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王赫:中俄关系两张脸 遮蔽不了的龌龊和冲突

作者:
中俄双方当局特意高张“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却掩盖、遮蔽不了双方的龌龊和冲突。俄罗斯的大国心态,并不甘只作中共的能源、原材料供应国,要跟中共平起平坐。俄罗斯相对于中共,还有一个优势,就是军事科技。

印度邀请俄罗斯加入美国主导的印太倡议,使得中俄关系微妙。图为美国罗斯福号航母前往印太地区巡航。

最近两件事,颇能揭示中共与俄罗斯关系的两张脸皮。

5月19日,习近平普京通过视频连线,共同见证两国核能合作项目——田湾核电站和徐大堡核电站开工仪式。普京称“俄中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时期和最高水平”,习称“两国将在更高水平更广领域,更深层次推进双边关系向前发展”。这个事,表现的是这样一张脸,即西方极为担忧的中俄走向结盟。

5月3日,俄罗斯“祖国党”发表公开信,指责俄罗斯共产党及其高层收取中共金钱和其他好处,并被批评是在俄境内为北京服务的中共代理人。有分析认为,俄政党之间时常抹黑揭短,但打中国牌攻击对手十分罕见。这个事,表现的是这样一张脸,即中共与俄政党之间各种台面下的互动和微妙关系,更表现了俄罗斯对中共的极大疑虑,中俄关系的深层矛盾。

其实,冷战结束后,中俄关系的两张脸就不停地变换,交织在一起了。这些年来世界似乎更被中俄走向结盟这张脸所吸引。

比如,自2019年6月5日两国关系被提升为“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后,尤其2020年以来,在疫情的助推下,中美开打新冷战,同时俄与美、欧交恶,中俄更欲抱团取暖。

这似乎也有迹象可循。例如,2020年10月22日,普京在瓦尔代辩论俱乐部(Valdai Discussion Club)回答记者提问时说,目前俄中没有军事结盟同双方态度无关,而是缺乏必要性,“从愿望上讲,不会排除这个问题”。普京的话,含义丰富。又如,今年2月,中俄外长通电话时表示,双方的战略协作是全方位、全天候的,没有禁区,没有上限。

而在两国内部,都有结盟的声音。俄罗斯方面,资深研究员瓦西里‧卡申(Vasily Kashin)撰文表示,当与美国发生军事冲突的危险时,中俄应立即结成军事同盟;由于俄罗斯公司参与了中共弹道导弹预警系统的开发,中俄完全有能力在此基础上建立数据共享并建立各自的合作伙伴关系,拥有全球导弹防御网络。中共方面,曾将近10年作为中共武装力量驻苏联和俄罗斯的代表的王海运,亦撰文称有必要将两国关系提升为“肩并肩、背靠背、手拉手、心连心”的“准同盟关系”,将两军关系推升为“特殊友军关系”;在深化中俄军事关系上,“两国应当胆子更大一些,步子更快一些”。

事实上,虽然中俄坚称“双方坚持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国的原则”,但两国已然至少是“准盟国”关系了。举例而言:

——俄中定期举行军演,军事技术合作非常密切(也相当秘密),但更重要的是双方军事科技的交换。一个突出的例子,是俄罗斯在帮中共建立导弹预警系统。还有,2019年7月末和2020年12月22日,俄罗斯与中共两次举行联合空中巡逻行动(战略巡航),活动范围从日本海扩大到了东中国海;中俄双方对此大为宣传。

——自2018年以来,中俄贸易维持千亿美元规模,俄罗斯从逆差转为顺差。中国已是多年俄最大贸易伙伴。中俄双边贸易额占俄罗斯总贸易额的比重逐年攀升,从2013年的8.12%增长至2018年的15.76%,并有双边贸易2024年实现2000亿美元的目标。

双方加强经济合作中,有三点值得特别注意:第一,2020年中俄贸易本币结算达25%,而在2013、2014年,这个比例还微不足道,大概只有2%-3%,这是所谓“去美元化”。第二,2020年俄罗斯农业对华出口大幅增长,农产品贸易已成为中俄双边经贸合作新亮点,中国作为俄罗斯农产品第一大出口目的国的地位继续巩固;如果考虑到中国粮食短缺隐患,以及中共与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世界主要粮食出口国关系紧张,这个意义就非同寻常了。第三,中俄能源合作的凸显(习近平称能源合作一直是两国务实合作中分量最重、成果最多、范围最广的领域)。一个突出的例子,是中俄东线天然气项目(“西伯利亚力量”)历经20年谈判,2019年12月才正式投产(该项目最终每年将可以对华出口38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相当于中国2018年天然气进口量的30%以上),俄罗斯就已经开始着眼于推进中俄西线天然气管道项目(“西伯利亚力量2号”)了。

但是,中俄双方当局特意高张“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却掩盖、遮蔽不了双方的龌龊和冲突。

这里仅举一个例子。今年2月25日,位于赤塔市的俄罗斯后贝加尔边疆区法院宣判了一起涉及中共的新间谍案。当地一名居民因为叛国罪被判处8年徒刑,这位名叫瓦西里耶夫的男子为外国间谍机构收集情报。法院说,整个审判过程保密,不对外公开。这新间谍案与过去类似案件都涉及科技领域不同,发生在具有军事意义的两国边境地区,俄罗斯更刻意对这起谍案保密低调。俄中关系虽然日益密切,但两国之间的间谍案更加频繁发生,这说明了什么?

