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李怡:怎能向一种精神道别? 黎智英最大的失误

作者:
黎智英最大的失误,正正是他最值得尊重的一点,就是守法和太相信法治。他在1997前两年办《苹果日报》,是他相信中共会遵守《基本法》,相信和平争取民主会真正实现港人民主治港。而不知道中共最忌讳的,不是暴力抗争,反而是依法以和平手段力争人民的自主权。

(《失败者回忆录》本来逢星期一三五在《苹果日报》连载,因为星期四《苹果》出版最终章,故这篇文章赶在此日刊登。以后《回忆录》还会继续在网上发表。谢谢读友们的支持。)

怎能向一种精神道别?

民国时《大公报》张季鸾提出“不党、不卖、不私、不盲”这四不原则,按他的解释,“不党”并非中立,亦非敌视政党派系,而是同一切政党无连带关系,纯以公民地位发表意见;“不卖”是言论独立,贵经济自存,不接受政治人物投资,亦不以言论作交易;“不私”是不让新闻这种公器私用,要做公众喉舌;“不盲”是自勉之词,“随声附和,是谓盲从;一知半解,是谓盲信;感情冲动,不事详求,是谓盲动;评诋激烈,昧于事实,是谓盲争。吾人诚不明,而不愿自陷于盲。”

这“四不”,本以为理所当然,但经数十年之经验,知道所有大规模的传媒,都极难做到。就连多数人都认为最能体现新闻自由的美国,去年选战也出现了媒体大归边的现象。党领导的中国媒体不用说,即使过去香港的媒体,尽管在世界新闻自由的评分中名列前茅,但实际上均与“四不”有段距离,只看是距离多远,或能持续多久而已。中国政治一直不放过媒体,关说统战、威迫利诱不绝。文人办报的大作家,在见了邓小平之后,也变了颜色,说媒体应效法解放军也。

《苹果日报》创刊不久,声势已起,但老板阔绰,成本高而未有盈利,这时据知有一个新扎年轻富豪,出价30亿港元向黎智英提出收购,讲明不更动不干预现有编采。当时老板仅投资数亿元,以做生意计算,实应大赚一笔,但老板断然拒绝。

在漫长的经营岁月里,中国已经不止一次向黎老板拉拢,包括我写过的两夫妻到台湾游说而被老板叫保安送客的事,也有通过文化界大佬向他拉拢回大陆办报,即在几年前,还有通过亲属邀他去北京一行,但都被他回绝。换了文人办报,以中国传统知识人的习性,这都是求之不得的事。一些老朋友卖交情要求报刊报导或不报导的关说,多不胜数。黎智英都不理会。我因为跟他认识,也不断有人托我关说,但我知道不可能,都一一回绝。所以,“不卖”他是绝对做到了。

“不党”若讲的是掌权的政党,那么《苹果日报》确实与掌权者永远保持安全距离。但我也不得不说,在争取香港民主的过程中,壹传媒一直偏向民主党、公民党、和理非,对年轻抗争者、本土派、勇武派缺乏支持,甚而有所诋毁。这是《苹果》在本土意识崛起后,渐渐得不到年轻读者支持的原因,恐怕也是我编论坛版9年后,因为广开言路而被老板撤换的原因。所以,“不党”没有完全做到。到2019年反送中运动开展后,才出现“不割席”的形势。

“不私”也基本做到,没有利用媒体为老板个人谋私,但也有为他所属意的政党谋政治利益。“不盲”既是自勉之词,做到多少是见仁见智了。

但黎智英最大的失误,正正是他最值得尊重的一点,就是守法和太相信法治。他在1997前两年办《苹果日报》,是他相信中共会遵守《基本法》,相信和平争取民主会真正实现港人民主治港。而不知道中共最忌讳的,不是暴力抗争,反而是依法以和平手段力争人民的自主权。

没有了《苹果》香港会怎样?至少是再也没有媒体去揭露政商界的黑幕了。因为,除壹传媒外,没有一个传媒可以使人相信会真正保护消息来源。比如早前揭发的特首给中央的报告。

我编论坛时的助理Kannie昨天在facebook上写了一篇好文章,她说,“不想、亦不会向苹果道别。怎能向一种精神道别?特别在今天的香港。”

再次引用丘吉尔的话:“成功不是终结,失败不是终结,只有勇气是永恒。”追求“四不”的勇气,就是苹果的精神。它已经深植人心。

(《苹果的成功与失败》下)(《失败者回忆录》会继续在本人facebook专页刊登)(28)(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作者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25/1610658.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