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燕梳楼:孙大午犯了什么事之此文告诉你那些不可告人的内幕!

作者:

好多朋友让我写写孙大午犯了什么事这个话题。这个民营企业界的异类,企业家中的“蠢货”。因为,66岁的他还是晚节不保,又出事了。而且一出就是大事。

01.

先来说说这起事件的严重性。

11月11日,河北省前首富、著名企业家孙大午被深夜带走。

根据河北高碑店市公安局的警情通报,孙大午等人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等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这个“等人“一共有28位,包括其妻子、两个儿子和儿媳妇以及大武集团所有高管。

这几乎是“一锅端“。

综合分析,此次集体抓捕或与一起土地纠纷相关。

20多年前,孙大午所在村的郎五庄村,曾将740亩土地交由徐水国营农场耕种。但实际上,徐水国营农场占用郎五庄村土地超2000亩。

为了拿回这些土地,村民们找到孙大午请求支援,并将纠纷用地租给了大武集团下属的种业公司。

随后,于今年的6月21日和8月4日,大武集团代表的村民一方,余水国营农场代表的农场一方,发生了两次肢体冲突事件。

更为严重的是,在第二次冲突中,大武集团有20多名员工受伤。当日下午,100多名员工和村民自发到余水公安局请愿,要求严惩打人凶手。

但随后,39名员工被拘留。

这就是轰动一时的“6.21事件”和“8.4事件”。其中是非曲直也并不复杂,无非就是一场时间有点长的土地所有权之争。

但从抓捕文书来看,这正是引发此起抓捕行动的“导火索“。

不过,事情却并非如警方通报的“寻衅滋事“和”破坏生产经营“两个罪名那么简单,更不像是一起普通的民间土地纠纷。

选择异地用警察,凌晨抓捕,而且是6辆大巴同时行动,所有特警带着冲锋枪、警犬和梯子,破门而入直接动手。

随后,公司对公帐户被冻结,政府工作组进驻。

显而易见,这已经不是一起普通的常规抓捕,更像是一场针对“涉黑涉恶“性质的高级别抓捕行动。

与17年前的那一次入狱相比,孙大午及背后的大午集团,恐此次再难“全身而退“了。

毕竟,性质不同,时代也不同。

02.

这已是孙大午的“二进宫“。

20年前,孙大午想建个1000亩的葡萄园,需要投资1200万资,但手里只有600万。

没有钱这事就干不成。有人就建议他向银行贷款。但实力雄厚、信誉良好的大武集团,就是贷不下来款。

经人指点,向来不求人的他硬着头皮给分管行长送了1万块钱红包。贷600万就送1万块钱红包?不懂行情的大武又碰了一鼻子灰。

一怒之下,他又去把这钱给要了回来。

随后,迫于无奈的他只好向亲戚借钱自救,立下字据,承诺利息高于银行同期,随借随还。随后,这种模式扩大到员工和附近村民。

就这样,3年多的时间里,他前后借了1.8亿元,有600多人参与其中。在这些钱中,就有3000多万用于学校建设,每个学生一个月生活费只要100块钱。

他还办了一所医院,每月只用1元,职工和村民们就能享受合作医疗,做一次包括B超、验血等在内的全套检查,只要10元钱。

当联合调查组问询借钱给他的村民时,他们却表现的非常平静,一点也没有害怕他还不起钱或者会跑路的样子。

而企业发展壮大之后,他也以“农民企业家“的身份,就“三农“问题频频放炮。与此同时,因为当地银行吸收不到村民存款对他大为恼火。

于是,关于大武集团“非法集资”“非法吸储”事件就这样突然曝发了。

2003年5月27日,县领导要请孙大午吃饭。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是一场旨在抓捕他的“鸿门宴”。

随后,大武集团其它高管同时也被控制。

这是孙大午第一次进入公众视野。彼时国进民退,民营企业生存艰难,银行用于支持乡镇企业的贷款资金仅占总规模的10%左右。

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媒体给予了极大同情和关注。并迅速升级为一起公共事件,引发了一场关于民企融资困境的大讨论。

舆论几乎一边倒地站在支持孙大午这一边。而在经济领域和法律界大佬,也纷纷站出来为孙大午鸣冤叫屈。

比较知名的有经济学家茅于轼、巴曙松,和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柳传志

在看到央视播放的专题报道之后,柳传志深受震动,亲自发传真鼓励孙大午,并附上1000万元帮他渡过难关。

在各方关注和努力之下,原本“从严从重从速“处理的孙大午案,在5个月后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落槌,孙大午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在法庭上,倔将的孙大午只说了一句话:

我无罪,但我服法。

是日,孙大午重获自由,回到了他的“大午城“。

但时过境迁。与17年前的幸运相比,这一次除了几家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媒体给予关注之外,尚无更具权威性的官方媒体就此表态。

这意味着,内部恐已定性。

03.

还是说说孙大午这个人吧。

这人不仅是个牛人,也是个猛人,更是个蠢人。

今年66岁的孙大午,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出身。前面说的那个朗五庄村,就埋着他家的祖坟。

这家伙有多穷呢,父母以捡破烂为生。上学时买不起作业本,父亲就到人家茅厕里寻觅,挑拣干净的边角订起来给他练字。

当然了,贫穷并不值得感谢。事实上和他之后的成功也并无关联,但和他今天的遭遇却千丝万缕。

1978年,从部队转业后的孙大午进了当地农业银行,任人事股长。但几年之后,他却说服妻子和他一起辞职,

1985年,他们从1000只鸡、50头猪起步。

10年后,大武集团已经成长为中国私营企业500强。孙大午本人也被评为“河北省养鸡状元”,保定市人大代表

虽然这中间曲曲折折,但发展至今天,大武集团的年销售额已达到20多亿元,产业涉足教育、食品、农业、旅游多个领域,员工达到9000多人。

作为创始人的孙大午,怎么说也是个牛人。

按说这么成功的一个企业家,理应成为当地政府的“座上宾”才对。但似乎孙大午总是跟政府“不亲近”,工商、税务、国土等部门,更是被他得罪个遍。

人家有事是喝酒摆平,他则是闹上法庭。

企业初期,当地国土部门在检查中发现大武非法占地,于是开出1万元的罚单。

其实这个大家都懂,正常的操作是吃顿饭送点礼就过去了,最多也就意思意思,即使真的有违规行为,处罚的上限和下限也是天壤之别。

但孙大午倒好,一分不给。

他就始终记着小时候他妈教他的那句话: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可你是办企业啊。然后处罚就升级了,1万变5万,最后变成了10万。就这样孙大午还是认死理,搬出《土地法》据理力争:

我1985年占地,《土地法》1987年才生效,凭什么说我非法占地?

随后,他一纸诉状,把国土局给告了。

最后对方来了几十辆车,要把大武给推平,他才不得不低头。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燕梳时评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18/1620615.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