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低端中国”敲警钟!眼看他楼塌了?

作者:
“中国要世界相信一个迷思:中国的发展和专制制度会成为各国的榜样,甚至会取代西方。但是本书会证明,这是错误的。正好相反,中国的经济发展会严重放缓,许多中国人会失望,社会动荡是可能发生的。”

资深记者罗谷(Dexter Roberts)写的书"The Myth of Chinese Capitalism: The Worker, the Factory, and the Future of the World",台湾译名是《低端中国》—党、土地、农民工,与中国即将来到的经济危机,译者:廖世德)。图/撷自网络,民报合成

廖天琪评论:近期以来,中美、中欧、亚太、印台地区的外交、经济、地缘政治的变化很大,甚至军事对峙都已经浮出水面,各种分析文章占据了媒体不少篇幅。因此一本解析中国政经和农村及社会危机的书一问世,就洛阳纸贵。这本书,The Myth of Chinese Capitalism: The Worker, the Factory, and the Future of the World(《中国资本主义的迷思:工人、工厂和世界的未来》,在台湾出版的中文版本的译名是《低端中国》—党、土地、农民工,与中国即将来到的经济危机,译者:廖世德)几乎是中英文同步,于4月间分别在美国和台湾出版,立刻受到媒体和各方的关注。

资深驻华记者解构“大国崛起”的迷思

本书的作者罗谷(Dexter Roberts)是位资深记者,从1995年就被美国媒体派驻中国,长达23年。曾任《商业周刊》(Businessweek)与《彭博商业周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的中国社长。他曾踏遍中国各个省份,包括新疆、西藏、蒙古等地。采访了中国的工人、农民、农民工、牧民、不同族裔的普通民众,当然也接触了中共高层的干部,大公司、工厂的老板、在华外资企业里的中外负责人。他对中国的户籍制度特别感兴趣,对于这个类似当代“农奴”制度所造成的等级差异,社会冲突和不公平,了解深刻,在书中有大量着墨。罗谷也到过香港、澳门,曾在台湾师范大学学习中文。他遍访东亚的日本、南北韩以及印度和越南、柬埔寨等国家,对于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力量对于周边国家和地域所造成的影响,也了解透彻。

起高楼、宴宾客、楼塌了?

当下充斥世界媒体有关中国的报导,不是中国的强势经济、一带一路横扫全球、西方企业、商贸、投资甚至就业情况都受制于中国,就是指责中国在新疆设立再教育营、干预香港的法治、新闻自由和人权,当然也有不满中国的霸凌和不守国际法则和游戏规则的,但是很少有报导分析中国今日的经济崛起是怎样产生的?在这所谓的“经济奇迹”背后隐藏着怎样的血泪故事和埋伏的危机。“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有人预言“眼看他楼塌了”吗?罗谷的这本书就放出了“楼塌了”的预警。

“不为人知的故事—严控政策正遏制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这句话是亚马逊推销此书的经典句子。我们来看看书的目录:一个中国,两个世界;沿海的工厂;工人的子女;贱卖的土地;政权的打压;机器人是解药还是毒药?回家的困难;即将到来的危机;后记:精准扶贫还是精准控制?从每个篇章的主题,就知道作者正在试图解构中国那令人惊奇的、飞速发展的畸形经济。而这繁荣昌盛的画皮之下,竟是如此满目疮痍的人间惨况,“低端人口”生不如死的生存环境。几亿中国人在自己本国和家乡,竟然是流民、是二等贱民,必须躲躲藏藏,免被警察城管抓捕拘留,享受不到最基本的人权(居住权、迁徙权、子女受教育权、卫生医保健保都更谈不上)。

习近平热衷“脱贫”——中国标准的“贫”

