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暴利比茅台国产奶粉喂肥谁? 星链能为陆港提供网络自由? 特斯拉或遭致命一击

固态电池准备量产;数据说话:东三省发不出养老金,需要用你的钱?中共转嫁责任,借助商业养老保险救火;土耳其启动连接黑海和地中海运河工程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打的国产奶粉“满地找牙”,但现在国产奶粉利润堪比茅台,国产奶粉到底“喂肥”了谁?高价等同于质优吗?请看国产奶粉背后的“阳谋”。

中国人口老龄化日益严重,养老金亏空由来已久。你知道吗?东三省发不出养老金,中共很可能用你的钱救火。

马斯克(Elon Musk)可以说是科技狂人,他的“星链”(Starlink)计划颇受瞩目,这能让包括香港在内的中国人,摆脱中共防火墙的控制吗?

电动车最重要的是电池技术,但现在固态电池量产近在眼前,马斯克的锂电技术或遭致命一击。

土耳其开始开挖运河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星期六宣称,启动连接黑海和地中海的运河工程。

“星链”能为香港人提供网络自由吗?

美国巨富马斯克(Elon Musk)拥有的“星链”(Starlink)计划最近颇受瞩目。星链”能否超越中共网络防火墙,为香港市民提供一个不受审查的上网选择呢?

一位卫星公司的工程管理副总裁告诉大纪元,目前“星链”卫星之间的信号还是要通过地面站来传输,但卫星之间的直接信号传输是可以做得到的,特别是以后卫星颗数增大很多之后。这位卫星专家因为没有公司官方授权讨论这个议题,因此以不透露姓名为前提接受了大纪元记者的采访。

图:网络高手模拟出来的“星链”卫星间直接接力,将信号从伦敦传送到南非约翰内斯堡的示意图。灰色的小方块是低轨卫星。

图:网络高手模拟出来的“星链”卫星通过地面站和卫星之间组合接力,在纽约和西雅图之间传输信号的示意图。灰色的小方块是低轨卫星。黄色的点是地面通信站。

如果通过地面站来传输,则需要当地国家的批准。

如果实现卫星之间的直接传输,那么就不需要当地国家的许可。而且如果要干扰卫星信号,也很难做到。一个原因是低轨卫星很多,而且在相对地面不断移动中,无法有效锁定目标。另一个原因是如果干扰同一频率的信号,会干扰到频率内所有工作的卫星,这是不现实的。

这位卫星工程副总裁表示,只要“星链”不关闭服务,用户就可以使用其它地方购买的天线。也就是在技术上,“星链”为香港居民提供超越中共防火墙控制的方式上网,是可以做得到的。

早在2015年1月,马斯克被问到,在没有获得许可的情况下,SpaceX会继续在中国提供未经审查的互联网吗?

他当时说,“如果他们对我们不满,他们可以炸毁我们的卫星,这可不好。”马斯克也从来没有从防火墙的对手这个层面来宣传他的“星链”计划。

但据这位副总裁了解,SpaceX和美国政府都对“星链”计划与传播信息自由方面的作用很感兴趣。

台湾经济学家吴嘉隆早前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将来整个世界、全球各地都会有上网的机会,也就是说中共的网络防火墙就会被攻破,这个事情可能更严重。因为这个问题对中共来讲是党的生存问题。”

特斯拉或遭致命一击,固态电池准备量产

电池大战成为电动车发展的首要战略目标,只要谁能掌握最新的电池技术,谁就可以在电动车市场称霸。

日本大厂本佳美工最新研发成果,利用黏土状的导电材料制造电池,这种材料易于加工也能够降低生产成本,刚完成的原型电池会在第二季交给电池大厂maxell,新型固态电池计划2023年之前完成量产设施建构,或许能赶在2023年量产。

图:许多车厂将研发投注在不同电能动力。(图/翻摄Hyundai网站)

另一方面日本大厂Toyota计划今年测试固态电池车,外传最基本的续航力有500公里,大约是锂电池的2倍,就是因为看好固态电池的优势,对于专注在锂电池研发的特斯拉,不久后将遭受固态电池以及燃料电池夹击,除非锂电池有突飞猛进的进步,不然很可能在下一波电池大战中惨败。

图:Toyota e-TNGA电动车底盘有望采用固态电池。(图/翻摄自Toyota官网)

固态电池的好处在于电池内没有电解液,电池能量密度高之外,充电速度也比锂电池更快,更重要的是少了电解液,固态电池的稳定性远优于锂电池,不必担心过热爆炸。

此外,固态电池的寿命极长,使用30年还有90%以上的蓄电力,能够回收后使用,因此固态电池各项条件都比锂电池更好。

暴利堪比茅台,中国国产奶粉到底“喂肥”了谁?

