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八旬母亲露出几十年没有过的开心笑容

母亲看完《九评共产党》的视频后,认为很多她都亲历过,讲的都是事实,句句讲的在理。看明白了这些,八十多岁的母亲就象换了一个人,心胸开阔了许多,活的也开心了,脸上有了几十年没有过的开心笑容。

我老家是个不起眼的小村庄,地处平原,村前村后散布着大大小小的村庄,所以人均耕地面积少,但是土地肥沃。据母亲讲我们村以前有户大户人家,共党当政后被瓜分了房产,那家人也不反抗,携儿带女的远远的离了去,没人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据说多少年后那家女人回来看过一次,因为房产早已被四、五户人家瓜分,面目皆非,也没人理她,那女人失望的回去了。

到“文化大革命”时期,我们村已发展有二十户左右的人家,人口却有一百四、五十人,小孩居多。所以大部分家里住着七人左右,多的十几人挤在一起,有的两、三个儿子结婚后,照旧挤在一个大屋里住,只不过各个小家各自住一间小房间。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村庄,文革中也没有在整人的运动中落下,多数家庭粮食不够吃,大人们却日夜劳作。

我外公家离我们家七、八里地。民国时期,我外公一个人劳作,养活全家七、八口人,衣食不愁。外婆裹的小脚,下不了田间,一辈子活了八十多岁,连自家田地在哪里都不知道。外公做农活从不要孩子们帮忙,外公人勤快,聪明,农忙的时候种几亩田地,收割的粮食还可以接济亲戚家;农闲时开山炸石,靠自己卖石头赚点零用钱,所以全家人不缺钱花,我舅舅还可以上学。逢年过节家里有吃有喝,年间还可以请人做新衣服,那时我的母亲还可以穿上漂亮的旗袍。一家人日子过得很幸福。

母亲嫁给父亲后,没过几年舒心日子文革就来了,接下来家里就常常没米下锅,吃了上顿愁下顿,我外公着急,怕我母亲养活不了我们,偷偷到处开荒来接济我家。那时村队还经常搞运动。母亲说:那个时候好多事情都是党代表干的,他说他是党代表啊,哪个敢反抗?母亲常常聊到那些悲伤的往事。

一、偷吃几个大蒜就被人毒打致死

我父亲的一个战友,也是我们村的,都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军人,后来党国用不着他们,退役回了老家,什么待遇也没有。过年的时候大队派人送几幅年画,算是慰问军人家属了事。后来干脆年画都取消了,啥也没有了。我家的待遇一样。文革时候,大集体那年,因为家里人多,分的口粮不够吃,这位退伍军人去隔壁村偷了几个大蒜,埋在土灶里闷,不想另一家女人去他们家借什么东西用,闻到有大蒜的香味,发现他家灶里有大蒜,去大队告发,那位退伍军人被邻村人一顿猛打(据说打人是有大队领导撑腰的)起不来床,就这样没过几天死去了,留下腹中怀有身孕的媳妇和三个女儿,最大的女儿不到十岁。没有人敢同情他们。

二十多年后邻村打人的那家有个小孩长大成人,有一天晚上同村里伙伴去很远地方抓青蛙(用来售卖给餐馆),据说是晚上踩烂了人家的庄稼被人失手打死,同伴都回家了,就他一个人至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报了警,警察搜寻多日均不见尸首,几十年过去了至今都是个谜。有人说那是当年打死人遭了报应。

二、祖父被“架飞机”批斗

我爷爷是个知书达理的老书生,民国时期上过大学堂,算是民国时期的文人吧,写的一手好书法,能说会算,后来学校很多老师都向我爷爷请教过,爷爷远近闻名。因为清朝时代家里有人做官,所以家境不错,爷爷又是家中独子,身体非常健壮,“力大无穷”,据说爷爷用嘴可以提得起一百斤重的谷米。

那时我的父亲虽然也是家中独子,不知道为啥,爷爷仍然舍得将我父亲送上战场,参加过党国“抗美援朝”战争,被当作炮灰利用过,所幸的是父亲安全回家了。而我的家族并没有得到任何的照顾或优待。

