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李平:不要天快亮还尿床一泡

作者:
网友“玖奌”在点评雅斯贝尔斯与海德格尔的差异时指出:“德国之所以一步步地堕入深渊,并不是没有人发现纳粹的罪恶,而是大家在纳粹邪恶昭彰的时候选择了苟活,然后一步一步地走到了‘人不像人’的地步。”雅斯贝尔斯一针见血地指出:“你以为的苟且,其实是罪恶的帮凶。”

“天快亮还尿床一泡”近日成了中国网络的热语。这是中国哲学家冯友兰的妻子对丈夫晚节不保的评述,再度热传是因为知名历史学者葛剑雄发表“历史就是维护当代政治、政权合法性”的言论,也引爆学者是否要“跪着搞学术研究”的争辩。古今中外,学者名人面对强权时,在天快亮时还在床上尿一泡的不乏其人,而坚守良知的也大有人在,香港岂会例外?

舆论圈讥名学者谄媚当局

葛剑雄曾任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图书馆馆长,也曾任全国政协常委,因敢言而有葛大炮之称。近日传出的片段显示,他年初在一个讲座上强调,“任何国家、政党、群体讲的历史都是为了加强自己的政治合法性,是不容质疑,更不许否定的”,习近平一再严厉地批判历史虚无主义,是“因为历史维护了共产党的政治合法性”。他更说:“我们的历史是要维护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合法性。”这些言论在中共建党百年之际被热炒,舆论圈不少人讥讽他谄媚当局,也有人引用“天快亮还尿床一泡”讽刺他。

被妻子挖苦的冯友兰,在中国哲学界地位甚高。中国哲学界曾有一个说法,指中国近百年有一个半哲学家,一个是冯友兰,半个是胡适文化大革命后期,冯友兰加入“四人帮”的写作班子,还在《光明日报》发表《咏史》诗25首,其中“则天敢于作皇帝,亘古中华一女雄”等诗句被指是向江青献媚。孰知,四人帮很快就倒台了。冯妻的评述生动地反映了冯友兰的尴尬,一度广为流传。

相对于冯友兰、葛剑雄被指晚节不保,被誉为“国宝级”大师的敦煌学、古文献学专家王重民,宁死不说假话的气节,自然备受尊崇。王重民曾担任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系主任,文革被关在牛棚时,曾用粗糙手纸写思想汇报以示不满,结果遭造反派拳打脚踢。1975年4月,王重民拒绝为北大、清华急于用作斗争工具的《史评纲要》背书,坚持那是赝本,结果遭批斗。他没有在天快亮时尿床一泡,而是以死明志,在颐和园长廊自缢身亡。

经受良知拷问莫贻笑历史

面对强权,知识分子也好,社会名流也好,必然出现分化,出现不同的选择,这种情形并不只发生在中国的文革期间。德国纳粹当政时期,著名哲学家雅斯贝尔斯与海德格尔就选择了不同的道路。前者始终不屈服、不合作,甚至常常把准备用于自杀的毒药丸带在身边,被称为“黑暗时代的良知”;后者则带领960个教授,宣誓支持希特勒和效忠纳粹政权,被称为“使德国学术界的光荣历史蒙受污辱的出卖灵魂的景象”。

网友“玖奌”在点评雅斯贝尔斯与海德格尔的差异时指出:“德国之所以一步步地堕入深渊,并不是没有人发现纳粹的罪恶,而是大家在纳粹邪恶昭彰的时候选择了苟活,然后一步一步地走到了‘人不像人’的地步。”雅斯贝尔斯一针见血地指出:“你以为的苟且,其实是罪恶的帮凶。”

无论是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时期,还是德国的纳粹当政时期,都是人类文明史上的黑暗时代。然而,黑暗总有过去的时候,人类终将回归文明。因此,无论是知识分子、传媒工作者,还是政治人物、豪商巨贾,身处那样的时代,都应经受起智慧、良知的拷问,切莫天快亮了还尿一泡在床上,贻笑历史。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23/1609806.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