前不久,中共出台了三胎政策,引爆各路社交媒体。所谓生娃容易养娃难,关于养个娃要耗费多少财力的答案,中科院给出了标准,即从出生到18岁至少要花费49万元。更要命的是,中国孩子目前喝的奶粉,折价全世界最贵。

日前公众号“快刀财经”刊文揭露了中国国产奶粉行业的黑幕。

据统计数据显示,国产奶粉平均售价为250元/900g,不仅高于美国、英国、日本等发达国家,更远超世界平均水平的150元/900g。

而中国奶粉之贵,在业内并不是秘密。飞鹤董事长冷友斌在接受采访时自曝家底,坦言飞鹤奶粉要是折成公斤价,放眼全球首屈一指。

无独有偶,2020年10月的第20届孕婴童产业峰会上,君乐宝乳业集团副总裁刘森淼抖出奶粉几十块钱成本,却卖到五六百的“潜规则”。

事实上,国产奶粉曾遭遇过重大“信任危机”,近几年随着国货潮的崛起,以及疫情冲击影响,国产奶粉才得以重回C位。

一方面,由于前车之鉴,加上对于奶粉判断的非专业性,大部分家长更倾向于购买更贵的奶粉,从价格中获得安心感;另一方面,正中下怀的乳企,不惜花重金增加产品的曝光率,营造出用户理想的品牌调性,再通过高溢价获得庞大的收益率。

高利润率在国内奶粉企业当中,已是见怪不怪的常态。2020年,飞鹤、澳优、合生元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72.5%、49.86%、64.2%,这个数据放在任何一个行业,都难以望其项背。

图片来源:天眼查

如果上述还不够直观,不妨再来看作为衡量盈利能力重要指标的ROE(净资产收益率)。从2017年以来,飞鹤的ROE一路上扬,2018年更是创下历史新高,达到47.8%,堪比超级印钞机。

众所周知,贵州茅台以暴利著称。但上市至今,贵州茅台ROE最高为45%,这意味着,茅台上市后盈利能力最强的那年,比起飞鹤,还差那么点意思。

国产奶粉研发费用低的离谱,抢占市场靠“障眼法”和广告

和逆天的赚钱能力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低到离谱的研发费用。据财报显示,飞鹤去年的研发成本为2.65亿元,仅占其总收入的1.4%(185.92亿元),2019年只有1.2%。

另一个自相矛盾之处是,飞鹤多次公开表示自己的研发投入世界第一,研发团队80%以上拥有硕士、博士学历,但无论是其官网还是年报,均未提交科研团队人数,甚至未出现过相关代表性的科研人员。

而飞鹤的“做法”并非个例。2019年,合生元研发支出占其总收入的1.5%,澳优为2%,贝因美仅0.61%。

2019年国内乳企研发占比情况

可以肯定的是,对于乳品研发这种需要大量购入设备、大批引进人员、大量进行试验和采样的行业来说,国内乳企们投入的科研费用绝对量远远不够,在此条件下产出的成果,只怕差强人意。

为了让高价合理化,近年来,成分创新开始成为乳企营销的新噱头。小分子、氨基酸、A2蛋白、草饲等新鲜名词被包装上市,如果对奶粉本质没有过多了解,很多消费者都会被成分名词的“障眼法”迷惑。

立住品牌形象的另一个必要手段在于获得国际奖项。比如,飞鹤获得“蒙特奖”后,在各种宣传中直接称其为食品界的“诺贝尔奖”、“奥斯卡奖”。

但实际上,该奖项只需缴纳不到1万元就可参评,每年都有超2000个产品获得"蒙特奖",成功率足有93%,水分很大。

蒙特官网2019年的获奖名单皆为中国乳企,未找到一例欧美品牌

虽说新生儿父母已过渡到90后一代,他们对奶粉的认知态度看似更为开放,但在养育层面的知识却又相对“浅薄”,国内乳企正是利用中间的信息差,将心智套利进行得淋漓尽致。

那么,国产奶粉的高价和质优划上等号了吗?

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几乎让国产奶粉产业崩塌,在随后的这十几年间,国产奶粉又是如何从崩塌到逆袭的呢?请看阿波罗网明天的报导,翻身仗背后的“阳谋”。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629/1612245.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