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何清涟:AUKUS将改变印太区域的权力平衡

作者:
原英国保守党党魁,英国议会下院重量级议员邓肯·史密斯在英国《独立报》撰文分析澳英美协议时,非常直白地说:AUKUS是“自由世界”重新定义与中国关系“新时代的起点”。

最近,国际大事当中之最,非AUKUS的建立莫属。这项新协议让法国在2016年与澳大利亚签署的价值699亿美元的军工合作协议泡汤,引发法国召回在美国与澳大利亚的大使。这一协议重创AUKUS协议三国与法国的关系,使号称“欧洲之盾”的北约陷入进一步撕裂当中。但落实一这协议,将直接改变印太区域的权力平衡,收功长远。

澳大利亚的考虑具有高度合理性

AUKUS协议三方都有自己的考虑,其中澳大利亚的考虑有高度合理性。

二战时期,各大国生产武器、飞机、大炮等的能力比较接近。但发展到现阶段,武器装备的形式和技术含量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小到子弹、手枪、自动步枪,大到战略轰炸机、运输机、航空母舰等,不同国家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既体现各国科技和制造能力的最高水平,也体现着各国国力的竞争,按照最新的统计,目前全球有230多个国家和地区,但要说能够完全自主生产海陆空(还要包括“核”与“太空”,即核武器和各类军用卫星等)全套武器装备的国家,只有美、俄、中三国,而且这三国的水平落差极大,即便是被认为是除俄罗斯外欧洲军工体系最健全的法国,也无法做到全系武器装备独立自主。

面对中国日渐升温的威胁,澳大利亚考虑为自己建立一支有战斗力的舰队,选合作伙伴自然要挑能够生产最先进核动力潜艇的美国。考虑到目前全球只有6个国家拥有核动力潜艇——美国68、俄罗斯29、中国12、英国11、法国8、印度1,澳洲将成为第7个,而且拟建造的数量是8艘,与法国数量相当,这种考虑的合理性就更容易理解。

纽约时报》9月17日发表一篇题为《法国称之为“背叛”的美国防务合同背后:秘密会谈和一项隐藏议程》(Secret Talks and a Hidden Agenda:Behind the U.S. Defense Deal That France Called a‘Betrayal’)的报道,根据对英美官员的采访,在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后不久,澳大利亚就与华盛顿接触,表达有意取消2016年与法国达成的常规潜艇合同,理由是澳担心使用常规柴油动力潜艇航行范围有限,很容易被中国人发现,而且首批潜艇需要15年才能下水,法国潜艇在交付时技术装备就已经过时。而英美设计的可更宁静航行的核动力潜艇舰队,可以降低在南海巡逻时被发现的风险。当拜登政府开始认真与澳大利亚和英国讨论其新战略对抗中国时,法国与澳大利亚签署的12艘潜艇的合同实际已经被判死刑。美澳英三国当然知道法国如果失去史上最大一笔军工合同会是什么反应,参与谈判过程的人员被限制在极小范围。

从澳大利亚的立场来说,这种选择完全可以理解,要对付中国咄咄逼人的全方位压力,从长远来看,必须很好的武装自己,两国对峙,最后都得依靠军事力量。从短期来看,与美国结盟,除了能够得到质量优秀得多的核动力潜艇之外,还能直接得到军事帮助。有消息称,为了让核潜艇尽快在南太平洋实现定期巡逻,作为一个临时步骤,美国正计划在向澳大利亚皇家海军斯特林基地(HMAS Stirling),调派部分“弗吉尼亚”级核动力攻击型潜艇。这意味美澳在南太平洋对中国的扼制更大,对中国海军将形成强力遏制。

