查,香港非常多的媒体都在自我审查,我想中共这个时候这样做,对别的媒体它可以,比如香港电台,可以取消节目,自我审查,逐步的淡化对真相的报导。但是大纪元在这方面一直没有改变。

我想他们这个时候这样做是要恐吓,恐吓我们的员工,恐吓大纪元,目的是让我们自己放弃,我想这就是他们这个时候做的企图。

杨杰凯:你是否担心在将来会有来自政府的更严厉反应?

郭君:我非常担心。因为现在的香港政府跟过去非常不一样。香港的情况越来越恶劣了,我是非常担心大纪元在香港的处境。事实上我们的员工一直被恐吓,我们员工在中国的家属被恐吓。

同时印刷厂现在是遭到暴徒袭击,在发生袭击的前几天,一直有人在我们印刷厂门口跟踪、监视。这种跟踪和监视从去年11月份已经持续到现在,一直持续着。

黎智英等民主人士判决之时大纪元恢复出报

杨杰凯:我注意到,有一些英文报导谈到,这件事发生在黎智英等民主人士被判决前夕。

郭君:香港4月16日对几位民主人士判刑,李柱铭,香港民主党的创办人、大律师、以前那个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的成员;还有其他的香港民主党的几位前主席,像何俊仁、吴霭仪;还有包括香港的立法委员,前立法委员,如外号叫长毛的梁国雄等,他们都面临判刑,这个事件受到国际关注,我们现在正在抢修设备。

我们决定在4月16日恢复出报,这几天我们都在抢救设备和加固我们的保安措施,我们希望在这大事件的时刻,我们仍然能够不过滤地向世界报导真相。

杨杰凯:我想多理解一点你的情况。你二十多年前创办了中文《大纪元时报》,你和全球媒体合作,主要经营香港版,那是从2013年起,请讲讲这些关系,如今你来到了美国。

郭君:我是在2013年因为香港有一些业务要处理,我就去香港帮助香港大纪元做一些业务上的处理。但是去了以后,那里事情非常多,因为不断有事件发生。我们知道很快就发生了香港占中事件,这是香港民众那一次大型的震动国际的抗议行动,之后不断地有很多事件在香港发生了。

当然最让全世界瞩目的就是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香港处在中国邻近旁边,那里的中国新闻非常多,我一年有很长时间待在香港,负责香港大纪元的业务。每次去香港感受都非常深,就感觉到香港民众那种抗争,争取言论自由、争取自由和维护一国二制的这种抗争一直在持续。

香港民众的这种保卫一国两制,坚守自己应有的权利,这种抗争运动一直持续到今年至今,现在看到香港人在全世界四处流浪,很多人逃离香港,我感触非常深。因为这些年我一直在香港,我每次回来再回去,都是非常强烈对比,很深刻的印象。

我们在香港的业务,一直是加强我们的报纸,做视频节目,做了更多的节目和频道向香港民众和国际报导香港正在发生的事情。

我们在香港也有英文大纪元,香港大纪元也越来越受到香港民众的认可,特别是在反送中期间,我们做了大量的视频片子,把香港真实发生的事情向国际上报导。

昨天有一则报导,是美国洛杉矶大纪元做的,我看了非常感叹。这是反送中期间的一家人,李先生带着他的太太,几个孩子到了墨西哥,当时我们采访的时候,对方在电话里,在哭泣,非常地悲痛。

那位先生不愿意离开香港因为香港是他的家,他在那里,他的房子刚刚装修好,他们很想在那里生活,但是因为担心中共报复,我们看到这几位民主派领袖面临被判刑,他们担心继续受到报复,所以他们离开家园跑掉了。

现在香港这样的家庭非常多,你在香港的机场,可以看到很多这样的家庭在离开香港,走向世界各地谋生。

所以今天大纪元在香港所遭遇的一切,也是整个香港社会的一个反映。

大纪元创办之初破除中共铺天盖地谎言

杨杰凯:很多美国人,还有我们加拿大人,很难理解中共的运作方式,介入的深度,让很多很多人难以想像。让我们来谈谈《大纪元时报》在美国创建之初的情形,那是在乔治亚州的亚特兰大,那是如何开始的?你是如何参与的?请讲讲。

郭君:这个参与的初衷就是一个信念,我们感受到现在在中国,真实的新闻报导出不来,人们不了解真相,所以我们就是希望在海外创办一个独立的报纸,能够把中国的真实新闻带给国际社会,同时也把国际社会的声音传给华人。我记得当时在中国发生了中共构陷法轮功学员的自焚事件。

