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郑中原:习近平非要一条道走到黑

作者:
据原全国人大法工委研究室主任高锴回忆,习仲勋担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期间,多次跟大家讲要尊重和保护不同意见。1990年10月30日,习仲勋被提前“下课”的前一天,还在人大常委会上讲,不要把不同意见者看成“反对派”,更不要打成“反动派”,“要保护不同意见,重视和研究不同意见”。因为在官场设有妄议中央罪名和在全国严控言论,大兴文字狱,如今习近平被称为“习禁评”。

马列以中共之身侵染中华百年,并且占据大陆成了气候。毛泽东时期制造大祸乱,以文革为甚,害人不浅。在中共建党百年之际,全国“唱红”,仿如文革重来。现任党魁习近平近年来学毛崇毛,把他被毛斗得半死的算是开明的老父习仲勋的家仇国恨抛诸脑后。盘点一下,习近平至少在宗教、民族、香港、言论自由等多方面,背叛了故去的父亲。

习仲勋(右)与习近平(左一)合影

习仲勋被毛整习近平崇毛

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是中共第一代领导人之一,属于中共党内的开明派。文革后曾主持广东工作,官至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2002年5月24日,习仲勋在北京去世,享年89岁。

习仲勋一生多次挨整,其中被整得最厉害的是1962年至1978年。

在1962年9月的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习仲勋因“《刘志丹》小说问题”,遭康生诬陷,后在文革中受到残酷迫害,被审查、关押、监护前后长达16年之久。

中共的理论源头是马克思1848年发表的《共产党宣言》。马克思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深得马克思真传的中共独裁者毛泽东,将马克思的斗争哲学概括为:“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被毛整的习仲勋曾说:“我这个人呀,一辈子没整过人。”习仲勋本性善良,与毛并非一类人。

但习仲勋的儿子习近平上台后,却逐步公开学毛崇毛,最近新版党史在目录页已看不到文革等毛泽东统治30年的“严重错误”,在文革起因和经过方面做出修改,以迂回曲折的笔法为毛泽东开脱和淡化其罪过。习近平公开讲话开口就是毛语录,什么“又红又专”、“中国人民是惹不得的”。习还修宪欲长期执政,比肩毛泽东。

新编学校教材“毛泽东思想”回归也透露重大信号,强调记住毛,尊重毛。难怪有网友说:习仲勋在敲棺材板!文革揪斗老子也是正确的了?你咋不改姓毛呢!

习近平不能算是习仲勋的孝子,只能算是毛的孝子贤孙

满脑子毛论的习近平,在党的重要讲话中高频率提斗争。不能算是习仲勋的孝子,只能算是毛的孝子贤孙。目前中共对外的所谓“战狼外交”,对内搞人人互害、告密之风盛行,皆以上头所好有关。

习仲勋以怀柔手法稳定西北,习近平搞新疆集中营、强推内蒙汉化

不要说残酷的新疆集中营,从在内蒙古强推汉语教学引发抗争,可见习近平和他父亲习仲勋相比,处理民族问题有大不同。

据《自由亚洲》披露,中共有一个中国民族语文翻译局,其专家李旭练曾在《光明日报》上发表文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不是“国语”》,强调“在实际工作中,我们应该把学习使用语言文字的权利交到公民的手里,让他们自由选择学习使用或者不学习使用何种语言文字。”

这个“中国民族语文翻译局”正是在1955年年中,由习近平的父亲、时任国务院秘书长习仲勋一手促成的。

中共建政之初,习仲勋在西北为中共管治包括新疆维族在内的少数民族,他曾说“民族工作不要急”,习仲勋本人当然也是其党的骨干,早年在西北大搞运动,但当时处理民族问题的手法还算是柔性的。

到习近平时代,中共当局就不再掩饰,启用了陈全国这类“急先锋”,引发一系列人权问题。

习近平在香港问题上背叛了习仲勋

去年“七一”前习近平亲自签署实施香港国安法,标志著中共当局不惜代价对香港实现彻底的政治转变。对于香港人民而言,该法堪称“恶法”。接下来香港发生了巨变,民主派被大抓捕,公务员需宣誓效忠北京,教育全面赤化。这已全然背离了邓小平当年代表中共的“一国两制”承诺。习近平当下和其父习仲勋当年在广东任职期间,对处理香港事务的手法和风格有大不同。

文革后复出的习仲勋,1978年至1980年曾在广东省担任过省委第二书记和第一书记。这期间,大批大陆人逃往香港。1978年6月习仲勋去深圳,发现很多人想离开中国大陆前往香港,这对他来说是很大的打击。1979年6月份,李先念在中共中央会议中批评习仲勋等人,说他们没有把广东工作搞好。习仲勋还做了检讨。

