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毛泽东身边的“女皇”

—原题:毛泽东身边的“女皇”

作者:

1938年,四十五岁的毛泽东与二十四岁的江青结婚时,中共中央政治局曾对江青作过限制性规定,她只能以一家庭主妇和事务助手的身份,负责照料毛泽东的生活与健康,将不在党内机关担任职务或参与政治。所以中国老百姓在文革前并不知道江青为何人。她在黄土高坡、延安窑洞的山旮旯里蛰伏起来。1949年随中央机关一起进入北平,很快又冬眠起来。因为毛泽东的这一首诗,使她“偶尔露峥嵘”,就此一发不可收拾,这位“寻常看不见”的“神秘女人”,瞧准文革机会,露出狼女野心,要做“女皇”而大展手脚了。

1972年8月夏天季节,江青把西方女记者、女作家维特克接到广州长谈,要通过维特克的笔写出一部像斯诺《西行漫记》一样震撼世界巨作,记述江青传奇女豪杰的光辉一生,为她篡党夺权登上女皇宝座制造世界舆论。她向维特克吹嘘,在解放战争后期,与胡宗南决战的时候,很多女同志都撤退了,只有她一个女同志陪着毛泽东留在陕北,和他一起指挥这场战争,结果把蒋介石嫡系部队打得丢盔弃甲,全军覆灭。这一场关系全局胜负的决定性会战,她为此化了许多心血。

她又说,三十年代在上海当演员时,有一天晚上,有个美国水兵追她,想搂抱她,她给了他一记耳光,这水兵不但不发火,还向她行了个军礼。她觉得美国人很有礼貌,她说着说着就哼起了美国歌曲。经过一个星期摇唇鼓舌,信口开河,维特克回国后写成一部书,中译名为《红都女皇》,轰动西方。

为了检验她此时的权力是否已经有了“指鹿为马”的效果,她要调北京的内燃机专车来广州送她去佛山石湾美术陶瓷厂参观,从广州到佛山仅二十多公里,一个多小时汽车里程,她却要调一趟专列火车,从北京空车往返五千里,来满足她做女皇的权欲。

在广州,她要洗矿泉水澡,派人用保温桶从山上运来,还要专门建一个矿泉水游泳池,池边要铺上细沙,显出天然浴场的风光;但是不要广州当地的细沙,要从海南岛专门运来细沙。为铺细沙花了三十万元费用,四十多年前的三十万元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但江青毫不在乎这劳动人民的血汗钱。她仍不满足,命令铺设十多公里的水管,从白云山直接把矿泉水引到游泳池,供她游泳健身之用。

广州折腾够了来到天津,这次她要度身量制一套女皇服而来,可是谁也没见过当代女皇服,也不知江青喜欢什么样式。她告诉服装设计师,到文化部门搜集一些帝王将相的照片,参考西方电影中贵族太太服饰,中西结合就可以了。设计人员把它当作头等政治任务加班加点来完成。

展现在江青眼前的是一件绣满梅花图案拖地的大袍裙和开襟带袖短披装,江青很满意,又在用料、颜色、裁剪、做工上作了指示。高级料子难以找到,江青要他们到出口商品中去找,叫毛纺厂工人用进口羊毛纺织。至于梅花图案,它象征国花,必须全部绣上,而且要绣到“远看不见花,近看都是花”。江青的难题难不到中国技艺高超的能工巧匠,一套女皇服大功告成了。

接着她又要为全国妇女统一设计一套“江青服”,要把这套中不中、洋不洋的“江青服”和男人的“中山装”一起全国推行。江青的“女皇装”和“江青服”,如果今天参加全国服装设计比赛,一定会得到大奖,江青的脸上又可以多贴一层金纸,她不但是革命家,文艺革命旗手,还是一个服装设计师!可惜三十多年前,老百姓穿的一律兰灰色的布中山装和列宁装,毛料和绸缎做的其他样式服装,都当作资产阶级奇装异服和“四旧”取缔了,连一件花衣服都不放过。江青出尔反尔谁能相信,所以“江青服”推广也寿终正寝了。

江青得知陕西咸阳出土了一方吕氏玉印,这可是皇帝玉玺,无价之宝。她把这件文物调来,乘机掀起了“评法批儒”宣传吕后运动,为她女皇梦的实现鸣锣开道。此时中国老百姓才知道吕后是两千多年前汉高祖刘邦老婆,说她是了不起女人,是封建时代的政治家,在辅佐刘邦建国立业中起了重大作用。刘邦死后,吕后掌权,她执行法家路线,重新统一天下。宣传了吕后,接着宣传女皇武则天,宣传慈禧:“有个西太后,你们知道吗?名为太后,实际是清朝女皇帝。”

她又到处游说宣传:“男的要让位,由女的来管理。妇女可以当总理,氏族社会就是女的当家。到了共产主义还有女皇,女人也能当皇帝!”她就差这么一句话没说:“我江青也要当女皇!”五十多岁徐娘半老的江青,还装作羞羞答答小姑娘模样,“犹抱琵琶半遮面。”

从江青的女皇梦中,可以清楚看出,这一场文化大革命实际是一场复辟倒退的运动,是一场封资修极权法西斯专制运动;从江青走过的道路,证明文革悲剧的发生绝非偶然,是历史必然的产物。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29/1598828.html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