我们收到很多的中共造假的一些证据,还有相关的中共造假的整个构陷过程,但是这样的消息不光是中文媒体,在英文媒体都传播不出去,中共给很多媒体施加压力,不让报导法轮功的真相,那么我们的报纸在当时就把事情真相及时报导出去了。

之后就发生了震惊国际的萨斯(Sars),那时中共一直在掩盖真相,当时也是香港大纪元第一时间拿到这个消息。我们在全球范围内之后,把中国发生疫情的情况报导出去。那我们也非常欣慰了。

我们在一些大的事件当中,能够有这样的一个全球的大纪元网,把中国的很多真相向国际社会及时披露出来,这个是我们办大纪元的一个初衷,那我们20年来也一直是这么做的。

面对中共打压和资源短缺大纪元艰难成长

但是当时办大纪元相当艰难,真是非常的艰难,我们因为缺乏资金,那个条件都非常的差,那我们都是熬夜,大量的义工啊,这样走过来,香港大纪元也是这样的。

香港大纪元当时办的时候,缺人,资源也不够。但是我们的同事都是在这个很艰难的环境下,大家超负荷地工作,有很多义工支持我们,我们也是这样走过来的。

香港大纪元本来在2019年5月份在seven11上架,五百多个分店卖香港大纪元报纸,民众非常高兴,能够非常方便地购买到香港大纪元报纸,但是很可惜,很快中共就施加压力,seven11单方面和我们取消了合同,把大纪元下架了。

所以这一路走过来,一直面对中共的打压和各种资源短缺。在这样非常艰难的情况下走到今天。我们也很欣慰大纪元目前在香港受到民众的非常真诚的祝福和爱戴。

这里很多人鼓励我们,特别是发生了这次袭击事件,非常多的老百姓鼓励我们,希望我们坚持下去,也非常关注香港大纪元同事的安全。

杨杰凯:我想为我们的观众强调一下,《大纪元时报》初创之际,中共发起了猛烈的宣传攻势,污蔑法轮功的精神信仰和法轮功学员,以实现江泽民消灭法轮功的目的,当时最大的压力,也是一直存在的压力,就是进行新闻报导的记者被当作有问题,被妖魔化。

郭君:我们创办大纪元时最早的、就是在中国帮我们采访的一些记者,当初最早参与创办的那批人全部被捕,他们很多都是清华大学和中国名牌大学的研究生和博士生。他们一直在监狱里被中共折磨。

这是在中国参与大纪元最早创办的那些记者。全球范围内,我们也有很多大纪元的记者,他们在中国的家人一直受到中共恐吓、威胁,特别是我们的广告客户也一直受到威胁。

在香港我记得有一个广告客户,一个小广告,他收到了四种语言的威胁,因为有的是韩国客户,有的是其它国家在香港的客户,中共都用不同的语言电话骚扰。

我记得我当时去香港工作的时候,刚刚到香港就收到恐吓信,就是说希望我立即离开香港。他们会监视我的所有行动啊,进行黑色恐吓,甚至跟踪,整个创办过程一直是经历过中共的打压和经济上的封锁走过来的。

保护人类最基本文明没有退路

杨杰凯:你没害怕吗?是什么动力使你能在这种环境下坚持下去?

郭君:我们这次印刷厂被暴力袭击后,香港大纪元发了一个声明,就是我们谴责暴力,绝不退缩。因为言论自由对人对一个社会非常的重要,如果人没有言论自由的话,也就没有生命的基本选择,中国有句古话叫做苛政猛于虎。

我刚才举例子,香港李先生,他非常爱香港,但是带着还没长大的孩子,最小孩子好像才只有五岁,带着孩子背井离乡,转到墨西哥,进到美国。

香港这样的家庭很多,香港人的生活是比较富裕的,但是,因为没有自由没有言论自由,特别是他们的后代还要受到中共的这种所谓的国教,就是用谎言来编这个教科书来毒害下一代,当人们在面临着没有自由,生命没有选择这样的情况下,人民就是选择逃离,背井离乡。

作为我们来讲,我们的想法就是,人要有基本的尊严,最基本的言论自由,这个是对这个社会人类的最基本文明的一个保护。

这也是我的想法,也是我们的理念。我们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坚持下来,其实我们没有退路的,因为这个东西太基本了,如果我们连这个都放弃的话,那人的一个基本的尊严,生命的一个基本尊严都没有。

我们是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秉承我们的信念来做这件事,虽然这个过程中有很多的付出,也有恐惧,也有困难,但是我们还是要坚持下去,因为这没有别的选择。

杨杰凯:中共对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思想自由进行打压,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香港,实际上已经超出了这些范围。

