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王昊轩:别怪知识分子不发声

作者:
前阵子,有人写文章说,现在的知识分子,都变成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变成犬儒了,不对公共事务发声,不为底层发声。指责知识分子不敢发声,是很容易的,也没有什么风险。但要明白一点,为什么知识分子不敢发声,不要去责怪知识分子不发声,要去看发声的人,比如右手墨迹,发声之后的后果是什么。

今天是2021年4月18日,最近有个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有一个知名写手,叫右手墨迹(我一直叫他右手摸鸡),他停更了两个多月的时间。

为什么停更呢?

因为在春节的时候,他写了一篇十万加的热文,武汉在哭泣,抨击了湖北经视把过年时武汉花市异常火爆,说成是群众喜迎新年,而不是悼念去年逝去的亲人上。

结果可好,右手墨迹的这篇文章,引发了上头的重点关照,他先是被上头打电话要求删除文章,拒绝后几个账号同时被永久封杀,还被请去喝茶聊天,不得不沉寂了一段时间。

右手墨迹没有做错什么,他没有训诫吹哨人,只不过写了篇文章,却给自己带来了大麻烦。因为他讲的是真话,讲的是权贵不爱听的话。他知道说了也没什么用,但是他还是要说,因为他要表达自己的情绪。

前阵子,有人写文章说,现在的知识分子,都变成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变成犬儒了,不对公共事务发声,不为底层发声。指责知识分子不敢发声,是很容易的,也没有什么风险。但要明白一点,为什么知识分子不敢发声,不要去责怪知识分子不发声,要去看发声的人,比如右手墨迹,发声之后的后果是什么。

前几天凯迪论坛宣布要和所谓的公知势力划清界限,就好像公共知识分子是臭狗屎,干了违法犯罪,丧尽天良的事情。能发声的平台,越来越少,限制也越来越多,在这个情况下,如何去指责知识分子不敢发声?你怪知识分子不发声,那你自己发声了吗?你知道发声的后果是什么吗?

假如知识分子变得犬儒,开始明哲保身了,那问题肯定不是出在知识分子的身上。知识分子天生就是想说话,爱说话了,该深思的,是什么让他们不敢说话,不愿说话了?

这几年,只要发出和主流不一样的声音,就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麻烦。你想让上层改革,放弃特权,那等于是要他们的命一样。他们要让你闭嘴。你让底层改变自己的观念,他们会觉得自己被羞辱了,也要跟你急。那些发声的知识分子,就像是风箱里的耗子,两头受气,无论是上层,还是底层,都不待见他们。

当一个人独立思考,不盲从权威的时候,他就注定要被权威排斥。当他大胆发声了,也会像右手墨迹那样成为一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假如发声的人不受保护,随时会被消声,那谁敢发声?君不见,歪嘴得罪了胡编,被搞的七荤八素,右手墨迹拒绝删文,结果几个号都没了,不得不沉寂一段时间。

出卖良心,要比出卖肉体容易的多,君不见卢克文,周带鱼,胡编之流,赚的那是盆满钵满,他们永远不用担心自己会被删文,会炸号,只要昧着良心用力割韭菜就行了。无论是上层,还是底层,都不会找他们的麻烦。因为他们有正能量这个护身符。

两相比较之下,如何选择已经很明确了。人都是趋利避害的,没有人有义务为别人发声。当你指责知识分子不敢发声的时候,先问下自己为什么不发声?去了解下发声的后果是什么,勇敢发声的人,现在都在哪里?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指责别人不敢为自己冒险。这是有些自私甚至卑鄙的。

附:

右手墨迹:武汉在哭泣

2021-02-1322:52

今年除夕夜,当所有人都围坐在电视机前看春晚、刷朋友圈抢红包的时候,武汉的菊花卖断货了,解放大道更是堵地水泄不通,同样是过年为什么今年会如此不同呢?

