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一个美国父亲为被洗脑的孩子发声 老师被迫妖魔化自己的学生

—一个父亲反对“批判性种族理论”的立场:我们的孩子正在被洗脑

作者:
他们的孩子从学校回到家里,刚刚五岁,就被教导为自己的肤色而感到内疚,这使他们感到非常沮丧;我也收到了来自祖父母们那里发来的信件,对他们的孙子孙女被洗脑并背叛自己的家人感到绝望。老师被迫去妖魔化自己的学生。

【作者安德鲁·古特曼(Andrew Gutmann)是一个学生的父亲,曾经是一名投资银行家,后来成为软件开发人员和企业家,现在又与他的家人一起从事化学方面的业务。可以通过他的网站talkupforeducation.org与他联系。】

一个月前,我给我女儿就读的纽约市布雷拉利(Brearley)私立学校的所有父母发了一封信,呼吁他们发声反对学校官方不正当和煽动性的反种族主义倡议,以及对种族分裂的痴迷。那封信被迅速传开,并引起了人们对遍及全美国爆炸性种族理论的极大关注。在出人意料地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之后,我感到有义务消除与这一运动有关的一些常见的误解。

人们似乎普遍认为,反对“批判性种族理论”只是右翼政客(political right)所持有的观点。这种看法是错误的。的确,保守派媒体几乎完全接受不利于“批判性种族理论”的观点,而自由派的媒体对此理论则是全盘接收。但是,两派媒体截然相反的观点,似乎无法准确地反映大多数美国人的看法。

自从我的信公开以来,我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千封表示支持的电子邮件和信息,其中包括许多自称是民主党人和自由派的信息。发给我的大多数信息的语气,本质上都不是政治性的。相反,多数表达的是一种无奈和无能为力。

我收到了父母们发来的电子邮件,内容令人震惊,他们的孩子从学校回到家里,刚刚五岁,就被教导为自己的肤色而感到内疚,这使他们感到非常沮丧;我也收到了来自祖父母们那里发来的信件,对他们的孙子孙女被洗脑并背叛自己的家人感到绝望;我还从老师们那里收到令我热泪盈眶的短信,因为他们被要求日复一日地教授那种根本上是制造分裂的种族主义的教义,并被迫去妖魔化自己的学生。

我收到的短信中,最有力、最令人恐惧的,也许是几十封称自己是从前苏联或前共产主义东欧国家移民到美国来的人发来的。这些电子邮件根本毫无政治气味,其信息几乎是一样的:这些第一代美国移民都写道,他们“以前看过这一幕”,他们熟悉这种宣传、洗脑的伎俩。他们极其恐惧地表示,想不到这些东西也在侵蚀着当今的美国。总之,他们不敢相信这些竟在这里发生。

关于对“批判性种族理论”的第二个普遍误解是:它仅限于教育机构。这也是错误的。在过去一年中,“批判性种族理论”的信条已经遍及整个社会:我们的公司、我们的科学和医学界以及我们的军队。可口可乐的多元化培训材料鼓励员工“尽量少做白人”。联合航空宣布了一项计划,他们将招聘的一半的新飞行员将为女性或有色人种。据报道,沃尔特·迪斯尼公司(Walt Disney Company)已要求员工填写“白人特权检查表”。美国医学协会发布了一个“三年路线图”,该路线图拒绝平等和择优录用,而主张“种族公正”。国防部已建议采取多种步骤,以实现其多元化和包容性计划,包括审查对招募政策、能力测试、和高级领导力提升标准的更改。

许多读过我给布雷拉里私立学校学生家长的原始信件的人,错误地得出结论说,它的主旨是种族。其实不然。我所写的,首先是关于学校不愿意讨论种族问题,不愿意就学校的反种族主义举措进行辩论。然而,这种误解的寓意远远超出了一封信的范围。它触及了民主本身的核心。

如果我们不能就我们国家面临的棘手问题进行公开的讨论和辩论,那么民主根本就无法正常运作。我们已经允许一小部分非常有话语权的人的观点被社交媒体的力量放大,以关闭围绕种族和“批判性种族理论”的几乎所有的辩论。他们总是会简单地大叫:“种族主义者”,或是以此来威胁。这不能被允许继续下去了。不管自己对种族差异的根源,对系统种族主义的存在,或“批判性种族理论”之优劣的看法如何,大家必须都同意,我们不能再允许一小部分美国人欺负我们其他人,迫使我们沉默。

我们离《独立宣言》发表250周年纪念日只有几个选举周期了,但我们发现这个国家在真正的建国日期上争论不休——究竟是“批判性种族理论”的推动者支持的1619年,还是1776年。这场争斗本身也是一个误解。每个优秀的历史老师都知道,历史不是一组日期,而是一个连续的故事。我们必须开始进行全国性的对话,讨论我们要告诉孩子们的故事,以及我们希望我们国家的未来。

我们是否真的要抹去我们的建国原则,还是要重申这些原则,并更加努力地确保它们适用于所有美国人?

我们是否真的要放弃言论自由的训令——如果不是通过法律,而是出于恐惧,还是希望能在我们的学校,工作场所和社区中促进思想的多样化?

我们是否真的想要彻头彻尾的马克思主义的结果均等的思想,还是主张为所有有才干、肯努力的人提供机会的均等

我们真的想要鼓励分裂和陷入受害者的境地,还是想利用我们多样化的优势,去应对我们面临的许多全球性挑战?前者无疑会削弱我们的力量,并几乎肯定会导致种族冲突。

最后,我们是否真的要使肤色成为美国的决定性特征,还是要回到我们传奇的人权领袖不分肤色的梦想,以及他们宣扬的所谓的真正的包容性?

我知道我在这些问题上的立场。但是,你怎么看,美国?

《北美保守评论》评论:

马克思主义的“批判性种族理论”已经被左派分子把持的各级权力机构在学校、军队和企业强行推行;马克思主义的组织“黑命贵”的黑旗在5月25日弗罗伊德死亡的1周年时,在美国政府机关和驻外使领馆的美国国旗旗杆和墙面上高高挂起——这意味着民主党正在强迫美国接受给全人类带来重大灾难的马克思主义。

这是对合众国建国先父和建国核心理念的公然背叛。

作为从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中国来到美国的第一代移民,我们对文中提到的来自前苏联和东欧国家移民的痛苦的呼唤感同身受,因为我们有过几乎完全相同的经历。马克思主义蹂躏了我们的祖国,残害了我们的祖辈和父辈,也在我们的青少年时代对我们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我们为了思想的解放、心灵的自由和生活的富足来到美国,我们绝不能让这种邪恶的主义再来伤害自由美国的同胞和我们的子孙。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国会山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529/1598989.html

言论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