世人真不该只看那光彩夺目、奢华迷人的沿海大都会的大商场、购物中心和游乐园,那些逛街购物,任性吃喝玩乐的城市人口,虽然是令人羡慕的中产阶级,但是中国还有一半人口还挣扎在此标准之下。习近平上台之后,的确很注重农村的贫困问题,他任期内几乎每年都召开中央扶贫工作座谈会,大约除了“反腐”,“扶贫”就是他的工作重点之一。这是否跟他7年知青经验有关很难说,但是精明如他,知道如果中国底层农民继续贫困下去,不但他的“中国梦”实现不了,连老共的统治都会被动摇。今年两会之前,中共官方就高调宣扬脱贫成功。习近平在元宵节前一日,2月25日宣布,按现行标准,中国农村将近一亿(9899万)的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这意味着百年老店中共,如期完成,打下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

中国“脱贫”的标准自然有别于国际标准,联合国发展署制订的全球贫困线是人均日收入1.9美元,中国的标准如何?世界银行在2020年9月公布:中国有3.73亿人每天生活不足5.5美元。李克强总理于去年5月在人大会议期间说,中国有“6亿中低收入及以下的人群,他们平均每月收入是一千人民币。”可以说,中国大陆当前是没有吃不上饭的贫民,甚至可说他们衣食无忧。当然,这个标准太可怜,《低端中国》的作者罗谷就指出:中国的农村人口依然在社会底层苦苦挣扎。这些农民奔向城市,成为农民工,为中国的建设和经济腾飞贡献巨大,但是他们并没有享受到成功的果实,他们遭受到社会的不公平待遇,被政府和企业无限制地剥夺,在户籍上成为贱民甚至“逃犯”,忍受妻离子散的痛苦,却得不到社会的承认和回馈。

作者罗谷写道:“中国要世界相信一个迷思:中国的发展和专制制度会成为各国的榜样,甚至会取代西方。但是本书会证明,这是错误的。正好相反,中国的经济发展会严重放缓,许多中国人会失望,社会动荡是可能发生的。”

《低端中国》的作者罗谷指出:中国的农村人口依然在社会底层苦苦挣扎。他们遭受到社会的不公平待遇,被政府和企业无限制地剥夺,在户籍上成为贱民甚至“逃犯”,忍受妻离子散的痛苦,却得不到社会的承认和回馈。图。

户籍和土地制度是两块绊脚石

对于不公平的户籍制度作者着墨甚多。这个从五十年代就施行的《户口登记条例》行之多年,把人分为“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两类,前者可以在农村获得土地使用权。在计划经济的50?70年代,实行物质配给制(想想那时的粮票、饭票、肉票、油票、布票、媒票甚至肥皂票等等……),在管理城市和农村的粮食、人口、医疗、住房、就业、教育等方面,便于管理,但是弊病很大。特别是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城乡之间人口流动和交流交叉的情况迅速高升,这种制度的弊病、僵化和不公,日益暴露。虽然本世纪以来,有所松动改革,2014年国务院已经宣布停止划分农业和非农业人口,也放宽了人口流动的限制,但是此制度势必根除,否则社会无法“与日俱进”。

罗谷在书中也点出中国土地政策的谬误。中国1982年的宪法规定:“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除由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以外,属于集体所有。”这就限制了农民无权自由买卖或租赁土地,这限制了他们大规模耕种和发展的机会。每户人只能小耕小作,完全违反现代的经济原理,助长了农村陷于贫穷落后,农村人口流失,造成城乡贫富差距日增的趋势。

罗谷的这本书揭露了中国社会由于制度上的缺失,造成了发展不均,分配不公,民怨甚深,危机四伏的情况。这本书的问世,为中国敲响了警钟,其实我们看到,中共政权本身也都注意到这些问题,开始修修补补地改进、改良,但是错误的政策再改也成不了事,应当有决断地抛弃,因应时势订出新的条例和制度,才能解决问题。本书也打开了世人的视窗,认识到僵化教条的中共体制之下,另一个真实的中国。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欧洲之声 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27/1598162.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