这就要从武汉人的习俗说起了。每年的大年初一武汉人都有为前一年去世的亲友烧清香的习俗,一般过了凌晨就开始去去世亲友家里烧香,既然要烧香吊唁就一定要送菊花。

除夕夜,当人们还在吐槽今年春晚有多无聊的时候,武汉的街头挤满了买菊花的人们。但让人意外的是,往年随处可买的菊花,不到晚上11点就卖断货了,价格更是水涨船高。有些个别还没卖光的店铺,剩下的菊花也都蔫蔫的,就这一束都要180还不还价,可见这一念间有多少人故去,又有多少人难过。可这在一些官媒那里却变成了喜事,真是让人无比气愤。

@新浪湖北@湖北经视等官博也注意到了除夕夜的凌晨,武汉这座城市的异常,但新浪湖北的博文内容却是:‌‌“武汉春节花市火爆异常,市民们凌晨上街买花。‌‌”大过年的,要不是去上清香,谁会大半夜的去买花,而且买的还是菊花!真是鄙视这些无良媒体,什么样的悲伤都能写出喜事的气氛。

如果说@新浪湖北这样的商业官博不了解武汉的习俗还有情可原,那么@湖北经视这样本地官博也颠倒黑白胡说八道就是不可饶恕的。昨天下午2:37分,@湖北经视官博对于春节武汉花市异常火爆是这样说的:

2月12日上午,在武汉市江汉区球场街花卉市场记者看到,由于购买鲜花的市民太多,花市门前的道路已经形成了堵车的局面。花店老板告诉记者,自己已经50个小时没睡觉了,卖了多少花已经记不清楚了。另一家老板也表示,自己开了30年的花店,往年新年虽然生意也比较好,但从来没有今年这样火爆,只要是鲜花,不管什么品种摆上去不一会儿就会被买走。记者随后在循礼门花市看到,购买鲜花的市民也是络绎不绝。花店经营者分析,火爆的原因有两点,一是今年是农历牛年,市民买花寓意要牛气冲天;二是由于去年春节很多家庭没有买花布置,报复性消费导致了今年春节武汉鲜花消费火爆异常。

看到最后的时候,我真是有一砖拍死@湖北经视小编的冲动。上清香的习俗不止武汉有,南方很多地方也有,比如浙江、湖南等地,可你看看哪个地方像武汉一样,还没到大年初一菊花就卖断货的吗?!有哪个城市像武汉今年这样,凌晨两三点花市还熙熙攘攘的挤满了来买花的人们?!

明明我们所有人都知道并亲身经历了2020年那场带走无数生命的浩劫,明明我们的生命轨迹或基本生活都或多或少被这场疫情改变,像个有血有肉的正常人去谈谈死亡、忆忆悲伤怎么了?!为什么非要丧事喜办把吊唁说成报复性消费呢?!你以为你隐去了真相人们就不会自己去寻找、去挖掘吗?!

去年方方就曾在日记里说过:‌‌“在武汉,几乎人人心理都有创伤,这恐怕是绕不过去的一件事。无论是关在家二十多天尚且健康的人群(包括孩子),或是曾经顶着冷雨满街奔波的病人,更或目送亲人装入运尸袋被车拖走的家属,以及看着一个个病人死去儿无力拯救的医护人员,等等等等。这种创伤,可能会在相当长时间里形成困扰。人们需要发泄、需要大哭、需要痛诉、需要安抚。武汉人的痛,不是喊喊口号就能缓解的。‌‌”这段话写出了武汉人深藏于心的创伤,而这样的创伤平时看不到,却会在每一个社会不太关注的时刻流露出来。

比如去年的中元节,路边也好墓园也罢,到处都是烧纸钱的人们,有的拖家带口,有的孤苦伶仃,他们并没有说什么,但那种哀伤的气氛却让人窒息,无法视而不见。比如今年除夕,人们不约而同的涌上街头走进花店,去为故去的亲友送上一份思念。可即便是这样最基本的人之常情,不但要淹没在春晚的喜庆气氛中,还要被误无耻媒体扭曲成另一番模样,简直是丧尽天良!

去年刚封城的时候就有武汉人曾说:如果家人出了事,恐怕这辈子再也没法过年了。而血淋淋的事实就是,作为疫情的风暴眼,武汉死了无数人,有些家里去了一两个,有些却像常凯一样家破人亡,这成千上万的家庭恐怕再也没法过年了,而朋友圈的每一个‌‌“团圆‌‌”可能都会刺痛他们,因为他们的家再也团不圆了……

今天的武汉正在哭泣,在你开怀畅饮的时候请允许武汉人悲伤,而不是让他们强颜欢笑,更别把他们的难过扭曲成欢乐的海洋,因为每个人的节日心情都不一样。正如歌词中写的那样:到今天才知道,说一声再见需要多么坚强,我想要忍住眼泪却不能忍住悲伤,在不知不觉中泪已成行……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21/1583522.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