“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父亲年纪轻轻不幸身亡,我爷爷落得中年丧妻,老年丧子的困境。虽然这样,文革时爷爷也没逃过厄运。那时上面授意各村开批斗会,爷爷因为在国民党时期当过“保长”一职,在本村批斗会上被全村人批斗,“架飞机”批斗,队长还指使旁边人暴打、脚踢,五十多岁的老人被整的屎拉在裤子里。那种情况他们还不让老人休息。但其实听母亲说爷爷当保长的时候花自己的钱救过本村人,做了不少好事,有的人恩将仇报,翻脸不认人。多年后胡耀邦当总书记,我爷爷才给平了反,但是曾经有正式工作的我的爷爷年老后什么待遇都没有,没有退休金。爷爷一生不会种地,直到八十多岁还自谋生路,如果不是身体底子好,我的爷爷恐怕活不到八十。

多年后当问到爷爷为啥对那些曾经批斗过他的人没有一点恨意,还和他们和睦相处,爷爷说:天地大的很,不要只看到这一小块地方,意思是要心怀远大,不跟人计较。

三、被指定为“缺粮户”,房顶被揭

大集体时代大家干活统一记“工分”,然后按“工分”分配粮食和生活物资。

父亲死后,爷爷年老,挣不了“工分”。我们兄妹仨又小,因此家里没有男劳力,仅凭母亲一人挣“工分”艰难维持生活。因为是这样的家境,母亲干起活来更加卖力。母亲很聪明,男人女人的活都会做。那时同样一份体力活,女人干男人的活一点都不能少,但是女人拿的“工分”远远低于男人的“工分”,所以年终结算的时候,我家因“工分”少,分不到粮食,被指定为“缺粮户”。大年三十家里没米下锅,揭不开锅,尽管如此,大队还派人强行爬上我家房顶,把屋架房瓦全都揭走了,说是冲抵我家缺的“工分”。

然而队里的与“党代表”有亲缘关系的老妇人,拿的“工分”比我母亲高得多,一个人分到的粮食比我们家四口人的粮食还多。

四、支开家人外出,然后挖地三尺,趁机把家里贵重物品抢走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队长荒唐的下令,以“为了给种粮食的土地施肥”为借口,挨家挨户的挖地,说是住家的房屋里的土质肥气重,挖开家里的土,然后队长带领村民把家里土搬到外面做种粮食的肥料。一车一车的往外搬。

母亲说:他们把我支开到外地去做水利(那时叫做任务),然后还派人在我家挖地三尺。家里值钱的花瓶等古董也趁机全收走,没有任何收据。至于物品去向不得而知,没有下文,家里人也不敢过问。

五、将村子周围的土地置换到远处,强行杜绝出工期间妇女中途喂婴儿吃奶

婴儿饿了就要喂奶,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文革那时,村队长为了阻断出工期间妇女给哺乳期的婴儿喂奶,居然将我们村子周围很肥沃的土地置换到远处,理由是不让中途给婴儿喂奶水,让那些母亲出门干活走的远远的,中途不许回家看孩子。婴儿饿了就让饿着。

而那些大队的党员干部们,他们走到哪吃到那,一个个膘肥体壮,还常常带上自己的孩子在酒桌上蹭饭,大搞特殊化,这些干部子弟基本没饿肚子,但很多人长大后基本懒惰成性,好吃懒做。

母亲每每聊到这些话题时,总是唉声叹气,不理解那时人干活干的很辛苦,为啥还总是饿肚子没粮食吃,即使这样,那个时代的人心狠手辣,整人一点都不手软。

其实共产党就是魔鬼,它附着在中国人身上,让人做事走极端、丧尽人性而不自知,与传统的做人理念格格不入。

九评共产党》系统的揭露了共产邪党的起家和发展过程及其本质。母亲看完《九评共产党》的视频后,认为很多她都亲历过,讲的都是事实,句句讲的在理。看明白了这些,八十多岁的母亲就象换了一个人,心胸开阔了许多,活的也开心了,脸上有了几十年没有过的开心笑容。

责任编辑: 叶净寒   来源:明慧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14/1619057.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