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美国华人家长们,你们正在不知不觉间培养共产主义接班人

—从一张照片的故事说起

作者:
出生在中国大陆的移民对左派民主党那一套普遍反感,是因为左派民主党玩的那一套平均主义、阶级/种族斗争、劫富济贫、破四旧立四新,都是在社会主义中国已经得到实践并导致了至少四千万人死亡的闹剧。这些惨剧一直在华文圈内口口相传,不绝于耳。左派搞的性解放那一套,更是与中国传统文化格格不入。然而,为什么他们的后代,对左派那一套毫无免疫力,这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一年前我曾经在我的脸书上发布了上面的照片并附上了广州友谊商店的英语简单介绍,因为这张照片带给了我太多的回忆。小时候我的父母经常带我进去广州的友谊商店。当然那个时候外汇券虽然仍然流通,但是已经可以直接用人民币进去友谊商店购物。图片上的栅栏虽然还在,但是“本店接待外宾,无关人员勿进”的牌子已经摘下。门卫也不再查看购物者的证件,阻挡普通国内民众进入。然而在此之前,友谊商店是专门给政府从“外宾”口袋里挣外汇的窗口。进入友谊商店购物需要护照和外汇券,普通人可望不可及。中国国内的民众,想知道国外人民生活得怎么样,就是通过友谊商店的橱窗(当然嘴上要说国外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结尾处我还写道: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相比,不知道是哪个更倾向于把人分成三流九等,制造更多的歧视。至少今天,除了传说中极为隐蔽的官员特供商店,我还没有见到一家普通中国人不能进的商店。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结尾却让好友圈中的一些人的玻璃心碎了。以下时我和我大学时的室友(华人二代)在留言区的对话:

室友:我就是坚定的社会主义者,有这样的商店也不能说明社会主义不好。这只能说明某些人有受白人至上主义影响,产生自卑感。

我:你不知道社会主义经济是如何运行的。当时普通中国人买什么都要凭证购买,因为商品的生产都是国家计划。而且有票证也不一定买得到。要买半磅肉只有像美国黑色星期五购物那样排队才行。而在友谊商店,不仅现购现取,质量还比外面的好。而且这样的商店也不是中国的专利。当时社会主义国家,如苏联、东德和波兰都有。目的就是赚具有硬通货价值的外汇。这些可都是白人国家哦。

室友:他们通过这些商店得到外汇以后弥补他们国家的民生不足不好吗?

我:哪有这种好事啊,社会主义国家拿到外汇以后,钱大都用来进口政府最想要的重工业设备去了。普通人连水果都很少能吃得上,因为当时中国水果产量很少,需要外汇进口。再说了,即使是社会主义国家拿到外汇以后都用来改善民生了,大部分人需要凭票证排队才能买生活必需品而一小部分人可以现购现取更高质量的同类产品,你会感觉好吗?当年生活的艰辛,问你的妈妈好了。问她想不想回到过去凭票证排队购物的日子。

其实我这么跟这位室友说的时候,心里早就有底了。当年我大学快要毕业的时候,就跟他和他的母亲吃过一顿饭。因为两三个小时的交谈,使我对他的母亲有所了解。她因为出身黑九类家庭,在改革开放以前生活并不如意。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母亲出身黑九类,在社会主义中国受尽苦难,而在美国出生的儿子,却迫不及待要做共产主义接班人,不得不说这是很大的讽刺。

然而据我在脸书朋友圈的观察,华人在美国出生的二代(越南华人例外)在政治上左倾确实是普遍现象,很难在中间找到保守派。台湾、香港来美者政治左倾也非常普遍。相比之下,出生在中国大陆的华人第一代或者第一代半(在中国至少完成部分小学、中学后来美者),并不对左派的政策取向有什么好感,甚至是很鄙夷。这些人中间还是投民主党的,要么是被民主党“支持移民”、“支持少数族裔”的大旗迷惑,要么是领福利者,要么就是有政治勾兑,要么就是对共和党某些人不满(比如媒体镜头下的川普总统),要么就是没有别的选择(比如某些蓝州的议员选举,选项只有两位民主党候选人)。