郭君:我看到这一点,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坚守香港,我们希望在这么难的情况下,在香港要把大纪元做好,要把真相报导出来,因为中共有一个非常大的欺骗,很多人都觉得中国经济好了,中共在改变,他在变好了,似乎是我们只要跟他有经济上的往来,中共就会变好。

但是我们看到的情况不是这样,香港的经济是非常发达的,香港连续23年都被评为全世界经济自由第一了,就是他那个经济环境,但是这么一个宽松的经济,全世界最宽松的经济环境下,还是发生了禁锢思想,媒体自我过滤信息,然后掩盖谎言。

你知道中国的千人计划有很大部分是在香港进行的,就是中共在世界上偷技术,然后通过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商业中心,香港企业家出面进行中共的千人计划,通过一些企业在国际上拿项目,然后偷技术在香港进行融资,进行一些信息的转换,国际上对香港当时是不禁运的,中共利用香港来偷技术,就是说这种事情很多时候发现是在香港。

我为什么说,要把香港大纪元做好,因为那里可以得到很多消息。

中共对香港精神打压和控制延伸到世界

就香港来讲,曾经是这样一个宽松的经济环境,但是中共还是在香港做到这种对精神上的打压和精神控制,既然他在香港能做到,这种精神上的控制和打压也开始针对美国和其它国家,中共这一做法也在渗透到其它国家。

因为中共用的方式就是欺骗,然后利用经济利诱,让一些大财团跟它合作,然后这些大财团和企业控制着媒体和一些很关键的部门。

人们为了利益,可以放弃自己的一些想法,然后进行自我过滤,甚至禁锢别人的思想。他们都可以这样做,这些事情在美国或者加拿大或者世界各地都在发生。

其实在香港,中共九七年到香港,这么多年来这个过程已经在发生了,经济可以很自由,大家可以都有钱赚。但是呢,前提的条件是按照中共的意思办事。

所以这个思想是受到禁锢的,你要放弃你言论自由的权利,要打击另外一部分人,让他不能够发声,如果他发声的话,大家都不会给他生意,都不敢跟他有生意来往,甚至过滤这些人的发言权,这些事情在香港这些年都已经发生了。

中共用经济利益改变香港改变世界

所以说香港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样板,也是一个很好的国际橱窗,让世界看到中共是怎么样一步一步的,把香港这样一个自由世界,自由资本主义非常发达的,曾经是金融中心,货柜转运中心,信息中心,服装设计中心,宝石珠宝设计中心,广告设计中心,在全世界都是一流的、领先的……

这样的一个充满活力的城市,一步一步的通过中共的这个欺骗利诱,煽动仇恨,通过这一系列的做法把香港变成今天一个这样的让人不敢说话,不能出声的一个社会。

同时呢,今天在香港,奥斯卡片子不能放,香港的电影要通过中共审查才可以放,这是共产党一步一步地在香港做到了,其实我看到,在西方社会也开始出现了。

好莱坞、华尔街、还有些大的IT的公司,他们在中国做生意,但是他们有很多中共不喜欢的一些信息,言论上被要求配合中共,思想被禁锢,我看到在国际社会也在发生,也开始出现了。

所以就是说,我们为什么要非常坚定地办一个独立媒体,把真相报导出来。这个真相的范围非常广,不仅仅是一个信息两个信息的过滤,是整个一套做法,就是让你在不知不觉中,你发现你周围的世界都变了,家里在吵架,人们不敢讲他自己心里的话,因为讲了以后可能被攻击,可能会受到歧视。

这些事情就是这样的不知不觉地变化,你可能觉得非常奇怪,这背后发生了什么,是谁在背后操纵这些事情,是谁在背后去用经济利益诱换中国的市场,作为一个筹码在改变这个世界。

我们知道就是中共,他在香港做得非常娴熟,现在在香港仅存大纪元依然能够、完全不过滤中国发生的新闻,这个让全世界看到目前发生的悲剧,也是让全世界看到中共它的善变多变,掩盖和欺骗的这种狡诈的本质,让人看到中共的真实面目,因为这个意义太大了,不光是别国的事情或者是香港事件,或者是中国的事情。

香港是反共基地 坚守对中国及世界都重要

今天它已经发生在海外,发生在美国,发生在我们身边,我们也面临同样的改变,所以说为什么这个时候,我们能够支持大纪元在香港继续发声,大家能够把中共的真实情况报导出来,对这个世界来讲,都是非常有意义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付出了这么大,这20年的坚守,我们的期待,也是我们觉得对这个世界,我们应该尽一下我们的微薄之力的一个最开始的动力。

杨杰凯有很多人找到我,他们目睹了发生在香港的一切,说你们应该把报社迁移到台湾,那里更安全些。

郭君:我们也收到很多这样的忠告了,如果真有这一天,不得不发生这样的情况,我想这不仅仅是香港人的悲哀,也不仅仅是中国人的悲哀。对全世界来讲,那都是一个非常不幸的事。