其实,在对外关系布局方面,俄罗斯对中共的高度防范和牵制,尤其令中共恼火。

例如,2020年中印爆发边境冲突,俄罗斯对印出口大批先进武器。俄印正在讨论确定未来10年新的军事技术合作计划。俄帮印建第五代机和潜艇,开发高原坦克等等,这些都包含着剑指中共的用意。

例如,中亚被俄罗斯视为后院,俄罗斯反制中共影响力扩张。今年,美军撤离阿富汗让中亚安全议题更被关注,中共利用新建立的“5+1”机制与中亚各国加强互动(5月12日,中共与中亚5国外长在西安举行会晤)。5月14日,俄罗斯亲政府的主要大报《独立报》刊文激烈抨击北京干涉中亚国家内政。文章说,中共在中亚大笔行贿收买当地权贵,更促进了当地腐败猖獗。事实上,随着一些中亚国家社会反中共情绪升温,哈萨克斯坦新法律正式禁止向外国人出售和出租农用耕地。由此可见这些年中俄在中亚的暗中角力。

例如,提升与蒙古关系,邀蒙加入安全组织。2019年9月,普京访问蒙古,双方签署了睦邻友好和战略伙伴关系协议。俄罗斯另一个重大举动是,邀请蒙古加入由俄罗斯所主导的集体安全防务组织。这个组织目前的成员除了俄罗斯外还包括亚美尼亚、白俄罗斯,以及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因此蒙古被认为将成为这个组织的第一个非独联体成员。集体安全防务组织成员可用较便宜的俄罗斯国内价格采购俄制武器。每年还在一些成员国境内举行大规模军演。最近几年在吉尔吉斯和塔吉克境内的军演中,俄罗斯特别把能携带核弹头的伊斯康德尔战术导弹一度分别运进这两个国家。蒙古如果加入集体安全防务组织,将对中共形成战略威慑(历史上,1969年苏中边境武装冲突后,在苏联军方当时设想的进攻中国方案中,都曾优先选择从蒙古作为主要的出兵中国方向)。

从俄罗斯的上述动作,可以窥见其对华战略的基本设想:一方面,密切与中共关系,以提振经济和对抗西方的战略压力;另一方面,密切与中共周边国家、亚太国家关系,避免过分依赖中共,并对中共形成战略牵制。

俄罗斯的这个对华战略构想,是建立在俄中实力对比的基础上的。一方面,2008年以来,俄罗斯经济一直乏力,中俄经济差距急剧扩大。例如,2020年俄罗斯GDP约为1.474万亿美元,总量低于广东省和江苏省(官方数字,中国GDP为14.7万亿美元),人均GDP首次落后于中国。另一方面,俄罗斯的大国心态,并不甘只作中共的能源、原材料供应国,要跟中共平起平坐。俄罗斯相对于中共,还有一个优势,就是军事科技。

的确,苏联的武器技术和装备长期成为中共抄袭和研发借鉴对象。但是,这些年来的中共军事扩张,连买带偷,俄罗斯还能有几年的技术供应利益可得?对此,瑞典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SIPRI)的一位高级研究员,援引SIPRI的数据,认为只有5到10年了。是否真只有5-10年的时间?这或许可以商榷,但当今俄罗斯军事科技优势的日渐消逝,却是不争的事实。如果真有一天,连仅存的军事科技优势也没有了,俄罗斯又拿什么资本跟中共争平起平坐的地位?

俄罗斯现行对华战略的内在矛盾和致命缺陷,俄罗斯当局和俄罗斯社会也都心知肚明。而中共的本性,俄罗斯也是再清楚不过的了(否则,俄罗斯也不会绝不听中共所宣称的疫情“可防可控”那一套鬼话,而在2020年1月30日率先关闭中俄边界)。

现在,如果俄罗斯不能痛下决心,直面现实,而任凭惯性,任凭利益集团的分裂所制造的对华政策的摇摆不定,不能顺应时代潮流和国际战略格局的演变,重新制订对华战略,而让俄中关系两张脸一直持续下去,那俄罗斯可就危险了。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21/1595521.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