出生在中国大陆的移民对左派民主党那一套普遍反感,是因为左派民主党玩的那一套平均主义、阶级/种族斗争、劫富济贫、破四旧立四新,都是在社会主义中国已经得到实践并导致了至少四千万人死亡的闹剧。这些惨剧一直在华文圈内口口相传,不绝于耳。左派搞的性解放那一套,更是与中国传统文化格格不入。然而,为什么他们的后代,对左派那一套毫无免疫力,这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我曾经在某保守媒体上看到一篇评论文章,讲到为何华人普遍大学入学率高的时候,就讲到作者见到不少华人家长早出晚归在餐馆干活,拿着法定最低工资,却还住在高房租的区域。因为他们要让他们的子女上好的公立校区,继而上好的大学,得到好的工作。作者对于这一现象大加赞赏。然而我看了以后却不是滋味。我非常理解这些家长的动机,因为孟母三迁的故事是华人的传统榜样。但是,为了让孩子上好学区而早出晚归,这就意味着与孩子的接触少了,对于学校给孩子教什么,无从知晓。这里面当然也有很多家长不懂英语的因素在。而中小学阶段正是培养子女世界观的窗口期。从这个意义上说,华人家长们把培养子女世界观的任务白白让给了学校,而有些人生课程学校是不会教的。尤其是在美国的公立学校,甚至连私立学校,都已经被左派的意识形态所占据的今天,这种把子女教育托付给学校的做法,自然是在不知不觉间为左派培养共产主义接班人。

相比之下,本人见到的白人同事,尤其是保守派的白人,宁可赚少几个钱,取消下午的会议,也要到子女参加的体育比赛或者童军活动给自己的子女打气。这样的家长,我还真的没有在华人中间见到几个。虽然华人号称在文化上重视家庭和教育,但显然多是流于形式,只看重成绩单上的分数而没有在根本上与子女多交流思想。

说到这里其实我是想提醒现在为人父母的美国华人家长,“好学区——好大学——好工作”这一在华人圈奉为经典的阶层上升路线,在美国社会普遍被左派“批判性种族理论”荼毒的今天,其实已经越走越窄。当然我也不是说应该把孩子留在教学质量差的校区。而是应该在重视课堂教育的同时,更多重视子女在人格和世界观上面的培养,尤其是不能再放任学校任意给孩子灌输颠倒黑白的谬误了。

本刊评论:

“孟母三迁”,“好学区——好大学——好工作”这是传统的、经典的华人上升通道,本来是无可厚非的,也是历史和我们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证明行之有效的。

然而这里有一个保证学生健康成长的默认条件,那就是学校教给学生的是合乎真理的价值观,而不是“政治正确”的洗脑。

高等学府一向是左翼思想的发源地,也是左翼势力最集中的地方,只是因为受美国基督教传统的对于不良思想的纠正作用,以前各级教育机构的左翼思想才不致于对学生的造成实质的伤害。然而最近的20年来,美国越来越多的基督教会背离了圣经的原则,片面强调神“爱”的性情,而故意不谈神的“公义”、“圣洁”、“良善”的特质,以致神的公义无法在公共广场得以彰显,基督教对于青年学生思想的纠偏功能消失殆尽。

另一方面,按照美国的传统,公立学校是政府用纳税人的钱开办,社区纳税人推选代表组成校董会管理学校,因此公立学校的世界观教育是由社区家长们掌控的。然而现在,由于极左教师工会的力量空前强大,他们几乎控制了校董会的人选,社区家长几乎已经完全被排除在学校的一切决策之外。所以公立学校和左翼控制的大学就成了左翼思想的洗脑机器。

如果我们不介入对孩子世界观的教育,孩子们变成极端的共产主义者岂不是非常自然的吗?

原文链接:http://nacr.info/WordPress/index.php/2021/04/21/chinese-american-parents-you-are-unknowingly-raising-the-successors-of-communism/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北美保守评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23/1584354.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