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血之殇

—写于2018年世界爱滋病日

作者:
但是卖血行为绝非卖血农民的自愿选择,而是具有很大的误导性被迫性,其中最主要的是错误政策的诱致性和政治体制的强致性因素。以发展经济为名,由政府动员农民卖血,致使爱滋病长时间大面积传播,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特例。 而爱滋病问题至今在河南依然是敏感问题,而且越来越敏感。这不得不引发人们对体制内部深层问题的思考。

许多人以为爆发于上个世纪末的河南爱滋病事件是很遥远的事情了。可爱滋病问题至今在河南依然是敏感问题,而且越来越敏感。这不得不引发人们对体制内部深层问题的思考。

在很多次世界爱滋病日,每年的12月1日,我被邀请做演讲,讲述河南爱滋病事件发生的原因背景和爱滋病人群的生存境况。在场人们无不被那些来自现场的照片,那些悲惨的故事强烈震撼。但是听众毕竟有限。这件事——河南农村爱滋病事件——的真相,绝大多数人,依然不知道。

我六年田野调查完成一本书《血殇》,是对河南爱滋病事件的诚实记录。但是只能在台湾出版,带回来,海关扣押了。有人不想让人们看到这本书,不想让人们了解这件事。他们害怕真相。

又一个世界爱滋病日来临,我还要讲这个发生在中原大地上的悲惨故事。

这么大的一个事件,这么大的一场悲剧!成千上万上十万几十万人的生命和家庭啊!真相必须大白。

河南农民感染爱滋病的主要原因:不是采血器械消毒不严格或者共用针头,而是单采血浆回输红血球

一般都知道河南农民感染爱滋病,是因为卖血。卖血怎么会感染爱滋病?大多人以为是采血器械消毒不严格,共用针头。

但是,事情远非那么简单。

上世纪80、90年代,河南农村掀起“快速致富,献血光荣”的风潮,在疫情最严重的上蔡县将之称为“全民卖血运动”。那时候到处建起血站,郑州空军医院、平顶山512部队医院,开封115也是部队医院……,开始都是部队医院,后来才是地方医院,开封、尉氏、沈丘、项城、郸城、柘城、周口、驻马店、商丘……,各地都开血站。人们说,县里小车下来宣传献血光荣,喇叭吆喝着:要致富,走献血路!献血光荣,利国利民利己!一大批“献血员”队伍应运而生。

“献血”即“卖血”。到血站出卖血浆,与以往到医院卖血直接输给临床病人不同。到医院是卖全血,谓之“全采”;到血站是卖血浆,谓之“单采”。

所谓“单采”,是把采到的血用离心机分离,只留下血浆做生物制品原材料,把红血球回输给卖血者。爱滋病就是血站在“单采血浆”回输红血球的过程中,在卖血人员中传播开来,同时传播的还有疟疾、丙肝、梅毒、淋病各种性病等等多种疾病。

所以,河南农民感染爱滋病的主要原因,不是采血器械消毒不严格或者共用针头,而是单采血浆回输红血球。

当时许多献血员单采、全采都卖,所以,又出现大批“输血感染者”。疫区卫生防疫部门说:“北京上海很多爱滋病感染者,医源性根源都在河南。医生开一袋血提成5~10块,所以不管是否需要都动员病人输血,输血又感染一大批。”许多住院产妇被动员输血,致使一大批产妇和孩子感染了爱滋病。

驻马店是河南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从当地卫生部门了解到,官方最早办血站是1987年。那时候大量批准成立血液制品厂家,光部队就开办11个血站,从军分区办到武装部。最后全地区共建33个血站。建血站都必须经过国家卫生部批准。以后需要血浆量大了,乱收血浆,要求不严了,不合格也收。驻马店地区疫情最严重的是上蔡县,上蔡县文楼村是最闻名的爱滋病村,而疫情最严重的是后杨村。后杨村干部说:全村近4000人,1200多户,爱滋病死了300多人,普查时,还有感染者570多人,驻村工作队统计全村人口3210人,1800多人卖血,几乎家家都有人卖血(2006年田野手记)。在后杨村卫生室,一个孩子来给自己取药,村医告诉我:这一家人都是爱滋病死光了,只剩下这一个10岁男孩,很懂事,天天来领抗病毒药按时服用。

