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沉雁:史上最下作的活儿:师夷长技以制夷

作者:
虽然晚清奄奄一息,但国学教育非常成功。满人和上流社会都对赴美招生简章嗤之以鼻,说明他们对"美国很乱"坚信不疑。谎言重复一千遍,最终感动的是自己。这下读友们应该明白大清帝国是怎么死的了吧!

我清楚记得,我上初中时上过一门历史课,其中有一个章节是讲洋务运动,老师用一手漂亮的粉笔字在黑板上写下了三行:师夷长技以制夷,魏源,《海国图志》。

当时我连"师夷长技以制夷"读都读不顺溜,更别说理解了。上课时我就听得特别用心。老师慢条斯理一顿一挫地给我们讲:"夷,蛮夷,外夷,都是一种对非汉民族的外族贬称。师夷,向他们学习。制夷,抵制防范他们。"老师继续:"师夷长技以制夷,就是向西方学习先进技术,用以对抗西方。"

也不知是我天生对政治敏感,还是因为逆反心太重,那时我才十三四岁的样子,突然就对"师夷长技以制夷"有点说不出的难受,但教科书和老师又是大赞特赞"师夷长技以制夷"赶超图强的爱国主义精神。当然,更重要的是,我当时也没智力水平提出什么不挨老师扁的质问。但让我牢牢记住了如鲠在喉的"师夷长技以制夷",同时也记住了"魏源"这个人名儿。

师夷长技以制夷,这么下作,夷会同意吗?

嘿,我想多了。

大学毕业后混社会我最喜欢看《读者》,有一天我就看见一篇文章《中国最早120名留美幼童的虎头蛇尾》。文章就讲,在魏源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之后掀起了"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洋务运动。

1868年,美国第一任驻华公使蒲安臣,就在他准备回国述职离开中国前,以留学生之父容闳为首力主洋务运动的晚清重臣们就找到了蒲安臣,委托他回去与美国白宫和国会沟通一下,能不能创造条件让大清年轻人到美国留学。蒲安臣一听,眼睛亮得像探照灯,口中不断说"very good"。

蒲安臣一到美国就直接去找当时的国务卿西华德,西华德一听也是眼睛亮得像探照灯,口中又是一番"very good"。于是,蒲安臣就全权代表清政府与西华德签署了中美史上最早的留学协议,名叫《蒲安臣条约》。这份条约为大清派遣赴美留学生铺平了康庄大道。

1870年,曾国藩李鸿章和容闳等洋务重臣向老佛爷奏议,希望选拔一大批幼童去美国学习,以便师夷长技以制夷,但老佛爷不同意。再奏,还是不同意。拉蒲安臣一起奏,同意了,同意由容闳主持并负责在1872-1875之间选拔120名平均年龄不到12岁的幼童分四批送往美国学习。从此窥知,真正想挽救奄奄一息大清帝国的人,不是满人,而是汉臣。

1871年春,容闳开始发第一批赴美留学30名幼童的招生简章,但鸟都没人鸟?这是为什么?因为当时的清民心中的美国啊、英国啊都是未开化的野蛮人(夷),清民心中唯有天chao上国才是人间天堂。

眼看筹备已久的留美计划要搁浅了,曾国藩和李鸿章一商议,决定修改招生简章,加了一条"赴美留学期间一切费用皆由政府承担"。这一下引起了沿海诸多贫困家庭的注意。所以,120名幼童全是贫困家庭的孩子,没有一个来自满人。

这说明了什么?

虽然晚清奄奄一息,但国学教育非常成功。满人和上流社会都对赴美招生简章嗤之以鼻,说明他们对"美国很乱"坚信不疑。谎言重复一千遍,最终感动的是自己。这下读友们应该明白大清帝国是怎么死的了吧!

富长良心,穷生奸计。穷人家孩子在家虽是一根草,但在外面出了事,穷人父母一哭二闹三上吊咋办?高智商都在公务员队伍,清政府也不是吃素的,就要每一个幼童家长签署一纸生死状。

"业成后回华听后差遣,不得私自在西洋各处谋生,其在洋在途,如有天灾不测之事,各安天命。"就是下面这个,下面是詹天佑老爹签署的。

好一个"各安天命",历朝历代玩得最精的就是漂亮甩锅。

1872年第一批30名赴美留学幼童要出发了,按照蒲安臣计划,这些还在尿床的留学生必须先分组送到美国居民家庭中养读,蒲安臣选定在康州和麻州。消息了传到了美国,传到了康州和麻州,美国居民可兴奋了,这个说到我家来,那个说到他家去。

这些幼童到了美国,一切都很新鲜。不再向长辈下跪,吃饭没有上下席,上课的老师没有打屁股的戒尺,棒球队,交谊舞,教堂里动人的赞美诗和走心的钢琴声,他们太喜欢了。

幼童们乐不思华的忘我快活,让清政府派去的学监吴子登(相当于今天的鼠鸡)心慌意乱,再这样下去,学到了西术也学到了西经,个个都会离经叛道。吴子登立马捎信奏报老佛爷,老佛爷一声令下"给我回来"。于是,15年的幼童留学计划在第9年戛然而止。被押送回来94个,其中大部分都从哈佛大学、耶鲁大学、麻省理工、哥伦比亚等名校毕业了。

9年在美留学,并且还是幼童就去了。回来这94个,能叫得响的就那么几个,詹天佑、唐绍仪等,大多数都成了废柴。修条铁路又不是什么高科技,没有一个思想家,没有一个政论家,没有一个革命家,没有一个时评写手,没有翻出任何大浪。

美帝,大清,两边都想多了。美帝之所以满心欢喜接受幼童留学计划,是因为他们想通过文化耕耘培育革命的种子改变大清,他们想多了。大清之所以中止留学计划,是因为他们害怕年轻人被美式文化播种,宁愿不要技术也不要白眼儿狼,大清更是想多了。

即便是在今天,在公知群体中,你们能看见几个海龟吗?好像没有。别说在国内,即便是在外面天天做直播的或发表不荡言论的,好像也没几个留学生。无论在外多少年的海龟,回来争编制、争职称、争续约、争利益,比土鳖还更拼,不服就干,甚至抹脖子。而那些在外面谋到职位终身不归的留学生,只要谁愿意给钱他就给谁干事,所以,经常就有FBI今天抓了这个明天抓了那个。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通过扩大开放和交流实现文化播种是一个十足的伪命题。就像高晓松一样,呆在美国很美国,呆在中国很中国。尽管我不讨厌小松,但他是一本活教材。还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看得最透彻:"人这种卑鄙的东西,什么都能习惯。"

既然文化播种纯属幻想,那文化交流就只剩下一种下作功能了:师夷长技以制夷。学习张三然后干掉张三,吃亏的必然是拥有技术优势的一方。米国人已经昏睡了一个半世纪,今天终于醒了,所以,有人急得跺脚了。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721/1621963.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