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胡平:《最后的秘密》透露了哪些重大信息?

作者:
在6月19日至21日的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上,17位中共元老向邓小平表态效忠,并拥护镇压决定。王震、彭真、徐向前、杨尚昆、聂荣臻、万里、宋任穷、李瑞环等,都使用措辞严厉的语言批评赵紫阳。其中,王震两次发言指海外敌对势力采用和平演变手法进行渗透。支持赵紫阳反对镇压学生决定的胡启立、芮杏文和阎明复,则在会上发表了认错忏悔声明。据悉,赵紫阳列席参加了政治局扩大会议,没有被安排发言,但他在会上要求讲话,为自己解决危机的行动辩解。自此之后,赵紫阳被软禁直到逝世。

香港新世纪出版社出版《最后的秘密》一书。

2019年“六四”30周年前夕,香港新世纪出版社推出了一部新书《最后的秘密——中共十三届四中“六四”结论文档》,公布了关于“六四”事件的又一批党内机密文件。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James Nathan)在序言中,介绍了这些文件的出处来自两次会议:即1989年6月19日至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以及当年6月23日至24日召开的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

6月19日至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北京召开,多位中共元老在会上做了讲话或书面发言。随后,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在西郊宾馆召开,489名中共党内元老和最高级别官员出席。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产生的文件以中央文件的形式下发,这是中共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以中央全会的形式对“六四”事件定下结论。这些秘密文件展现“六四”镇压后,中共“统一思想”的过程,揭露高层权力运作的机制。

在6月19日至21日的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上,17位中共元老向邓小平表态效忠,并拥护镇压决定。王震、彭真、徐向前杨尚昆、聂荣臻、万里、宋任穷、李瑞环等,都使用措辞严厉的语言批评赵紫阳。其中,王震两次发言指海外敌对势力采用和平演变手法进行渗透。支持赵紫阳反对镇压学生决定的胡启立、芮杏文和阎明复,则在会上发表了认错忏悔声明。

据悉,赵紫阳列席参加了政治局扩大会议,没有被安排发言,但他在会上要求讲话,为自己解决危机的行动辩解。自此之后,赵紫阳被软禁直到逝世。

在此之后的十三届四中全会上,首先确定邓小平出动部队镇压和平抗议者是正确的;其次撤销赵紫阳中共党书记职务。而江泽民正式上位,他在全会第二天表示愿意取代赵紫阳的发言,也编入书中。489位中共高层官员在此次会议上,学习中共元老们此前的讲话及书面发言。这些发言以文件形式分发给与会者,并要求他们轮流表态,支持邓小平的决定。

《最后的秘密》透露了很多重大信息,值得认真解读。这里我只谈阎明复和胡启立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两段话。

1、阎明复在6月20日下午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发言,其中谈到他和学生组织对话这件事。

阎明复说:5月13日到18日,我先后四次同学生代表对话。其中一次,中央的同志只有我自己。其中包括同非法学生组织代表谈了两次,并单独到天安门广场去劝学生结束绝食。对此,前些时候我一直认为,这些对话不是我个人行为而是经过政治局常委决定或批准的,问题不大,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甚至以为,在对话中捍卫了《426社论》,捍卫了小平同志;只是回想了自己在对话中的某些说辞,认为过于软弱,特别是16日下午去天安门广场劝说学生停止绝食时,只一味要求他们停止绝食返回学校,而且还讲了一些错话。学习了9日小平同志的讲话和李鹏同志的报告,使我清醒地认识到,同非法的学生组织谈话实际上助长了他们的气焰,无异于助纣为虐,实际上有助于动乱策划者玩弄两面手法,逼迫党和政府承认非法组织。

阎明复这段话告诉我们,原来他先后四次和学生组织对话都不是个人行为,而是经过政治局常委决定或批准的。但既然是政治局常委决定批准过,怎么能算作他阎明复个人的错误呢?对比李鹏,李鹏不是也在5月18日,和所谓非法学生组织的代表对话了吗?想来李鹏这次出面对话,也是经过政治局常委决定或批准的。为什么李鹏按照政治局常委决定去和“非法”学生组织对话就不算错误,阎明复按照政治局常委决定去和“非法”学生组织对话就成了错误呢?

我以为有两点区别:第一,虽然阎明复和李鹏都是按照政治局常委的决定去和学生对话的,两人讲话的基调也是政治局常委定下的,但是两人在对话中表现出的态度和倾向,却有明显的差异。阎明复对学生很同情,李鹏对学生很敌视。第二,可以推测,在中共高层的内部争辩中,阎明复是温和派,主张和学生对话、适当地让步;李鹏是强硬派,主张戒严,反对让步。在前阶段,高层中是温和派占上风,主张用对话解决问题,李鹏虽然反对,但也不得不出面和学生对话再试一次。等到后来,高层强硬派占了上风,于是李鹏就成了“正确路线”的代表,权势大涨;阎明复就成了“错误路线”的代表,受到整肃,被迫认错。

2、胡启立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

胡启立说:“在五月十七日常委会立即调集部分军队进驻北京,对北京部分地区实施戒严的问题时,我说:‘在几十万群众上街游行的情况下,调动部队,实施戒严,太危险了。’我虽不赞成赵紫阳同志提出的全面撤销426社论的意见,但却主张让一步,承认学生运动是爱国的,这样有利于争取中间群众,如平息不了,再采取强硬手段不迟。这是我当时的思想。”

从胡启立的这段话我们可以很合理地推测出:在5月17、18这几天,中共高层的力量对比正处于一种紧张对立,但又脆弱平衡的极其微妙阶段。两派意见都已十分明白:是“实软”还是“实硬”?双方暂定的共同前提是,必须尽快让学运退潮。一派力称,采用更正面的、更温和的对话能够奏效;另一派则断言,非动用军队实施戒严不可。在两派相持不下的情况下,双方只有同意先试一试软办法(因为你不能先试硬办法)。在温和派方面,赵紫阳主张明确宣布撤销426社论,胡启立不赞成。胡启立主张在不明确撤销426社论的情况下,给学生运动以更正面的评价。基于“先用你的办法试试看”的心理,强硬派同意赵紫阳以政治局常委集体的名义发表书面讲话。这篇书面讲话虽然没有明确宣布撤销426社论,但其内容实际上已经是对426社论的否定。大体上我们可以说,如果赵紫阳这篇书面讲话立即在广场学生中得到正面响应与合作,温和路线就获胜;如果这篇书面讲话没有得到广场学生的积极响应,那么强硬路线就获胜,强硬主张便会决付实行。

不幸的是,赵紫阳代表五常委的书面讲话没有及时地得到广场学生的正面响应。温和路线不奏效,强硬路线就登场了。从胡启立的这段话,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在中共高层,大转折是怎样发生的。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16/1606698.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