协议各方的反应

澳大利亚决定取消购买法国常规潜艇的560亿欧元(约699亿美元)合同,转而购买美国的核动力潜艇,这在巴黎引发了极大的愤怒。因为这既涉及到法国一个行业的生存前景(军工需求并非无限),更伤害到法国以欧洲中心自居的大国幻觉。法国总统马克龙已下令召回法国驻堪培拉和华盛顿的大使,这是前所未有之举。据法新社9月19日报道称,提出竞选明年法国总统的右派候选人贝特朗在接受RLL/LCI/Le Figaro联合采访时强硬表态说,应该敦促召开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非同寻常的峰会,在峰会上,“我们必须问美国人提出信任问题:你是否尊重我们,北约盟约将走向何方?”“问题是要知道,对美国人来说,我们是否也算数,或者我们是否是第二等人。”左翼的总统候选人、共产党人法比安-鲁塞尔(Fabien Roussel)同一天也在法国国内广播电台上敦促法国启动大动作回击,“立即退出北约的统一指挥”。

对美国来说这也不是小事情,据一位美国官员告诉路透社,“这项技术是非常敏感的。坦白说,这在许多方面是我们政策的一个例外,我预计今后在其他情况下也不会这样做。我们认为这是一次性的,”这位官员还特别补充说明,华盛顿只在1958年分享过一次核推进技术(nuclear propulsion technology)给英国。回溯拜登政府8个多月的执政,这是拜登外交中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情。

法国虽然没有召回驻伦敦大使,但法国外交部长让-伊夫-勒德里昂周六在法国电视二台发表讲话,指出这是一场“严重的危机”,并谴责堪培拉和华盛顿耍“两面派”,并讽刺地提到英国“永远都是机会主义者”,并称该国是“汽车上的第五轮”。9月19日,英国新任外交大臣丽兹特鲁斯(Liz Truss)在《每日电讯报》发表的专栏文章中写道,该协议表明英国准备“坚定地捍卫我们的利益”和“我们对印太地区的安全和稳定的承诺”。约翰逊首相将这一整合过程与二战之后美英军工科技全面整合相比较,指出,协议意味着未来数十年,澳英美将展开世界上最复杂、最具挑战性,也是尖端科技含量最高的科技和军工复合体全面整合。

法国如果换位思考,对这桩盟友间的买卖必须利益优先也许多点理解之心:寻常人买个普通商品,都要货比三家,挑选性价比最好的商品购买。699亿美元、涉及国家防卫能力的舰队建设,澳大利亚的考虑其实是合理的,毕竟不能为了盟友间的友谊而置自家的国家安全于不顾。

最尴尬的其实是欧盟,说起来欧洲防务由欧盟统一协调,但他们不仅无法参与有关AUKUS安全协议的讨论,而且连参与讨论的地方在哪里都不知道。欧盟只知道自身不想在事态升级的过程中被夹在中间,陷入必须“在日益紧张的环境中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

中国的愤怒

三国在声明中都没有提到中国。白宫通过一名不具名的资深官员向外界介绍,这将给予澳大利亚派遣潜艇在印太地区进行长期任务的能力。同时,“AUKUS”并非针对特定国家,而是关于“维护在印太地区参与跟威吓结构的更大努力”,“促进遵守国际准则”。当然,这是外交辞令,所有人都知道“并非针对特定国家”针对的是哪个特定国家。

在非首脑级的政治人物的讲话中,并不避讳这是应对中国之举。澳大利亚北领地政府国家安全顾问高级总监盖伊·博肯斯坦(Guy Boekenstein)接受BBC采访时称:“这是一件‘大事’,因为这明确表明,三个国家都在划清界限,发起和抵制中国共产党在印太地区的侵略行为”。原英国保守党党魁,英国议会下院重量级议员邓肯·史密斯在英国《独立报》撰文分析澳英美协议时,非常直白地说:AUKUS是“自由世界”重新定义与中国关系“新时代的起点”。

事到如今,中国除了发表文章讽刺澳大利亚对法国的“背叛”,挑拨法国不满的情绪升温,以及美国在这笔交易中获得的巨大利益,以及西方国家盟友关系的不可靠之外,并无更多良策。

美国由于自身内部问题出现无法避免的衰势,但第一强国的实力犹在,一个正确的决定就能改变国际局势,AUKUS协议证明了这点。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SBS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925/1651440.html

文集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