习仲勋提出的三个解决办法是发展生产,要治本,肯定是要让人活得更好;第二是爱国教育,第三个才是抓所谓的蛇头、做好堵截工作。为搞好特区,他让香港人来投资。

习仲勋的办法是良性为主,香港人对中共领导人改革开放的观感与习仲勋当时的所为有很大关系,这也为邓小平后来以“一国两制”收回香港铺了路。

习近平则以破坏“一国两制”承诺以及进一步加深与美英等主要西方国家关系的裂痕为代价,全面收紧对香港的管控,尽显专制领导风格。中共对“一国两制”的态度变化,不但是对港人的食言,在某种程度上是习近平对习仲勋的背叛。

父讲尊重子讲严控

据原全国人大法工委研究室主任高锴回忆,习仲勋担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期间,多次跟大家讲要尊重和保护不同意见。

1990年10月30日,习仲勋被提前“下课”的前一天,还在人大常委会上讲,不要把不同意见者看成“反对派”,更不要打成“反动派”,“要保护不同意见,重视和研究不同意见”。

因为在官场设有妄议中央罪名和在全国严控言论,大兴文字狱,如今习近平被称为“习禁评”。

英国《经济学人》报导说,中国现在的政治气候非常恶劣,新版“文字狱”来袭,科技大佬因为一个留言会被解读为批评习近平,立刻影响公司经营。普通民众也不敢在朋友圈甚至聚会中谈论习近平,在说到翠鸟时,会用“那个人”代替,习翠已经成为了“不能说的名字”。

《炎黄春秋》之变:习近平无视习仲勋的题词

原来敢言的大陆杂志《炎黄春秋》于1991年创刊,是自由派的集结地,长期与左派对阵。2001年,习仲勋亲自题词力挺《炎黄春秋》,“办的不错”。

但到习近平上台后,《炎黄春秋》被封杀、整肃、接管,后改头换面,被毛左占领。

对于当权者为何扼杀《炎黄春秋》?有人认为,因当权者不是炎黄子孙,而是马列子孙,故而,要求《炎黄春秋》回归为马列主义的基本教义派。

开初《炎黄春秋》被整,人们或认为是因为文宣系有人在给习捣乱,不是习的意思,但现实总说不过去。

父保禅宗真身子自我造神

1979年,主政广东的习仲勋,得知在韶关南华寺的禅宗六祖真身在文革期间被毁之事后,马上派专人到南华寺做工作,要求恢复并供奉六祖真身。当时,中国极左思潮仍很严重,礼敬神佛仍被认为是封建迷信,南华寺方面不同意。来人向南华寺方面传达习仲勋的原话:“同意要恢复,不同意也要恢复!”结果南华寺方面只能听命。

老和尚把当年被红卫兵丢了一地、自己偷偷藏起的六祖灵骨取出,经精心处理后,再放入真身内,外用绸布和漆封闭,并在檀香木上刻记,载明因果。

习仲勋力排阻力,坚决要求恢复并供奉六祖真身,在中国佛教界被传为佳话,习仲勋也因此深受敬重。

但像习仲勋这样的中共领导人尚少,其一些善举也只是个人做法。按中共的根本理论是要灭绝宗教,中共建政后全面改造宗教,达至“无神论化”。中共任命的宗教官员也和其它部门官员并无二致,宗教界早已是腐败淫乱怪象丛生。

习近平时代,中共现行政策“宗教中国化”,其实也是“宗教无神论化”,并且跟当年毛泽东被神化类似,同时树立另一个“神”——习近平。比如最近国际宗教迫害监督组织“普世基督徒关怀差会”(International Christian Concern)披露“习思想”入侵教会的乱象:官办三自教会的书店要公开出售习近平著作等中共文宣品;很多三自牧师可能并非每天读圣经,但是习近平的书不可少。而中共当局这样做的目的,正是为了实现基督教无神化。

故此,从毛泽东时代的“造神”到习时代的“造神”,相当雷同,不同表现而已。

习近平们一条道走到黑

习近平和他的部属们,违逆的不但是习仲勋这样的开明派,而是违逆中国人的本源。中共的领导人也是中国人,应该认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离开它,回归到以中华传统文化治国。

说到底,习仲勋到底是100多年前生的人,他小时候长大的时候可能是满清末年,或者民国初年,思想中还有中华传统文化的根。但是现在中国的这一代领导人完全没有这种思想了,在中共邪灵的荼毒下,高层领导人被党性控制,人性被驱逐,神性更难醒(但不绝对,也许总有人会醒)。但现当局如今反复强调拒绝普世价值、一条道走到黑,回头的机会可能已经没有了。在不久的将来,将会面临很可悲的下场!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09/1603782.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