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七一出大事!他突然持刀刺向警察...

7月1日是香港移交24周年,也是中共强施“港版国安法”满一周年的日子,以往风雨不改的“七一”大游行,这两年都被警方以疫情为由否定,上诉也被驳回。当天香港街头发生溅血事件,一名警察在执勤时被一名男子砍伤,施袭男之后自刺身亡。

7月1日香港街头发生溅血事件,一名警察在执勤时被一名男子砍伤,施袭男子随后自刺身亡。图为受伤港警。(白影/大纪元

7月1日是香港移交24周年,也是中共强施“港版国安法”满一周年的日子,以往风雨不改的“七一”大游行,这两年都被警方以疫情为由否定,上诉也被驳回。当天香港街头发生溅血事件,一名警察在执勤时被一名男子砍伤,施袭男之后自刺身亡。

多年来七一游行的主办单位民阵,早前突被警方指涉嫌违反《社团条例》,加上行政及内部因素,民阵今年决定不向警方申办游行,是历年来首次。社会民主连线、天水连线、守护大屿联盟等民间团体接力申办,但同样被警方发出反对通知书,上诉也被驳回。

7月1日晚上10时许,香港铜锣湾崇光门口对开街道,一名年约50岁男子,突然持刀刺向一名执勤PTU(警察机动部队)警察背部。警察中刀后,随即向纪利佐治街方向奔走,随后因流血过多,中刀警察倒地。

有消息指,受伤警察年约30岁,被送往玛丽医院治理。

受伤港警。(白影/大纪元)

受伤港警。(网络图片)

行凶男子随后以刀自刺倒地。晚间约11时20分,该名袭击警察男子被证实不治。

现场消息指,该名男子刺伤警察后,用刀再刺向自己胸部。在场多名警察持枪对准该男子,并在铜锣湾崇光百货门外,将该男子制服,地上满布该男子流出的鲜血。

涉案男子被送往律敦治医院救治,被送上救护车时,据称已经失去知觉。现场警察大为紧张,新任警务处处长萧泽颐亦到场视察。

施袭者自刺心脏。(网络图片)

施袭者倒在血泊中。(网络图片)

一名事发时在现场的记者称,行凶男子袭击警察前数秒钟,曾走过她的镜头之前。这位记者当时正做直播。她回忆说,感觉该名男子心怀极大怒气,事发后现场气氛极为紧张,警方迅速拉起封锁线,并驱赶附近人群。包括记者在内的都难以靠近。

有消息说,现场另一名女子因为藏有美工刀被捕,与其同行的男子亦同时被捕。

事发后不久,刚刚上任的警务处处长萧泽颐到场察看情况。晚间,刚由北京返港的特首林郑月娥亦在机场发表声明,谴责对警察的暴力袭击。

万警锁城拘19人市民黑衣行街表达心意

七一当天,警方出动过万警察在全港各地严阵以待,并封锁维园。不少市民仍然身穿黑衣行街,或以不同方式各自表达。警方宣布,截至晚上9时,铜锣湾、天后、旺角及黄大仙一带至少19人被捕。

香港警方七一再次引用《公安条例》封锁维园,并表示市民若进入围封范围即属违法。(宋碧龙/大纪元)

港府7月1日早上在湾仔金紫荆广场举行升旗仪式,随后在会展举行庆祝酒会,由新任政务司司长李家超以署理行政长官身份主持。会展中心门口被水马围住,大批警察戒备,水炮车、装甲车在附近巡逻待命。

早上8时许,4名社民连成员在湾仔一带游行,他们手持“释放所有政治犯”标语,呼喊“人权大于政权”、“人民高于国家”等口号,随即被警告“发表煽动言论”。

中午12时许,大批警察进入维园封园,在维园内休闲的外佣被赶走。

市民铜锣湾行街多人穿黑衣抗议

虽然气氛紧张,但仍然有市民坚持在铜锣湾一带“行街”。有人身穿黑衣、佩戴黄色口罩,表达无声的抗议。

3名女士身穿黑衣前往维园外围。其中一名女士对《大纪元》说,七一游行被禁止,《苹果日报》被停业,感到很难受。“连这么简单的言论自由、游行自由都无法表达,我觉得是很可惜的事,香港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

市民陈先生受访时说,以往一直有参与七一游行,如今虽然无法像过去一样表达意见,仍然在特别日子穿黑衣“行街”,继续表达意见或不满。

市民蔡先生则说:“穿着黑衫是我的自由,(警察)要拉就随便拉。”

一名身穿黑衣,戴着黄口罩的郑女士手臂有伤,需以绷带固定,也被警察拉入封锁线中截查。获放行后,她对记者讲述被截查的经过,警方称怀疑她们携带攻击性武器,又提到她戴黄口罩。她说:警察“着住衫(警服)是保护人民,不是来恐吓我。”

即使没有穿黑衣的市民,也可能遭到截查。吴女士、李女士两人在铜锣湾家具店购物后,被警察与其他不认识的人一起围住,并发出“限聚令”告票。两人愤怒地向传媒展示自己购买的物品及告票,强调要上诉。

警方在铜锣湾拘捕多人,包括经常参与抗议活动的王婆婆(王凤瑶)与另一名长者。

七一当天,港警抓捕抗议人士王婆婆(王凤瑶,Alexandra Wong)。(PETER PARKS/AFP via Getty Images)

警方多次在记利佐治街举起黄旗,警告市民“违反法例”。近4时,警察突然冲入名店坊(Fashion Walk),在商场拉起封锁线,要求记者及市民离开商场。

旺角11人被捕包括贤学思政

此外,多个组织在铜锣湾的街站被警方勒令离开。职工盟以及属会在旺角和铜锣湾的街站开始不久,就被警方包围。

职工盟组织干事吴冠君表示,警方称街站可能引起混乱,或触犯限聚令,又称他们的部分言论有煽动性,要求他们收站。他对警方的做法感到荒谬和悲哀,形容政府的管制“野蛮”,用恐惧噤声只是“自己骗自己”。

警方晚间宣布,在旺角有11人涉“分发煽动刊物”被捕。据悉,被捕者除了贤学思政成员,还有学联与岭南学生会街站义工。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香港大纪元记者麦碧、张晓慧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02/1613722.html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