“卖血就是爱国”,90年代早期中共在电视广告中这样宣扬道。(网络图片)

人们说到当时的卖血乱相:办血站赚钱就跟拾钱一样,净赚!卖血的人群黑压压的,比唱大戏都热闹!1995年官方砍血站之后,公办血站、私人血站都转移地下继续非法采血,根本没有检测手段,“胡采不验”,局面更加混乱。洗澡堂子、私家院落、猪圈里、庄稼地,哪都是采血哩,有人是一手烧锅一手采血。

一位驻马店市卫生局干部说:确山县,一个拖拉机一早拉人去卖血,天灰蒙蒙看不见路,对面来一个车队,把一拖拉机的人都撞翻到河里,都没人伸头看看,17个人全淹死。上蔡县芦岗乡一个大学生乡长,本地上堂村人,刚分去时当宣传秘书,2001年才当上乡长,后来检查出来爱滋病,喝药自杀。南大吴高桥庄,20多岁的小姑娘上吊死了多少啊!卫生厅医政处副处长王传宗,看见血站洗手池里溅得到处都是血,说简直就是屠宰场!吴仪来河南很生气,说血头血霸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卫生局高局长说杀谁呢?都是部队的。

河南省卫生系统官员一种代表性的说法是:“中国爱滋病是外国传来的,大陆爱滋病是沿海传来的,爱滋病大面积流行是当年单采浆献血造成的,单采浆是国务院卫生部搞的。——这话咱不能往外讲,但确确实实是上面引起的。”

一位基层卫生官员分析河南单采血浆传播爱滋病的背景和过程:国外背景,爱滋病在非洲、欧洲、美国流行比较严重的时候,是在(19)80年代。国外就看好中国血液市场,因为当时中国还没有这个病。国内背景,那些相对比较落后地区解决温饱之后,当年拐回来发展经济。河南人口大省,经过动员,讲解一些血的基本知识,卖血或者说献血是老百姓能够接受的,单采血浆工作可以开展。所以当时国外都在中国建立生物制品所。一看单采血浆收益好,就盲目投资建厂,猛建!厂建起来就需要原料,就大量开发动员建立血站单采浆,卫生部出公文,要求一个县建一个血站。1992年,基本各县都有血站。血站暴利。开始一天采一个血型,后来混着采,袋子装得太满,血溅出来交叉感染。再后来私人血站更混乱,A型、B型乱套了。俺单位(疾控中心,过去的防疫站)就办血站,血站是当时单位的主要财源。河南的血走向全国6大生物制品所。卫生部提倡这样办,地方上受利益驱动,一些生物制品所扩大,各国也来投资,看好中国市场,于是大办血站采血。这就是单采浆献血这一块的历史。

感染了爱滋病的农民说:爱滋病都是单采才感染的,单采是政府开血站才开始的。要不是政府开血站,老百姓去哪卖血?不卖血咋会感染爱滋病?

全面封锁消息刻意隐瞒疫情,致使一场原本可控的公共卫生事件演变成一场人道灾难

很多农民感染者跟我说着一句同样的话:“要是早知道卖血传染爱滋病,无论如何也不会卖血!”还有人反复说:“要饭也不卖,打死也不卖啊!”

他们是可以早知道的,只是,没有人告知他们。

早在1993年,河南省卫生部门已经发现爱滋病在河南献血员中蔓延流行,但是隐瞒疫情严格保密。

一篇题为《河南省部分献血浆人群血源性传播疾病检测结果分析》(苏惠存《疾病监测》1997年第12卷第7期)的专业医学检测报告,确凿无疑地证实了河南采供血传播爱滋病病毒至少在1993年已经开始,但是它的公开发表已经是在4年之后的1997年。这份重要的血源性传播疾病的检测报告说明,早在1993年,河南省卫生部门已经发现,爱滋病在河南献血员中蔓延流行,而至今,河南当局、卫生厅等相关部门,对此依然讳莫如深闭口不提。

责任编辑: 李广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428/1586180.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