如果真有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我们希望趁它还没有发生,能够制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香港是一个国际城市,他跟世界各地都有紧密的关系,是全世界的一个自由港,那么我认为全世界的正义的力量,各种正义力量都应该关注香港,保护她。

因为失去了香港,失去了一个对中国大陆非常有影响的一个阵地,香港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反共基地从孙中山开始,从中国共产党整个过程来讲,他就是说香港有个名字叫反共基地,大家都叫香港是反共基地。

中共也看到这一点,所以他对香港这次采取的政策是留港不留人,通过恐吓打压,把真正的香港人都赶走,就是叫留港不留人。

所以现在很多人被迫离开,那大纪元现在还在坚守着,我们不希望看到大纪元最后在香港没有办法生存下去,实际上我们有共同的责任。

国际社会唾弃中共正义在聚集

杨杰凯:这实际上正是我要问的下一个问题:实际上前景非常暗淡,看看中共在香港的所作所为,还有新疆等等,你能看到某种希望吗?

郭君:我看到希望,我看到国际上不管美国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他们对中共的问题上,我看到他们的意见都是高度一致的,甚至我看到现在在欧洲,在东南亚、日本、印度,我看到国际社会上对中共的这个唾弃,对中共的严厉谴责,这个力量是越来越大。

而且我看到,这个世界上通过的香港事件的发生,最近发生一系列的事件,国际上对香港对中共的了解越来越多,所以我也看到了希望。

我相信对中共这个问题上,越来越多的国家会幡然醒悟,正义力量会这样集聚在一起,制止中共这种对世界的侵蚀。

杨杰凯:我们收到了大量表达真诚支持的评论,来自世界各国的议员,来自新闻自由组织、智库、众多独立人士,他们信仰新闻自由,他们都非常关心。你想不想对着镜头向他们说几句话?

郭君:首先我非常感谢全世界这一次对香港大纪元印刷厂发生暴力袭击事件,及时给予回应和谴责中共的这个暴行的正义声音,非常感谢。

而且我觉得就是更多的民众、更多的国家,在这个问题上,如果公开发声,甚至采取行动,抵制和制止中共的这种暴力行为,那对香港目前来讲真的是一个福音,因为我觉得这样的声音并不是无效的,它是非常有效的。

大家看到就中共这次的暴徒采用的手法,还是在地下丢一张纸还债还钱啊,上一次纵火印刷厂,他是扮演勇武派,穿黑衣服想嫁祸给勇武派,这次想制造一个构陷,欠债才发生印刷厂的事等等。

这就看到中共的恐惧,因为它不敢明目张胆去做,试图用一种掩盖,通过它要施加恐惧,它的目的是想让香港大纪元员工自己放弃,因为恐惧而自己放弃,以最小的成本,他想做这样的事情。

那就说明,它还是惧怕国际正义的声音,惧怕国际社会对它的谴责,惧怕国际社会对他的围剿,所以就是说,更多的国家、更多的民众出来制止,出来谴责中共,那对香港的目前,维护香港人的基本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是一个非常大的帮助。

如果香港那地方能够保持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对香港社会目前来讲是一个非常大的帮助,对中国民众也是一个福音。

希望全世界都能认清中共邪恶本质

杨杰凯:郭君,采访即将结束,跟我说说,你对香港和中国寄予怎样的愿望?

郭君:我有一个愿望,就是大家知道在反送中期间,香港的大街小巷都贴了一个标语,你几乎只要在香港你都可以看到,那个标语就是“天灭中共”,香港人把这个标语贴到那个广告栏上,贴到街上、地下,那个马路上面,就是到处张贴一个标语,因为中共的存在使得谎言、暴力、恐吓都跟它一起同时存在。

很多香港人是善良的,包括警察,包括香港政府的很多官员,他们都是善良的,是被胁迫的,很多时候是无辜的。

但是,中共这种邪恶的思想体系,它的腐朽没落的意识形态、反人类的这样一个做法,使得它走到哪里,把谎言、恐惧、暴力、欺骗带到哪里,要解决这样的香港问题,解决中国的问题,最关键的一句话,我也非常认同,就是“天灭中共”。

如果全世界民众都能够认清中共的欺骗及邪恶的本质,认清中共,唾弃远离它,中共的本来面目在全世界暴露出来的时候,也就是“天灭中共”的时候,那这个对香港人、中国,甚至包括台湾,对全世界来讲都是一个福音,这是我的愿望,我想也是香港的愿望。

杨杰凯:郭君,谢谢你接受采访!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18/1582515.html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