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标签 > 知识分子

中共学校是培养“忠诚”的地方:忠诚老实运动
2022-07-09

自1949年建政初始,中共就没有放松过对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并且把对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作为一项重要工作来抓,整个五十年代针对知识分子的运动不断,从自我改造的学习运动开始,经历了洗澡运动、组织清理运动、忠诚老实运动,其中还穿插着批《武训传》、反胡风反党集团运动,最后,至1957年反...

秦兽:莲某岳:《通往菊花之路》(图集)
2022-05-05

今天本来不想写了,想把睡眠时间赶过来,因为想在六七月再继续骑摩托出一趟远门,但是下午看到同行们都在写莲某岳,我实在是忍不住想蹭他的热点——往常谁说我蹭热点我都会斥责对方:人民日报、新华社也都写社会热点,你咋不去叽歪?但今天我主动承认,我就是蹭他的热点了,因为莲老师对我而言意义重大...

美国社会整体性败坏与知识分子的败坏
2022-01-29

“邪恶的统治者是上帝对邪恶的人民的惩罚,目的是催逼上帝的百姓向祂悔改。”是啊,今天的美国社会全地满了败坏:堕胎流无辜人的血,同性恋、大麻在多州合法,身份政治肆虐,言论自由丧失,媒体公然做假见证,政治正确扭曲公义…… 美国今天政治、社会整体性败坏,根源只有一个——民众信仰的堕落,而知识分子群体的败坏成为民众背弃基督信仰的主要肇因。

资中筠:颂圣为奴六十年——中国知识分子活祭
2022-01-18

愚民政策臻于极致,读书人失去独立思考的权利,逐渐成为习惯,也就失去了思考能力和自信。“虽千万人吾往矣”是建立在“自反而缩”的基础上的,就是坚信自己是正确、有理的,如果这点自信没有了,无所坚守,自然再难谈什么骨气和“浩然之气”。于是“士林共识”没有了,一人一旦获罪,在亲友、同事中得不到同情和支持,在精神上也彻底孤立,这是最可怕的境地,犹如天主教的革出教门。过去中国的皇权体系,“政、教”相对说来是分离的,现在反而把对信仰的操控与政权合一起来,从世界思想史的角度论是大倒退。

知识分子没有灵魂——作家郑义采访记
2022-01-15

昨天参加作家郑义的联合采访,收获丰盛,先择其要者跟大家分享。一、海外生活多年,让他心地柔软他是经过文革和上山下乡的一代,自幼接受的教育就是斗斗斗,心肠无比坚硬。他曾专门去看四川宜宾武斗死难者的尸体,为革命练胆。到海外生活多年后,心变得柔软了,突然看到路面上...

陈徒手:“思想改造”是如何让知识分子“自取其辱”的?
2022-01-11

如果说俞平伯的思想转变是顺势推至,当局并未有意为难过多,而贺麟的转型却颇为艰辛,是学校党组织煞费苦心的结果,有强力的外因。贺麟当初还保留旧派学人的处事惯例,依旧称蒋介石为"蒋先生",不忘过去旧恩。但遭到群众愤恨之后,他也只能表态:"我现在要骂蒋介石是匪了。"一开大会,他就屡屡被围攻,败退下来后挫折感格外强烈,又有自取其辱之叹。

左春和:知识分子的局限,在于对权力向善的过度幻想
2021-12-13

知识分子的局限在于有时候急于寻找光明,而忽视了脚下的黑暗,在奔向由权力提供的窗口之时,不但不能走出地狱,还会陷入更深的牢笼。这就是为什么知识分子往往经得住黑暗的压迫,但无法经得起一丝光明的诱惑。即便连黄炎培这样的教育大家也对窑洞中的毛式承诺激动不已。或者像吴晗这样的明史专家,经不住乌托邦的天堂诱惑,竟然与恩师胡适分道扬镳,最后自食其果。一个能穿透千年历史的人,不一定就能看破信誓旦旦的当下,包括那种承诺抓着自己头发飞起来的某种方法论神话。

郭沫若号称才子加流氓 薛暮桥丧尽天良(图)
2021-10-28

所谓良知或良心,实际就是一个人的道德标准和价值观念。个人的良心,是一个人判断事物的正确与错误的底线。而社会的良心,就是指一个社会的道德底线。在自由民主的国度,人们说知识分子是社会的良心。那么中国的知识分子又如何?据说著名学者钟敬文先生在去世前曾说:知识分子...

难保哪一天也会有“不要让海归们跑了”
2021-10-26

81位院士中仅有10位去了台湾。就连胡适的小儿子也逆父母之意,要坚定地留下来“建设新中国”。被中共挽留的胡适则不为所动,他在离开北大飞赴南京时,留给北大师生一句话:“在苏俄,有面包,没有自由;在美国,又有面包又有自由;他们来了,没有面包,也没有自由。”

方方:屈辱地活着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图)
2021-10-22

花伯伯被打成右派的原因,似是因为花伯伯喜欢写一些普及卫生常识的小文章。如果说这一类的小文章也能对国家造成伤害,真正是让当今人笑掉大牙。然而花伯伯却因了它们断送了自己的一生:他再也没有当医生的资格了。他的生活内容只剩下了“改造”。

侮辱性名称:1949年后中国大陆的右派分子
2021-09-18

1949年后中国大陆的右派追溯到中国的五帝时代,舜帝命契制定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小孝五大教条,为中国教育之始。由此,中国有教育者及被教育者,名称各异,随时代长河而变化。1921年7月23日(而不是宣传的7月1日)在有治外法权的上海法国租界内,在第三共产...

上层在移民,底层在偷渡
2021-09-02

弧度度评论文章:先来看第一组数据:江浙一带的私营企业家中,70%多的已选择了移民:家族移民,产业移出,资金转走。他们宁愿去国外投资超市、加油站、餐馆,也不愿再在国内投资办厂。值得我们思考的第一个问题是:中国拥有14亿人口的庞大消费市场,为什么上流阶层却争相...

中共窃政后 知识分子是如何沦为奴隶的(图)
2021-08-14

中小学教员都被认为是“国民党培养出来的资产阶级分子”,以至于掀起学生羞辱、殴打、肉体摧残直至杀害老师的史无前例、惨绝人寰的高潮。在“与一切传统决裂”的口号下,一切基于人性的道德伦理荡然无存,善恶是非以“政治路线站队”划线。古今中外的文化都“扫入历史的垃圾堆”。

美媒:史学泰斗余英时先生去世 “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中国!”(多图)
2021-08-07

8月5日,著名史学家余英时先生在8月1日晚于美国寓所睡梦中逝世,享年91岁。余英时先生1930年出生于天津,先是师从国学大师钱穆,后赴美国哈佛大学取得博士学位,之后在密歇根大学、哈佛大学、香港新亚书院和香港中文学大学、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等各地任教,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